VIPa-8 第 16 場 — Giacosa Lives(5):Giacosa’s Favorite Barolos

生物動力曆法﹕2020 年 11 月 5 日下午 7 時開始  –

Kerin O’Keefe 在稱頌 Serralunga 的名園時,曾說一聼到像 Vigna Rionda,  Lazzarito 和 Cascina Francia 的名字時,Barolo 愛好者的雙膝都會發軟的。

於我而言,令我心跳加快的是 Bruno Giacosa 的名字。他代表的,不光是一種口味,同時也是一種溫文爾雅的性格,一種母性的安全感。

自聖人仙逝後,我變本加厲的尋覓他的酒,也辦了更多名曰  Giacosa Lives 的活動。我有一個 Giacosa Gang,我盡量每一季度辦一場。今年在疫情的艱苦條件下,我們仍然辦了兩場,上一次是  Asili White Label(VIPa-8 第 5 場 — Giacosa Lives(4):Asili White Label),這次我們轉到 Barolo,尋找大聖的足跡。

根據美國資深 Barolo 愛好者 Ken Vastola 的意見,Giacosa 最早的 Barolo(第一個年份是 1961)來自 Falletto,雖然他從 1971 年起才正式標示這個葡萄園。他在 1980 年乾脆從 Luigi Brigante 那裏買下這片獨占田,兩年後推出第一個年份,自此 Falletto 成爲他用得最多的田,後來逐漸少釀造其他葡萄田,從 1997 年更完全停止了。我做過統計,直到 1990 年代末爲止,除開 Falletto,Giacosa 釀得最多的葡萄園依次為:Villero(15 年份),Vigna Rionda(14 年份)和 Rocche di Castiglione(9 年份),所以這四塊田應該是 Giacosa 最喜歡而且也能買到葡萄的。這些也應該是他比較喜歡的田。

Antonio Galloni 在 2007 年的一篇評論中曾引 Giacosa 的話說他最喜歡的 Barolo 葡萄園依次為 Pianpolvere,Falletto,Vigna Rionda 和 Bussia。

Pianpolvere 與 Bussia 同在 Monforte 村子的西部,Giacosa 似乎西行至此便止步,相信是口味使然。

Pianpolvere 不大,有兩個地主:Adriano 兄弟與 Riccardo Fenocchio。聽説 Fenocchio 的莊主 Ferruccio Fenocchio 在 1998 年去世後,Giacosa 曾有意買下酒莊,可惜出價比 Valentino Migliorini 低,至無功而囘。

我心想:Giacosa 既然那麽喜歡 Pianpolvere,他應該釀過這塊田吧?我留意到他在 1970 年代有四次推出過名叫 Bussia di Monforte 的 Barolo,而且無論是好年份或普通年份,都推出紅標 Riserva。難道這是 Pianpolvere?我問過頗有研究的 Ken Vastola,他說應該是從 Adriano 兄弟那裏買的。我以前開過 1975 和 1979,狀態都不算太好,但我不死心,去年又找到一瓶絕佳年份 1978,不到黃河心不息,這次希望 third time lucky。

有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在疫情的陰霾下,這九瓶珍寶令我們十顆心全開了!

0. Cappellano, Langhe Nebbiolo, 1978(Felice Puccio bottling)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6
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6
3.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11.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89
1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21. Giacosa Bruno,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Speciale, 1978
22.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Speciale, 1978
23. Canale, Barolo Vigna Riunda, 1978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酒 0. Cappellano, Langhe Nebbiolo, 1978 可能比今天的 Giacosa 更稀有。我最近從美國的拍賣會買到一箱很少見的 Cappellano 1978 Langhe Nebbiolo,一個星期前才空運到香港,收到後發現是形狀奇異的瓶子。我知道有些 Barolo 是 Cappellano 為 Turin 酒商 Troglia 灌瓶的,也是用這種形狀的瓶子,但這家叫 Felice Puccio 的酒商還是第一次碰到,連 Ken Vastola 也沒聽過。這次拿來與大家奇酒共賞。

想不到在這個星光熠熠的晚上,他竟然能成爲亮點之一。

第一回合有點老舊氣味,但菌類香氣强烈,果味有勁度和密度,丹寧細緻,最難得的是果味充足,什麽都有了,只差在有點粗糙的感覺。

第二回合變得渾然一體,成熟的菌菇香氣大爆發,活像一杯蘑菇湯,而且很甜美。仍然有點混濁,部分原因可能是酒還在暈浪,喝起來有點農家風味,但這是款 Langhe Nebbiolo 啊,可能正因如此才開得那麽好。

 

我們先試三款 1996。這是個偏冷的經典年份,近年的經驗是只有 Barbaresco 和較早熟的 Barolo 村會有比較充足的果來平衡酒的高酸,今天這三款令我狂喜:連 Serralunga 也可以喝了!

我一直對 Villero 有偏愛,我覺得這是 Barolo 中最中庸的一塊田,在果與結構之間找到最好的平衡,你也可以說他在 Barolo 中最有 Barbaresco feel。我懷疑這正是 Giacosa 對這塊田有偏愛的原因,他釀 Villero 比 Vigna Rionda 還要多,而且除了 1978 年以外,他都只出白標,所以這塊田的性格是柔而非剛。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6 是三款當中最花香也是最飄逸的,有種不吃人間烟火的感覺。第二回合多了果,但仍以花爲主,陰與陽在這裏有幾乎完美的平衡。

兩款 Falletto 與 Villero 最大的分別是重量:來自丹寧的和礦物味的重量。以前比較過 1999 的兩款 Falletto 便發現西南朝向的 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6 偏粗獷,而正南爲主的 3.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則純净兼圓潤和細膩,在偏冷的年份,這種分別尤其明顯。

第二回合的 3.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香氣很驚人,不用搖杯,香氣已從杯子向上衝,這是近年的第一次(上一次是七年前的 2001 紅標),去年五月他還是個慢郎中(見:VIPa-7 第 13 場 — Giacosa Lives (2):Falletto)。今天是我第一次喝到完整的紅標 1996 Falletto,孔武有力但圓融至極!

有朋友維妙維肖的用武術來詮釋三片田的不同風土表現:Villero 如太極,Falletto 如李小龍的狠勁發拳,而 Falletto Riserva 則好比葉問帶著陰力發的拳。

第一回合,10 個人中有 8 位選了葉問 3.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為最佳拳手,到第二回合由太極高手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96 以 7 票反超前。

不過一致的意見是:1996 年份是大贏家!大家可以盡情開了!

 

下來是一雙 1989,這是另一個偏冷但被譽爲近三、四十年來最好的年份 ,近年開過的酒很多開始進入適飲階段了。

整整十年前我爲了寫一篇 Giacosa 而連續開了這兩款酒,當時第一次拜見聖人,我那裏懂得欣賞,他的光芒把我雙眼刺得簡直睜不開了,今天重讀,令自己發笑。我想當時酒大概開不夠吧,也可能兩瓶的狀態不一樣。無論如何,再喝了十年,才稍能辨別方向。

11.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89 的塞子很緊,幾乎沾不到任何酒液,下杯酒色非常淺,是缺氧的狀態,感覺比較虛弱。我中午時小試,輕飄飄的散著乾花香氣,有點洗盡鉛華的感覺。晚上第一回合有更强的乾花,伴以小量松茸與香料,似乎多了點力氣。第二回合有點沉,出更多果,我笑説我們上了花果山,不過對冷年 1989 來說,似乎果味稍强了一點。

1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的狀態似乎正常一點,瓶塞頗緊,但大半沾了酒液。中午小試已經很有力量,既有骨架,也有勁度。

晚上第一回合出大量乾花,很立體的感覺,純净,丹寧緊凑,酸度活潑。Collina Rionda 躺著,Falletto 站著,而且跑起來了。

第二回合的 1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比剛才的 1996 還要厲害,不搖杯便有噴泉式的香氣,有很强的架構但入口驚人的滑溜,整合得完全無縫似的。

一年多以前我比較過 1993 年的  Falletto 與 Rionda,當時我這樣總結:

兩者都有典型的花夾香料的香氣,但 Falletto 相對強,是噴發式的,而 Rionda 則似隨著風而飄來的;Falletto 一飛衝天,屹立不倒,如山,Rionda 開始時不過涓涓之滴,逐漸一瀉千里,如江河;口感方面,Falletto 有鋼一樣的身軀,Rionda 有如絲的體態,一者翩若驚鴻,另一婉若遊龍,都植根於脚下的土地,同是順乎自然的寶物。

(:VIPa-7 第 23 場 — 1993

今天的 1989 再一次驗證了我的觀察:Falletto 是山,Rionda 是水,但這是造物之功,是高聳的向南山坡與低陷的山谷造成的分別,Giacosa 不過忠實地演繹了上天譜好的兩闕曲子。

第一回合兩塊田打成平手,第二回合 1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大勝 9:1,看來我們與 Giacosa 的評價一致,把 Falletto 看高一綫。

可能因爲稀少的關係,Giacosa 的 Collina Rionda 有神話般的地位,價格也比 Falletto 高,但我個人更喜歡 Falletto,因爲這塊田有更典型的 Serralunga 結構感,但在 Giacosa 的手裏卻溫潤優雅多於狂野不羈,他的 “陰” 功力或曰 Barbaresco feel 是他的獨門秘笈。

 

最後我們比較三款 1978。這是有史以來最好的一兩個年份之一,很多酒今天仍然未完全打開。

首先出場的是可能來自 Pianpolvere 的 21. Giacosa Bruno,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Speciale, 1978。中午小試時已經非常開放,花香夾香料,極度通透與輕盈,在口腔内非常持久,果與酸都恰到好處,感覺就像一杯漂亮的 Yirgacheffe。平衡、優雅,剛與柔的結合,難怪 Giacosa 選中了他!

1978 能開已經過了頭一關,開得那麽好更出乎我的意料。皇天不負有心人!

晚上第一回合,繼續出乾花,帶一點點老舊的氣味,但口感更豐富了,更多礦物味,有如 Villero 的增强礦物版。

第二回合變得乾净了,而且有種時空倒錯的奇異感覺,一方面大量湧出成熟的菌類香氣,但那鮮活的酸度又令他年輕得完全不像老酒。這當然是 1978 的特異功能。

萬衆期待的 22.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Speciale, 1978 卻是個反高潮。他顔色深,中午時很緊閉,簡直沒有什麽香氣,入口盡是果。晚上第一回合,很濃,很龐大,丹寧蠻重的,但好像很多東西堆放在一起,令人不辨牛馬。我後悔我早開了起碼十年。其實我買回來後已經苦等了十年,一則怕酒未開,更怕我不懂得欣賞。

第二回合整合好了一些,但依然像個慢郎中,不太肯開口,入口感覺像瓶 2001 或 2004。這是近年的一大滑鐵盧!

比較 Rionda 與 Bussia,Rionda 的瓶塞比較硬,酒液只沾了塞子的 1/4,Bussia 的瓶塞有彈性,酒液沾了一半左右。看來 Rionda 保存得太好了,跑得太慢,奈何?

幸好我有一瓶山寨版 Giacosa。23. Canale, Barolo Vigna Riunda, 1978 來自 Aldo Canale,像 Castello di Neive 賣 Santo Stefano 給 Giacosa 一樣,是他多年供應了葡萄給 Giacosa 因而令 Rionda 取得神級的地位,他自己釀的酒在市場反而幾乎湮沒了。

酒的顔色比 Giacosa 淺很多,但很開放,從中午到晚上兩個回合都有大量的乾花、香料與松茸,花與果也在口中融化在一起了,酸度好,中度的勁度,可口非常。不高深,但平實,好喝,易喝。

兩個回合都由 21. Giacosa Bruno,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Speciale, 1978 拿最多票,第一回合有 6 個第一,第二回合增加到 8 個。

22.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Speciale, 1978 在兩個回合分別拿 3 票與 2 票。

23. Canale, Barolo Vigna Riunda, 1978 在第一回合搶到珍貴的 1 票。

這時大家再回味開場的 0. Cappellano, Langhe Nebbiolo, 1978 時,更加懂得好的 1978 Langhe Nebbiolo 多麽難得更難求。

Wine of the Night

很久沒有喝得那麽開心了,我太太今天一滴酒也不肯吐。

我今天最大的發現是 1996 年已開門營業了。一個星期後,我便從市場再搜刮了 9 瓶 1996 Falletto Riserva。

至於 WOTN 的遊戲,最最最好喝的三瓶如下:

第一名:1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6 個第一,加權 24 分 );

第二名:21. Giacosa Bruno,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Speciale, 1978(2 個第一,加權 12 分 );

第三名:11.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89(1 個第一,加權 9 分 )

希望疫情快結束,我們一起喝 Asili 的所有紅標。Giacosa Lives。

4 thoughts on “VIPa-8 第 16 場 — Giacosa Lives(5):Giacosa’s Favorite Barolos

    • 谢谢你的关注。我原打算去年停办随意行,开始周游列国,但为疫情所阻,又办了十来场。今年真的要出行了,走之前忙着清理藏酒与杂物,虽然每天都喝酒,但没功夫执笔写。

      这个星期做了一场 Giacosa 的红标 Asili,争取下周写报告。

      你住那个城市?

      • 我在北京,去年也开始参加随意行,您之前还关注过我公众号哈哈。
        您博文一直是我引路人,在此表示非常感谢!也祝福您下一段旅途能平安精彩,希望能看到之后趣闻趣事好酒的分享!也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共赏美酒。
        感谢!
        (之前的回复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发不出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