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12 場 —- Harvest!

Visits: 70

生物動力曆法﹕2020 9 28 下午 4 時後 根轉

這場名曰 Harvest 有兩個原因。首先這正好是採收季節,令我特別思念意大利的酒莊朋友;另一方面,我與這群特邀酒友有緣相識了好些日子,有兩位第一年便加入,但大部分是三年前我公開招募新人時開始的。他們是最年輕的一群,也是最有熱情的一伙,最近我分發一些藏酒給他們,其中一位跟我說他明白這有傳承的意味。所以我們的結緣也到了採收季節!

我一共開了 10 瓶比較少見的酒,最後兩瓶是個秘密,到試酒會那天才揭曉。

那晚的酒單如下:

1. Castello di Verduno, Bellis Perennis, 2016
2. Montenidoli, Il Templare, 1999
3. Lisini, Rosso di Montalcino, 1983
4. Jean Grivot, Vosne Romanee, 1987
5. Capril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0
6.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1990
7. Vecchie Terre di Montefili, Bruno di Rocca (Magnum), 1985
8.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Magnum), 1985
9.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10.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6

開場的兩款白中午開瓶。

1. Castello di Verduno, Bellis Perennis, 2016 極爲稀有,是酒莊用當地的黑葡萄品種 Pelaverga 試釀的乾白。我們兩年前拜訪 GB Burlotto 時試過他們的紅 Pelaverga,當時寫道:「那花香、香料、白胡椒、草莓多麽豐富,入口甜蜜而滑溜,是絕佳的日用酒」, 今天這款乾白版本活像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山花、山草、檸檬、輕拂的礦物,融和,鮮活,很佩服酒莊有膽作此嘗試,名字也貼切不過 — Bellis Perennis 是當地一種雛菊的名字。

Elisabetta Fagiuoli 的 2. Montenidoli, Il Templare, 1999 卻有成熟之美。乾花,乾草本,入口複雜而細膩,收結長,到第二回合乾花、果與杏仁似的礦物味已融爲一體,動人!好想念老而彌堅的 Elisabetta!

 

我對這第一雙紅沒多大把握,所以遲至試酒會前一個多小時才開瓶,結果證明我太保守了。

十年前的一瓶 1990 Poggio Antico Rosso 令我對 Rosso 的陳年能力完全改觀,我心想今天開稍弱的 1983 恐怕沒有那麽幸運吧?

3. Lisini, Rosso di Montalcino, 1983 酒色頗深,有烟熏的香氣,果出奇的好,而且到第二回合更上一層樓,伴以帶鹹的礦物味,最厲害的是酸度很好,充滿 energia,不僅推翻了一般認爲 Rosso 要早喝的意見,更顛覆了南部的酒果多酸不足的認識。繼 1990 Poggio Antico Rosso 後,我對 Rosso 再一次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認識的 Bur 友都對老年份有很大的戒心,我自問是比較開放的,過去也碰過不少驚喜,但 37 嵗的村酒能喝嗎?我純然出於好奇買了這瓶,碰巧這次座中有一位非常愛 Burgundy 的朋友,所以我拿出來讓大家一起冒個險。

4. Jean Grivot, Vosne Romanee, 1987 有淺而通透的紅寶石顔色,很漂亮,氣味很乾净,桶與檀香木混在一起,果略嫌不足,但正好凸顯了鹹鹹的礦物味,酸度比較高,不過酒體仍然蠻豐厚的,喝起來很舒服,實在是異數,我想一方面因爲酒莊是出了名品質好的,另外保存狀態也近乎完美。

 

接著的一雙 1990 在整整一天前開瓶。

5. Capril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0 的瓶塞非常緊,紅淤色,濃得化不開,極深黑的礦物味壓著底下的花,黑果,更黑的礦物。Caprili 的近鄰有出名的 Soldera 和不出名的 Fattoi,那一帶叫 Tavernelle,他們的酒都有那種黝黑的味道,十足整天在烈日下工作的農民的膚色,我想應該是那裏的風土特色,碰上暖年份的 Riserva,這種漆黑的味道更一發不可收拾。到第二回合,似乎打開了一點,果味冒出頭來,酸度也多了一點,不過長夜漫漫,我看要再等他十年甚至二十年。

5.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1990 同樣不太願意露面。中午時我試了一小杯,還蠻活潑的,可是到晚上第一回合,又收起來了,被一股泥土味嚴實的包裹著。第二回合才打開了一點,果味有了,酸度也多了一些,但 Serralunga 應有的架構出不來。有時候我覺得花日不太夠力量打開結構大的酒。

 

這一雙 1985 Magnums 比較有看頭,我特別提前 30 小時開瓶。。

很久沒碰 Super Tuscans 了,這款 7. Vecchie Terre di Montefili, Bruno di Rocca (Magnum), 1985 竟然有幾分新鮮感。木桶與新削鉛筆是指定動作,但果味鮮活玲瓏,酸度好,稱得上優雅,想是 Sangiovese 的功勞。酒莊位於 Chianti Classico 的 Greve 村裏頭有名的 Panzano 小區,他們的 Sangiovese 可能是 Chianti 地區中最有勁度(intensity)的,加上當年 Sangiovese 佔的比例可能比較高(2004 是 40%,今天約 20%,其餘是 Cabernet Sauvignon),木桶也可能用得不太過分,因此勉强可以算是意大利酒。

8.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Magnum), 1985 在第一回合可能有點缺氧,氣味不太乾净,但入口有很柔順的果。第二回合慢慢蘇醒,變得乾净多了,很成熟的乾花香氣,入口柔美,仍然有細細的丹寧,特別難得的是暖年份竟然有那麽難以置信的酸度。Serralunga 北部的田地勢較低,這款平衡的小家碧玉算是典範之作。

 

我亮出的兩瓶神秘酒自然令大家喜出望外,可是天意弄人,Giacosa 竟然 corked 了!我一天前開瓶。

或許謙謙君子 Bruno Giacosa 想禮讓小輩 Gianfranco Soldera 吧。聽説 Soldera 南下 Montalcino 之前最愛 Barolo,他不過看中 Tuscany 的天氣比較不會出爛年份,須知他是做保險起家的。

中午小試,9.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不算太開放,較多香料與深黑的礦物味,豐滿而不霸道,不過酸度略為低。

晚上打開了些,仍然以深色礦物味為主,但比 1990 Caprili 細膩得多。大伙在以前的活動喝過比較年輕的 Soldera,發現陳年後的他沒有那麽冶艷,我笑説他開始時的確比較「貼地」,風格比較平實,究竟是因爲葡萄籐比較年輕,他選葡萄沒有那麽厲害,抑或是他後來慢慢摸索才創出他自己的風格,我就不好說了。畢竟酒莊是他一手創辦的,1986 不過是他的第十個 Brunello 年份。

至於 10.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6 ,雖然 1986 並不是大年份,Giacosa 卻分別推出 Falletto 的白標和紅標,可見他是相當滿意的。香氣被污染了,但我禁不住喝了一口,發現入口豐滿但很圓潤,確認那是相當優雅的年份,丹寧如廣東紅豆沙那麽細滑。我心有不甘,建議酒商從他們餘下的幾瓶中抽一瓶來試試,他們果真做了,並說表現非常好。我抵不住誘惑,把他們的存貨都買下了。這是 Giacosa 鐵粉應做的。

Wine of the Night

WOTN 的爭持頗爲激烈。我們 12 人投票選出的三甲是:

第一名:9.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加權 17 分)

第二名:6.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1990(加權 15 分)

第三名:3. Lisini, Rosso di Montalcino, 1983(加權 14 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