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29 場 — Villero and Rocche di Castiglione

生物動力曆法﹕2018 年 12 月 13 日下午 7 時開始  –

隨意行第 150 場也是三年前開始的 Barolo/Barbaresco 巡禮的最後一站,有趣的是這次我們回到 Barolo 的中軸綫 Castigilione Falletto 村,我選的兩個歷史名園是 Villero 與 Rocche。Rocche 今天的標準名字是 Rocche di Castiglione,以便更好與位於 La Morra 村的 Rocche dell’Annunziata 區分。

Bruno Giacosa 多次買過這兩塊田的葡萄來釀酒,可見他們都有 Giacosa 式的陰柔性格,但 Villero 有古典的結構,Rocche 則以細膩見稱,同是 Grand Cru 級的歷史名田。我們今天選的酒莊都是當地的「自耕農」,而且除了一家以外,已在當地扎根上百年了。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Abbazia di Novacelle, Praepositus S.E. Kerner, 2008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Villero, 2010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Villero, 2010

3. Brovia, Barolo Villero, 2001

4.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2001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01

6. Vietti, Barolo Rocche, 2001

7. Oddero, Barolo Rocche Castglione, 1989

8.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89

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白酒 Abbazia di Novacelle, Praepositus S.E. Kerner, 2008 在下午 4 時開瓶。酒來自意大利極北方的 Alto Adige,Ian d’Agata 最近發文說 “Alto Adige arguably makes Italy's best white wines”,有趣的是這裏每個酒農平均只有 1 公頃的土地,所以大部分的酒出自合作社,但奇怪的是除了性價比好,酒的品質也奇高。Abbazia di Novacelle 是個十二世紀成立的修道院,至於 Kerner 品種最早由一位名叫 Kerner 的德國人在 19 世紀通過交配 Riesling 與紅葡萄 Trollinger 而成,在德國很普遍。Ian d'Agata 認爲 Alto Adige 最好的 Kerner 位居全世界最好之列。

酒的顔色很淺,有黃花與桃子的香氣,入口豐滿,礦物味徐徐而出,喝得舒服,絕對有精品酒的水平。

第二回合變得更優雅了,酸度出得更好,真有幾分像德國 Riesling,但溫和一點。

 

第一雙 Villero 來自世紀經典年份 2010。

Giacomo Fenocchio 的基地在 Monforte 村的 Bussia Sottana,他們的 Villero 田是現任莊主 Claudio 的太太帶來的,她來自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大家族 Sordo。聽説這塊田是 Giacosa Villero 的出處,因爲 Sordo 嫁了給 Fenocchio 才停止賣給 Giacosa,Giacosa 最後一年的 Villero 是 1996。

Giuseppe Mascarello 與 Monprivato 葡萄園齊名,他們另外兩塊田是 Villero 與 Monforte 的 Santo Stefano。

這兩款酒有著一陰一陽的截然不一樣的性格。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Villero, 2010 雄偉,玫瑰花與陳醋香,帶些花粉,集中度高,丹寧强勁,有人非常讚賞他極爲漂亮的紅果。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Villero, 2010 卻輕如黛玉,玫瑰花瓣,塵土,擴散型的香氣,入口通透無比,幾乎無重量,如絲的質感,丹寧細得幾乎感覺不出來,多麽 Barbaresco feel!熟悉他們家的 Monprivato 的朋友對此風格當不會感到陌生。

這回合陰陽都有擁躉,結果以 6:6 打成平手。

第二回合的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Villero, 2010 更香,更融合,在力量與優雅之間有美妙的平衡;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Villero, 2010 添了些許力量,但仍然姓柔,新鮮度稍降,但複雜度稍升,依然動人。

有兩位朋友改投了力量,令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Villero, 2010 以 8:4 超前。

看地圖,兩塊田是相連的,有人說他們在酒窖的不同處理法令酒有不同風味,但我比較相信的是由於他們有不同的口味:Fenocchio 世居 Bussia,可能有比較濃厚的口味,而 Giuseppe Mascarello 是喝 Monprivato 長大的,在這裏輕便是美。

 

第二回合是兩個老住民的 Villero,這一回我們試另一經典年份 2001。

Brovia 是很低調的極端傳統酒莊,而 Vietti 自從 Luca Currado 在 1990 年加入後便注入了現代的元素,他早期曾在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與 Napa Valley 學習過,行走江湖時聽到客戶嫌他們的酒薄了一點,這可能促使他逐漸改變酒莊的風格。他們的 Villero 是產量極少,只在上好年份釀造的膜拜酒。

兩款酒述説了兩個時代的故事。

今天的 3. Brovia, Barolo Villero, 2001 有一點點老態,或者說比他的年齡老了一些,我檢查過瓶塞非常緊,我推想可能有點缺氧。上午小試時出中藥香,晚上第一回合以熟花和香料爲主,很好的紅果,非常優雅,有經典的平衡。

4.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2001 很嚇人,除了桶味還是桶味,下面是深黑難辨的一團東西,集中度極高。Luca 說他們的 Villero 最典型的香氣是陳醋,這時卻難以找到。

3. Brovia, Barolo Villero, 2001 今天的狀態不算好,但仍然以 10:2 輕易的贏了 Vietti。

第二回合,4.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2001 的桶味散去了一點,可以聞到花粉,丹寧也張牙舞爪的,我想下次再喝,我會用處理 Bordeaux 的標準方法 — decanting。

這時的 3. Brovia, Barolo Villero, 2001 更開放了,而且變得清新一些,有很細碎的香料,入口也細膩而且有層次,像吳儂軟語一樣,喜歡他的認爲他優雅,不喜歡他的嫌他薄弱。

我們這群人更喜歡 3. Brovia, Barolo Villero, 2001 的優雅,比數變成 11:1。

 

接著我們跟著這兩個莊南下抵達狹長的 Rocche,這塊田斜斜的朝東北方鞠躬,大部分田面東南,兩個莊的田都處於較高的位置,約 350 米。

Vietti 早在 1961 便推出 Rocche 的單一園 Barolo,Galloni 認爲這是他們的鎮山之寶,比 Villero 還要高一綫。

第一回合,兩者的風格差異很大: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01 羞澀,6. Vietti, Barolo Rocche, 2001 張揚。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01 低調,subtle,大致上是泥土、香料 — 很細膩、細碎的各種香料,很柔順的丹寧,酸度好,收結長。相比之下,Villero 瘦削,Rocche 旖旎,是骨與肉的對比,但 Brovia 的表達方式是低調的,細碎而非大塊頭的。

6. Vietti, Barolo Rocche, 2001 充滿脂粉味,豐滿,肥大,不過好在酸度非常顯著,所以不會有膩口的感覺。

這回合大家愛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01 的多,比數 9:3。

第二回合的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01 敞開了,很花香,密度高了,但總有一點涼涼的感覺,有人提薄荷、海藻,礦物味也徐徐而出,很細碎的各種元素編織出一幅豐富的圖畫。這是 Haydn 嗎?

6. Vietti, Barolo Rocche, 2001 這時也更開放了,爆發 Poggio di Sotto 式的脂粉,丹寧也來個大爆發,如果 Brovia 是個内向的姑娘,Vietti 便是花枝招展的女强人。

有兩位朋友倒向了 Brovia,令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01 以 11:1 再下一城。

 

兩塊田的陳年風采如何?兩瓶 1989 給了我們很滿意的答案。

兩者都有些菌菇香氣,開始熟了。7. Oddero, Barolo Rocche Castglione, 1989 圓潤,豐滿得有幾分胖,有點 La Morra 的影子,但絕對沒有 Rocche dell'Annunziata 那麽艷麗。

8.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89 是 Luca 的爸爸 Alfredo Currado 的作品,這傳統風味的 Villero 充分把這塊田的魅力展示出來 — 一種古典的平衡(沒錯,是 Haydn),玉樹臨風般的典雅,酸度極漂亮,收結長之又長,可以說是溫和版的 Serralunga。看地圖,Villero 的緯度與 Gabutti 差不多,也具備了 Serralunga 中部那種在力量與細膩之間取得平衡的風味。這款酒終於告訴我們 Vietti 可以有多好,我這樣說當然是因爲我有很傳統的口味。1990 年代以後的 Vietti 是 Luca's choice,正如 1980 年代的 Gaja 是 Angelo's choice。

8.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89 令大家驚艷,這局先勝 9:3。

第二回合 Vietti 再發力,更新鮮,更有力,結構更好,無怪乎 Antonio Galloni 說 “There are few wines I would rather drink than a top 1989 Barolo or Barbaresco.”。這款酒還有很長的成熟期,可惜這是我最後的一瓶。

哪知 7. Oddero, Barolo Rocche Castglione, 1989 更令人驚艷:盛放熟花的香氣,增了密度,多了礦物味,變得又香又複雜。我自問愛結構多於果味,這時也要投降了。

結果 7. Oddero, Barolo Rocche Castglione, 1989 以 8:4 反敗爲勝。

Wine of the Night

WOTN 是兩款 1989 的較量,他們殺得難分難解。7. Oddero, Barolo Rocche Castglione, 1989 拿了 7 個第一,8.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89 只拿了 4 個,不過算加權的總分,8.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89 卻贏了 1 分(27 分),因爲他入了所有 12 人的三甲,而 7. Oddero, Barolo Rocche Castglione, 1989 是 10 位的三甲。可知這兩塊都是人見人愛的好田。

第三名是 3. Brovia, Barolo Villero, 2001,得 16 分。

後記

經過這次的比較,我們便知道居於中部的 Castiglione Falletto 在西部的 La Morra 與東部的 Serralunga 之間得中庸之道,有點像 Burgundy 的 Morey-Saint-Denis。

自前年二月的 VIPa-4 第 4 場 — Barbaresco in Barbaresco 開始,我花了幾乎整整三年,辦了 49 場活動,終於走遍了 Barolo 與 Barbaresco 最重要的角落。

我要感謝所有路上的同伴,但願這次得到的經驗可以幫助我未來當個合格的導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