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10 場 — 尋找 Vigna Rionda 的新伯樂

Views: 30

生物動力曆法﹕2020 7 9 日下午 7 時開始  –

這場 Vigna Rionda 延誤了一年有餘,令朋友幾乎望眼欲穿。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Vigna Rionda 雖好,設若沒有 Bruno Giacosa 和酒評人把酒説到神級一樣神秘,大家也不一定會對 VR 那麽趨之若鶩。

於我而言,最重要的始終是基本要素,那就是天與地,人不過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隨意行以前做過三次 Vigna Rionda 專題,要講的都講過了,大家可參看這幾篇報告:

接近 Barolo﹕Vigna Rionda 紀行

VIPa-4 第 3 場 — Vigna Rionda

VIPa-5 第 11 場 — Serralunga d’Alba (I) Vigna Rionda

最近偶然發現 Giovanni Rosso 在 2011 年採收 Vigna Rionda 時拍的視頻,大家可以看到 Serralunga 典型的白色的貧瘠土壤。這是原來 Canale 家族的田,也是 Giacosa 從 1967 至 1993 年 14 個年份 15 款酒的出處 :

https://youtu.be/nDG6ykO78OY

更有價值的是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 3D 挂墻地圖和今年新推出的 BaroloMGA360 網站(https://www.barolomga360.it/en/),令我們可以立體的看到每塊田的位置和高低。

Vigna Rionda 是個圓形的小山坡(Rionda 是英語 Round 的意思),位於 Serralunga 的中部,高度 260 – 360 米,葡萄長在一個下陷的小山谷裏,在它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都有超過 400 米高的山坡作屏障,因此比較暖和,葡萄往往可以達到完美的成熟度,丹寧相對沒有那麽凶猛。Vigna Rionda 能集結構與細膩於一身的原因主要在此,這也是 Giacosa 最擅長表達的特質。

今天的 9 款酒當中有 6 款來自原來 Canale 的田。他們今天雖然共佔了 VR 種植總面積 10.2 公頃中的兩成還不到(1.8 公頃),但從  Giacosa 的高水平演繹可以推斷這片田一定非常了得。自從 Tommaso 在 2010 年去世以後便分拆成三段,分別由三位扎根在 Serralunga 的有經驗的釀酒師繼承了,我們有理由期望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 Giacosa 會後繼有人嗎?

除此以外,今天規模最大 (3.76  公頃)也是酒評人的寵兒 Massolino,與最有歷史但甚少人問津的 Giacomo Anselma,這兩位連同基地在 La Morra 的名莊 Oddero 之後的 Luigi Oddero 今天都整齊地列好隊讓我們檢閲了:

1. Germano Ettore, Langhe Nebbiolo VR, 2014
2. Guido Por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4
3. Giovanni Rosso, Langhe Nebbiolo Vigne Nuove Vigna Rionda, 2015
4. Giovanni Ross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4
5.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6. Giacomo Anselma,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7. Canale, Barolo Vigna Rionda, 2007
8. Luigi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07
9.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

每塊田的位置都可以在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 BaroloMGA360 清清楚楚地看到:

從西北方向看 Vigna Rionda(取自:BaroloMGA360)

所有酒都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醒酒。

 

我們先從 Canale 的三位繼承人的四款酒開始。

Tommaso  的田位於東面靠近馬路那邊,繼承人是他的六個 first cousins,其中 Germano Ettore 與 Guido Porro 分得西面的兩片田,每片大概半公頃,他們在 2011 年便馬上重植,下面第 1 與 2 號便是他們的第一個年份,不過有趣的是 Germano Ettore 推出 Langhe Nebbiolo,而 Guido Porro 卻做一款 Barolo。我知道在 Montalcino,樹齡 5 嵗以上才可以做 Brunello,否則只能做 Rosso。Barolo 產區可能沒此規定。

至於 Giovanni Rosso,他媽媽是 Tommaso 的侄女,她買下了其他三位繼承人的份,與她自己的一份合併在一起,佔了東面的一半,這一半正是她祖父 Amelio 以前分家的時候分到的,不過在 1970 年代賣了給 Tommaso 的爸爸 Aldo,如今才得以合浦珠還。由於他們的田相對比較大(也不過 0.85 公頃),他們可以保留最老的 1930 年代栽種的小部分繼續釀 Barolo,其餘也在 2011 年拔掉重植,2015 年先釀一款 Langhe Nebbiolo。還有,Giovanni Rosso 也繼承了 Tommaso 去世前釀的幾個年份尚在桶裏陳釀的酒(2007 – 2010 年),是以有後面的 7 號 2007 Barolo。

 

第一雙來自 2014 年,這是個異常和不穩定的年份,採收時節下著雨,所以一般結構弱,但好處是容易喝。

第一回合,1. Germano Ettore, Langhe Nebbiolo VR, 2014 有令一眾驚艷的脂粉香,輕身,鮮活的紅果和漂亮的酸度,通透得令人心醉,非常平衡,收結帶著一抹礦物味,疑是仙女下凡!

2. Guido Por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4 有類似的香氣,但奇怪的是比較沉重,果感較強,沉甸甸的,怎飛得起?

究竟是 Guido Porro 在山坡底部,令他較沉重,抑或是更長的桶陳期所致?

這回合大家自然倒向 1. Germano Ettore, Langhe Nebbiolo VR, 2014了,而且是大比數的 10:1。

第二回合奇跡出現了,2. Guido Por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4 來了個大變身,變得非常通透,幾乎一飛衝天!這時兩者蠻像的,Germano Ettore 雖然比第一回合更鮮活,但 Guido Porro 感覺似乎更輕盈,令 2. Guido Por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4 反以 8:3 扳回一局。

才種了四年的葡萄,在不正常的年份竟然也有如此表現力,這塊田真的并非浪得虛名!

 

第二雙由新樹與老籐隔年比拼,青苗竟然大勝!

2015 屬於暖和,適宜早喝的年份,3. Giovanni Rosso, Langhe Nebbiolo Vigne Nuove Vigna Rionda, 2015 與剛才的一雙一樣花香,但更充實,丹寧也明顯得多,不過非常溫柔。圓潤,有無縫的整合,我們嘗到比 2014 更多的陽光.

4. Giovanni Ross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4 也有花粉香,丹寧較強,不過依然喝來舒服,下杯後勁度逐漸增强,只是始終缺了些果,而且有點鬆弛的感覺。

大家愛 2015 Langhe Nebbiolo 更多,比數 8:3。

第二回合,3. Giovanni Rosso, Langhe Nebbiolo Vigne Nuove Vigna Rionda, 2015 的花香略減,但多了深度,也多了礦物味,丹寧更明顯,與剛才的一雙不同的地方是他并非一味的陰柔,在柔美之外有張力和戲劇性。

4. Giovanni Rosso, Barolo Vigna Rionda, 2014 這時仍然好喝,但我覺得有點中空的感覺,天永遠大於地,又是一例。

結果 3. Giovanni Rosso, Langhe Nebbiolo Vigne Nuove Vigna Rionda, 2015 以 9:2 再勝一局。

 

接著由酒評人的寵兒 Massolino 對 Galloni 從來沒有評論過的 Giacomo Anselma。

Alessandro Masnaghetti 在 Barolo MGA Vol. II 對 Vigna Rionda 歷來的地主有很詳盡的介紹。Giacomo Anselma 應該是現存酒莊中最老的一家,最遠可以追溯到 1910 年。那年,擁有 0.8 公頃的 Francesco Oberto 的三個孩子之一的 Franchina 嫁了給同村的 Felice Anselma,自此 Anselma 家族便控制了 Oberto 的 VR 田當中的 1/3(0.27 公頃)。Felice 的爸爸 Giacomo 在鎮上開了家小餐廳,也自己釀酒(與 Giacomo Conterno 的父親  Giovanni 一樣),所以他們的出品一直以 Giacomo Anselma 為名,今天傳到 Felice 的孫子 Franco。Oberto 其他兩個孩子繼承的田後來賣了給別人,但其中一塊(0.26 公頃)被 Anselma 在 1994 年買回了(最後一塊 0.27 公頃被 Regis 買到),所以他們今天共有 0.53 公頃,仍然用老法釀酒,但可能產量小,知道的人不多。

Massolino 最早的一片田(0.45 公頃)是從 Matilde Ornato 繼承而來的(Ornato 大概與稍南的 Ornato 田有關),其後三次添購(最後一次在 1990 年),終於成爲  Vigna Rionda 最大的地主,擁有  3.76 公頃,從 1982 年開始推出單一葡萄園 Vigna Rionda。

Massolino 的產量較大,我早期喝的 Vigna Rionda 以他們家的爲主,我想這也是大部分人的 Vigna Rionda 記憶。不過越來越覺得他們似乎欠了點什麽,今天通過比較便一清二楚。

第一回合,我驚覺 5.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有點 Bordeaux 的風格(或曰國際風格),高萃取,很工整,但似乎只一味强調力量,有朋友嫌他收結短。

與此相比,6. Giacomo Anselma,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複雜兼細膩,有乾花與森林的香氣,通透,柔和,有點甘草與涼果的味道。這種很老派的風格不是所有人的那杯酒,但他在這個回合輕易的拿了我們的 11 分滿分。記得一年前另一場酒聚出現過的 2009 也令人驚艷。Giacomo Anselma 算得上是瀕危物種之一,流行酒評人中只有 Kerin O’Keefe 獨具慧眼,在她的專著中有如此一句:

Franco’s Barolos, from some of the best crus in Serralunga, are among the last of the earthy, heroic Barolos of yesteryear, and are chock-full of personality and soul.

(page 147)

第二回合,Massolino 贏囘 2 分,喜歡他的認爲他工藝近乎完美,難怪可以拿酒評人的高分,但也有批評說他太濃太偏向力量了,似乎新老年份都是一個模樣。

Giacomo Anselma 剛才略有老態甚至有些許散亂,但過了一個半小時後有很好的整合,也更活潑了,出了很多細節(details),有點像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的對答,令我想起 Brovia 的那種低調而細膩的風格。Bravo!

這回合 6. Giacomo Anselma,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再以 9:2 勝出。

 

接著這一雙對比也非常强烈。

7. Canale, Barolo Vigna Rionda, 2007 豐滿得瓶子與杯子藏也藏不住,如有岩漿因滿溢而外瀉似的,那黑果、花兒與礦物已完全融化在其中,既有深度,也有勁度,與剛才 Massolino 不同的是他不光有力量,還有複雜性。我依然記得多年前我遊覽意大利時第一次嘗到這頭怪獸,當時但覺漆黑一片,今天才在漆黑裏頭找到更多東西。

8. Luigi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07 卻有些乾花、草本等成熟香氣,比 2007 老一點,但丹寧細如沙,入口細膩,管他什麽年紀!

歷史名莊 Oddero 十九世紀末便開始釀酒,葡萄園遍佈 Barolo 與 Barbaresco,包括 1981 年買入的 1.49 公頃 VR,但兄弟 Giacomo 與 Luigi 都快 80 嵗了,竟然因理念不同而在 2006 年閙起分家來。結果 Giacomo 留守 Oddero,弟弟 Luigi 另起爐灶,他們那塊 VR 田一分為二,Luigi 那片貼近 Canale。

兩塊相鄰的田竟然有如此不同的表現,是因爲樹齡新老不一樣,還是因爲 Luigi Oddero 新成立酒莊,仍在百廢待興的階段,這款 2007 還未達到正常的質量?無論如何,Luigi 在 2010 年去世以後,他太太 Lena 在 2012 年請了 Dante Scaglioni 來當顧問,2016 年 Francesco Versio 更加入成為釀酒師,這兩位都曾追隨 Bruno Giacosa 學藝,這個莊值得我們拭目以待。

第二回合,Canale 依然勇猛,Luigi Oddero 有熟花和更多成熟香氣,入口融化。

兩個回合都一面倒的由 7. Canale, Barolo Vigna Rionda, 2007 分別以 9:2 和 10:1 勝出,但我始終選了 Oddero。毫無疑問,他有不完美之處,但在溫柔與力量之間,我寧選溫柔,因爲我覺得這是 Vigna Rionda 的核心價值。

 

接著,溫柔之神 Bruno Giacosa 透過 9.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 把這核心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1993 固然是個溫柔的年份,也是 Giacosa 最後的一個 Vigna Rionda 年份,這天鵝之歌今天已化羽成仙了!

我以往喝過好幾囘他的 1993,今天這瓶只兩個字便可概括:通透。

令我想起 6 月份那場  Asili White Label 的 1995,但 VR 的重量多一些(見:VIPa-8 第 5 場 — Giacosa Lives(4):Asili White Label)。

他的花香化作了微塵一樣的花粉,像舞臺劇的乾冰那樣徐徐的輕輕的升起,大道至簡,他今天已卸下所有包袱,那是真正的 swan song。我的筆記這樣寫:

Simple – simply beautiful.  Wine as it should be but never was.

瓶差是免不了的。以前既有更化羽的,也有更實在的。一年前的一場 1993 橫品讓我比較了 Giacosa 的 Rionda 與 Falletto,通過對比,令我對 Rionda 有最深刻的認識。讓我引這個報告以説明之:

跟了 Giacosa 多年,我深深體會到他的精神在一個「陰」字,有著母親懷裏的溫暖和溫情。借用這個比喻,我想 Falletto 應該是陰中之陽,而 Rionda 則是陰中之陰。

兩者都有典型的花夾香料的香氣,但 Falletto 相對強,是噴發式的,而 Rionda 則似隨著風而飄來的;Falletto 一飛衝天,屹立不倒,如山,Rionda 開始時不過涓涓之滴,逐漸一瀉千里,如江河;口感方面,Falletto 有鋼一樣的身軀,Rionda 有如絲的體態,一者翩若驚鴻,另一婉若遊龍,都植根於脚下的土地,同是順乎自然的寶物。

(見:VIPa-7 第 23 場 — 1993 )

Falletto 近山,Rionda 若水。再引伸,Serralunga 南部地勢較高的田如中國的北方,多拔地而起的崇山;Rionda 則類似江南,山以外,江與湖帶來的水氣才是最大的特色。

Falletto 的山地樂趣,也可以在 Briccolina,Boscareto 和 Francia 找到;Vigna Rionda 的山水交融,在 Margheria,Gabutti 和 Brea 也可以遇到。

所以大家也不一定只去搶 Rionda,Serralunga 中部奇珍異寶處處,等待著我們去發掘(可參考:VIPa-5 第 16 場 — Serralunga d’Alba (III) Central )。

當然,這些都不過是千里馬,沒有伯樂,千里馬也只會隱沒在山溝裏。

這次最大的收穫,便是伯樂似乎呼之欲出。

君不見最可信賴的 Kerin O’Keefe,最近在評論 2016 Barolo 時給 Giovanni Rosso 的 2016 Vigna Rionda 打了唯一的 100 分滿分?

Wine of the Night

Giacosa 是神,神明不由得我們去評。

其餘八款酒當中,名次如下:

第一名:6. Giacomo Anselma,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加權 23 分);

第二名:7. Canale, Barolo Vigna Rionda, 2007(加權 19 分)

第三名:3. Giovanni Rosso, Langhe Nebbiolo Vigne Nuove Vigna Rionda, 2015(加權 12 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