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8 場 — Brunello 之皇與后

生物動力曆法﹕2016 3 20

前年年底,我為國內的隨意朋友開了一場深造班,讓風華正茂的他們嘗嘗歷久彌新的 Barolo,難得他們喝出了無比的 emozione,所以去年我尋思著要來一次 encore。但大家年底都比較忙,所以這場周年聚會延到三月底舉行。(上次聚會的報告見﹕VIPa-2 第 20 場 — 風華正茂 . Barolo,當天原來是根日)

這次我選了 Brunello  的兩大經典 Biondi Santi 與 Soldera,希望為他們這幾年喝過的 Brunello 作個小結。

我們一共試了三個年份,其中 1993 與 1983 是比較暖和與優雅的年份,而 1988 則是產量較低的經典年份。

L1160783

0. Cerbaiona, Rosso Cerbaiona, 1990

 

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2.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Case Basse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8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Intistieti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Intistieti

試酒會在中午開始,1988 在前一天下午 6 時開瓶(提前 18 小時),其餘兩個年份在前一天晚上 11 時開(提前 12 小時),之後一直拔塞在原瓶瓶醒。

 

作開場的是很特別的 Cerbaiona, Rosso Cerbaiona, 1990

L1160760Cerbaiona 是 Antonio Galloni 的至愛,他的 Brunello 每年幾乎都拿到 Galloni 最高的評分。最近聽到消息,年老多病、膝下無孩的莊主 Diego Molinari 去年以高價把酒莊賣了給美國的投資者。可能新主人對酒莊的存酒興趣不大,所以 Diego 把存酒放賣,我有幸分到一點,其中最令我好奇的不是他的 Brunello 與 Rosso di Montalcino,而是這款混入國際葡萄,但用大桶陳釀的 Rosso Cerbaiona。

這款酒市面比較少見,我懷疑是莊主日常飲用的酒,正如 Bruno Giacosa 每天午飯都喝 Dolcetto(見 Sheldon Wasserman p.180)。

早上小試,有森林的香氣,優雅,丹寧和酸度都明顯,喝起來像比較深黑和果味較多的 Rosso。

中午試酒會的兩個回合裏,他逐漸變得更強壯,開始時有幾分像咖啡,丹寧如紅豆沙般細滑,後來更出了香粉,酒體更扎實,沒有 Sangiovese 的通透度,酸度也稍欠缺,但非常可口,是上佳的午餐酒!

 

正式品試的第一雙是 1993。

L1160767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的塞子完好,但上午小試時有些微醬油的氣味,底子是典型的松木林香氣,肥大的果味,很舒服的酸度。

第一回合剛下杯時有老舊氣味,以泥土味為主,但頗有層次。

2.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的塞子有點軟,看來狀態欠佳,上午小試時有些指甲油氣味,想是 VA(volatile acidity)所累,不過入口細滑和清甜,酸度不太明顯。

第二回合兩者都有所發展。

1.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3 明顯的變得清新了,有發香樹木的香氣,果與丹寧都更多,但柔順而非粗糙,酸度很清新,我想 12 個小時的醒酒時間過於保守了,很明顯這小伙子才剛開始動起來。

 2.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3 的果味比剛才更濃,但始終不太乾淨,而且比較平板,不過原因全在儲存狀態欠佳。我五年前曾試過 1993 的 Brunello 與 Brunello Riserva,試到第二天更精彩,兩者當中我更喜歡 Brunello(見﹕1993: A Year of Emotions)。

因此兩局都由 Biondi Santi 勝出(分別是 8﹕3 和 10﹕1)。

 

接下來的一雙完全補償了剛才的瑕疵。兩瓶的塞子都近乎完美。

L1160769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8 初下杯時有點睡眼惺忪的樣子,四處都是深沉的泥土和樹木的氣味,但活命的酸度發出了耀眼金光,令人膝蓋發軟,不問而知﹕皇上駕到了!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剛出現時感覺像個陰沉無雲的黎明,過了片刻才變得稍為開朗,有種混濁的香粉氣味,口感有點鹹,酸度刺激著兩頰,然後是長長的果味,久久不肯退去,她莫非是伴君側的皇后?

這分明是大酒的格局,如果喝得匆忙,你會誤以為這是土酋和妃子而已。

第二回合可說是今天的高潮,有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

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8 帶我們走進樹林,從近處與遠處飄來各種乾花香氣,一步一景,但酸度照亮著我們的每一步,酒的層次感便是由這活命的酸度構建起來的,果與丹寧不過是散布各宮殿的小擺設。Biondi Santi 的偉大全在此矣!

有位北京來的酒友對此有很到位的比喻﹕三弟(他們對 Santi 的暱稱)像個可以依靠的朋友,越喝得多,越有此感覺。

對很多人來說,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最引人的可能是那股特有的脂粉味,這時慢慢蘇醒的她噴發出鮮艷的香粉,但更驚人的是集中度極高的果味,由層層的果味築起後宮的結構,Soldera 之美盡在此矣!

一個酸,一個果,這便是 Brunello 的兩大風土典型,前者以 Montalcino 市鎮附近的中部高地為主,後者以東南部與南部較低的地帶為主,Biondi Santi 與 Soldera 是這兩種風土的傑出代表,兩種風格在這裏有淋灕盡致的表現。

酸還是果?魚還是熊掌?江山還是美人?這抉擇令很多人糾結不已。

結果選大龍(Soldera)的一位說﹕

三弟就像是個精彩的預告片,讓人很期待卻略深沉。大龍像是加長型劇透版,開放活潑。最後我叛變選擇了 ’88 大龍。

另一位卻情繫三弟﹕

今晚在這兩款 ’88 年的極品中糾結很久、最後還是選了 ’88 的 Biondi Riserva 作為 WOTN,可能更中意他體現的活力與潛力,體會到他的靈魂魅力。大龍 ’88美麗婀娜似乎略微果香壓過了一點,也許是果日之故,但這仍是我心儀之選。今天第一次的大龍體驗堪稱完美!

大伙也各自糾結﹕第一回合由三弟僅勝 6﹕5;到了第二回合,11 人當中竟然有 7 位改變了主意,結果由大龍僅以 6﹕5 反勝。

 

最後一雙 1983 正好讓我們鬆弛一下神經。

L1160774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是我喝過最親和的一款,有樹木、蘑菇等成熟香氣,心無罣礙的境界,貴族氣派。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比較立體,有蘑菇於下,花粉於上,雖然有些許醬油味,但複雜度高很多。

結果第一回合由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以 11﹕0 大獲全勝。

其實兩款酒不太對稱。Biondi Santi 當年另有老樹的 Riserva 版,所以這款 Annata 是副手。Soldera 在這年卻從比較剛勁的 Intistieti 田釀了兩款(另有 Riserva),Giulio Gambelli 曾言 Soldera 的 1983 與 2006 是歷來最好的兩個年份,所以論結構與層次,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自然比較佔優勢。

到了第二回合,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變得複雜了,出了些乾花和泥土的芬芳香氣,竟然有點 1988 的影子,只是少了一點層次。

那邊廂,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卻好像有點小騷動,有人說感覺老了,莫非在走下坡?我卻發現突然出了很多礦物味,也爆了些酸,似乎內部在整合之際,有點像我最近聽朋友說有些小孩在成長時會有 growing pains,源於筋骨在快速生長時出現暫時的不協調。我四年前開的一瓶 1983 Brunello 便喝了三天,越喝越好(見﹕The Unbearable Intensity of Emotion: Soldera),我想我們才剛看到冰山之一角。

有一位對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情有獨鍾,且看他的愛之宣言﹕

Soldera 出色的 1983 年份成了今日心中之冠,如入薄霧中的叢林,花果林立卻又輪廓若隱,柔於外而剛於內。但 Biondi Santi 的狀態也出奇的好,比平時更平易近人,只是較剛的他讓人期待而不是立飲,雖愛亦恨!再次感受了天與地之渲染,留白之處引人遐想。

此消彼長之下,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稍為追近了 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雖然大龍仍然以 7﹕4 領先。

Wine of the Night

有位在深圳工作的朋友因為公司臨時有重要活動,酒過二巡後才匆匆趕到,但她開心的謝了大家的等候,並相信正如「北京八爺」所言,留給她的是瓶底的「福根」,喝下必有福。

想我們天南地北的隨意一家,憑著不可思議的因緣,得以一年一聚,這福根著實不淺,每念及此我都心存感恩,睡夢裏也會笑。

除了生於 1983 與 1988 的兩位以外,要選出當天表現最好的酒一點都不容易,但結果看來也蠻合理的﹕

第一名﹕3.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8(5 票);

第二名﹕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4 票);

第三名﹕6.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3 票);

這次中部與南部的風格一覽無遺,大家有沒有想過北區的風味又有何異同?

後記

三年前也辦過一場至今難忘的 Biondi Santi vs Soldera 試酒會,可參看﹕誰是最偉大的 Brunello﹕Biondi Santi vs Soldera(VIPa 導賞活動之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