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9 場 — 1968 與 1969

生物動力曆法﹕2017 4 6 日下午 7 時開始

有幾位酒友在這兩年生,這給了我們借口一試這兩個普通的年份。所謂普通,對 Barolo 與 Barbaresco 意味著適飲,所以我也有一點點期望。

是晚酒單如下﹕

L1250753

(Spumante) Bellavista, Franciacorta Pas Opere, 2004

1. Paolo Scavino, Barolo, 1968

2.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69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68

4.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9

5. Cappellano, Barolo, 1968

6.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1968

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68

8.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69

所有酒在 12 個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第一次試 Bellavista Franciacorta Pas Opere, 2004。通透,乾淨,舒服的酸度,很好的開場酒。

L1250756

第一雙令我們眼前一亮。

L1250735最令人心花怒放的是當晚唯一的一款 Sangiovese﹕2.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69。酒色通透明亮,散發著強烈的牛肝菌香氣,果與酸完美的整合,無言!

1. Paolo Scavino, Barolo, 1968 早上有醬香,香氣以乾花為主,帶一些菌香,入口酸高於果。晚上開始時仍有一點醬油氣味,但在杯中逐漸散去,這時已經有比較實在的果味了,而且有不錯的集中度,丹寧猶存,這是頭 Barolo 壯牛!Paolo Scavino 的確讓我想起一頭牛。其實酒莊的名聲是 Paolo 的兒子 Enrico 憑 1978 年的 Bric del Fiasc 才一炮打響的,這款 1968 應該是 Paolo 本人的作品,想不到水準如此高!當年為了省錢,Enrico 年紀很小便輟學,因為一年的學費足可以買一頭牛!

牛與鮮花比,大家選花的多,2.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69 先以 8﹕4 勝。

但這比較無疑是不公平的,因為喝起來,1. Paolo Scavino, Barolo, 19682.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69 起碼年輕 20 年。

到了第二回合,1. Paolo Scavino, Barolo, 1968 越戰越勇,完全打開了,湧出大量的松露,十分有勁度,Bravo!

反觀 2.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69,這時雖然變得更濃艷,但牛肝菌香氣被番茄醬取代了,而且開始有些散架,看來有些疲憊。不過年將半百的普通年份 Brunello 有此表現,我們怎能有半句怨言?

此消彼長之下,1. Paolo Scavino, Barolo, 1968 來個大翻盤,大勝 11﹕1。

 

這一雙同是天皇巨星。

L1250740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68 呈淺啡色,但通透。早上小試出了一點香粉,此時盡是成熟的香氣,菌類,泥土,有點老,很甜的果,完全的整合,有種無邊無際的感覺。

4.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9 有些枯木的氣味,好像踩在沒有日照的濕潤泥土上面那樣,酸度漂亮,果稍欠,混著枯木,入口有點似藥酒。

第二回合的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68 增加了活力,看來逐漸醒了,憑過去的經驗這一點都不奇怪。此時除了松露還有些棕色的香料,果味集中度更好,甜美,更難得的是丹寧更明顯,有很清晰的架構。Brava!

4.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9 卻不太爭氣,氣味始終不太乾淨,有人笑說像汗濕的衣服風乾後又再汗濕的感覺,但慢慢的,竟然有些松露與菌類的香氣徐徐而出。看來這瓶酒太缺氧了,再給他一天半天或許會蘇醒。幸好我還有一瓶,以後再試。但我暗想這種狀態可能更符合 Beppe Rinaldi 要求的 “I like my Barolo dirty”!

兩個回合都由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68 全拿 12 分。

接下來全是 Barolo 的世界。

L12507445. Cappellano, Barolo, 1968 一出便令大家嘩然。酒色雖淺,但美若天仙,有乾玫瑰花瓣、牛肝菌的香氣,入口純淨而甜美,果味輕盈但有一種 Serralunga 特有的勁度,丹寧輕輕的在舌頭、在齒頰遊走,還有那酸度!這是接近完美的大地恩賜,Bach 的天籟之音也不過如此,令人感動得掉淚! Cappellano 每次出現都令人感動,Teobaldo 是何等謙卑的 Barolista!

6.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1968 也令我非常期待,可惜一開瓶,發現塞子完全陷落在瓶頸裏頭,只能拔了大半出來。我只好在試酒會開始前把斷塞推進瓶內,然後倒進換瓶器後再下杯,酒液自然有點混濁。

泥土、肉味,有人聞到香蕉,想是甜甜酸酸的果味所致。

第一回合大家自然獨愛 5. Cappellano, Barolo, 1968

到第二回合,5. Cappellano, Barolo, 1968 的松露蓋過玫瑰,換清秀為略臃腫,感覺老了些,但仍然好喝。

換瓶後個多小時的 6.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1968 這時乾淨多了,牛肝菌蜂擁而出,太多了,像一盤牛肝菌湯多於 Barolo!豐滿、甜美!

這回合 5. Cappellano, Barolo, 1968 只能以 10﹕2 勝。

 

一雙 Bartolo Mascarello 留下了懸疑與懸念。

L1250748兩瓶的瓶塞布滿塵埃,但清理後順利打開,很堅實,氣味算乾淨,酒色也頗深。

下杯後,1968 有些揮發性酸度(VA – volatile acidity),即類似指甲油的氣味,但花香可辨,酸度比較突出。

1969 乾淨,泥土味,下面有些蘑菇在掙扎著出來,果與酸比較平衡,感覺年輕。

這回合大家較喜歡 1968,10﹕2。

第二回合可能酒溫較暖,1968 感覺比較鬆散,VA 更突出,喝起來像酸梅湯或 Barbera。

1969 則有所發展,但松露與蘑菇仍在鑽動,多汁,有活力,這時大家更喜歡他了,8﹕4。

這兩瓶 Bartolo Mascarello 表現不太理想,是酒的保存狀態太好,還是未開得夠,留待以後再探究好了。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排出今天的頭三名,無論以第一名的票還是加權的分數,毫無懸念都由 5. Cappellano, Barolo, 1968 勝出(8 票第一名,加權 25 分)。

L1250746排第二名的是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68(3 票第一名,加權 19 分),第三名是 2.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69(1 票第一名,加權 12 分)。

願 1968 與 1969 酒友個個像 Cappellano 和 Bruno Giacosa 那麼 Bravi!

L125075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