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5 場 — Vintage Barolo and Barbaresco

生物動力曆法﹕2018 3 1 日下午 7 時開始

這是為去年加入隨意行的新朋友辦的三場 Barolo/Barbaresco 觀賞團的最後一場。這次我們試試過去半個世紀最偉大的幾個年份。

在準備酒單的時候,我看到美國一位資深酒癡的文章,宣佈他決定以後不再買老年份的 Barolo 了,因爲最近的購買經驗令他大大失望(見:http://www.simplybetterwines.com/blog)。

大家或許也知道,意大利人對儲酒遠沒有法國人那麽講究。最近,一直寂寂無聞的 Barolo 突然得到新興市場的垂青,爲了應付市場需求,很多質量不太達標的酒突然出現了,連一些早已被市場淘汰掉的酒莊也有老酒出現,在這情況下,失望自然比驚喜多。

但成熟 Barolo 帶來的喜悅是無可取代的經驗,這關我們一定要闖,所以我戰戰兢兢的多選了幾款,希望總有些可觀的。無論如何,這也是個難得的學習機會。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La Mesma, Gavi Riserva Vigna della Rovere Verde, 2015

1. Rocc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89

2. Pio Cesare, Barolo, 1989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4. Gigi Rosso, Barolo, 1978

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

6.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4

7. Franco Fiorina, 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1

8.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

所有酒在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兩款 1964 似乎比較弱,所以有半天我放回酒塞。

皇天庇佑,老酒的表現竟然非常滿意,反而最年輕的一瓶出了一點狀況!

 

開場白酒 La Mesma, Gavi Riserva Vigna della Rovere Verde, 2015 是我去年在 Gambero Rosso 的試酒會上發現的,這是他們的旗艦酒。

Gavi DOCG 產區位於 Piemonte 東南部 Monferrato 山區,用了 100% 本土葡萄 Cortese 釀造,一般重量不重質,Rosina 三姐妹原來是專業人士,打造出幾款精緻、典雅的 Gavi,價格低得可憐,令我想起 San Gimignano 的 Montenidoli 萬巢之山。

第一回合聞起來乾净和清新,有花香、草本,入口多汁,很深的熱帶水果,收結微苦,酸度活潑。

到第二回合發展得更平衡和優雅,酸度稍爲降低了,但礦物味更突出。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祟,總覺得她的語言是女性的。

在座的朋友對那麽好的 Gavi 同感驚訝。

我更渴望找一天試試他們的氣泡酒。

 

先由一雙 1989 登場。

1989 是個清涼,特長生長期的偉大年份。Antonio Galloni 說得好:“Green harvesting was not widely practiced in Piedmont in the late 1980s, but in 1989 Mother Nature took care of things by reducing yields.”

1. Rocc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89 早上小試時木桶味還蠻明顯的,差不多 30 年的整合令木桶幻變成燒烤的草本(roasted herbs),不過到了晚上融和多了,比較細膩,Rabaja 特有的帶泥土味的香料與礦物味(我名之曰 brown spices)清晰可辨。新派釀法兼果日令果味偏高,稍欠複雜度,我一直嫌這酒莊的桶味太搶,今天這款不止合格,還算相當不錯的。

2. Pio Cesare, Barolo, 1989 與 Rocca Bruno 比不太公平,因爲這是基本酒款,酒莊另有 Ornato 單一葡萄園 Barolo,不過基本酒款只用約 30% 法國小木桶,所以喝來更自然。他的稠密度是 Barolo 的標記,大氣,粗豪,丹寧粗獷,酸度亮麗,與 1. Rocc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89 是很强烈的對比,有一位酒友正確的認爲他很好的表現了年份的特徵。

這回合由 1. Rocc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89 以 7:3 先勝。

但好景不常,1. Rocc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89 在第二回合竟然泄了氣,軟弱無力,有幾分清涼的感覺,果味掉了,桶味突出。我自問對新派的酒經驗不多,真的那麽沒有能耐?

2. Pio Cesare, Barolo, 1989 卻整合得更好,剛才有幾分渙散,現在聚焦好多了,酸度仍然活潑,有活力,所以這回合輕易的以 8:2 反敗爲勝。

 

接著是怪獸年份 1978。先冷後暖和的天氣令產量稀少的酒有難以置信的濃度,40 嵗的酒喝起來常像個十來嵗的小伙子。Antonio Galloni 說:“1978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for having produced some of the most monumental wines on the planet.” 説得一點都不誇張。

一年前我開過一瓶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給一位好友喝,他驚奇的說凴盲品可能猜這是 2001。今天這一瓶卻完全打不開!

早上小試時,拼命嗅還可以聞到一絲絲的菌類香氣,晚上卻緊閉得只有一點點烟熏的氣味,近乎瘋癲的濃度,沉甸甸的,像塊鐵板一樣。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的顔色比兩款 1989 還要深,但 4. Gigi Rosso, Barolo, 1978 卻很淺,有點揮發性酸度(volatile acidity),不過在杯内漸散,變得乾净一點,感覺清新,有草莓似的紅果。説來奇怪,Gigi Rosso 的新酒很精彩,但老年份我從未喝過狀態好的,連幾年前在酒莊開的老酒也不算好,是否酒塞的毛病所致?

第二回合我把餘下的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當中的一半用個小瓶子換了瓶,半小時後再換囘原瓶之後下杯,結果開放了一點,但不過從嬰兒變爲小孩,依然沒辦法享受到一丁點成熟 Barbaresco 的樂趣。

這時的 4. Gigi Rosso, Barolo, 1978 變得更乾净了,出了乾花,骨架也更好。

有趣的是這兩種極端的表現都有支持者,而且勢均力敵,兩個回合都打成平手。

 

1964 大概類似 2004,是個均衡的年份,質與量同樣高。

我們的兩款酒來自同一酒莊 Franco Fiorina,他們喜歡混合不同葡萄園來釀出平衡的酒。

兩款酒的顔色都很淺,但氣味乾净。以前碰過很多這樣的例子,可能味道比較濃的份子比較重,帶著色素一起掉到瓶底了,所以最初下杯的酒顔色最淺,之後越傾倒越深色,味道也由輕到重。如果想「公平」,大可先把酒倒入換瓶器,混和以後才下杯,但我更愛這種變化,所以仍由原瓶倒酒。

上午小試時,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 有些乾玫瑰香氣,夾著些舊木塞的霉味,果味不足,較酸。

晚上一下杯,每個人的酒色都不一樣,由清到濁都有。我的一杯比上午明顯乾净了,果味也多了,簡單但易喝、好喝。

6.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4早上小試時香氣已經很好,乾玫瑰、花粉,力度強,香氣從杯子冲上來。入口有牛肝菌的味道。晚上第一回合,這款酒掀起第一個高潮,大家很有驚喜,找到 Madeira、黑糖結晶與牛肝菌,比 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 的集中度、酸度和密度都明顯更高,Barolo 就是更有力氣。

因此大家一面倒的投了給 6.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4,比數是 8:2。

在第二回合,6.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4 仍然甜,但沒有了 Madeira 的感覺,可以說變回正常的 Barolo,有棱角,立體。

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 變得更充實,很熟的香氣,有人說葡萄乾,甜美但完全平衡。

6.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4 分明像山,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 卻如水,兩者很難比較。

所有酒與人的終極目標都趨於優雅,分別只是時間的先後,所以此刻大家更愛 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 也是有道理的,比分 7:3。

回想我不應有顧慮,這兩款酒瓶醒 24 個小時也不會有問題。

 

壓軸的一雙把大家帶到今天的另一高潮。

1971 與 1978 同樣是產量低,晚採收的年份,所不同者,1971 溫柔如人,1978 狂野如獸。

1961 在以前算是暖和年份,葡萄成熟度高,比 1964 更濃,是個驚人的長壽年份。

幸好我們今天這一雙不負重托!

7. Franco Fiorina, 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1 複雜、密實;8.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 通透、明亮,實在難分高下。

7. Franco Fiorina, 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1 在早上小試時較緊閉,有菌類香氣在杯底蠢蠢欲動,稠密度高,酸度充足。晚上越發變得開放,有層次,果味豐富,細細的丹寧。

8.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 早上有半乾的玫瑰花香氣,非常鮮活的口感,醉人的酸度;晚上第一回合像披上輕紗,無比通透,口感有 Sangiovese feel。第二回合稠密度提高了,果味增加了,所以顯得更平衡。

説來奇怪,在第二回合,兩款酒越來越相似,不過始終 1961 較通透,而 1971 更扎實,可以說是天與地的不同境界。

毫不奇怪的,在第一回合大家以 7:3 之比選了 8.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但到了第二回合,兩者打成了平手。

Wine of the Night

我請大家排名次選出今天的最喜歡的三款酒。

結果 1961 與 1971 叮噹馬頭,成爲今天的雙冠軍。

點算投第一名的票數,名次是:

第一名:8.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10 票中之 4 票)

第二名:7. Franco Fiorina, 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1(3 票)

第三名: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2 票)

用加權的方法再算,則第一、二名互換,第三名不變:

第一名:7. Franco Fiorina, 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1(17 分)

第二名:8.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14 分)

第三名:5.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64(9 分)

後記

這次既沒有 Giacosa,也沒有 Conterno。我的目的是想告訴大家:Barolo 與 Barbaresco 靠的是那裏獨有的天與地,釀酒的人只要老老實實的幹,不搞破壞,陳年是沒問題的,碰上有 great bottles,便可以明白為何他們不止是意大利的酒王與酒后。

本文開始時提到一位美國酒癡的慨嘆,我給他的留言是這樣說的:

“Point is well taken – I mean it's a compelling "business" reason not to buy, but we don't have a choice, do we? It's a unique experience that you sometimes experience as a news story, sometimes as history and very often as archaeology.  Gives us the reason to believe (to borrow from a line from The Boss).”

附錄

隨意行辦過多次成熟 Barolo/Barbaresco 的試酒會,請參看:

VIPa-1 第 5 場 — Barolo 的黃金歲月﹕1982 年前 Barolo 品試記 (4/20/2013)

VIPa-1.5 第 8 場 — It’s got to be Barolo, if you want to dance with me (10/26/2013)

VIPa-2 第八場 —- 初嘗 Piedmont 1978 土炮 (5/03/2014)

VIPa-3 第 12 場 — 迷人的 Vintage Barolo (4/18/2015) 

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10/31/2015) 

VIPa-5 第 9 場 — 1968 與 1969(4/06/2017) 

VIPa-5 第 10 場 — Mainly 1961, or Simple Joys of Life(5/06/201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