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6 場﹕Brunello’s Northern Songs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3 月 5 日下午 7 時開始  –

這兩年的隨意行專注於 Barolo 與 Barbaresco,把 Brunello 冷落了,今年希望為新朋友補上一兩課。

Brunello 各小區當中我獨愛北區,只因這裏的酒最有個性,而這個性源於複雜的土壤。這次我選了一條鄉村小道上的幾家小酒莊,路的名字是 Strada Comunale del Canalicchio,上面約莫有七、八家酒莊,其中我最熟悉的是 Il Paradiso di Manfredi,我們稱之爲天堂莊。

在 Brunello 還沒有成爲名酒以前,這裏最大的兩個家族是 Padelletti 和 Biondi Santi,今天這一帶不少酒莊的土地都是從他們的後人那裏買來的,包括今天我們試的 6 家:

(Bianc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1. Padellet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2. Canalicchio di Sop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3.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4. La Gerl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Vigna gli Angeli, 2004

5.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

6. Il Marrone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donna delle Grazie, 2006

7.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除了白酒在當天早上開瓶,其餘的一概在 24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乾白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是莊主的饋贈,上次出現是兩年前的天堂莊粉絲聚,那次以乾白為主題,這款成爲了北中南 6 款之冠。今天仍然以類似燧石的礦物味為主導,但似乎整合得更好了,表現出純净與平衡的一面,酸度令人心醉。

第二回合有點像 Timorasso 的 Riesling 感覺,但穿的是 Tuscany 的外衣,溫暖、融和又不失複雜,此物只應天堂有,人間那得幾回嘗!

 

我們的 Brunello 之行從最低向高走,高度約在 300 – 400 米之間。從 Montalcino 鎮沿著 Strada Comunale del Canalicchio 向下走到盡頭是寬闊的汽車道 Strada Provinciale del Brunello,越過馬路便是今天第一雙酒的葡萄田的位置所在。

Padelletti 的歷史比 Biondi Santi 更悠久,在 1571 年便在 Montalcino 成立酒莊,比 Biondi Santi 早三個世紀以上,但後人當醫生、律師、法官與大學教授,很多田產先後賣掉,到 1950 年代的 Guido 鳥倦知還,才重新種植葡萄,今天的 Claudia Susanna 從銀行業退休後與兒子 Silvano 合力重振家聲,但知道的人還不太多(見:2015 意遊散記終篇(十四)﹕Padelletti 解密)。他們的酒窖在鎮内一條以家族名字命名的街上,葡萄田名叫 Rigaccini,在山下,位置在 Canalicchio di Sopra 與 Fuligni 之間。

Canalicchio di Sopra 的田原來是 Padelletti 家族的,在戰後賣了給 Pacenti 三兄弟 Rosildo、Primo 與 Siro,他們合力成立了酒莊,後來分家又變成了三家酒莊: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Canalicchio di Sopra 和 Siro Pacenti(見:2014 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三)Montalcino 3:尋找 Pacenti),前兩家隔著大馬路相望,Franco Pacenti 在上,Canalicchio di Sopra 在下。今天 Canalicchio di Sopra 比較出名。

第一回合,1. Padellet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先聲奪人,很有森林氣息,乾草本植物、烟草與礦物味凌駕一切,酸度非常漂亮;2. Canalicchio di Sop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雖説全用大桶,但很有新派的味道:椰絲、桶香、樹木香,入口圓潤,酸度也不錯。

兩者明顯的有傳統與國際口味之別,但同樣有强烈的風土味道,此即土壤的氣味與酸度凌駕在果味之上,這是北區的酒與南區的脂粉與果味不同之處。

此回合由 1. Padellet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以  9:2 大比數勝出.

第二回合的  1. Padellet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由朦朧變得稍爲通透一點,森林與礦物味更強,收結微苦,益增其複雜性。2. Canalicchio di Sop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的果味明顯增强了,也因此把桶味壓下去一點,不過丹寧頗凶猛,現在喝起來很像 Super Tuscan,這大概是他較得主流酒評人青睞的原因,但在我們這群人當中卻是毒藥,因此他吃了光蛋!

 

走過大馬路,沿著 Canalicchio 小道往上走不多遠,左邊有 Franco Pacenti,再往上一點在右邊是 La Gerla。上面説過 Franco Pacenti 原來是 Padelletti 的產業,至於 La Gerla,原來是 Tancredi Biondi Santi 留給大女兒 Tedina 的 Colombaio Santi 農莊,在 1976 年賣了給來自米蘭的 Sergio Rossi,他為酒莊取的名字 La Gerla 源自工人在採收葡萄時背著的草籃子。La Gerla 那邊再往上一點走便是天堂莊。

第一回合,兩者的底色有些類似,最大分別是 4. La Gerl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Vigna gli Angeli, 2004 清,3.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濁。Franco Pacenti 的酒色帶棕色,La Gerla 則呈寶石紅,恐怕是儲存的狀態有異,以致 Franco Pacenti 比正常年齡較成熟。

3.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下杯有些醬油味,不過慢慢散去了一些,那菌類香氣我們在天堂莊的酒常有發現,所以並不感到奇怪。酸度也非常漂亮,不過可能是 Riserva 的原因,丹寧頗強,令酒有幾分粗獷的感覺。

相比之下,4. La Gerl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Vigna gli Angeli, 2004 非常乾净,隱約有蘑菇與土地的芳香,也是我們熟悉的天堂莊氣味,酸度尚可。葡萄園以天使(gli Angeli)爲名,來自附近同名的小教堂,選最好的葡萄在特佳年份釀製因此開得比較慢。

這回合由乾净的 4. La Gerl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Vigna gli Angeli, 2004 以 7:4 勝出。

第二回合的 4. La Gerl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Vigna gli Angeli, 2004 打開了一點,越發漂亮了;3.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進一步發展他的結構,我們好像走在撒滿樹枝的野地上,果味比較低調,帶些許苦,與剛才的一對神似,反而 4. La Gerl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Vigna gli Angeli, 2004 有點乾净利落,較有國際口味。

有兩位朋友轉投 3.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令他以 6:5 反超前。

 

最後這一雙選自另一經典年份 2006,我不選 2004 是因爲 Il Marroneto 那款我只找到 2006。雖然 2004 與 2006 同被視爲經典年份,但 Kerin O‘Keefe 持有不同的意見:

Overrated.  If some 2006s boast exceptional structure and balance, many more are unbalanced, with massive tannins, low acidity, and soaring alcohol, sometimes topping 15 and 15.5%.  While tannins need time to tame, due to lack of acidity, many will not age well.

我認爲她的評論是中肯的,放在南部尤其是適合,不過北區一般較清涼,平衡度比其他分區要好一點。

天堂莊是大家最期待的,而 Il Marroneto 這款旗艦酒的 2010 被 Monica Larner 評了 100 分以後便大紅大紫,酒價飛升,老一點的年份也難找。葡萄園 Madonna delle Grazie 的名字取自附近的教堂,其實並不在 Canalicchio 的小路上,而是靠近路的頂端通往 Montalcino 鎮的北門,海拔約 400 米高。讓我們看看這 100 分有多高。

天堂莊是 Manfredi Martini 夫婦自 Padelletti 家族那裏買的,而 Il Marroneto 是羅馬律師 Giuseppe Mori 在 1974 年買進的,說不定原來也是 Padelletti 的產業。

5.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 沒有讓大家失望,剛才幾款酒出現過的各種菌香與礦物味這時再次出現,前面的仿似第一、二樂章只略作提示,現在的第三樂章卻如流水行雲那樣變成完整的旋律,燧石、菌菇、泥土的芳香徐徐而出,不像那種龐然大物的大爆炸,而是如歌似的,聽得令人如癡如醉。還有,他的酸度像在黑夜裏的明燈,為我們照明方向,這是我七年前第一次拜訪天堂莊試他們多個年份的酒時留下的不可磨滅的印象,今天又得以重溫。

回想四年前這款酒第一次在隨意行出現時,其深沉曾令一位朋友封他為 Brunello 當中的 Monfortino;三年前在粉絲聚再出現時,他與 Soldera 對壘,仍然宛如巨人,我當時的描述是這樣的:

這次這款酒在每桌的表現都不太一樣。有一桌驚呼其為欲仙欲死,我這一桌卻覺得他太龐大了,還沒開得很好,在第二回合雖然有所發展,但丹寧仍然比較凶,整合度比 Soldera 稍為遜色,所以除了欲仙欲死的一桌外,在其他三桌他只排第二、三位。

但用拜月教的觀點或許可以解釋﹕去年那場試酒會在花日舉行,這次是根日,為 2006 Riserva 平添了不可承受的重。

不過 Il Paradiso 整體的分數比 Soldera 只低約 10%,我懷疑換了花日,結果會改寫。

(見:VIPa-4 第 17 場 — 天堂莊粉絲聚

三年後的今天,我們真的在花日再開,他果然美若天仙。我想花日固然有功,但歲月是最基本的原因。

至於 6. Il Marrone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donna delle Grazie, 2006,早上小試時已經覺得他混沌一片,很不開放,所以我在試酒會開始前一個半小時便把約 1/10 瓶用小瓶子換瓶了,半個小時後再倒囘原瓶,希望用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 的方法來令他醒得更快。

第一回合依然非常濃密,而且有微量的 VA(揮發性酸度 Volatile Acidity),不過起碼算比較平衡,丹寧密實。我過去試過這個酒莊的幾個年份,也是非常濃密的,所以這可能是這塊田的特色。

這回合天堂莊全勝。

第二回合的天堂莊更香了,諸般香氣最後由令人掉淚的酸度劃上完美的句號。這回合的礦物味道發展淋漓盡致,各種元素出現的序列是:先礦物,然後酸度,最後才是果,收結是萬佛朝宗 — Ode to Nature。

6. Il Marrone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donna delle Grazie, 2006 在第二回合打開了很多,乾净,也有很熟悉的土地的芳香,與其他幾款酒找到了共性,但同時又出了些燒烤的味道,甚至有點巧克力,越來越像 Super Tuscan!無非那是他得到酒評人芳心的原因?

我不知道,但我的朋友仍然一致的選了天堂莊。

 

最後我讓大家試試天堂莊的老年份 — 7.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酒莊在 1981年才開始對外賣酒,可能早期的酒質量不太穩定。我們在去年的天堂莊粉絲開過 1984 與 1986,弱年 1984 表現驚人,優雅無比,1986 卻在瓶與瓶之間有比較大的差異(VIPa-6 第 20 場 — 2018 年天堂莊粉絲聚)。這次的一瓶開始時有點醬香,在杯内慢慢散去,果與酸齊全,帶著標誌性的泥土味,令人喝得舒服。難得的是在第二回合竟然繼續發展,多了厚度和有更鮮甜的果味,酸度仍然亮麗,充滿著生命力,為我們這晚的北區一條街的閑蕩劃上完美的句號。

Wine of the Night

捨天堂莊其誰?

除了一位選了天堂 1986 為第一名,2006 Riserva 為第二,其餘所有人都選了 5.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6 為當晚最愛。

其後是天堂莊的兩位近鄰:4. La Gerl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Vigna gli Angeli, 2004 是 4 位朋友的第二,而 3.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是 3 位的第二。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也拿了 4 個第三,只有 2. Canalicchio di Sop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連一票也拿不到。

後記

六家酒莊都有些共通的味道,就是泥土味、礦物味比較重,果味相對不是主角,酸度也較好,這些都是北區 Brunello 的一大特色。天堂莊位於山坡的中部,很巧的是 Burgundy 的 Grand Cru 也一般位於中部,會不會他們的地塊比較有利?我沒有研究。

天堂莊比其他莊又有一個額外的優勢:他們的 Rosso,Brunello 與 Brunello Riserva 都未經篩選,是兩公頃葡萄園的混釀,差別只在桶内陳釀時間的多寡。因此他們的 Rosso 比人家的 Rosso 有更多内涵,Brunello Riserva 卻少了一般 Riserva 的不可承受之重,所以開得更好,更早可以享用。每次喝天堂莊,我都慨嘆為什麽其他莊要搞得那麽複雜,弄得基本酒水汪汪的失之簡單,而旗艦酒卻黑壓壓的永遠打不開?

附錄

隨意行過去辦過三次北區的試酒會:

VIPa-4 第 2 場 — Il Paradiso and Friends

VIPa-3 第 21 場﹕Brunello’s Northern Beauties

VIPa-5 第 1 場 — Montalcino 的 北方三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