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16 場 — Monprivato

生物動力曆法﹕2018 6 19 日下午 7 時開始

自 Giacosa去後,我曾尋思誰與他的氣質最相近?我一想便想到 Giuseppe Mascarello。他的 Monprivato 在 Barolo 產區當中是飄逸的極致,在我的記憶中,他的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1 與 Giacosa 的 Asili 2001 是早期隨意行活動中最令我銷魂的兩款 B。還有,聽説 Giuseppe Mascarello 有一年曾比 Giacosa 出更高價買過 Vigna Rionda 的葡萄(1979?)。可惜 Monprivato 幾乎是他們的獨家田(佔了絕大部分),不然我肯定 Giacosa 也會釀 Monprivato。

無獨有偶,他們兩人近年都遭到 Antonio Galloni 的「迫害」,據他説他們的酒自 2009 年起便大走下坡,連星級年份 2010 的 Monprivato 也只值 89 分,但 Kerin O’Keefe 打了 99 分。遲至 2018 年 2 月,他還寫道: “the effects of generational succession and a major replanting of vineyards will be felt for many years to come.”

碰巧有一新人組裏頭有位癡愛 Monprivato 的朋友,於是我趕在出發意大利前幾天辦了這場 Monprivato 鑒賞會,希望大家一起來評評理。

我多年前曾寫過一篇詳細介紹酒莊的文章,有興趣可以一看:君子 Mauro Mascarel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終篇),請特別留意 Monprivato 與 Ca d'Morissio 出現的經過。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Miani, Tocai Friulano Buri, 2009

1.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1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0

3.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04

4.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4

5.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1996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1996

7.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1985

8.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1971

新年份的紅酒在 36 小時前開瓶,1985 與 1971 在 24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白酒 Miani, Tocai Friulano Buri, 2009 在 12 小時前開瓶。

感谢 Chris 提供的照片

第一回合渾身是勁,果味稍多了點。第二回合變得通透,無邊無際的融合,礦物味恰到好處。Miani 肯定是大師中的大師,我只嫌他太工整了一點,風格較國際化。有人認得出 Miani 是個膜拜莊,說非常喜歡,所以我答應下次為這組辦 Miani 專場。

 

第一雙由乾燥的 2011 對經典的 2010。

從 Alessandro Masnaghetti 新出版的 Barolo MGA Vol. II 查得這兩個年份的平均採收日分別是 9/22 與 10/10,差了 18 天之多,在杯中的結果是一輕一重,甚是有趣。

在第一回合,1. Barolo Monprivato, 2011 十分害羞,清秀,典型的玫瑰花香,還帶著一些小石子的氣味,有人覺得有未熟透的草莓,丹寧像綳緊的吉他弦綫,有一種張力。Monprivato 出了名慢熱,所以這屬於正常。

這時的 2. Barolo Monprivato, 2010 則深沉,清涼,有無比勁度,像天幕那麽宏大,如果 2011 是弦綫,則 2010 是鋼索。

2. Barolo Monprivato, 2010 結果勝了 7:4,奇就奇在 1. Barolo Monprivato, 2011 仍有捧場客,包括我與太太,因爲這種出水芙蓉的美實在不多見。

我決定用 37.5ml 小瓶子把 1. Barolo Monprivato, 2011 的一半換瓶,大概一個小時後進行第二回合比試。

這時的 1. Barolo Monprivato, 2011 打開了很多,有種幾乎完全透明的感覺,收結甚長,迷人!

2. Barolo Monprivato, 2010 變得更精彩,花長出來了,花加上粉而且身輕如燕,飄逸,連丹寧也像個輕吻,說他已入化境好像有點誇張,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描述這不食人間烟火的境界。

沒辦法,2. Barolo Monprivato, 2010 逮住所有人了,11:0。

 

第二雙是另一經典年份 2004 的兩款 Monprivato,其中 4.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4 極稀有,來自少見的病變品種 Michet,在極好的正常年份只出 2,000 瓶上下。

2004 在整個 Barolo 產區的平均採收日期是 10/18比 2010 的 10/11 還晚了一個星期,葡萄的質與量都好,是上上之年。

兩款酒在第一回合已令大家膛目結舌,3. Barolo Monprivato, 2004 爆香,花撲粉,果追酸,可説面面俱圓 — a complete wine。這顯然與 2010 出自同一個模子,而且在瓶裏多待了 6 年,變得更為複雜。4.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4 自然更上一層樓,更有勁度,丹寧也更有力。

這一刻,3. Barolo Monprivato, 2004 顯然更平衡和適飲,所以他以 10:1 輕易勝了第一回合。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整合得更好了,3. Barolo Monprivato, 2004 勝在通透,4.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4 則豐厚的同時不失圓潤,結果 5 位朋友改變了主意,令 4.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4 以 6:5 扳回一局。

 

第三雙是超冷的 1996。

根據同村的 Cavallotto 酒莊的歷史資料,他們的 Bricco Boschis 葡萄園在當年最晚的的採收日期是 10/28,是 1983 年以來最晚的,之後從沒試過那麽晚。這是個「酸包果」的年份,除了 Barbaresco 地區與 Barolo、La Morra 村,今天恐怕很多酒仍然處於酸多於果的狀態。這年的 Monprivato 產量比 2004 低了四成以上。

果然 5. Barolo Monprivato, 1996 陰森如行走於雨林,花粉沉在杯底,有活命的酸度,裏頭很多東西,但有口難言。有人說有點散亂,但我想這全因果尚不明顯,沒有了重心,致有此感覺,但我會把這種引而不發的力量喻為「潛龍勿用」,他需要的是時間。6.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1996 比他更濃厚,也更有聚焦力,整合得好很多。

此時大家更愛 6.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1996,7:4。

第二回合兩者更相似,但 6.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1996 始終勝了集中度,全勝 11:0。

大家或許覺得 1996 年份的酒不太好喝,有點過譽了。但我喝過很多年份以後,覺得這幾乎是唯一有强烈性格的年份(另一是 1978),與所有其他年份都不同。

 

今天的壓軸戲是上了一點年紀的一雙。

7. Barolo Monprivato, 1985 早上小試時已出乾花,但在第一回合的重點在果,甜美但不過分甜,結構與酸度稍欠,但在溫暖如 1985 的年份,這也算正常。

8. Barolo, 1971 是三塊田的混釀(大概 45% Monprivato, 25% Villero 與 30% Bussia Soprana),幾塊田陰陽和合,所以比單一田 Monprivato 更男性化,再加上 1971 是冷年,感覺上這款 1971 比 7. Barolo Monprivato, 1985 還要年輕很多,第一回合出很多乾花,純净,活潑酸度,慢慢在杯裏變得更新鮮,花也從乾花變成半鮮的花,唯一可挑剔的是略嫌生硬,應該還未開得夠。

這個回合由 7. Barolo Monprivato, 1985 以 7:4 勝出。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發展得更好。

7. Barolo Monprivato, 1985 變得通透與充滿活力,很優雅,簡單說很 Monprivato!8.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1971 充滿成熟香氣,更複雜了。

這個回合 8.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1971 反勝 7:4。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0(26 分)

第 2 名﹕7.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1985(16 分)

第 3 名﹕3.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04(12 分)

必須一提的是:我們今天只看到冰山一角,這 9 款酒都沒開透,過一天或甚至兩天肯定會更好喝。

後記

我們的 Monprivato 癡後來告訴我他當晚造夢跟莊主擁抱,衷心向他道謝,夢中還見到 Galloni 向他道謝!

我不用造夢,其實也根本不用辦這場活動,便知道 Giuseppe Mascarello 的酒不會突然大走下坡的。就如去年底的一場 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一樣,我不過藉故找人陪我共享美酒罷了。

最有趣的還是這次找到一位新的知音者。我一個月前認識了一位資深的 Burgundy 大好友,便馬上邀請他出席這場品酒會。我問他 Monprivato 最神似那一塊 Burgundy 的田?他不假思索便囘我說:Les Amoureuses!

我一直認爲 Asili Barbaresco 的愛侶田,那麽 Monprivato 應該是 Barolo 的愛侶田吧?所以我說:Giuseppe Mascarello 與 Bruno Giacosa 的氣質最相近。更巧的是他們兩人同病相憐,都被 Galloni 盯上了。有位學者說得好:"History repeats … first as tragedy, then as farce"。所以還是自己的鼻子與嘴巴管用,我們就當看了一場又一場鬧劇好了。

 

8 thoughts on “VIPa-6 第 16 場 — Monprivato

  1. 几个与前开过一支2010  老实讲 3天没有变化 和AG的评论极其相似 还有半瓶被我丢了

    太淡 太腥

     

    • 花日有此表现,确是奇怪。不过我查看 AG 的笔记是这样说的:"Mascarello's 2010 Barolo Monprivato shows good depth and volume in the glass, but the flavors are also a touch forward, which is a bit unusual for the year." 是说他发展过快,并没有淡与腥。可能是不正常的一瓶?

      • 嗯,我记得不知道哪儿看到说评论是比较淡,而且第二天无变化。可能记错了吧,抱歉。我也非常希望是瓶子问题。我有几瓶04与07 我一直想买一箱2013 可惜看了ag的tn不敢下手。

  2. 不知你提及之腥味會否是礦物味(鐵銹?),我個人經驗Monprivato會間中展現强烈的礦物味。 但的確口感與其他田相比是偏向輕柔(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