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17 場 — Serralunga d’Alba

生物動力曆法﹕2018 7 25 日下午 7 時開始  –

新人組遊罷溫柔的 Cannubi 後,我帶他們登臨 Barolo 之巔 Serralunga 村。(Cannubi 之旅見:VIPa-6 第 6 場 — Cannubi

Cannubi 位於 Barolo 村,在產區的西部,地勢較低,酒的風格比較溫柔;Serralunga 則居於產區之東,以結構感見勝,對很多人來説,是 Barolo 之極至,所以 Kerin O’Keefe 嘗言:只消聽到這裏名田的名字,Barolo 癡的膝蓋便馬上發軟。

Serralunga 的結構來自貧瘠的遠古土壤,而且地勢高,令葡萄的生長期較長,再加上它是南北走向的長長的山脊,有很多面南的山坡,日照充足,葡萄能完全成熟。

但 Serralunga 也不是鐵板一塊,一味强悍,因爲它的地勢北低南高,最北部分與左鄰 Castiglione Falletto 接壤,地勢比較平坦,從這裏的 200 米攀升至最南超過 400 米處,酒的風格也由輕歌曼舞到地動山搖。

過去兩年隨意行曾經分開四次遊覽 Serralunga — 北、中、南各一場,另以專場探究 Vigna Rionda。這次是精華遊,一次遊遍山南山北,酒單如下:

(Bianco) Keller, Riesling Trocken Von der Fels, 2007

1. Ascheri Giacomo, Barolo Coste & Bricco, 2010

2. Altare Elio, Barolo Cerretta, 2006

3.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4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1

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

所有紅酒在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L1190794

當天忘了拍照,這是 2012 年的版本

開場的是一款德國 Dry Riesling,我想讓大家知道高質量的 Riesling 不全是甜的。有個所謂 “乾雷司令運動” 從 1990 年代才興起,Klaus Peter Keller 便是其中最耀眼的新星之一,這款 Keller, Riesling Trocken Von der Fels, 2007 的葡萄取自幾塊 Grand Cru 田中樹齡較淺的葡萄。

這款酒試酒會前才開,第一回合果味充足甚至有些肥大,但帶鹹的礦物味與明亮的酸度令他非常可口。到了第二回合,變得晶瑩剔透,是很出色的入門酒款。

 

以前以爲 Serralunga 只講力量與結構,喝多了才知道他最美妙的是陽剛中透著優雅,很巧我們選爲配對的三雙酒都一陰一陽,甚是有趣,而且都來自經典年份,所以表現力都非常好。

 

第一雙酒來自村子之北。

1. Ascheri Giacomo, Barolo Coste & Bricco, 2010 是來自百年老莊一塊名叫 Sorano 的田,這款是酒莊的旗艦酒,葡萄來自最高的兩個葡萄園,約 300 米高。第一回合出粉香,乾花,酒體輕,帶著鹹鹹的礦物味,酸多於果。2010 年看來已告別嬰兒期,鮮果味開始讓位給泥土下的各種元素。

2. Altare Elio, Barolo Cerretta, 2006 來自村子北部最高的山坡(最高點 395 米),名叫 Cerretta,這塊田頗大(40 公頃),堪當 Grand Cru,近年引無數英雄競折腰,其中最有名的當推 Giacomo Conterno 與 Elio Altare。前幾個月 Silvia Altare 來香港,在酒宴上聼她說他們家的 Aborina 只算是普通的田,Cerretta 才是 Grand Cru,她在 2011 年大膽建議爸爸向銀行舉債,才得以在這裏買下 0.38 公頃的一小塊,位置在山的頂部。凴他們的 La Morra 口味,這款酒在力量之餘表現出一份優雅,令傳統口味的 Kerin O’Keefe 也譽爲 “The 2006 is perhaps the most elegant Barolo I’ve had from Serralunga”。

五年前,O’Keefe 聞到 “rose, truffle, and meat juice aromas”,我們今天在第一回合卻幾乎只聞到很强的礦物味和桶味,非常 Gevrey Chambertin,入口濃烈,諸味紛陳,無比複雜,很像新年份的 Grand Cru 級 GC。

結果陽勝陰,2. Altare Elio, Barolo Cerretta, 2006 以 7:4 贏了第一回合。

到了第二回合,1. Ascheri Giacomo, Barolo Coste & Bricco, 2010 仍在努力整合,出了些鐵銹,礦物味更重,非常新鮮,只是果欠了一些,酒大概進入了尷尬年華,可能要再過幾年才能整合得較好。

2. Altare Elio, Barolo Cerretta, 2006 這時的桶味散去了不少,金屬與很泥土的礦物味提供了很豐富的層次,丹寧強而不霸道,用 Serralunga 的標準,算是相當優雅,酸度也很漂亮。這款酒的發展令人期待,令我很想來一次 Cerretta 專場,讓我可以全面地試一次這塊名田。

被放在這麽強的對手旁邊,1. Ascheri Giacomo, Barolo Coste & Bricco, 2010 只好嘆倒霉,吃了光蛋,但雖敗猶榮!

 

接著我們來到中部,兩塊田最高處約 350 米。

3.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來自 Gabutti 田,酒莊可說是 Barolo 最低調的大師,原因是前任莊主 Teobaldo 告誡酒評人不要評分,因爲他不想與他的同鄉比高下,故他的酒極少出現在酒評媒體,即使出現也不會打分數。

第一回合出異國的香料,帶泥土、塵土,有 Beppe Rinaldi 意義的 “骯髒”,但底層飄著些花粉,像個僧人在喃喃誦經,低語,細緻,内向,收結帶著香料和酸度,清涼又悠長。過一會兒,一些乾花和半乾的花夾著些草本香氣徐徐而出,沉吟的丹寧。Cappellano 每次出現都令人嘆一句:where have you been all my life?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4 來自眾所公認的 Barolo 第一名園 Vigna Rionda,而 Massolino 是最大的地主。第一回合爆香,有花有果,但以果為主導。Cappellano 低迴吟誦,Massolino 卻引吭高歌,一個内向,偏陰柔,另一外向,更陽剛,此中既有風土之別,也可能有釀酒者的口味之分。Massolino 的 Vigna Rionda 一向給我的印象是重力量多於細膩,要優雅的風格,可能要找別的酒莊(見:VIPa-5 第 11 場 — Serralunga d’Alba (I) Vigna Rionda)。

到了第二回合,3.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幾乎全打開了,沒有了剛才欲言又止的克制感,但也沉實兼優雅,細膩的丹寧蕩著令人陶醉的旋律。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4 仍然香氣逼人,這時的感覺也成熟了,比較圓潤,很工整,應該說要交的功課全交足了。

我也不曉得是否因爲 Cappellano 的人格魅力,兩個回合都由 3.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拿了滿分。

這雙酒也印證了今年的觀察:2004 開始步入適飲之年了,2006 怕要再等幾年。

 

壓軸好戲又由南部的陰陽高手演出,兩塊田的高度都從 320 到 440 米左右,是 Serralunga 最高的地帶。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飄逸,通透,用 Zalto 杯子有玫瑰飄香,Gabriel 杯子則覺得比較緊凑,果日的果也不突出,酸度漂亮,但可能酒體較輕,感覺丹寧有點突出。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1 感覺健碩,濃度高,香氣更多咖啡和香料,有人提出肉桂,但座中的執業中醫矯正我們說應該是荊介,此外又有些薄荷。入口明顯更多果,酸度也略低。

這回合由飄逸的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以 8:3 勝出。

在第二回合,兩者都更爲整合,Giacosa 仍然通透,Giacomo Conterno 也依然龐然大物,結果有 3 位轉投 Conterno,兩位轉投 Giacosa,故仍由 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以 7:4 勝。

上一雙的陰陽有別,令我懷疑此中既有風土之別,也可能有釀酒者的口味之分。

這一雙的陰與陽是 Barolo 愛好者非常熟悉的,曾被我喻為 Mozart 與 Beethoven 之別。最近翻閲 Alessandro Masnaghetti 最新出版的 Barolo MGA Vol. II,赫然發現 Giacosa 採收他的 Falletto 田常比 Giacomo Conterno 的 Francia 早 10-20 天。對照今天這雙酒的重量和酸度,似乎 Giacosa 喜歡糖分相對低一點,酸度高一點,與 Biondi Santi 在 Montalcino 的做法無異。常聼人家說 Burgundy 最重要的是選酒莊,其實天下一樣,分別不過是釀酒者是忠於自己的口味還是市場的喜好,或者說重視那方面多一點。

最後讓大家嘗嘗 36 嵗的 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

1982 是經典年份,入門版的 Barolo 與 Barbaresco 今天非常好喝,但這一款仍然非常年輕。

第一回合比較封閉,隱約在杯底冒出些蘑菇,然後出些許乾玫瑰,入口厚重,丹寧有點粗糙,聞起來比入口好。酒還未醒開。

第二回合我分得來自瓶底的一小杯,濃度很高,蘑菇香氣也非常明顯,慢慢出了一團深黑色的礦物香氣,這不是黑洞式的 Monfortino 的影子嗎?果味甜美,感覺上酒還是非常的新。

這款酒看來仍在惶惑之年,用 partial double decant 方法或者令他打開更多,但最好還是放他十年八年。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27 分)

第 2 名﹕5.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18 分)

第 3 名﹕3.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16 分)

後記

可能大家喝「老」年份的 Barolo 較少吧,所以 7.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1982 讓大家喝得高興,但這款酒幾乎完全没有成熟的趣味,今天喝還不能肯定是否佳作。這年份固然好,但 Giacomo Conterno 遲至 1974 年才買進這塊田開始栽種,這時的樹齡尚淺,暫時喝不到他較後期的酒那種雷霆萬鈞的陣仗。2001 比 1982 的複雜度便大得多,所以我和太太的首選同是 Cappellano。

但無論如何,我希望大家從 Cannubi 到 Serralunga 之間喝得出酒王 Barolo 的變化幅度。有了這個基礎,我們下回可以一同下江南,領略酒后 Barbaresco 的另一種風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