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11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三:Isole e Olena

生物動力曆法﹕2018  4  26 日下午 時開始  9 時轉為根

六年前我第一次造訪 Isole e Olena 的莊主 Paolo De Marchi 時,我跟他說我是特地去朝拜他的。我最難忘他跟我說造酒是很孤獨的活,他不用顧問,「所有決定是我自己拿的」。他集合種植、釀酒與銷售於一身,一切都是自學而成。無論 Sangiovese 或是國際葡萄,他已經譽滿意大利,但聽到我說 Sangiovese 容易處理,卻難懂,他面帶微笑的說:我仍然在學(見:漫步 Tuscany(之二)﹕記 Sangiovese 君子 Paolo De Marchi)。

最近看 Bill Nesto 寫的 Chianti ClassicoThe Search for Tuscany’s Noblest Wine,才知道這位 Renaissance Man 是怎樣磨練出來的。原來他的酒莊經歷了戰後佃農制度的解體和其後的重整,令他欠債纍纍,幸好 1985 年發生了一場大雪災,政府發放低息貸款幫助農民復原,他用新債換舊債,這才讓他渡過難關。多年之後再回顧這段苦日子,Paolo 說:Looking back, the pains were really joys。

他要依靠市場,卻不爲市場而活。記得我在香港參加過他主持的一場試酒會,他出來講話時,眼睛瞪著地板說:我不爲市場釀酒,我只想忠實反映我的土地。

今天,我找大伙一起再次去朝拜這位謙卑的僕人。

除了 Sangiovese,我們還有機會品試他的國際葡萄。Nicolas Belfrage 曾言:“Paolo was one of the first in Tuscany to plant international grapes with a view to producing top-quality varietal wines — and in every case he has succeeded.  Each of them, in any given year, is a contender for best wine of its type in Italy.” 事實上,好的 Sangiovese 幾乎如天上繁星,但像 Paolo 釀得那麽好的 Cabernet Sauvignon,我還未找到。我以前在另一場合講過,有人覺得刺耳,但我仍然要說,「所有決定是我自己拿的」。

是晚酒單如下。仿照 Montevertine 那場,我選了 5 個 Cepparello 年份,讓大家可以比較冷、暖和經典年份有什麽不同:

(Bianco) Isole e Olena, Chardonnay, 2011

1. Isole e Olena, Chianti Classico, 2010

2.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2010

3.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2000

4.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96

5.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93

6.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88

7. Isole e Olena, Chianti Classico, 1988

A. Isole e Olena, Syrah Collezzione De Marchi, 2004

B. Isole e Olena, Cabernet Sauvignon Collezzione De Marchi, 1997

(Dolce) Isole e Olena, Vin Santo, 2000

所有紅酒在20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 Isole e Olena, Chardonnay, 2011 侍酒溫度比較暖,有很成熟的果味,頗甜,酒精感較強,小桶造成的奶油味令他有强烈的國際風格,有朋友便說像 “熟年份的新世界酒”,還好礦物味提供了一點複雜度。

第二回合下杯前先冰鎮了一會,出花香,感覺融和多了,收結長,跟剛才判若兩酒,有人認爲盲品可能令人覺得是 Burgundy,剛才的奶油已變成蜂蜜!

 

第一雙我們比較大好年份 2010 的兩款 Sangiovese。

第一回合的 1. Isole e Olena, Chianti Classico, 2010 有典型的紅櫻桃香氣,蠻泥土味的,像剛翻過的土,酸度好,融和,果味帶點鹹,現在非常好喝,比三年前複雜多了。

2.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2010 的底色相似,但像一輛渦輪汽車(turbo car),濃度和力度都高幾級,果味有層次,桶味與丹寧都明顯,但拜他的濃度與勁度,掩蓋得很好。過了半小時,火山噴發過後,桶味與丹寧都更突出。我總覺得 Cepparello 的結構感很強,有幾分 Barolo 的味道,尤其是像 2010 這種經典年份。

第二回合在 9:30 開始,1. Isole e Olena, Chianti Classico, 2010 表現得非常有趣。剛下杯出了些香粉,令大家雀躍不已,可是瞬間便往下沉,口感卻往複雜發展,比剛才厚了,出些層次來,非常好喝!稍縱即逝的香粉是因爲我們半小時前已進入根了!以前我試過根日與朋友約會,故意即開即喝,因爲剛開的時候花香果香起碼可以維持一陣子。

2.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2010 這時有點燒焦的氣味,桶味強了,丹寧也比剛才厲害,幸好他有足夠的濃度,而且酸度好,仍然算開放好喝。大手買了這款酒的那位朋友很興奮,但我暗自擔憂的是:丹寧最終會融合嗎?

 

接著我們試 20 嵗左右的 Cepparello,由溫暖的 2000 對濕冷的 1996。

與「女人頭」一樣,2000 也有漂亮的成熟香氣,那檀香木迷人極了!入口豐滿圓潤,可感覺到的丹寧但不突出,稍欠酸度。過了一會檀香稍減,桶味稍加,又是根作怪?

1996 在上午小試時便有中度的醬油味,這時減退了一點,比較冷峻,頗爲鹹的果,酸度活潑,比 2000 更複雜。

這是「女人頭」那場的翻版,有趣的是比分也是 6:5,由 2000 僅勝。

第二回合兩者走近了 — 2000 變得更複雜,1996 則比剛才細膩,結果也是被 3.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2000 拉大了距離,成 9:2.

 

最後一雙是三十嵗左右的青年,年份也是一略暖(1988)一略冷(1993)。

5.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93 在早上有輕微醬油味,但這時已乾净很多,濕泥土、乾花、一點點木桶,酸度好,帶鹹味的果。

6.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88 不太開放,有一丁點的菌類香氣若隱若現,稠密得幾及緊閉,果多酸少,收結時重重的丹寧。

這一雙與「女人頭」那場的 1980 vs 1985 何其相似!結果也一面倒的由 1993 以 10:1 勝出。

第二回合的 1993 有如火山爆發,有驚人的檀香,香氣也帶到口感去,而且集中度比剛才更好,酸度也配襯得非常漂亮。這是個大美人!過去幾年喝的 1993 都非常優雅和開放,看來要再辦一場 1993 橫品。

1988 開放多了,這時有明顯的檀香和蘑菇冒出來,但仍然濃得幾乎化不開,丹寧也太勇猛了。以前我可能會說:再等他十年八載吧,但今天我懷疑他最終能打開嗎?丹寧會整合嗎?這有點像 1985 女人頭的翻版。(請參看:VIPa-6 第 10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二:Montevertine )

沒辦法,仍然由 5.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93 以 10:1 再勝。

 

一個星期前剛從德國運來一瓶 7. Isole e Olena, Chianti Classico, 1988,我冒著暈浪的風險想讓大家拿他與 Cepparello 比較一下。

有趣的是早上小試時,我與太太對酒究竟是 corked 了還是有檀香木香氣不太肯定,但喝起來蠻開放與新鮮的。

晚上第一回合比較多人認爲是 corked 了,但有一兩位不同意,只說可能一些青椒氣味誤導了我們。

我借此跟大家講 Paole De Marchi 很早的時候便試種 Cabernet Sauvignon 和 Syrah,目的是想明白 Sangiovese 可以跟什麽葡萄混兌。「所有決定是我自己拿的」,結果他只在某些年份的 Chianti Classico 添加微量的 Syrah 以增添香氣,而兩種試驗品後來以單一葡萄的方式出現在兩款酒(見後面)。

我打趣的問大家:1988 是否 Paolo 的試驗,他添加了一點點 Cabernet Sauvignon,所以有青椒味?

想不到引起了激辯。原來我們當中很多 Paolo 的信徒,他們認爲他絕對沒可能這樣做。

其實我根本不覺得那有多青椒,不過借題説事吧。

到了第二回合,既沒有 corked 也沒有青椒,是塞子有些髒罷了!上面我提過酒莊曾經歷過經濟拮据的日子,可能不會花太多錢在基本版的瓶塞吧?但撇除塞子的不乾净味道,很明顯這款 30 嵗的 Chianti Classico 很通透和平衡好喝,在難開的 Cepparello 和輕盈的 Chianti Classico 之間,我絕對會選輕盈!有一位朋友後來便選了他為他的 WOTN 第三名。

 

最後的一雙國際葡萄令大家大開眼界,差別只是有人更愛 B. Isole e Olena, Cabernet Sauvignon Collezzione De Marchi, 1997,另外一些人則更喜歡 A. Isole e Olena, Syrah Collezzione De Marchi, 2004

要我說,隆河區有很多同樣好喝的 Syrah,但以我的口味,芸芸的 Cabernet Sauvignon 當中只有他的可以喝,而且是上品。

有一位朋友説得有趣:如果你終其一生只喝這種 CS,你會認爲這是最正宗的!這看法當然被別人挑戰,相信你心裏也嘀咕這真能跟 Bordeaux 列級莊比嗎?

如果你認爲沒可能,便省囘這區區幾百塊。如果你不服氣,那可能是自找麻煩,因爲這款酒產量不多,老一點的不容易找。決定你自己拿!

最後的 Isole e Olena, Vin Santo, 2000 也是口味的問題。他不太甜,完全不膩,優雅,是配角而非主角 — my dessert wine。這當然也完全因爲「所有決定是我自己拿的」。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 Sangiovese 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5.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93(29 分)

第 2 名﹕3.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2000(14 分)

第 3 名﹕2.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2010(11 分)

難得的是兩款 Chianti Classico 都拿到分數。

結論與「女人頭」那場一樣,弱年份的 Chianti Riserva 最好喝。

後記

我們年初試過 Monsanto,這個莊與 Isole e Olena 同樣來自名爲 Barberino Val d’Elsa 的小區。比較兩者,似乎 Monsanto 的核心價值是融和,而 Isole e Olena 則是結構感。看地勢,Monsanto 位於小區的西南較低的地帶,Il Poggio 葡萄園高約 280-320 米,而 Isole e Olena 則處於東部連接 Radda 的山區,高度在 350-470 米之間。融和與結構是否與此有關?他們的分別是 Poggio di Sotto 與 Biondi Santi 的差異嗎?

Chianti,越喝越上癮,我們繼續走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