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16 場 — Serralunga d’Alba (III) Central

生物動力曆法﹕2017 6 24 日下午 7 時開始時為 9 時後轉為

我把 Serralunga 小鎮的南與北之間的 1/3 地段界定為 Serralunga 的中部,這裏的地勢比北部稍高,比南部稍低,最高的田大概在 370 米上下,我們且看看酒的風格是否也介乎北部的優雅與南部的強悍之間。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Vigneti Massa, Timorasso 'Costa del Vento', 2012

1.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Parafada, 2005

2.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5

3. Gaja, Langhe Sperss, 2004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Margheria, 2004

5. Brovia, Barolo Ca’ Mia, 2000

6.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X Anni, 2000

7. Porta Rossa, Barolo Riserva Delizia, 1982

8.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 1982

白酒與兩瓶 1982 在 22 小時前開瓶,其餘在 26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

 

最近迷上了 Timorasso。我曾說意巴與德雷其實是堂兄妹,看來 Timorasso 是 Barolo 的親妹子。

三個星期前在一家餐廳點了一瓶 Vigneti Massa 的新年份基本版 Timorasso,帶回家的半瓶一天後才爆發她的 Riesling 風情,很是驚人。莊主 Walter Massa 是令 Timorasso 復興的第一功臣,三年前我在 Vinitaly 試得太匆忙了,這次繞道德國才更懂得欣賞她的美, 於是趕快找了一瓶單一葡萄園 Vigneti Massa, Timorasso 'Costa del Vento', 2012 與大家一起品試。

我早一個晚上便開瓶,第二天早上小試有很強的火石香氣,很深和有勁度的果味,酸度活潑。

晚上第一回合像一鍋溶化了的果子湯,礦物為調料;到第二回合換了景,氣與味全被花香籠罩著,柔美,超優雅,這是上半年最好的意白吧?看錶,原來快到 9 點了,果剛交了棒給花!

 

第一雙 Barolo 長在相連的山坡上(Cappellano 的田叫 Gabutti),但風格大異。

1.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Parafada, 2005 得到很多朋友的喜歡,全因盛放的香氣。有一位說粉香有點像 Poggio di Sotto,酒喝起來也似 Brunello 多於 Barolo!不過我懷疑這香氣有一半來自法國小桶,上午小試時比較明顯,到晚上似乎整合得好多了。那些茶葉、黑櫻桃分明是由桶燻出來的,但酒入口圓潤,應該是拜小桶所賜,也值得一讚。莊主 Franco 說他們選了 Parafada 來試做一款新派 Barolo,但 2005 是最後一年,以後回歸古典風格,他說「是時候做回我們喜歡的酒,而不是我們以為市場喜歡的酒了」。這是好事,但我有個印象這個莊的酒一直有比較高萃取的傾向,頗有一點點新派的口味。

2.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5 的風格才真正是經典的,那活命的酸度和蠢蠢欲動的丹寧走在前面,礦物味與果暫時只能做陪襯,這並不是課本定義的好酒,但他有的是生命,他演繹的是天與地,令我感動。

這回合由 1.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Parafada, 2005 以 8﹕3 勝。

到了第二回合, 1.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Parafada, 2005 出了紫羅蘭花香,越發艷麗了;2.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5 很玫瑰花香,經典的果與酸結合,丹寧明顯,生命在躍動。

結果仍然由  1.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Parafada, 2005 以 8﹕3 勝。

我一直忘不了 2.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5 的活力,後來查了資料,2005 應該在 2009 年推出,那年 Teobaldo Cappellano 去世了,莫非這款酒因為有 Teobaldo 的加持,將會永生不滅?(見前文﹕ 追夢者 Teobaldo Cappellano

 

我們往南走,到了 Serralunga 小鎮西面的山坡,試了兩塊田。

3. Gaja, Langhe Sperss, 2004 來自較高的 Marenca,Sperss 是懷舊的意思,Gaja 自 1961 年後決定不買人家的葡萄,所以有二十多年沒有釀造 Barolo,直到 1988 年買了這塊田才重回 Barolo,酒的名字表達了 Barbaresco 第一大莊對 Barolo 的思念之情。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Margheria, 2004 的 Margheria 在稍低的位置,含沙子比較多,帶來特別的花與香料香氣。

3. Gaja, Langhe Sperss, 2004 一下杯便是燒焦的桶與椰絲味,入口果醬,欠酸度。

我懷疑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Margheria, 2004 的狀態不太正常,上午小試時有大量的香料夾著類似揮發性酸度的酒精氣味,入口很酸。

晚上初時以海藻的氣味為主,有人聞到嘉應子、梅子,有點異常,但比上午好了一點。有人懷疑是否酒還在睡?

恕我說 3. Gaja, Langhe Sperss, 2004 強悍得有點病態,在抱病的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Margheria, 2004 面前才能贏得 8﹕3 的優勢。

到了第二回合,3. Gaja, Langhe Sperss, 2004 仍然以桶味掛帥,而且丹寧蜂擁而出。那邊廂的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Margheria, 2004 卻變得乾淨了一點,同時有花與海藻的香氣,入口味道有點怪怪的,比較缺乏果,但複雜,有經典的架構。去年我開過一瓶 2005,根日仍然很多花與香料,我還以為通勝錯了。我想正常狀態的 2004 應該很精彩。這回合半病的 4.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Margheria, 2004 竟然反勝 8﹕3。

 

接著我們試熱年 2000。Kerin O’Keefe 說典型的 2000 溫暖,早熟和平板,欠勁度和複雜度。且看這兩款表現如何。

5. Brovia, Barolo Ca’ Mia, 2000 來自東坡名叫 Brea 的田,是很傳統的 Brovia 莊所獨有。

酒色淺而通透。早上小試有石子、石灰的氣味,出奇的濃郁,甜如蔗糖,酸度一般。

晚上第一回合出海藻和石灰氣味,入口一變而為圓潤,平滑,酸度很好,有一份通透感帶來的優雅。才半天,竟然有那麼大的變化!

6.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X Anni, 2000 是在酒莊存放 10 年才推出的特別版本,酒色很深,花香,入口濃厚但有如絲的質感,這是 Vigna Rionda 的標誌。難得的是酸度不錯,而且帶著些鹹鹹的礦物味,早熟但絕不平板。

一個清澈,一個渾厚,各有支持者,結果第一回合由 6.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X Anni, 2000 以 6﹕5 僅勝。

到了第二回合,花仙子翩然而至,5. Brovia, Barolo Ca’ Mia, 2000 馬上活起來,花香,礦物味盡出,諸味紛陳,但整合甚好,最難得的是酸度充足,醉人!

6.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X Anni, 2000 變得更濃密,丹寧也更扎實,酸度極好,很有活力,但這一刻諸箭齊發,反叛、刺激但並不容易靜心欣賞。好一個早熟的年份!

有兩位朋友有點不適先退席,餘下 9 位仍然評 6.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X Anni, 2000 為稍勝,5﹕4。

 

一雙 2000 令人眼前一亮,可是 1982 卻令我掉眼鏡。

我喝過的 1982 幾乎沒有不精彩的,連基本款 Barolo 也好喝得不得了,單一園的更非常年輕,偏偏今天兩瓶的表現都不理想!

Porta Rossa 的 Barolo 當年被 Sheldon Wasserman 評為 **+(滿分是四星),算是中上的水平,而 Fontanafredda 是大莊,得 **,但今天的兩款來自名田 Lazzarito,按道理應該有看頭。

兩瓶的酒色都很淺,微弱的熟花、乾花的氣味,早上小試仍有些果,7. Porta Rossa, Barolo Riserva Delizia, 1982 甚至甜若蔗糖, 8.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 1982 稍弱,酸多於果,但起碼有果。

到了晚上,已經變得呆滯,談不上有甚麼果,大概 7. Porta Rossa, Barolo Riserva Delizia, 1982 通透一些,8.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 1982 稠密一點,但都是酸多於果,而且有些微苦味。

我只好苦笑,答應大家下次我選些 1982 來再試,以正視聽。

Wine of the Night

幸好我們今天有 8 款酒,選 WOTN 也不難。

最弱年份的 5. Brovia, Barolo Ca’ Mia, 2000 帶來很大的驚喜,勝在優雅,在 9 人中以 3 票得第一名。

去年在 Guido Porro 莊試過在 Brea 之北的 Gianetto 田,也非常優雅,我懷疑東坡的中等高度和東至東南的座向令酒更優雅。

排在其後的是 Massolino 的兩款酒 1.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Parafada, 20056.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X Anni, 2000,各拿 2 票同得第二名。

後記

Serralunga 中部的酒多姿多采,香料與礦物味豐富,令酒的層次特別好。這是否與地勢有關?在 Montalcino 北部,中等高度的山坡土質特別複雜,原因是過去地殼變動時,這裏是土壤上下滾動的必經地帶,有如交通樞紐,混集了最多樣的沉積物。Serralunga 中部是否有類似的情況呢?我未聽過,只是猜測。但無論如何,Serralunga 從北到南的高度變化,與東西兩面山坡的方向變化,為這狹長的山巒創造出萬千風情。Barolo 之王出於此是有客觀的原因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