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24 場 — 2019 年天堂莊粉絲聚

生物動力曆法﹕2019 9 7 – 

今年的周年粉絲聚參加人數是歷年之冠,凡 60 人之眾,包括 3 位天堂二代。很高興前年迎新活動進來的十數位朋友當中有大半已加入了天堂莊粉絲的行列。我特別有興趣這些新朋友如何欣賞天堂莊,故聚會結束以後問了多位的意見,在下面摘要與大家分享。

今年是第四次年聚,我絞盡腦汁想出了一份特別的酒單:

1. (Bianc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2. (Ross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9

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gnum), 2009

5. Pian dell'Or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5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5

7.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7

8.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7

我超過一天前(27 小時)在酒窖把酒全開了,之後拔塞在原瓶醒酒,第二天從酒窖再運到餐廳去。

因爲一點小意外,我們五桌開了 6 套酒,再加上有些朋友像我一樣,樂於在五桌之間穿插,所以他們有機會嘗到自己那桌以外的酒。我認爲今天如果有主題,便是一個「變」字,這變,一方面出於瓶差(bottle variation),另一方面也來自每款酒隨著年月而來的變化。

最好笑的是坐在我身旁的 H 很有信心的跟我說:我比較過兩瓶 Magnum,我敢說 Magnum 比標準瓶好,幾乎沒有瓶差。言猶在耳,坐在鄰桌的 J 突然轉過身來,為我分析了是夜三瓶 Magmum 之間的差別。套用多年前一部電視劇主題曲的一句:變幻原是永恆!

 

開場酒是令新朋友尤其期待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因爲他們看過我寫,但這還是他們的第一度接觸。

我們桌的一瓶瀰漫著輕輕的但籠罩大地的花香,一切盡在虛無縹緲間,感人。我還清楚的記得,幾年前 2010 白第一次在隨意行出現時,一位朋友 C 忍不住掉下熱淚。此刻,我不曉得是由於這段記憶還是眼前的白色天使,我心裏竟然也滴下了感動的淚。這是我的第 5 瓶 2010,記憶中有過驚濤裂岸式的松露和燧石礦物味,但到如今,這一切已幻化於無形中,就如貝多芬告別了中年的英雄式的 Appasionata 以後,到晚年寫出很有禪意,如掉入冥想的第 30-32 號作品。聽者且用心來細聼。

稍爲冰鎮之後,第二回合他又奏起幾個強音來,更香,更飽滿,但我仍然依戀剛才令我掉入沉思的一瞬。

我另一旁的字母酒兄弟頻說這酒有種很引人的 “油感",蠻像北隆河區的 Viognier。我沒資格搭嘴,就讓大家聯想一下好了。

新朋友的反應不一,似乎都沒有我的感覺那麽好。先聼聼 H 怎樣說:

第二次喝天堂白,可能是瓶差的問題,喝到了兩支截然不同的酒。我們桌的那瓶天堂白,香氣較爲內斂,有泥土,柚子皮的味道,氣息純樸。有酒友覺得跟一些自然酒的氣味類似。但入口又是另一幅景象,口感圓滑豐滿,果感變強,橘子,柚子,礦物,以點點香料收結。而鄰桌的那一瓶走的又是另一個路線,香氣綻放,花香果香堆疊,清新優雅,不過口感又回歸了平淡,酸度清爽,但稍稍有點單薄。兩瓶比較的話我比較偏向第一瓶。但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這個狀況,真的不得而知了。

D 這樣說:

最期待的是天堂白。首回合可能温度較高,感覺較散亂。次回合降溫後出了真身。火石,白花和怡人酸度。試另外一桌的天堂白有著貴腐霉的香氣但入口反而感覺一般。

G 則有點失望:

自從之前飲過老師推介的 Timorasso,不禁對天堂 bianco 有很高的期望,但枱上那支 bianco 卻有點失望,果味和礦物感都不是太吸引。聚會尾聲時試了鄰桌的 bianco,感覺好似另一支酒,礦物感好強,或者今日我和 bianco 的緣份未到。

可是坐在 G 的同桌有一位平常喝酒不算多的新朋友卻很喜歡天堂白,她說不懂得形容,但有種很獨特的"肉"的氣味很吸引她。

依我看,瓶差肯定存在,也可以説蠻嚴重的,天堂莊的白是釀給自家喝的,瓶塞非常短,看樣子質量比較差,看來是爲了省錢。但我懷疑今天紅與白都不大開放,主要原因可能是他們前一個晚上睡得不太好。平常我拔了塞後,便把酒瓶放在酒櫃裏罰站,瓶頂沒有絲毫遮蓋。這次酒放在酒窖内,爲了防塵,我們先把酒瓶放進大紙皮箱子内,並用衛生紙覆蓋瓶口,然後再把紙皮箱子蓋上,整個晚上沒有太多氧氣可以進瓶子,酒因此極度慢熱。

不過與期望的落差也是個問題。氣候溫和的 Tuscany 與西北的 Piedmont 自有不同的風味,一個溫柔如 Sangiovese,另一强悍如 Nebbiolo。Ian d‘Agata 曾言 Timorasso 活像德國的 Riesling,而天堂莊的白用了尋常百姓家的 Trebbiano 與 Malvasia,本來是很平凡的日用酒,但奇怪的是他們家的風土卻躍然酒中,我們在他們的紅那裏喝到的松露、礦物味在白也清晰可見。不過 Timorasso 的質感如鋼絲,天堂白卻如棉綫,風土之別也。大家試想想 Barolo 與 Brunello 的分別便可明白一二。調整一下我們的期望值,或許另有情趣。

 

到了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 一出現,大家便只有讚美之詞。

我的筆記是:“乾花,細號砂紙,Restraint, wrapped by an earthy coat, light but not lightweight, steering the middle, neither heavy nor light.”

2011 是個偏乾燥,輕鬆的年份,但天堂的 Rosso 好在是無分別的葡萄,就是說與 Brunello 的葡萄並無等級的分別,所以輕中有重量,豐厚中顯輕盈。他們的 Rosso 永遠有種催眠的魔力,令你一口又一口的杯莫停!

讓我引些朋友的夢話:

  • 天堂的 Rosso 味道非常平衡,不論果、花、礦物、酸都有,非常好喝!
  • 再一次證明了,經過陳年的 rosso 絕對不輸 Brunello,更何況是天堂莊家的。非常集中的香氣:紅果、乾花、菇菌。口感豐富複雜,礦物感和高酸度支撐起很好的架構,丹寧開始變得柔順。天堂的rosso 是珍品,每一次喝都愛不惜手。
  • 一下杯已感受到動人菌類香氣,輕盈身軀但有無限活力。
  • 單是聞,他的香氣巳從杯中釋放出來,果香、菇香,很喜歡他剛中带點柔順。
  • Bianco 之後迎來 2011 Rosso,感覺好似由人間升上天堂(有少許誇張) ,迷人的甜話梅香氣,結構完整平衡,絕對百喝不厭。可惜飲完第二回合,大家都覺得支酒有點跌 watts(泄氣的意思)。

我那桌的 Rosso 在第二回合香氣更盛,也變得更複雜,出了些烟絲和森林的香氣。

 

接下來的一雙同是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9,我讓大家比較標準裝與 Magnum 有何分別。事緣有位朋友特別愛 Magnum(或許與她酷愛香檳有關),她一目睹 Magnum 瓶便暈倒。也聽過不少人說 Magnum 總是更好喝。我想鼻聞口喝為實,何不作一次比較?

我的感覺是,標準瓶較通透、平和,2009 與 2011 同屬乾燥、早熟年份,這 2009 喝起來有如 2011 Rosso 的升級版,果味更濃,今天很開放,好喝易喝,像高興唱著歌的少男少女一樣,令我想起馬勒《大地之歌》選自李白《採蓮曲》的一段。

Magnum 比標準瓶感覺 primary 很多,香氣更爆炸,口感熱鬧,但丹寧未夠收斂,所以聞起來更刺激,但入口則力量多於細膩。

我想原因是 Magnum 的空氣與酒液的比例低,所以比標準瓶發展得較慢,用比較新的年份如 2009 做例子,便得了力量但欠缺融和,愛與惡完全看口味而定,我們的香檳癡當然喝也不用喝,一看見瓶子便已投了他為 WOTN。

看當晚 WOTN 的投票結果,選標準瓶為第一的有 11 位,贏了 Magnum 的 7 位,但以加權分數來算,標準瓶得了 40 分,Magnum 則以 44 分微勝,可見兩者屬於魚與熊掌,暫難分出高下。

無論如何,今天的 2009 終於成爲了 WOTN,我懷疑這個年份今天正值適飲之時,而且每一瓶的狀態似乎都相當好,故有此成績,雖然以我個人來說,2009 三甲不入。

讓我們看看 2009 的吸引力在那裏:

  • 三個年份 BdM 中最愛 09,像噴了最高級香水,清幽脫俗,似有還無,味道細膩,糼滑,最後在瓶底更彷如甘露。
  • 97, 05, 09 的 BdM 都比較沉實,在第一回合都非常收斂。到了第二回合,真正的 2009 橫空出世,無論 750 或者 1500 ml,都非常出色,750 賣點是 nose,1500 的 palate 較為優勝。
  • For the pair of 09 bottle vs 09 Mag, the best sample displayed the extra potential of Magnum bottling, with youthfulness and depth which attract some members in our table too!  09 bottle was ready and very enjoyable while I look forward to the development of 09 Magnum, which one day would show the emotion 84 Paradiso gave!
  • 天堂莊的 09 年,我感覺很直接,好果好香,在飲的一刻,快言快語。 但對我來說,不如她平常的深,感覺總是怪怪的。

 

最後引的那位朋友也說天堂莊的每個年份令人感覺落差好大,在接下來的 2005 便表露無遺。

與 2009 和 2011 不一樣,2005 偏涼,採收時節還下了雨。我選了近年備受讚譽的 Pian dell’Orino 與天堂莊作比較(Ian d’Agata: “Pian dell’Orino continues to be one of the top 10 producers in Montalcino”)。

先說 5. Pian dell'Or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5。  

香水混著木桶,甜美的鮮果夾著頗粗的丹寧,想不到這款久違的 Brunello 令我感到些許錯愕。

這分明是 Cerbaiona 與 Poggio di Sotto 的混合版。原來酒莊的確在 Biondi Santi 與 Poggio di Sotto 附近各有葡萄田,Brunello 採兩地的葡萄混兌而成。可能今天正當尷尬之時,我總覺得有點不協調的。同桌的朋友便有一位說有點 “水“ 的感覺。

H 說對了:

第一次喝 Pian dell’Orino,屬於新派的類型,聞上去是很甜美的果和一絲絲的桶,入口桶感很強,呈現出的果味非常成熟,雖然酸度有些不足,但整體是相當容易喝的一款酒,亦可以說是由 Bordeaux 轉到 Brunello 的一款很好的入門酒。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5 是今晚最令人議論紛紛的酒。

我旁邊的 H 有點苦惱的說聞不到什麽,有人甚至懷疑是否有些微瓶塞感染(corked)。

但我找到松露與檀香木,還有些烟草、草本,不過那是很隱晦的,潛於杯底的,不是衝著你而來,而是要你拼命去找他的。酒剛運到的頭幾年我開過 6 次,四年前還選來為新朋友介紹天堂莊用,我記得那時候除了典型的地裏香氣如松露、菌菇以外還有一種纖細的、清純的鮮果味,所以很多朋友都一試難忘。今天似乎 primary fruit 大致退掉了,但成熟香氣才剛剛冒出來(檀香木),我們可能來到一個拐點。如果想酒完全敞開,讓我們可以一覽無遺去欣賞他,此刻必定很失望,但我卻覺得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一瞬另有一番風味,生命在蛻變中,我們參與在其中!

説著説著,鄰桌的朋友 A 興奮的端來他們的 2005 給我聞,卻發現爆發著菌菇、檀香等成熟香氣,我於是到別的桌也一一嘗試,發現發展得比我們桌的那瓶還要慢的居多,只有些烟草、草本等香氣,幾乎一點松露、檀香也沒有。

於是我知道,2005 在我們這一桌剛到了拐點,但瓶差令每一瓶處於不同的狀態,有快的也有慢的。生命就是那麽難以捉摸,方向一樣,但抵達目的地先後有別。我懷疑瓶塞的不規則應該是發展快與慢的重要原因。

所有這些因素,令我們當晚像瞎子摸象一樣,看到 2005 的不同方面,讓我們聽聽:

  • Paradiso 05 was emotional and impressive showing purity of Sangiovese, just started to give some tertiary truffle and earthy note while showcasing the transparency!  It won my heart!
  • 2005 的天堂非常收斂,我覺得是全晚最封閉的一瓶。第一個回合,除了些許果,很好的結構和酸度,幾乎沒有喝出別的東西。有趣的是,你能感覺到她的“有”,但只能看見她的“無”。同桌的 J 說,每每當他喝 05 的天堂的時候,可以喝到禪意,大概就是這種感覺。第二回合,香氣多了一些果乾,和乾花。酒體結構依然很好,但沒有更進一步,可能酒還未完全開放。聚會到了尾聲,我發現 2005 的天堂還剩有小半瓶,於是厚著臉皮問老師拿走了帶回家,看看第二日的變化。幸好我面皮夠厚,這小半瓶 2005 在第二天完全變身,香氣綿綿悠長,帶有豆沙,乾花,嘉應子,泥土,酸枝木,豐富而且有層次感。 單是香氣已經十分誘人。中等酒體,酸度明亮,丹寧融化。酒銜在嘴,心裏只想到溫柔這兩個字。我決定用 ’05 取代 ‘97 為我的 WOTN!
  • 她的 05 年比起她的 09 年,我覺得更有深度,近語重心長,紅豆沙,嘉應子,畫水彩的油墨味,還有在杯頂有點輕輕的藍花味,我喜歡得很呢😊

 

最後的一雙是 1997。這是第一個出了名的炎熱年份,過了二十多年,年輕的果醬跑掉了以後,酒還能喝嗎?

我的天堂莊幾乎都是從酒莊直接來的,但舊年份難得,這次的 1997 是從美國一次拍賣會投得的,爲的便是讓粉絲聚有亮點,但酒的狀態如何,我是一點把握都沒有的,不過還記得前年的 1997 Brunello Riserva Magnum 像打翻了一墰蘑菇濃湯那麽驚人,所以很有期待。

這次又選了 Soldera 做比較。

我知道新接觸意酒的人無法不在 Soldera 面前投降的。

我的字母兄弟說 7.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7 有類似 Leroy 的勁度(intensity)。像一個月前的一瓶 1996 一樣,這款 1997 有 Soldera 的奇香但沒有了年輕時的妖艷,我想 primary fruit 退下以後,酒以素顔出現,便要靠他本質性的東西來示於衆人。我覺得他層次感豐富了,也有比較好的平衡,但不知怎的,我覺得什麽都具備,獨欠活力,可能因爲酸度不太夠吧?

我承認我親近了天堂莊之後,更追求「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道家美學,Soldera 於我太匠氣了。自此,我便喜歡用 Soldera 來與天堂莊做對比,令人明白可以有不同的美。

難得的是一位初入門,聽也未聽過 Soldera 大名的朋友竟然說這是一支很普通的酒,感覺很容易在別的酒找到,她很喜歡帶點陳年香氣,有泥土味道的天堂莊。

但我應該對 Soldera 公平些。讓我引幾位朋友的的讚美之詞:

  • 不得不說這個晚上 Soldera 真的開得很好,迷人的鮮花,甜美的櫻桃,誘人的香粉,香氣繞樑三日。口感比平常喝的 Soldera 多了點厚重感,而且酸度明快。是我喝過表現得最好的一瓶大龍(但他喜歡天堂 ’97 更多一些)。
  • 這晚 Soldera 97 開得太好,elegant、細膩、口感柔滑,很喜歡當晚飄柔的香氣,整體平衡,在口中真心沒得挑剔。
  • 當之前試過 2004 及 2006 兩支出色的 Soldera 之後, 這支 1997 無疑是相對失色的。沒有了驚為天人的感覺, 就像天使失去了光環, 落入了凡間。骨架仍在, 卻只有其形,失去其神。當然這比較是 Soldera 不同年份之間的較勁, 她本身仍是有著凌駕一切的氣度!

令我最期待的 8.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7 又如何?

除了 2005,這是瓶差甚大的另一款酒。氣味不太乾净的比較多(菜乾、醬油),但又不算太嚴重。

我們桌的一瓶有從杯底冒起的牛肝菌香氣,屬於中庸而不是濃湯的那種,但也因此通透平衡,最令我醉心的是那透亮的酸度,如暗室中之電筒,又如夜空中之明月!

這酸度在熱年非常難得,我認爲 Soldera 就是欠了這明月。我懷疑原因出在天堂莊的道法自然,他們沒有 green harvesting 這囘事,而 Soldera 卻是小心翼翼到逐粒葡萄來千挑萬選的。遇上炎熱的 1997,做 green harvesting 的莊在知道要刹車時爲時已晚了,很多保不住酸度,天堂莊是例外。

有一桌的菌菇開得更盛,但似乎都沒有兩年前那瓶 Magnum 來得那麽厲害。我查了一下,原來兩年前那天是花日,今天果日的香氣自然沒有那麽好,也許這也影響到其他酒(包括白)。

其他朋友對 ‘97 天堂莊有何看法?且讓我們細聽:

  • I could feel the tension of 97 with a slightly cheesy note.. the underlying wine was still transparent, natural, memorable.
  • Il Paradiso 97 也沒有讓大龍專美,沁人的乾花,夾雜著清新的菇菌泥土氣息,香氣四溢。 天堂 97 的口感通透,竟然比 Soldera 輕盈,而且精緻的酸度令人動容。
  • 第一回合天堂莊的單寧強勁,比較重身。飲第二轉的時候,口感變得平順 ,紅果、菇、泥土味,竟然變化得那麽快。當時我想眞的要喝他幾晚,看他的百變。
  • 97 不太乾淨,菜乾味濃,但口感卻是最好,酸度亦一流,結果做了我第一回合的首位。
  • 那支 1997 實在太香了,花,果,松露,醬油每樣都有一點,不輕不重,令人覺得好舒服。
  • 本桌的 97 年天堂, 第一回合時除了菜乾還是菜乾,當放了一回之後菜乾味散了一點,酒的靈魂碎片開始聚合在一起。第二回合比第一回合時菜乾味已散了七成,已可一窺整支酒的真面貌,縱使回不了最好狀態,但整支酒仍然令人很舒適。到第二回合時,嘗試了另一桌的 97 年天堂。噢! 不禁令人慨嘆這才是真正的天堂! 果香樸鼻而來卻又不失優雅, 是我所熟悉的天堂! 今晚令我最滿足的一支酒!

Wine of the Night

酒的狀態不一,大家口味又不一樣,所以 5 桌有頗不同的選擇。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9 的狀態應該是最好的,而且有標準莊與 Magnum 兩款作選擇,所以在 3 桌都成爲第一名(我把標準莊與 Magnum 的兩個得分加起來)。

其餘兩桌分別由 7.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7 8.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7 得第一名。

把所有人投的票加在一起,名次如下:

第一名: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9(84 票);

第二名:7.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7(61 票);

第一名:8.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7(54 票);

後記

我六年前第一次把天堂莊帶來香港與隨意行朋友分享,想不到不少人那麽有能耐,進了門便一直與我同行。我知道天堂莊並非每個人的那杯酒,事實上,與主流酒莊相比,他們可能顯得疏陋甚至怪異(Antonio Galloni 說 quirky),但我自己覺得工業文明有時太有爲了,往往得了物質,卻忘了初心。每瓶天堂莊都帶我回到人類的先民,跟著第一位農民向大自然老老實實的討飯吃,所以葡萄酒裏面有真善美,有社會學。

我扯得太遠了,在結束前讓我們聽聽剛踏進這個伊甸園的朋友有什麽感覺:

  • 對我而言,當日飲天堂莊有飲礦泉水 (S. Pellegrino) 的感覺,單寧好像不多,主要因爲味覺由礦物支撐,這種感覺其他紅酒比較少有。總括,當晚第一覺得 Rosso 是個少女,非常活潑開朗,而 Brunello 就像個認真的男人,一板一眼。第二,天堂莊確實自成一派,雖然大眾未必會容易接受,但對飲家就可以提供感受 terroir,感受另一種造酒哲學的一面
  • 最大感覺是天堂是不折不扣的自然派。完美度、集中度並不是他們追求的。和諧平衡,忠於表現氣候、土壤和自己就是他們想表達的。
  • 如果你讓我形容天堂莊,我會覺得他是個女人,有個性的女人,在酒標上大書:I walk my way。他的每個年份,令人感覺落差好大,甚至在不同日子開瓶,縱使是同一支酒,也令人摸不著頭腦。所以於我而言,她的深在於她的變。愛我,儘管再深入一點窺探我,了解我更多,縱使是一點點,再一點點 … 不愛我,我並不奢求你的愛。我的光陰,是在漫長的歲月中,留給欣賞我的人。


附錄

前三年粉絲聚的報告在此:

VIPa-4 第 17 場 — 天堂莊粉絲聚 (7/02/2016)

VIPa-5 第 21 場 — 2017 年天堂莊粉絲聚(8/19/2017) 花轉

VIPa-6 第 20 場 — 2018 年天堂莊粉絲聚(9/1/2018) 

One thought on “VIPa-7 第 24 場 — 2019 年天堂莊粉絲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