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1 場 — 1971

Visits: 63

生物動力曆法﹕2019 年 1 月 19 日下午 7 時開始  –

隨意行踏入第七年了,一年之始,我們來個大團圓,找了大夥為四位 1971 出生的朋友慶生年。

1971是今天最迷人的成熟年份,只要儲存狀態好,沒有不好喝的。過去我們辦過三場,大家應該不會忘記 Monfortino,Falletto 和 San Lorenzo 吧?

這次我們換個玩法,選些不大出名的二、三綫酒莊來試試,但爲了保險,我加了一瓶 Giacosa,變成十一星伴月:

Gavi

(Spumante) La Mesma, Spumante Metodo Classico (Magnum), 2009

Barbaresco

1 Fratelli Rocca, Barbaresco, 1971

Neive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71

Treiso

3. Giovanni Nada, Barbaresco, 1971

Treiso

4. Elvio Pertinace, Barbaresco, 1971

La Morra

5. Rocche Costamagna, Barolo Rocche, 1971

La Morra

6. Voerzio Giacomo, Barolo, 1971

Barolo/La Morra

7. Contratto, Barolo, 1971

Barolo

8. Barisone, Barolo, 1971

Roddino

9. Adriano Alfredo, Barolo, 1971

Serralunga

10. Bersan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1971

Serralunga

11. Porro Carlo, Barolo, 1971

Serralunga

12. Schiavenza, Barolo, 1971

Romagna

(Sweet) Fattoria Zerbina, Scaccomatto Albana Passito, 2007

所有紅酒在 20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氣泡酒 La Mesma, Spumante Metodo Classico (Magnum), 2009 來自 Piedmont 東南方的 Gavi 產區,用 100% Cortese 釀製,半年前開過一瓶 2011,還比較生硬,今天的 2009 是 Magnum 版,開放得多,坐在我旁邊的香檳癡讚不絕口。與他們家的 Gavi 一樣,有一種不加修飾的自然風格,果、酸、礦物味齊全,到了第二回合更加融合!

 

今天的 1971 可以分作三組來鑒賞。第一組來自 Barbaresco 的三條村子。

我們十八個人喝一瓶酒,所以只能喝一個回合,而且開始倒的酒比較清,瓶底的連渣滓濃而濁,是故我們如瞎子摸象一樣,每個人喝到的都不太一樣。

最令人惋惜的是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不幸瓶塞有 TCA 感染,但依稀可以聞到乾花,入口好很多,非常融和,甜美,有重量,好喝極了!原以爲十一星伴月,結果卻烏雲閉月!Giacosa 真偉大,他躲在烏雲背後才得以讓其他星星盡露光芒!

今天最耀眼的無疑是這顆 3. Giovanni Nada, Barbaresco — 幾乎完全沒有歲月的痕跡,飄著花香與香料,和很獨特的黝黑的礦物味,那分明是我很熟悉的 Cichin!Giovanni Nada 是今天 Ada Nada 莊主 Annalisa 的爺爺,我把她送給我的這份禮物拿出來與大家分享,讓我們既明白 1971 的偉大,同時也知道儲存狀態多重要。後來我才知道 1971 是 Annalisa 父親 Giancarlo 的結婚紀念年,所以這個年份是她爸爸的珍藏,令我再次憶起他短暫而感人的一生(見:2016 意遊速記(十二)﹕Ada Nada 的歡樂頌)。

兩個星期後在另一場酒聚,一位 Matta 仍然興奮的囘憶說那晚的 Giovanni Nada 1971 散發著迷人的水仙花幽香,而我卻依然為 Giovanni 的本事所折服。回想我在酒莊曾試過不太出色的 1974,我以爲可能 Giovanni 時代出的不過是農民酒,今天才明白原來那瓶的儲存狀態有問題。我也再一次明白傳統酒為何物:在酒窖盡量不干預,只要天公造美,在田裏又用心用力,很難會釀出糟糕的酒。

3. Giovanni Nada, Barbaresco 面前,其餘兩款無可避免都黯然失色。

1 Fratelli Rocca, Barbaresco 有點脂粉香,比較豐滿甚至肥胖,甜美但酸度略欠,很有 Montestefano 的影子,聽説他們後來成爲了合作社的成員。

4. Elvio Pertinace, Barbaresco 在早上幾乎奄奄一息似的,晚上好像復活了,有些紹興花雕的香氣,頗爲優雅。Elvio Pertinace 是位於 Treiso 的合作社,去年在酒展試過他們的酒,印象很深刻,我問總監 Cesare 才知道他們在 1973 年買了一個酒窖而成立合作社,發現有前主人的三個年份在酒桶裏,於是他們用合作社的名義推出,所以這款酒並不代表合作社的品質。

 

第二組的四款來自 Barolo 產區之西的 Barolo 與 La Morra。

5. Rocche Costamagna, Barolo Rocche6. Voerzio Giacomo, Barolo 7. Contratto, Barolo 三者都有 La Morra 典型的芳香與豐富果味。

5. Rocche Costamagna 最是豐腴,甜美,非常脂粉,這是 Rocche dell’Annunziata 的標誌;

6. Voerzio Giacomo 比較清秀,最爲通透而且優雅,酸度也漂亮,大概因爲他們的田來自地勢較高的 Biolo 與 Croera 之故; Giacomo 有兩個兒子 Gianni 和 Roberto,兩人從 1986 年開始自立門戶,Roberto 成爲了後來很出名的 Barolo Boy。 

至於 7. Contratto, Barolo 則圓潤與平衡,較近 Barolo 村的風格,原來他們的田在 Case Nere,向南跨過一步便是 Barolo 村。

8. Barisone, Barolo 是純種的 Barolo 村,非常乾净,有點烟絲(有人說青椒)、茶、咖啡、香料等香氣。極度平衡,有細若游絲的丹寧,又有一絲絲的礦物味,一種寧靜的鄉間畫面,性格很内斂,與剛才三款 La Morra 是很有趣的對比。

根據美國 Rare Wine Company 主持人的調查,Barisone 是都靈 Turin 的酒商,每年從不同的酒農買釀好的酒,然後貼上自己的標簽出售,1971 那年用的原來是 Francesco Rinaldi!這家低調的傳統酒莊與 Giuseppe Rinaldi 是堂兄弟,1990 年代兩家齊名,當年受到 Sheldon Wasserman 的高度讚譽。他們有兩塊名田:Cannubi 與 Brunate,1971 年相信還沒有推出單一田,這款酒應該用了這兩塊田的葡萄。

這款酒引來很有趣的討論。一位朋友很喜歡他,覺得有點 Bartolo Mascarello 的影子;另一位卻覺得酒有點「假」,懷疑是不是混了別的葡萄。

我問後面那位有何原因令他如此想。他說有青椒的香氣,酒體有點像奶油,入口多黑果。

我回家翻查了前兩次試飲的筆記,都有青椒的香氣。第一次做活動,當晚便把酒喝完;第二次在家招待朋友,餘下的酒第二天繼續喝的時候,青椒香氣跑掉了,多了花香,有熟果,多汁,優雅,喝起來幾乎像 Sangiovese。我突然記起去年一場 Isole e Olena 的試酒會中,那瓶 1988 Chianti Classico 開始時也有青椒香氣,我們還在辯論是否酒莊在做實驗放了點  Cabernet Sauvignon 時,青椒香氣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懷疑全因酒的狀態太好,太乾净之故。Rare Wine Company 的文章提到 Francesco Rinaldi 喜歡把未灌瓶的酒先存放在大玻璃瓶子(demijohn)而不是木桶裏,所以酒的狀態特別好。事實上,剛下杯的時候酒體有點輕飄飄似的,所以喝得快的人都喝不到什麽,這款酒當晚拿的分數也不高,但我發現在杯内他才逐漸添了重量。有興趣的朋友可查看 Rare Wine Company 的文章:https://www.rarewineco.com/articles/osvaldo-barisone-barolo/

 

像朝拜者一樣,我們最後攀上了 Barolo 的第一峰 Serralunga。

最討好的是比較乾净的兩款:

9. Adriano Alfredo, Barolo 有很深色的礦物味,非常有勁度的果,結構感很強。這家酒莊位於 Roddino,我記得去年路過了 Giacomo Conterno 的 Francia 葡萄園以後便見到 Roddino 的入口,這村子在 Barolo 產區以外,所以我猜他們應該從 Serralunga 買葡萄。其實那種强大的結構感與 Francia 不無相似之處,不過這家酒莊似乎今天已經沒有釀酒了,網上查到的是同名的農家樂 Agriturismo,所以也無從求證。

11. Porro Carlo, Barolo 比較通透和細膩,既有深度又不失優雅,這是 Serralunga 中部的風格(即 Gabutti 至 Vigna Rionda 的一段)。Carlo Porro 今天似乎不再存在,我懷疑他是 Guido Porro 的叔叔,他的田後來可能合併到 Guido Porro 那裏去。Guido Porro 今天的田在 Serralunga 中部的 Lazarirasco,San Caterina 與 Gianetto,又由 Tomasso Canale 那裏繼承了一小片 Vigna Rionda。

其他兩款狀態不太完美,但也有很明顯的 Serralunga 風味。

10. Bersan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有泥味,很有深度,但有點散亂,不過在杯内逐漸變得乾净和新鮮。

12. Schiavenza, Barolo 粗獷,有山石嶙峋之狀,我在想會否因爲有很金屬味的 Cerretta 在其中?在杯中好像整合得好了一點,但始終被一種不太乾净的酸菜氣味所困擾,有人笑說很 “妖異”。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所有 12 款紅酒從第一到第三排名次,結果第一名衆望所歸由 3. Giovanni Nada, Barbaresco, 1971 奪得(13 票),第二名是 11. Porro Carlo, Barolo, 1971(3 票),第三名是 6. Voerzio Giacomo, Barolo, 1971(2 票)。

按加權算分數,其後的是 5. Rocche Costamagna, Barolo Rocche, 19719. Adriano Alfredo, Barolo, 1971

後記

正如我一開始說的,除非儲存狀態不好,幾乎沒有 1971 是不好喝的,今晚的 Giacosa 便是例子。

但令我開心的是這一打酒都清晰地表達了風土的特性。Serralunga 與 Treiso 的陳年能力最好,所以遇上好的儲存狀態,特別有優勢。

另一件令我高興復安慰的是看到一位朋友把三票全投給 Serralunga(11,9 與 10),他是當晚唯一一位獨愛 Serralunga 的。這位朋友最愛香檳與 Burgundy,我目睹了他參加隨意行五年以來口味的變化。最初他愛 Sangiovese 多於 Nebbiolo,其後他接受 Barbaresco 多於 Barolo,到今天他棄 La Morra 而擁抱 Serralunga!

更行更遠還生。

第一年辦了九場隨意行以後,一位朋友曾借用李後主的這句話來形容她在活動中喝到的一瓶酒的香氣怎麼引領他走進了一片新天地。

六年過去了,讓我們更行更遠還生,但不説離別,只願再見!

附錄

前幾年的 1971 聚:

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10/31/2015) 花

VIPa-4 第 26 場 — 1970 與 1971(12/10/2016)果

VIPa-6 第 8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三:1971 (3/29/2018) 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