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20 場 — 2018 年天堂莊粉絲聚

生物動力曆法﹕2018 9 1 – 

接連兩個星期有重要的隨意行活動。八月底在廣州慶祝了五周年,回來幾天後,香港的五十多位天堂莊粉絲又第三度聚首。

今年我們仍然筵開五席,但第一次開出清一色天堂莊的酒單,爲此我緊張了好幾個月:

  1. (Bianc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4
  1.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07
  1.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7
  1.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7
  1.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1.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4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醒酒。

 

開場酒是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4

大家都知道這是非賣品,是酒莊釀給自己喝的,我幾年前在酒莊喝過後,每年都向莊主討小量來供遠方的「家人」品嘗。Florio 稱香港的粉絲為他的家人。

去年的 l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成爲了 6 款白酒當中的 WOTN,今年我們用新到的 2014,這是個多雨的年份,不利早熟的品種,白葡萄一般很困難。

有很熟悉的燧石似的礦物味,難得開放、平衡,有朋友記得去年的 2010 不太開放,今年易喝得多了。閉起眼,誰能想像極普通的 Trebbiano 與 Malvasia會如此複雜,答案當然是:風土!

去年 9 月我辦了兩場迎新活動,從中吸納了三位新粉絲,他們頭一次喝天堂莊的白,感受特別深,我想引其中一位的話,他是一家葡萄酒連鎖店的店長:

當喝酒成了工作,很多簡單的事情也變得複雜。最近喝的酒不少,感覺不錯的也有不少,但卻沒能喝出感動的酒,直到再遇天堂。然而這情況其實我早就心中有數,並且期待已久。

天堂的紅喝過好幾次,白卻是第一囘,香氣相當獨特,明亮的礦物,橘子,花香,滲人心扉,有趣的是,酒量普通的我,在兩輪比拼過後,已經有點頭腦不太清晰。當時把最後一口天堂白喝了,突然有一種回魂的感覺,精神抖擻。神奇!

 

接著的「2007 三人行」是我最期待的,爲的是難捨仍得捨的 Rosso。

回想起來,2007 Rosso 是我的第一瓶天堂莊,那是六年前我第一次拜訪他們之前從香港一家網店買來的,我出發前幾個月試喝,當時的筆記是:“幾乎像從泥土直接來的汁液”,又說“極端傳統,幾乎可以說原始,完全不加修飾,很有趣”。我馬上從網店再掃了 6 瓶。

然後我拜訪他們,在毫無心理準備下我發現了沒有讀過老子的同胞。我跪下,我喜極而泣,我幻想我們真的到了天堂。

As they say, the rest is history。

這 6 瓶 Rosso 我一直珍而重之,只與知音者共享。記得曾經開過一瓶給國内的一位酒商喝。他原來說不打算喝酒,因爲深圳最近抓酒駕抓得很嚴,我還是倒了一杯給他,他聞了杯子一下,便馬上打電話給夥計吩咐他晚一點來接他。喝後他跟我說這簡直可以媲美一款有名的 Burgundy。The rest is also history。

最近一次是前年的第一場隨意行。2007 Rosso 像噴泉似的香氣是我永遠難以忘記的,我直認爲那必定是我的 Wine of the Year(見:VIPa-4 第 2 場 — Il Paradiso and Friends)。結果真的如此,唯一可以挑戰他的是後來在酒莊試的 1992 Brunello。

這場試酒會後,我開始擔心,因爲我只剩下兩瓶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竟然在德國的一家網店找到 3 瓶,也因此結交了一位德國的天堂莊粉絲。

今年的粉絲聚,我遵從 Neil Young 在 Comes A Time 的勸告:

We were right, we were giving, that’s how we kept all we gave away

我把僅餘的 5 瓶與家人分享了!

 

當晚我忙著輪桌跟大家聊,所以喝得不仔細,但三款酒的不同性格清楚得不得了。

他們的底色一樣,但活像三兄弟一樣,性格個個不同:Rosso 活躍,Brunello 害羞,Brunello Riserva 沉重。

Rosso 最特別,完全不用搖杯子,香氣自己跳出來,有松露與乾花,無比通透,酸度漂亮得令人掉淚。在杯内各種味道逐漸增强,但始終保持通透,清新。

有一位寫得很精彩:

那滿園紅花夾雜著天堂獨有的菇菌類香氣,讓我想起多年前喝過的一杯 Musigny,與天堂白同樣的感動,第一回合我喜歡她更勝她的兩位姐姐。

到了第二回合,各種香氣更如脫繮野馬,剛才隱沒的各種細碎的礦物味現在奔湧而出,一絲絲丹寧也加入和唱,剛才的四重奏已變成樂團的大合奏了!

在我這一桌的 Brunello 比較低沉,幾乎不吭聲似的。Rosso 功夫了得,一躍而起,但這 Brunello 卻好像背著重物,一直往下沉。

至於 Brunello Riserva,内向得更嚴重,好像負有千斤之重,有深度,濃烈,不過入口明顯比 Brunello 圓潤。

同桌有一位參加過三年前的品試會,他說這三款酒與三年前的表現類似,也是 Brunello 最害羞,Riserva 濃鬱,Rosso 則奔放。我的記憶也是如此。

看後來各組的評分,似乎在有些組 Brunello 表現勝 Riserva,但另一些組則反過來。這當中既有 bottle variation 的原因,也反映了大家的不同口味。

讓我引一些朋友的筆記與大家分享:

2007 BdM:Excelled in both rounds… floral red fruit, a little buttery, earthy, tea. A balanced Brunello.  2007 Paradiso Bdm is always attractive.

2007 BdM Riserva: Deeper aromas compared to BdM. Tight in 1st round, much opened up in 2nd round showing red fruit, a little scent of flower.  Palate was amazing possessing more structure and phenolics, red fruit little gamey, earthy finish.  Riserva was not as open or ready when I tried in the past.  However, this is the best experience of 07 Riserva for me.

那位由 Rosso 聯想起 Musigny 的朋友如此描述兩位姐姐:

第二回合 Rosso 一如既往,發揮平穩,同時 Brunello Riserva 也有十分大的變化,香氣更綻放,口感也開始更好的整合,丹寧固然還是堅實,但不再是拒人千里之外。這一回合的 Brunello 有點讓我愛不釋手,最後也把票投了她,我在想若果還有第三回合的話,大概我會投 Riserva

Rosso 是另外一格,但在 Brunello Riserva 之間如何取捨,令很多人甚是糾結。其中一位很聰明:

2007 Rosso, Brunello Riserva 的橫向品試,令我對天堂莊的出品有更深的領會。Rosso 香氣撲鼻的澎湃對照著 Riserva 的沉實深重,彷彿是同出一體的雙生兒,卻又帶著南轅北轍的性格,一位跳脫,一位穩重。我真的不能猜透為何兩酒是同氣連枝?但那又何干?美酒當前,管不著是蹦蹦跳的少女,抑或是風韻猶存的淑女,大可一併入宮,得一眾酒友寵幸。至於本人,心領中庸平衡之道,並愛活在當下,是故居中之 Brunello,正值綻放之時,最貼我心。

我笑他說他以儒釋道,妙哉!

試看投票的結果,五組中有三組選了 Rosso 為第一,一組由 Brunello Riserva 打平手,又一組由 Rosso Riserva 打平手,所以與三年前一樣,這「2007 三人行」仍然由 Rosso 奪冠(20.5 分),第二名是 Riserva(16 分),第三名為 Brunello(13 .5 分)。

大家當知道天堂莊其實只有一種酒,就是不作揀選,把七小塊地的葡萄一起發酵,然後在大木桶陳釀,三款酒的差別只在於待在木桶的時間:Rosso 一年,Brunello 三年,而在 Consorzio 宣佈為優異的四星年份時在木桶陳放四年後成爲 Riserva

今天再試 2007 Rosso,我的感受特別深。

「不足月」的 Rosso 有活也有力,Brunello 與 Riserva 有力卻無活,至於一般酒莊的 Rosso 是用年輕的葡萄釀造的,活則活矣,可惜欠了力氣。

多次經歷過天堂莊的三款酒以後,我常在想:這做法可能令所有酒都更好喝。君不見很多 Rosso(相當於 Langhe Rosso 與 Village 甚至 Premier Cru 級別 Burgundy)都容易喝但略嫌簡單,相反 Brunello(Barol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Grand Cru)卻太難開了,但等待很多年後,待他真的打開時已沒有了年輕時的鮮活!唯有天堂莊的 Rosso 活與力兼備。

天堂莊這樣做可以令酒在不同階段都有最好的表現,唯一缺點是犧牲了一點收入,所以對大多數酒莊也是難題。

 

今晚的高潮是兩款老酒。

1984 是大災年,從五月開始便下雨,到了八、九月甚至滂沱大雨,Montalcino 比 Chianti 與 Montepulciano 要好一些,但依然很濕。

1986 是中上年份,春天濕冷,在 Chianti 與 Montalcino 都下了冰雹,初夏天氣仍然不穩定,到了七月底才放晴,一直到十月份都陽光普照而且乾燥。

天堂莊的災年常如有神助,以前試過他們的 1992 與 2002 都非常好,連暖年份 2000 也優雅,酸度好。所以這次的 1984 表現出色,我高興但不訝異。

乾净,滿是他們很典型的菌菇香氣和烟葉等森林氣息,通透,霎時間感覺他有點 2007 Rosso 的活力,但他此時已全然成熟,如入仙羽幻境。我們座中有一位生於此災年,她的感受至深:

It is really hard to find a great old world 1984, for the vintage really sucked.  I was happy enough to have had a few drinkable 1984's, but never this enjoyable! This '84 is really nice, mature yet not too mature.  Still with hints of fruit while showing earthy, mineral, toasty and oaky nose.  Mellowed tannin and high acidity, feeling so fresh!  So in love with this lively 1984! My first and hopefully not the last great old world '84.

另一位有更詳細的描述:

This was a perfect bottle. Porcini, fruit, savoury, tea, what an attractive tertiary nose!  On palate this was in the sweetest spot. Refreshing acidity, red fruit like cherry liquor, earthy, tea, porcini, very savoury with balanced phenolics. Transparent with a sweet lift ending. 84 was a disaster vintage for many,  but 84 Paradiso was amazingly beautiful! Memorable and emotional!

但我們不要以爲酒已到生命的盡頭。他在第二回合竟然添了重量,出了更多礦物味,感覺有些 Beppe Rinaldi 式的“髒”,入口更甜美,酸度依然充足,彷佛變得更年輕了!這與 Bartolo 的 1971 類似。在酒的世界裹,時間有時候並不是一條直綫!

 

1984 旁邊,1986 顯得像個老粗,可能是瓶塞的問題(形狀比 1984 尖,比較容易拔出),狀態似乎沒有 1984 那麽好,我那桌的一瓶便有點醬油味。

不過不乾净的氣味在杯内逐漸部分散去,我嘗到的是另一種性格:比 1984 複雜,而且礦物味非常重,開始時鹹味蓋過甜味。

我只好依賴狀態比較正常的一桌所嘗到的:

Our bottle of  '86 was a clean one, displaying porcini, Chinese mushroom 金針, with expected tertiary nose.  Palate revealed its harmony.  A welcome dose of acids, much fruits evolved into tertiary notes of tea, mushroom, plenty of savoury.  Though much lighter than  '84, it displayed a transparent mouthfeel of an aged Brunello! Memorable.

剛好早一個星期我在廣州的隨意行五周年紀念活動裏試了另一瓶開放得多的 1986,我試引北京一位粉絲的證詞:

天堂 1986 惊艳,一开始鲜美的海鲜酱油,蚝油,矿物,酸度精妙,后来还有枫糖浆的味道,在后面有点岩茶醇厚的感觉,通透,到第二轮 ,矿物,森林,松露,泥土,状态非常年轻,各种森林的东西,活力酸度结构,均衡自然,很深的扎入土壤的树根,香叶,始终变化,越来越漂亮。

當天也是果日,我覺得有趣的是酒一直在變,起初比較果,很甜美,所以有「海鲜酱油,蚝油」之說,但在第二回合,菌菇類香氣與味道逐漸從後台走到前台,所以我的總結陳詞這樣寫:

缺陷也是美?我说 Baricci 好在完美(指同场的 Baricci 1988 Brunello),天堂好在缺陷,指的是他们都忠实地反映了完美的 1988 与有缺陷的 1986。碰上有缺陷的年份,好的工匠多会用尽办法去掉瑕疵,令制成品近乎完美。发现了天堂庄以后,我才明白这种完美其实太造作了,严重点说甚至有些虚伪。不过我想说的是:天堂庄令我们从另一角度问自己:何为美?我们喝葡萄酒究竟在追求些什么?于人生亦然。

在廣州有朋友好奇地問我:為什麽天堂莊的酸度總是那麽好?

我學 Florio 那樣告訴他:Naturale 啊!幾個月前我們在天堂莊的葡萄園看到一大串葡萄,顆粒有大有小,莊主說這是平衡。所以有些葡萄糖分高,有些酸度好,是這個道理吧?

投票結果,1984 贏了四桌,又在一桌與 1986 打了平手,算分數是 36.5 比 13.5。

每一次天堂莊的聚會都充滿 Emozione。今年我們特別為 Manfredi 的女兒 Rosella 舉杯,她近兩年體弱多病,我們每一口天堂莊都為她的健康祈禱,願他們一家人平安。

在酒窖早一天開瓶,有幾瓶稍有問題的要馬上換掉,但第二天仍然發現有一條漏網之魚,而且碰巧在我那桌出現

氣氛好熱烈!

 

願大家保持健康,明年再聚!

附錄

前兩年粉絲聚的報告在此:

2016 年:VIPa-4 第 17 場 — 天堂莊粉絲聚 

2017 年:VIPa-5 第 21 場 — 2017 年天堂莊粉絲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