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6 場 — Asili

生物動力曆法﹕2016 年 3 12

一個月前的 “Barbaresco in Barbaresco” 試酒會中最受歡迎的兩塊田分別是 Asili 與 Rabaja(見﹕ VIPa-4 第 4 場 — Barbaresco in Barbaresco ),接下來我們安排了試這兩塊田的專場,這次先試 Bruno Giacosa 的心頭愛。大師曾言﹕“Even out of a line up of dozens of Barbarescos, I can always pick out Asili, thanks to its intense floral perfume and its extraordinary elegance.” Giacosa 認為 Asili 含較多沙與淤泥(sand and silt),這是 Asili 的纖細之由。

是晚酒單可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因為七款酒涵蓋了冷暖與新老年份,田的高、中、低地帶,以及傳統與新派的風格,讓我們一窺 Asili 的天地人。

L1160670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7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7

3. Ceretto, Barbaresco Bricco Asili,2004

4. Roagna, Barbaresco Asili,2004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7

6.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1996

7. Ceretto, Barbaresco Bricco Asili,1985

我們先從溫暖的 2007 開始。兩款酒都在前一天下午 1 時開瓶,之後一直拔塞作瓶醒。

L1160654上次 “Barbaresco in Barbaresco” 試酒會以合作社的酒為主,他們的 2005 Asili 被選為 WOTN,有朋友問合作社的 Asili 與 Giacosa 的有何不同,我開玩笑說一個是組裝家具,另一是度身訂造的名匠名器。

這次我們有機會公平比試。

第一回合剛下杯,兩者一放一收,性格大異﹕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7 爆發糖果香氣,暖年暖日(果)的 Asili 是個略胖的甜姐兒,丹寧裹得幾乎不露眼,幸好酸度不錯。看來細膩只能在花日出現。

此時的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7 比較害羞,合作社是橫向、擴散型的,Giacosa 卻往深度發展,內斂但有勁度,花香、粉香,又帶些明顯的甜美香料,丹寧纖細,果味有集中度,酸度可以,收結長。

大伙幾乎都被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7 迷倒了(比數 8﹕2),只有兩位投合作社,其一認為此刻合作社較開放,但他認為 Giacosa 第二回合一定會趕上,另一位則因為餐廳提供的 Bordeaux 型杯子沒辦法聞到 Giacosa 的香氣。

到了第二回合,果然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7 更開放了,甜美與深色的香料特別多,礦物味也較明顯。這時的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7 也多了些集中度,又出現了玫瑰花香,深度也較剛才好,但相比仍然以 Giacosa 更勝,成為 9﹕1。剛才說聞不到 Giacosa 香氣的朋友這時嫌 Giacosa 酒精度偏高,丹寧也過強,一問之下原來他是個 Bur 客。

說起 Giacosa 的 Asili,最令人銷魂的是三年前一場隨意行出現的 2001,那花香與飄逸至今難忘,相比之下,今天這款 2007 像個 tomboy。原來從 2007 起,Giacosa 那塊 Rabaja 田大部分被改劃為 Asili,所以 2007 的白標 Asili 其實有八成來自以前的 Rabaja,兩成來自原來的 Asili(紅標 Riserva 全是原來的 Asili),無怪乎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7 喝起來不太 Asili — 少了花香,多了礦物味。

 

第二雙既是新派(Ceretto)與傳統(Roagna)的對比,也是山頂(Bricco 是山頂的意思)與山腳(Roagna)的比較,而 2004 是均衡的年份。

L1160657兩款酒同樣在前一天下午 1 時開瓶,之後一直拔塞作瓶醒。

這兩款好像來自兩個世界似的﹕3. Ceretto, Barbaresco Bricco Asili,2004 很「新世界」,桶味,聚焦果味,幸好酸度明顯。朋友的 Zalto 杯令果味稍為收斂,但我懷疑葉日才可以鎮壓他的 irrational exuberance。

4.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有很強的礦物氣味,有朋友甚至用「鹹香」與「墨汁」來形容。Ceretto 的田在山頂,而 Roagna 很小的一塊(0.22 公頃)卻在較低的地帶,似乎這裏的地氣特別重。口感有空間感與自然,不問便知是傳統酒的作風。

這回合由 4.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以 6﹕4 僅勝,足見這是一群對傳統酒有偏見的隨意人。

第二回合的 4.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變得「乾淨」多了,基本上沒有了鹹味,雖然有人打趣的說鹹味已經入了骨,感覺上比較扎實,這地塊顯露的可能是 Asili 比較泥土、男性的一面。

這時的 3. Ceretto, Barbaresco Bricco Asili, 2004 更澎湃了,果、酸、丹寧齊放,桶味也更明顯,幸有君子為他護短,說「沒錯有桶味,不過有 Asili 香氣鎮住」,所以他轉投了 Ceretto,而另一位改投 Ceretto 的卻嫌 Roagna 此時像老 Bordeaux!不過轉投 Roagna 的多出了一位,所以這回合由 4.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以更大比數的 7﹕3 勝出。

 

最後一雙又是合作社與 Giacosa 的比試,這次大家都是正印的 Asili,但一方是早熟的熱年份(1997),另一邊是極度慢熱的 1996。

L1160661兩款酒同在當天早上 8 時開瓶,之後一直拔塞作瓶醒。我前一天中午時分要出門,所以為保守計,遲到當天早上才開瓶。

兩款酒在第一回合都有不錯的表現﹕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7 早上小試時比較多香草與草青氣味,這時卻出了些香粉,而且下杯後越發年輕,不過尚欠整合,口感有點粗糙的感覺,果味好但欠了一點酸度。但熱年份 20 年後有此表現,比想像中好多了!

6.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 早上小試時很緊閉,還有輕微的醬油氣味,口感厚重,但漆黑一片的。此時巨人緩緩蘇醒了,仍然像緊握拳頭似的,既濃又有勁度,出一點花香,但酸度非常漂亮,這是 1996 年份的標誌。可是過了一會兒,有人說他好像在走下坡,我卻認為醒酒不夠,現在正處於忽明忽暗的尷尬階段,不太穩定,但這是另一種美態,不是嗎?

兩個年份很難直接比較,但我看大家都被 Giacosa 怔住了,雖然可能驚多於艷。

到了第二回合,合作社作了個華麗轉身,清澈,既香且滑,連層次與酸度都出來了,君子連忙叫好,大讚﹕“好 Asili 啊!” 合作社真的不簡單!

6.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 小睡片刻醒來後,馬上提著關刀在我們面前揮舞﹕少了花香,多了香草,爆丹寧,噴酸度,是一種爆炸式的複雜,不喜歡他的說他散亂,或者欠整合。到最後幾滴,才感覺他慢慢整合了,丹寧沒有那麼凶了,但花蹤仍然難覓。

五年前我開過一瓶 1996,查筆記比今天更緊閉,有趣的是我差不多那個時候第一次試了一款 1996 DRC 的 Romanee St Vivant,也一樣的緊閉。

從今天所見,我看冰河還是移動了幾分。沒辦法,這是個慢熱、龐大的年份,再加上我早上才開瓶,這次只能讓大家吊吊胃口,但水中月的那種 tantalizing 感覺也挺美的,不是嗎?

 

最後一款是溫暖的 1985,很多 Barolo 與 Barbaresco 都已成熟了,且看當年仍然走傳統路線的 7. Ceretto, Barbaresco Bricco Asili, 1985 講的是甚麼故事?

早上 8 時開瓶,之後一直拔塞作瓶醒。

第一回合有很好的陳年香氣,以乾花為主,清純甜美,一切都融合了。

過了個把小時,他竟然變得更新鮮,有半鮮的玫瑰花香,隱隱有細滑如沙的丹寧,甜美,略簡單,但可口得很。我們的 Asili 之旅,也劃上了完美的句號。

Wine of the Night

Giacosa 當之無愧的成為了當晚的 WOTN,其中 8 人選了 1996,2 人選 2007。

我讓大家排出自己最喜歡的三甲,並用加權的方法來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結果如下﹕

  • 6.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28 分;
  •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7﹕11 分;
  •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7﹕10 分;
  • 7. Ceretto, Barbaresco Bricco Asili, 1985﹕7 分;
  • 4.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3 分;
  •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7﹕1 分

只有 3. Ceretto, Barbaresco Bricco Asili, 2004 三甲不入。

後記

通過這次品試,我們很立體的從天、地、人這幾個要素掌握了 Asili。

但 Asili 美在哪裏?

Slow Wine 簡單的用了三個字﹕“Finesse, elegance and charm”;

繪圖專家 A Masnaghetti 則如此說﹕“The finest wines aim more for elegance than structure, for a tannin which is firm but not rough, and a delicate fruitiness – a quintessential finesse”;

Antonio Galloni 總結為﹕“Silky tannins and exquisite aromatics”;

最準確的當推合作社﹕“Intense, not full bodied but with an imposing personality.  Quite closed in its youth, opens up slowly with impeccable complexity and style”。試看 Giacosa 的 1996 或甚至 2007 便明白 “Finesse, elegance and charm” 是需要時間來打磨的。

但當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集於一身時,Asili 常有一種不可承受的輕,打比喻姑且說他像 Chambolle Musigny,不過 Langhe/Nebbiolo 的本質是陽剛的,正如 Burgundy/Pinot Noir 是陰柔的。我認為 Asili 的趣味在於陽剛中透出的陰柔,在這方面,他與 Barolo 的 Vigna Rionda 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Giacosa 的信徒當知大師最動人的兩首作品正是 Vigna Rionda 與 Asili!

所以我們無妨說﹕Asili 即是 Giacosa,Giacosa 即是 Asili!

在我的品試經驗中,他的 2001 白標仍然是首選,另外剛出來不久的 2004 紅標令人一聞便銷魂,絕對沒法用筆墨形容(我是 2010 年初次試的)。

我最感到欣慰的是 Langhe 沒有學 Burgundy 那樣評級,不然我那裏有本事一再沉醉在意大利的 Les Musigny 之中?

 

附錄

Map-Barb-Asili position-001Map-Barb-Asili owners-00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