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18 場 — Retun to Etna

生物動力曆法﹕2018 8 8 日下午 7 時開始

這場隨意行叫回歸 Etna,是因爲自三年前的第三場 Etna 以後,我一直忙著做 Barolo 與 Barbaresco,這個大計劃結束以後才得以重新上路,這次為新舊人各半的一組介紹這既新亦舊的產區。

據 Bill Nesto 的專著 The World of Sicilian Wine (2013) 所言,在十九世紀末,Etna 曾是西西里葡萄種植最廣的地帶,隨後受到法國出口市場衰落,大量移民離鄉,和根瘤病害的三重打擊,高質量的釀酒產業才式微。

一個世紀後,Giuseppe Benanti 家族想重振家業,請了 Salvo Foti 當顧問,在 1988 年起再打著 Etna 旗號出山。不過這個時候西西里早已成爲重量不重質的代名詞,所以知音者稀。

又十年,靠 Barolo Boys 掀起的新派 Barolo 浪潮也由絢爛漸歸於平靜,那場運動的導演 Marco de Grazia 在千禧年之際跑到 Etna 買了地,臨時借 Benanti 的酒窖釀了一批「新酒」,點子甚多的他為他的酒起了個雅名叫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酒評人再次聞風起舞,後來一個羅馬貴族與比利時背包客也上山買地種葡萄,Etna 復活了!

正如 Modern Barolo 是 modern(即國際口味)多於 Barolo,Super Tuscan 則多 Super 寡 Tuscan,認真喝了 Etna 幾年後,我覺得 Etna Rosso 更應該稱爲披了礦物外衣的 Barolo。我便曾聼 Maria Teresa 親口說她發現 Nerello Mascalese 跟 Nebbiolo 很相似,而且根據 Bill Nesto 的研究,兩個產區的風土也極爲相像:

The belt of vineyards that girds the slope of Etna has a climate resembling that of northern Italy.  On Etna’s slopes the principal grape variety, Nerello Mascalese, can be transformed into unique wines that are site sensitive.  This delicate relationship between vine variety and place recalls that between Nebbiolo and the Langhe Hills of the Piedmont, where Barolo is produced, and Pinot Noir and the Cote d’Or, the home of red Burgundy.

不過理論歸理論,最好還是讓我們嘗嘗真實的 Etna。這裏我選了七個很有代表性的莊,而且盡量選他們最好的酒款,很多是地勢高,并且保留了根瘤病害前的老樹。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Benanti, Etna Bianco Pietramarina, 1995

0. Passopisciaro, Passopisciaro Rosso, 2007

1.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2011

2.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6

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4.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Prephilloxera, 2009

6. Passopisciaro, Rampante, 2009

7.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

8. Cornelissen, Magma Rosso 9 VA, 2011

所有紅酒在整整一天前開瓶並拔塞瓶醒,白酒則在當天早上即 9 小時前開。

 

先上的白酒 Benanti, Etna Bianco Pietramarina, 1995 來自 100% Carricante 老樹(樹齡 80 歲),長在海拔近 1,000 米的東坡,在不銹鋼桶陳釀。

可惜這瓶酒有點氧化,有很熟的果,帶苦的礦物味,和活潑的酸度。第二回合果好像掉了一點,尖酸,仍然苦,朋友講好話說喝起來像過了高峰期的白布。

我想這純粹是因爲這瓶的狀態不佳。我們三年前的一場也以這款開場,當時的筆記是這樣的:

一下杯便讓大家嘩然!想不到 20 歲的老酒可以那麼有活力,下杯後仍然不斷變化,有花香、礦物味、還有陳釀的(tertiary)香氣如煙燻、蜂蜜、牛油(黃油)等。果味豐盈,甚至因為酒溫較高而顯得肥大,但好在酸度非常充足,足以撐得起酒的重量,最迷人的是豐富的礦物味奪杯而出。

(見:VIPa-3 第 27 場 — Etna﹕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這款酒當晚更以大比數成爲 Wine of the Night!

另外,Marco de Grazia 曾試過一款充滿活力的 42 嵗 Carricante,這才令他決定釀 Etna Bianco。

 

我們的第一款 Etna Rosso 是羅馬貴族之後 Andrea Franchetti 的作品,他在 Tuscany 的 Val d’Orcia 地區創辦了 Tenuta di Trinoro 酒莊,以 Bordeaux 風格的 Super Tuscan 出名,2000 年他也上了 Etna 買地,以當地一條村子 Passopisciaro 為酒莊名字,這經歷與 Marco de Grazia 類似,但最出奇的是他洗盡鉛華,不以 Bordeaux of the Mediterranean 打名堂(雖然他有一款據説入口像油的 Petit Verdot),而轉用大桶釀出很有傳統風味的 Etna Rosso。

酒莊在 2008 年才開始推出單一田的 Etna Rosso(今天一共有 5 塊田),這款 0. Passopisciaro, Passopisciaro Rosso, 2007 是所有田的混釀,純 Nerello Mascalese,樹齡 70-100 嵗。後面我們有一款單一田。

早上小試時有很脆弱的感覺,但在第一回合已發展得很好,很熟的果香,入口頗濃,有泥土味很強的深黑的礦物味,丹寧扎實,苦味蓋過果味,有種内在的力量,不由得讓我想起 Barolo。

第二回合更是精彩,很花香,酸度與礦物味更上升,丹寧結構更明顯,但整合得更好了。酒的發展也非常像 Barolo。

 

接著我們試試陳年的風味,兩款都來自 Benanti 一塊高約 750 米,樹齡 80 嵗的田,混有 20% Nerello Cappuccio。

1.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2011 乾净,飄著花香,酒體偏向輕柔,但入口有勁度,收結頗長,有人嫌他太稀薄。

2.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6 濃密、很泥土的氣味,早上聞到些森林菌菇的香氣,但現在被厚厚的泥土蓋過了,酸度非常活潑,很有生命力。

第二回合,2011 的重量來了,丹寧也開始張開牙齒;1996 爆香,都是些林中的香氣,剛才稍爲“骯髒”,如今撥開雲霧見青天,整合得好多了。

我曾聼少莊主 Antonio 說 2010 年代早期,Salvo Foti 離開了,這裏嘗得出兩種不同的風格:Salvo 的 1996 渾厚,幾乎有 Beppe Rinaldi “I love my Barolo dirty” 的味道,2011 則乾净得有點國際風格,或者說靠近 Barbaresco 吧。

兩個回合都由 2.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6 以 8:3 勝出。

 

接下來這雙也來自 Etna 的原住民。

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的田來自 Calderara,750 米高,平均樹齡 60-80 嵗,部分超過 100 嵗,採取不干預的釀酒法,在大桶陳年 5 年之久。

4.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是大名鼎鼎的 Salvo Foti 的旗艦酒,據説來自 Feudo di Mezzo 的半公頃小塊田,高約 650 米,平均樹齡 100 嵗,每年只有一千多瓶。

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出花香,但很深色的礦物味走在前面,像鋪滿了火山灰燼一樣,可能拜歲月所賜,入口非常匀稱。

4.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是個龐然大物,桶味與礦物味都很強,丹寧也厲害,在杯裏一直往上升,很嚇人的力量!

這回合力量勝均衡,由 4.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贏了 7:4。

第二回合很有趣,兩者似乎朝相反方向發展: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更有力量,礦物味更重,丹寧也更結實,發展出層次來;4.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卻變得收斂了,由怒吼變沉吟。

有四位朋友轉而投 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令他以 8:3 大比數反超前。

我們看到的是高手過招,兩款酒都很年輕,像 Barolo 一樣,正處於快速成長的階段,所以變化多端。

凴今天的表現,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像 Barolo 村子的 Barolo,4. I Vigneri, Vinupetra 則是 Serralunga 無疑。有趣的是 Calabretta 的少莊主曾言他喜歡 Bartolo Mascarello,這款酒的確讓我想起 Bartolo。

 

第三雙是兩位新移民的力作。

前 Barolo Boys 領導 Marco de Grazia 的酒莊以黑土爲名,他原來有四款單一葡萄園的 Etna Rosso,獨是這款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Prephilloxera, 2009 標榜根瘤病害前的葡萄,據稱葡萄園是 Calderara,亦即與 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一樣的田,但樹齡達到 130 嵗!

早上小試時還比較封閉,有些類似小菊花的野花香,此刻稍爲開放了,除了野花還夾著些桶香和黑土(有點燒焦的火山砂石),很細膩的感覺,入口的結構與層次很好。

羅馬貴族 Andrea Franchetti 的 6. Passopisciaro, Rampante, 2009 來自他們最高的一塊田,海拔 1,000 米。

他極度通透,一種無邊無際的融合,相對果多一點,可以批評的是稍欠層次。

大家這時更喜歡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Prephilloxera, 2009,比數是 8:3。

第二回合的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Prephilloxera, 2009 桶味與丹寧並出,果味偏於肥大,有點散亂的感覺;那邊廂 6. Passopisciaro, Rampante, 2009 卻來個華麗轉身,香料與礦物蜂擁而出,丹寧細如小鋼絲,仍然通透清新,但多了層次。

這兩款酒說他們像 Burgundy 也可以,但我認爲更像 Barbaresco,一個 Rabaja,另一 Asili?

這回合 6. Passopisciaro, Rampante, 2009 的魅力無法擋,反勝 8:3。

下一場讓我把 Andrea Franchetti 的五塊田拿出來一起試!

 

壓軸的一雙令大家沸騰!

Alberto Graci 的 7.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 以 Quota 1000 命名,是因爲有兩條環山公路分別位於 600 米與 1,000 米,這款來自 Barbabecchi 葡萄園(當地叫 Contrada)的魔域酒樹齡超過 100 嵗,葡萄園的高度約 1,000 米,Alberto 說 “This unbelievable spot allows us to cultivate the vines with zero treatment – not even Bordeaux Mixture.  Barbabecchi gives us austere, magisterial wines of great depth.”

早上小試時異常封閉,第一回合以大量的礦物味當先鋒,丹寧在張牙舞爪,那種礦物亂舞的氣味令我想起 Monfortino,又或者 Gevrey Chambertin 的 Grand Cru。我未去過 Etna,我想像中火山口大概會聞到這種氣味?聽説 Alberto 少有大志,他希望釀造有 Monfortino 水平的 Etna Rosso。年輕的 Monfortino 常是黑壓壓的黑洞,只令人感受到潛力,這款 Quota 1000 也如此。

今年在 Vinexpo 巧遇喜形於色的 Alberto Graci​,他穿得講究,不知是否因爲他曾當銀行家?

等到比利時奇人 Frank Cornelissen 的 8. Cornelissen, Magma Rosso 9 VA, 2011 出現,大家才知道 Quota 1000 更好懂。

Frank Cornelissen 原來是個酒商,2000 年上 Etna 被這魔域迷倒了,完全沒有釀酒訓練的他便我行我素,用最原始的塗鴉方式寫出 Etna 的各種風情。

他從不用木桶,以前用紅陶罐,後來改用塗上環氧基樹脂(epoxy)的塑料罐,又因爲他不用硫磺,故被人歸類為天然酒。

早上小試時,有鐵銹味,有點髒髒的,天然酒嘛!

第一回合,有常出現的可樂味(cola),又有細碎的各種一般酒不大會出現的氣味,有人聞到像 Soldera 的香水,有好幾位卻不同意,因爲 Soldera 偏妖艷,而這個端莊大氣,不過大家都同意他極度通透,雖然可以感覺到一點丹寧,但總的來説有點不吃人間烟火的味道,因此有人說今天很多款酒都是美女,唯有 Magma Rosso 可稱爲仙女。

第二回合的 7.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 打開了很多,通透,優雅,美!

8. Cornelissen, Magma Rosso 9 VA, 2011 這時開始動起來了,礦物,柴枝,莫非仙女降臨 Etna,站在火山口一呼一吸的送出源源不絕的香氣?我們的舌頭被弄得癢癢的,這感覺非筆墨所能形容,無怪乎很有學問的酒評人 Matt Kramer 在品試過兩個年份的 Magma Rosso 後有這種非典的評論:

Winegrowers like Mr. Cornelissen are now stretching our understanding of “greatness.” ….. Is a wine like Magma “great” not only because of its sensorily pleasurable qualities, but also because of the winemaker’s own revisionist notion of the possibilities of wine beauty, brought to life by an extreme non-interventionism? Is it telling us something about wine and the Earth that we might not otherwise know?

[See﹕http://www.winespectator.com/webfeature/show/id/41298]

我以前喝過好幾款 Frank Cornelissen 的酒,但這款只在極佳年份釀造的高山(1,000 米),老籐(過百年)所出的 Magma Rosso 這還是第一次。

不曉得是這款酒造得特別好,抑或我已稍爲習慣了他的語言,又或者近來也接觸了好些天然酒,這次我不覺得他怪異。寫到這裏,我想起天堂莊。

今天最不幸的是 7.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無論放在那裏,這也應該是上品,但在仙子 8. Cornelissen, Magma Rosso 9 VA, 2011 面前,他只好俯首稱臣。兩個回合的投票結果都由 Magma Rosso 以 10:1 勝,支持 Graci 的是位新來的朋友,聽説他酒齡比較淺。

Wine of the Night

8. Cornelissen, Magma Rosso 9 VA, 2011 成為了眾望所歸的 WOTN,拿了加權 24 分。

幸好 7.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 以 18 分高票得第二名。

第三名是 3.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得 10 分。

我想大家會同意今天沒有不好喝的 Etna。

P1250184

我問 Frank:你怎麽處理那麽厲害的丹寧?他囘我:丹寧是自然存在的。

見到大家興致勃勃,我也鬆了一口氣。想我 2014 年從 Vinitaly 回來後便大膽提出 Etna 應該是意酒的南天王,足以與 Barolo 和 Brunello 鼎足而三,我看這個日子不會遠。我要提醒大家一句:他的知名度與價格會一起提升的,請抓緊時機。

後記

Etna 百廢待興,其中最需要的是清楚標出葡萄園的地圖。我每次碰到酒莊的人都問,但至今仍然不得要領。今年終於從 Benedetta 酒莊的莊主找到這張古圖,在這裏公諸同好。希望 Alessandro Masnaghetti 加把勁。

另外,剛從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的網頁看到農業部在 2012 年已批准了葡萄園界限的新規定,酒莊竟然也把自己的田按 Burgundy 的習慣分出 Premier Cru 和 Grand Cru(見:http://www.tenutaterrenere.com/en/crus-estate-etna-nerello-black%20soil-terrenere-doc-red-black-wine-label.php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