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12 場 — Monforte d’Alba (III) Bussia

生物動力曆法﹕2017 5 12 日下午 7 時開始  – (下午8 時開始)根轉

Monforte d’Alba 是 Barolo 產區中產量第二大的村子,最好的田有兩組﹕一是西面山坡之南 Ginestra 與 Mosconi 一帶;另一便是位於西面,統稱 Bussia 的山坡。

Bruno Giacosa 曾對人言,Barolo 最好的田第一是 Pianpolvere,然後是 Falletto,Vigna Rionda 和 Bussia。四塊田中有兩塊(Pianpolvere 與 Bussia)都在今天的 Bussia,所以我們這次的目的地大可稱為 Barolo 的 Cote d’Or。

從 2010 年份開始,新的 MGA(Menzioni Geografiche Aggiuntive)規定把過去十多塊相鄰的田合併為一大塊 Bussia,但如果事先向有關當局登記,原來的歷史名稱依舊可以放在酒標上,所以實質上也沒有甚麼變化。

與 Serralunga 一樣,Monforte 的地勢北低南高,但那麼大的產區,土壤的差別自然比較大,大體上東面接近 Serralunga 的土質,比較古老和貧瘠,酒的結構比較強;西、北面與 Barolo 和 Castiglione Falletto 為鄰,土壤近似 Barolo 和 La Morra 的類型,相對年代較新,酒也較為圓潤。

我們當晚試的酒從北部較低地勢的 Bussia Sottana 開始,然後往南爬上這黃金山脊。

(Bianco) I Clivi, Brazan, 2001

1. Parusso Armando, Barolo Bussia, 2004

2. Conterno Franco, Barolo Bussia Munie, 2000

3.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 2004

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5.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2001

6. Rocche dei Manzoni, Barolo Bussia Pianpolvere Soprano Riserva, 2001

7. Fratelli Adriano, Barolo, 1970

8. Giacosa Bruno,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1975

最後兩瓶老酒在 12  小時前開瓶,其餘在 24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 I Clivi, Brazan, 2001 是來自 Friuli 單一葡萄園的老樹 Friulano。下午 4 時開瓶時已經很漂亮,黃花和火石香氣,果與酸都亮麗,強烈的礦物味令我想起德國的 Riesling。

晚上正式品試時越發複雜,有杏仁、梅杏等果香,朋友想起隆河區的白,但那礦物味依然是亮點。

到了第二回合又一變,更多花香,體態變得輕柔,我一看錶原來已經 8:30 了,喝酒月曆剛步入花,驚之後是喜!

 

頭一雙來自 Bussia 山的裙腳(Sottana)。Bussia Sottana(可以叫 Bussia 下村)的地勢約 300 米上下。

1. Parusso Armando, Barolo Bussia, 2004 有明顯的 vanilla 桶味,果味走在前面,丹寧有些粗糙,但酸度好,拜 2004 年份所賜,結構感比較好,但目前感覺比較緊張。

2. Conterno Franco, Barolo Bussia Munie, 2000 有些乾花,有人聞到杯底的番茄乾,2000 年是暖年份,今天似乎比較熟了,果味圓潤,甚至有些肥大,但丹寧融合得很好,圓融,令人喝得舒服,所以一面倒以 10﹕0 勝了 1. Parusso Armando, Barolo Bussia, 2004

到了第二回合,1. Parusso Armando, Barolo Bussia, 2004 整合得好多了,可惜桶味也更突出,簡直征服了 Bussia。

反觀 2. Conterno Franco, Barolo Bussia Munie, 2000,竟然變得更有活力,深黑的礦物味,厚而融合的丹寧,連酸度也增強了,果包酸而且多了層次,好喝之外還可以細味,再次以 10﹕0 贏了年份更好的 1. Parusso Armando, Barolo Bussia, 2004

Parusso 輸在用小桶壓倒了風土,不過 Franco Conterno 也著實出色,無怪乎 Kerin O’Keefe 這樣讚譽他﹕

Franco Conterno’s quintessential Barolos are one of Piedmont’s best-kept secrets, but I doubt for very long.

 

從 Bussia Sottana 往南走不遠處,稍高的地方有 Bussia Soprana(Bussia 上村)。據 Slow Wine Atlas of the Langhe 引當地人說﹕「以前,貫通 Bussia 上下兩村的道路名為 Bussia」,今天亦有種植面積約 4 公頃的村子名 Bussia Soprana,Aldo Conterno 的基本版 Barolo 即出於此 。

不過地圖名家 Alessandro Masnaghetti 卻認為這小小的上村與週邊更高的幾塊田應該視為一整體,也就是廣義的 Bussia Soprana,高度約 270-390 米,他們包括了 Aldo Conterno 的三寶(Colonnello、Cicala 和 Romisraso)以及 Romirasco 毗鄰的 Gabutti。

從 Bussia Soprana 再上一點便是鼎鼎大名的 Pianpolvere,其頂部叫 Pianpolvere Soprano(Pianpolvere 上村),最高處約 390 米,這便是 Bruno Giacosa 眼中的 Barolo 第一田。在 Pianpolvere 之下是 Dardi,高 270-350 米。

讓下面的三組酒帶我們到這幾個山頭來回遊蕩。

首先是 Dardi 對 Bussia Soprana 中最高的 Romirasco。

早上小試時,3.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 2004 比較封閉,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則很密實,兩者都未打開。

晚上第一回合,他們才露出截然不同的面貌來﹕3.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 2004 溫婉,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雄偉。

3.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 2004 有花粉香,薄荷,礦物,有人聞到山渣,活像一幅白描畫,又或者小提琴音,線條漂亮,輕巧又細膩。

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很濃烈,有潛得很深的果味,丹寧豐富,像奏出強音的低音大提琴,但這時候吵鬧得像一場暴動。

這時大家更喜歡細膩的 3.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 2004,比數 6﹕4。

第二回合雙方都有所整合,3.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 2004 像顆極度晶瑩剔透的紅寶石,絲絨般滑溜,酸度好,令我懷疑曾經跟了 Bartolo Mascarello 有 20 年之久的 Alessandro Fantino 是否刻意奏起一首 Bartolo 變奏曲?不過我比較相信這是 Dardi 的聲音,就憑他的泥土味和礦物味。

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這時候的層次變得豐富了,玫瑰花香之外又有焦油和薄荷,鑽得更深的果,貝多芬風格,丹寧仍然凌厲,只差了一點酸度。很明顯,他已經打開了很多,但這是個長篇,故事說到一半也沒有便止住了。

全因為這一年 Cicala 遭了冰雹,Granbussia 三塊田缺其一,酒莊才把 Romirasco 獨立灌瓶,這樣我們才知道原來這是三塊田中最厚重的,為 Granbussia 提供了最厚實的基礎(佔七成)。

有一位朋友這回合改投了 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令兩款酒打成平手。

Aldo Conterno 的知名度比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高出很多,所以我認為贏家應該是 Fantino 兄弟。

 

接下來是惡戰一場。

Conterno Aldo 的 Granbussia 是 Aldo Conterno 與哥哥 Giovanni 分手後的力作,假想對手應該是 Monfortino。

這款酒集合了 Bussia Soprana 三塊最漂亮的田,以豐厚的 Romirasco 為主,佔 70%,結構好的 Cicala 和柔美的 Colonnello 為輔,各佔 15%。

Monfortino 在大木桶熟成起碼 7 年,但 Granbussia 只有 3 年,然後換到不銹鋼桶兩年後才灌瓶。不同的葡萄園(較溫柔的 Bussia)和陳釀方法令 Granbussia 比 Monfortino 更早可以享用,也反映出 Aldo 中庸的性格。

6. Rocche dei Manzoni, Barolo Bussia Pianpolvere Soprano Riserva, 2001 最出名的當然是 Barolo 第一田 Pianpolvere Soprano。這塊田有三個地主,最大的兩片屬於 Riccardo Fenocchio 與 Fratelli Adriano(Adriano 兄弟)。Fenocchio 於 1995 年自殺身亡後,Bruno Giacosa 因出價過低而讓新派的 Valentino Migliorini 買下,他的酒莊 Rocche dei Manzoni 從 1999 年起推出第一個年份,標榜七年陳釀(7 Anni),包括 3 年新的法國小桶,1 年大桶和 3 年不銹鋼桶。

與剛才的 2004 Romirasco 比較,可見 5.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2001 選田的高妙之處,既有結構又夠細膩,香氣豐富,花、草本、香料齊全,入口圓潤,帶些泥土味,酸度恰到好處,平衡典雅,如果 Monfortino 只可仰望,Granbussia 大碗的喝可以,細斟慢酌更宜。大哉 Bussia,酒如其名!

6. Rocche dei Manzoni, Barolo Bussia Pianpolvere Soprano Riserva, 2001 無可避免有木桶帶來的香草香氣,但花香也明顯,最令人心醉的是那絲絨般的口感,幾乎無重量、無邊際,我還清楚記得幾個月前這款酒一出現便有酒友喊出﹕Giacosa!

正如 Asili,這塊田是最有 Giacosa 風味的,可惜他太精明了,在剛錯失 Aldo Canale 的 Vigna Rionda 不久他又失掉了 Pianpolvere Soprano,令天下的 Barolo 痴同聲一哭,再哭!幸好在失望之餘,他知道亡羊補牢,一年後買入了 Asili,距離他買 Falletto 已經有 16 年了。

這回合兩款酒打成平手。

到了第二回合,5.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2001 更為融合,太動人了!再一次證明 2001 是個非常優雅的年份,大部分 Barolo 今天已屆曼妙之年。開吧!

6. Rocche dei Manzoni, Barolo Bussia Pianpolvere Soprano Riserva, 2001 這時仍然柔美,但美中不足的是丹寧上升的同時,酸度也減退了一點,所以有點失衡,這是新派技術之失而非這塊田之罪。奈何!

在此消彼長之下,5.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2001 這回合以 8﹕2 反超前。

 

最後一雙原是我最期待的。

Fratelli Adriano 是 Pianpolvere Soprano 的另一大地主,雖然他們不大出名。1970 是不錯的年份。

Bruno Giacosa 在 1975 年罕有的推出了 Bussia di Monforte 的 Riserva(其他三個年份是 1974, 1978 與 1979),但並非上好年份,所以他應該很滿意這款酒。我從美國一位專家打聽過他究竟用的是那塊田,他告訴我聽說是 Fratelli Adriano 家的!

所以這可能是同一塊田的兩個年份比試。

結果還是老生常談的那句﹕Only great bottles, no great wines。

我在當天早上 7﹕15 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四個小時後第一次小試。

7. Fratelli Adriano, Barolo, 1970 的瓶塞結實而乾淨,只有末端染了些酒液。酒的顏色還不算太淺,但有點混濁。

氣味相當乾淨,像牛肉湯與牛肝菌,果不多,但當時是根。入口像牛肝菌湯多於酒,好喝!我把瓶塞放回。

8. Giacosa Bruno,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1975 的瓶塞比較軟,而且很骯髒,整個塞子染了一層黑色的泥巴似的東西,氣味怪怪的,又髒又臭,有點像某種西藥的藥水。但酒的顏色比 7. Fratelli Adriano, Barolo, 1970 還要深,而且有明顯的果味,圓潤,好像溶化了的果子湯。

晚上轉花,兩瓶都比上午時好了一點,一個是牛肝菌湯,另一是帶點鐵銹味的果子湯。朋友客氣的說也能喝呀,我心裏想的是﹕此事古難全,而且越是名酒,風險越高,因為往往流轉得比較頻繁。

但明天會更好,Bussia 有如斯美景,我們肯定會一來再來的。

Wine of the Night

今晚 5.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2001 完全沒有對手,在 10 人中拿了 6 票之多。

其餘的 4 票由這四款酒取得﹕

  • 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加權 12 分)
  • 3. Alessandro & Gian Natale Fantino, Barolo Vigna dei Dardi Riserva, 2004(加權 10 分)
  • 6. Rocche dei Manzoni, Barolo Bussia Pianpolvere Soprano Riserva, 2001(加權 7 分)
  • 2. Conterno Franco, Barolo Bussia Munie, 2000(加權 5 分)

我們終於走了一遍 Monforte,這確是 Barolo 眾產區中最多樣性的。

上兩場的報告在此﹕

別了 Monforte,我們高高興興的向 Serralunga 進軍!

後記

最後兩款酒有點掃興,但我仍然覺得那是個非常愉快的晚上,因為我們來了兩位新朋友。

有一位原來是酒倉公司的老板,他見我藏那麼多意酒,便好奇向我要了一些來淺嘗,想不到越喝越有感覺,這次我拉他來參加隨意行,看他命中是否注定要隨意。最有趣的是他後來解釋為甚麼他從始到終都喜歡 4.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原來他女兒生於 2004 年,這款酒很粗線條的丹寧對很多人來說可能太過份了,但他每喝一口便想起女兒很 rough and tough 的性格,因此這款酒讓他感動。我說這種喝法很意大利,我便聽過很多意大利人跟我說﹕this wine gives me great emotion!

另一位是退役的運動員,以前沒時間多參加,等到他比較有空的時候,他的好朋友也是原來的組長卻不幸離世了。自此以後,那組的活動也停頓了。這次我邀請他來,對我自己也是 emotional challenge。我希望他這次見新朋友如遇故知,以後歡迎常來!

還記得我的好友思聰剛去世的時候,我也猶豫是否能辦下去,因為每次他都坐在我旁邊,他突然不在,我不知道我是否受得了?後來朋友勸我繼續上路,說「思聰也希望我們如此」。我尋思﹕我與葡萄酒何異?生與死,來與去也是自然!這樣又過了三年多。我今天的信條是﹕唯有積極隨緣,人生才可以在無意義中生出一點意義來。

補記

此文發表後讀到 Ian d’Agata 最近開過一瓶 Giacosa Bruno,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1975,原來這款酒的表現不太穩定。以下原文照錄﹕

1975 Bruno Giacosa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Speciale

IAN D’AGATA MAY 22, 2017

Bruno Giacosa’s red label Riservas from the 1960s, 1970s and 1980s are, for the most part, such spectacular wines that when you find one that behaves in rather idiosyncratic ways it becomes a cult wine in its own right. Call me a “wine masochist” if you will, but I have always been attracted to the quirky 1975 Bruno Giacosa Barolo Bussia di Monforte Riserva Speciale, a potentially marvelous Barolo. I mention ‘quirky’ and ‘potentially’ for various reasons. First, 1975 was only the sixth best vintage of that decade (in my view, 1970, 1971, 1974, 1978 and 1979 were all superior), so it is surprising Giacosa decided to bottle this as a red label wine. Then again, I guess it shows just how highly he thought of these grapes and wine to do so. Second, the 1975 Bussia has always performed erratically. Over the years I have had numerous bottles less than memorable bottles, while others were nothing short of superb. Happily, this specific bottle was superlative, in fact the best ’75 Giacosa Bussia I have ever tasted. It had obviously been perfectly cellared, with an astonishing fill and its label in pristine shape.

Bright red in color, with only a small garnet rim, the 1975 Bussia offers a rare combination of evolved notes (woodsy spices, tobacco and faded red rose petals), but also considerable fruitiness (lingering red cherry and raspberry aromas and flavors). Multilayered and dense, the 1975 is a joy to taste and drink today, though any remaining bottles are probably best drunk up sooner rather than later. 94/Drink: 2017-2020.

2 thoughts on “VIPa-5 第 12 場 — Monforte d’Alba (III) Bussia

  1. 有一段時間沒來。今天突然想起一位故友, 然後想起你, 再然後發現的你新居。第一篇便看到你提起那位故友, 他是很特別的一個人, 我們現在還很想念他….

    • 2013 年初 Regis 在中環的 ASC 辦試酒活動,我們第一次踫見你與 M;之後二月底在農圃第一次酒聚,你帶 Banfi,我帶 Parusso,M 帶 Borgogno, T 帶 Altare; 你們三月第一次參加 VIPa,那次專門試 Giacosa,那瓶 2001 Asili 我至今難忘,你說沒有驚艷,M 帶病仍然覺得 corked 了的 '01 Rabaja 最好。

      ASC 後來搬到禮頓道,最近又搬黃埔。

      M 與 CC 先我們而去。

      日月如梭,往事並不如煙,成為了我們的一部分,永遠的。

      酒是紐帶,是隱喻,指向人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