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26 場 — Barolo and Barbaresco Legends(台灣隨意行香港慶周年)

生物動力曆法﹕2018 年 11 月 17 日下午 6:30 開始  – 

抱青按:2014年底我邀請國内隨意行朋友來香港,與他們一起喝些經典的 Barolo,意在提升他們的眼界,事後發現作用很大(見:VIPa-2 第 20 場 — 風華正茂 . Barolo)。自此以後每年我都為他們做一場深造班,至今已四年。台灣的朋友一年前剛起步,上個月我照此例為他們辦了一場經典 Barolo/Barbaresco 的品試會,希望他們有得益。

下面是班長寫的報告。我另外在每組酒的結尾處補充一點我的體會供大家參考。

能促成這場活動, 直到圓滿落幕, 仍深感不可思議, 但更相信是幸福之神眷顧著. 6月間與老師的一場對話, 提到在第一階段的活動即將告一段落, 看大家有什麽心得, 對於葡萄酒有何新體驗, 然後再訂明年度計劃, 或許周年慶邀請你們過來香港喝酒, 只選狂熱份子, 會有中港資深酒友作陪, 隨意行最終應該把這些人連起來, 才有意思. 當下喜出望外, 熱血又狂熱的我肯定是要排除萬難. 7月再與老師碰面時, 提到台灣成員們一路相挺, 從第一場到現在, 席次幾乎難以對外釋出, 把握每次能參與的機會, 相較其他地區的隨意行這現象是挺特別. 尤其在告知團員們, 老師特邀台灣隨意朋友於年底時齊聚香江, 又驚又喜的是全數成員都說要出席, 難能可貴的凝聚力, 更加深了信念, 也讓這場活動成形成真.

當日酒單, 老師參考了Decanter以前做過的18款最偉大意大利酒的單子, 其中雙B有5款, 更添了Bartolo Mascarello, 並選了1971, 這絕對是最偉大的Barolo之一. 光看酒單讓我興奮了好幾天, 滿腔期待更是懷抱著感恩的心, 老師希望通過比較, 能讓參與者喝到Giacosa陰的性格. 除了A、B 款現場開瓶, 其他酒款則是活動前一晚拔塞瓶醒, 當日正式酒款由左到右, 如下:

A. Bartolo Mascarello Dolcetto d'Alba 2015

B. Bartolo Mascarello Langhe Freisa 2013

1.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0

2.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90

3.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2

4. Bruno Giacosa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5. Giuseppe Mascarello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1997

6.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1971

酒款區域分佈圖

首先登場的迎賓組來自Mascarello Bartolo的Dolcetto和Freisa  

A. Bartolo Mascarello Dolcetto d'Alba 2015

該產區在根瘤蚜蟲襲擊前, Dolcetto曾被廣泛種植, 其中很多漸被Barbera給取代. 它曾經受到農民和飲酒者的青睞, 甚至超過Nebbiolo. 而在Maria Teresa這樣偉大的釀酒師手中, 有著迷人的丰采, 正如Antonio Galloni所說的2015年: “簡單而言, Maria Teresa Mascarello將Dolcetto帶入了另一層次的精緻領域”. 第一輪, 因剛開瓶, 口感略為緊實, 但花香濃郁是艷麗綻放的小甜甜. 第二輪, 新鮮花瓣氣息更為奔放, 口感似Gamay, 輕鬆易飲, 用這款來迎接薄酒萊新酒慶典, 滋味更上層樓.

 

B. Bartolo Mascarello Langhe Freisa 2013

Freisa的歷史則比Barolo長許多, 有人說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6世紀. 因抗霉菌和疾病, 尤其是根瘤蚜蟲後, 在19世紀末非常受歡迎, 多被用來釀造各種風格的紅葡萄酒, 從甜型, 靜態酒到氣泡酒. Bartolo的Freisa是微氣泡, 經過瓶中二次發酵, 保留殘留糖份, 以平衡其微苦口感. 第一輪, 較無明顯氣味, 有著隱約的木質調性. 第二輪, 呈現土地特質, 帶有深邃莓果烏梅韻. 剛好這兩款在去年拜訪酒莊時, 喝到已開瓶兩三天的2015 Dolcetto和2014 Langhe Freisa, 即使是年輕的小嫩嫩們, 清新有力度, 酸度明亮, 調性相仿述說著同一種語言, 有結構亦深具窖藏實力, 即便是日常酒, 再放個三, 五年相信會有更佳表現.

 

接著出場的第一組, 眾人引領期盼著, 幾乎是在座1/3位, 人生中的第一支紅標

1.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0

從1961年到2011年的半個世紀裡, Bruno Giacosa從Stupino家族Castello di Neive購買了葡萄, 釀造單一Barbaresco, Santo Stefano來自Neive, 也是Bruno出生的村莊, 因Bruno才廣為人知, 但我們都知道Asili才是他的至愛. 第一輪, 細緻嬌柔, 像是身著薄紗一眼便看透, 好撩人, 卻不輕佻, 留下諸多遐想, 亦像是倘佯在無邊際泳池般, 心之寬廣, 酒的世界裡竟有如此感受, 是從未體驗過. 老蕭則說, 好想一直聞下去, 捨不得飲盡, 魂都飛了! 也因 ’90 較為溫暖, 清爽適中的酸度, 綿綿不絕的餘韻, 喝過這以後是要怎麼回的去. 第二輪, 原本空靈般的輕柔, 多了些力度更為集中, 像似跳完舞, 休息下活力又現, 儼然變了另一個人.

2.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90

San Lorenzo是Alba守護神的名字, Gaja家族在1964年買下了它, Cru的名字是Secondine, 1967年生產的第一個單一園, 也是Gaja單一園中最強勁, 濃郁果味和扎實的結構感, 常讓人誤認為是Barolo, 是Angelo Gaja的最愛. 在第一場我們曾嚐過96’ 同款酒, 該年份是老派大年, 偏冷所以生長期比較長, 結構嚴謹, 酸度突出, 是典型長壽年份. 相較暖和的90’ 應該會有明顯不同. 第一輪, 濃烈的甜果香料木質與初光乍現般的清涼薄荷氣息結合的剛剛好, 橡木桶特性不過分張揚, 巧妙使用, 有著內斂沉著的一面. 第二輪, 口感氣味表現向上發展, 整合的越來越好更加平衡, 實屬佳作.

投票結果: 1.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0在一、二回合分別以12:0和11:1完勝 2.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90, 這結果毫無意外, 只能說1號實在太亮眼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而她的美相信早已深烙人心.

抱青按

今天的安排很有趣,每一組都有一虛一實,相映成趣。

1.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0 今天勝在輕,2.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90 卻重如千斤。

Giacosa 的輕,我懷疑與天、地、人都有關係。花日如清風,Santo Stefano 有一種鼓足氣的氣球那樣的特性,碰上 Giacosa 又是個愛陰柔的風格。果日可能會有力量一點,同樣的田由地主 Castello di Neive 釀也往往更有陽剛氣。這款酒今天通透得無邊無際,這暖年份竟然酸度也恰到好處,很高興大家有機會與 Giacosa 打個大照面,相信自此他在人間又多了幾個信徒。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早上小試時還相當封閉,老年份的 Giacosa 常常開得很慢。

Gaja 花了十年摸市場,從 1979 起全面應用他的新法,法國小桶的比例逐漸增加,大約到 1980 年代末,大小桶各半成爲定制。喝慣 Bordeaux 的人應該容易接受,但我總嫌他的桶味太厲害,遇上 San Lorenzo 那麽強有力的田,更令酒有不可承受的重。大家有機會請找 Gaja 七十年代的酒試試,當知道 Angelo 不是不懂得釀傳統風味的好酒,只是他另有選擇(見;Angelo's Choice

 

第二組則是Giacosa的Falletto與Giacomo Conterno的Monfortino 雙雄對峙, 堪稱Barolo經典之戰。

3.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2

相信所有Barolo的愛好者都知道Monfortino, 人稱皇上. 但少有機會品嚐它, 正因為需要很長時間盛開, 所以顯少有機會能在對的時間享受它所帶來的美好. 意酒中唯一可比擬的就屬Biondi Santi的Brunello Riserva. 2002這年夏天出奇的冷, 九月還下了場很大的冰雹, 是雙B產區自1992年以來最差的年份, 很多酒莊索性不釀酒, 但Giacomo Conterno卻做了Monfortino, 並認為這是款很棒的佳釀. 第一輪, 如同宇宙間的黑洞, 陣陣濃豔花香、沉香一湧而上, 嗅覺還一度麻痺, 口感厚實, 跳躍式的酸度, 充滿變化的層次感, 深不可測, 每一元素都是加重版演出. L說就像貝多芬的皇帝協奏曲, 每個旋律鏗鏘有力, 但不會不協調, 千絲萬縷, 一個一個噴灑出來. 老師則說02’ 不算典型, 要喝99’ 或01’, 會像暴動煙火亂竄一樣. 第二輪, 有了指揮, 和諧度與統整感漸泯除一開始令人敬畏的一面, 動人心魄的狂想曲才正要開始翻轉出下一篇樂章.

4. Bruno Giacosa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Bruno Giacosa最著名的Barolo來自Vigna Rionda, 位於Serralunga d'Alba中部. 由於採購的葡萄成本日益增加, 也越來越難買到質量好的, 在1982年入手他的第一個葡萄園, 即Falletto獨佔園, 其後在 1996 年又購買了Asili和一小部份的Rabaja. 1989年屬清涼慢熟, 特長生長期的偉大年份. 第一輪, 這氣味真像那日早上喝下的24味涼茶混雜著羅漢果, 仙草味. 老師說在這輪表現, 1號果多了點, 4號則是酸高了半度, 果還沒追上, 01’ 會平衡點. 白說記憶中的她是埃及艷后, 但今日未感受到. 第二輪, 像中了化骨綿掌似的, 一陣酥軟, 眾人皆醒我獨醉.

投票結果: 第一輪 4. Bruno Giacosa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以9.3勝出 3.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2, 有趣的是除老師外, 在場的3位男士都投給3號, 簡姐打趣笑說終於知道男人是喜歡重口味的. 第二輪3.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2以8:4逆轉勝出. 多數跑票是因為3號持續往好的方面發展, 的確皇帝也有親民之時, 假以時日一定能深受人民愛戴, 只是有人此時還沉浸在溫柔鄉裡茫酥酥地.

抱青按

這一雙 Giacosa 虛,Monfortino 實。

Giacosa 剛才的 1990 果與酸很匀稱,這款 1989 卻果味一直不太夠,由酸度與丹寧佔上風,那是因爲 1989 是較冷的年份,極度慢熱,我懷疑果日會開放一點。這個年份不要急於開。

2002 Monfortino 勝在複雜,今天開這款給大家有好也有不好 — 好在他不光好聞,也好喝,出奇的圓潤,但大家也可能誤會 Monfortino 是那麽好惹的。經典年份如 1999、2001 與 2004 會嚇得大家目瞪口呆。

 

最後一組雖姓氏都是Mascarello , 非親戚但同為傳統派的捍衛者

5. Giuseppe Mascarello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1997

就老師過往的經驗, Giuseppe Mascarello與Bruno Giacosa的氣質最為接近, 從他的單一園Monprivato的表現即能明白一二. 該地塊不僅是Castiglione Falletto村最好的葡萄園, 甚至是整個產區排名最靠前的一塊田. Ca d'Morissio Riserva僅於優秀年份釀造, 種植於該地塊的葡萄來自酒莊自己的Michet克隆老藤, 這些老藤早在1904年購買Monprivato園時就已存在, 只生產少量的最佳葡萄酒. 1997年是炎熱被高估有缺陷的「美國年份」, 釀出的葡萄酒圓潤、柔軟, 在上市時已非常適飲. 但因為酸度不高, 面臨陳年潛力較短問題. 第一輪, 森林微濕玫瑰, 色深氧化焦糖風味明顯, 可能是因為葡萄有些過熱. 第二輪, 果味出奇的集中, 酸度漸揚, 又是另一款績優股, 後續看漲.

6.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1971

在拜讀老師文章的這些年裡, 究竟涅槃﹕1971 Bartolo (之一) 是我反覆閱讀與思索的其中一篇, 究竟是甚麼模樣的酒能讓身心靈昇華到另一個境界, 非言語文字足以形容, 成為一生之最, 最觸動人心的酒. 夢幻酒單裡的第一人, 這位充滿智慧的長者, 會帶我們往何處去, 滿心期盼著.

1971年是幾乎完美的年份, 平衡, 香氣源源不絕, 酸會一直包著你. Sheldon Wasserman便把1971視為1958至1982之間最好的年份, 他說: This vintage shows all the splendor of Barolo. 一、二輪表現相仿, 乾燥玫瑰甘草丁香, 有馬德拉加烈酒的影子, 個性張力十足, 酸爽帶勁. 簡姐的畫面裡出現了身著旗袍, 妖嬌的美人兒, 踩著高跟鞋, 婀娜摇曳. 老師則說現是最好的時刻, 通透、果味充足, 不惑之年有智慧!

投票結果: 第一輪 6.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1971拿到全數票, 大夥都被他的活力給震懾住, 有著悠長深遠的續航力與生命力, 還有好些年的光景可走. 第二輪 5. Giuseppe Mascarello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1997奮起直追, 雖仍以4:8落敗, 改投5號的原因如同脫胎換骨, 變了一個人, 更好更迷人.

抱青按

打個比喻,Giacosa 得人間的溫暖,Monfortino 是超人,Bartolo 的 1971 已成仙。用古典音樂做例子,Giacosa 是 Mozart,Giacomo Conterno 是 Beethoven,Bartolo 非 Bach 莫屬。

這一雙的對比也有趣:Monprivato Ca d'Morissio 與 Bartolo,一個「有」,一個「空」。

今天的 1971 Bartolo 仍然是我的最愛,他的美是空靈的美。喝年輕的酒,我們想發現他有什麽,似乎越多越好,到了成熟之年,像老子說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不應該在那裏的,都去掉或空掉,這是個净化的世界,「空」比「有」更難,因爲我們的雜念太多。

至於 Monprivato Ca d'Morissio,其實 1997 并不是經典年份,按道理似不應釀 Riserva 的。在第一回合我為他捏了一把汗,酸度不夠,丹寧突出,因此結構失衡,可是在第二回合他脫胎換骨一樣,整合得很好,連酸度也跑出來了。我不得不説那是上天的眷顧,我們應感恩。

Wine of the Night (WOTN)

經每組兩輪投票後, 尾聲前依慣例讓大家按次序選出當天最喜歡的前三款酒. 強強較勁, 甜在心裡, 腦袋可是傷透腦筋, 這夜我們都受洗了, 成為Barolo和Barbaresco忠實的信徒. Giacosa 的靈魂是Barbaresco而非Barolo , 人間之美, 陰中之陽, 透過這一課, 似乎看出端倪, 希望藉由日後更多的親身歷練, 領悟出這道理.

經加權方式計算後 (第一名3分, 第二名2分, 第三名1分), 當日前三名如下

1.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0 (30分)

6.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1971 (14分)

3.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2 (11分)

後記

鼓勵即是最佳動力. 希望藉由成員們的感想表達對老師的謝意. 每回的分享都有如醍醐灌頂般, 無論是來自心靈面或知識性的增長, 謝謝老師給予的機會, 既珍惜也會更加努力. 第一個週年只是個起步, 帶領大家瞭解意酒世界的輪廓. 明後年主題的規劃, 期許能打穩基礎, 三個B逐個子產區去做, 從細微差異見真章, 學得更扎實, 除了取得不易的珍藏, 相信還有更多的美好等著我們去探索.

淑:

謝謝抱青老師的分享, 讓葡萄酒資歷幼幼班的自己感受到許多美好的風貌 – 有空靈絕美(1號)、有芬芳奔放(2號)、有閉月羞花立馬轉變成淡灑脂粉的清新(5號)、也有時間歷練的成熟(6號),精彩萬分、如夢一場, 如那日在香江酒樓大家聊天中的一席話 – 勿忘初心.

K:

謝謝老師準備的美酒! 聞著喝著美酒芬芳、聽著老師質樸卻深刻又帶著詩意的分享真的是非常美好、難忘的一夜. 希望老師有機會再來台灣~

B:

感謝抱青老師讓我在短時間感受到義酒萬化莫測與百變嬌娃的姿態, 尤其喝到紅標真的回不去了! 會跟老白一樣對香港每一號念念不忘.

隨行者們, 下回西西里島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