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5 場 — Bartolo and Cousins

生物動力曆法﹕2016 3 5 (晚上 9 時前);(9 時後)

這場試酒會源自幾段因緣。

Bartolo Mascarello 固然因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而我與 Bartolo 的結緣,始自六年前的一瓶 1971 Barolo。

我之前喝過好幾個年份,先發現他比 Gaja 更有性格(1998),繼而跟著他純美的果味直達大地的深處(1997);之後感到他飄逸(1988),然後是如舞似的優美(1989);到了這瓶 1971,要發生的終於發生了,他已幻化成仙女般的芭蕾舞者,這時酒已不再是酒了。一年後的另一瓶 1971 更令我感到文字不足以描述他的萬一,我只得借用佛家說的「究竟涅槃」(見﹕究竟涅槃﹕1971 Bartolo (之一))。

藉著隨意行活動,我又廣傳福音。

三年前的一瓶 Bartolo 1971 完全征服了 VIPa 隨意行的朋友,大家只有無言的感動,(Barolo 的黃金歲月﹕1982 年前 Barolo 品試記(VIPa 導賞活動之五))。

一年多以前,我引領國內一群年輕酒友初會 Bartolo 1971,他們都為之語塞,有一位後來這樣記述﹕「超凡脫俗,空靈,好像鳳凰涅盤搬的脫胎換骨。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感受,沒有一點做作。」(見﹕VIPa-2 第 20 場 — 風華正茂 . Barolo

自此,Bartolo 1971 已成為我們這群隨意信徒的密語,每當我們興高彩烈的談到 Bartolo Mascarello 的時候,一位特別痴情的朋友最後總會一臉擔憂的問我﹕Maria Teresa 去後怎辦?

Maria Teresa 是 Bartolo 的獨女,1993 年加入酒莊,在 2005 年 Bartolo 去世後成為第三代傳人掌管酒莊,但她沒結婚,也沒有孩子。

所以去年我們首次訪問酒莊時,跟 Maria Teresa 聊了沒幾句,我便單刀直入的代朋友問她這個問題﹕

我看準機會,吞吞吐吐的為我的朋友問她一個尷尬的問題﹕朋友很愛您的酒,但總是擔心有一天您不能工作,我們可怎麼辦?

(笑說)是擔心我沒孩子?我身體還行嘛!我年青的時候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家庭,但也不用擔心,Giuseppe Rinaldi 與 Giacomo Brezza 都是我的 cousin …

(見意遊散記(六)﹕永恆的 Bartolo Mascarello

為了讓我那痴情酒友更放心,我當時便想好要辦一場 Bartolo and Cousins 的試酒會,把 Maria Teresa 的 cousins 都請來,看看她是否後繼有人?Maria Teresa 沒有提 Francesco Rinaldi,但我查資料得知兩家 Rinaldi 是 cousins,而且都在 Barolo 村,所以也邀請他們出席。

當晚的表親聚會陣容如下﹕

L1160637

(0) Mascarello Bartolo,Nebbiolo, 2013

1.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6

2.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2006

3.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1

4. Brezza, Barolo Sarmassa, 2001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首先出場的是去年 5 月才灌瓶的 Mascarello Bartolo,Nebbiolo, 2013,我在 24 小時前開瓶作瓶醒。

L1160621第一回合下杯後有鮮花、香粉和草莓,甜美的果味,清純又輕盈,充滿能量,一杯快盡時才隱隱感覺到一些丹寧。

兩個小時後,卻長了滿身肌肉,爆果,爆丹寧,多但亂。小孩長大時常會發熱,退了以後發現他長高了,原來那是筋骨成長發出的熱力,我看酒也如是。多給他一兩個小時應該會整合成為 baby Barolo。

一位酒友把喝剩的酒帶回家,還沒等到家門已經把酒喝掉,他說酒又變了身,變得很優雅,以酸度主導。

我們先以一雙 2006 開始表親聚會。

Bartolo 在 2005 年去世,所以這是 Maria Teresa 獨挑大樑的頭一個年份。

L11606241.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6 帶點棕色,不太透光,顏色比 2.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2006 的紅寶石為深。兩款酒都提前在前一天早上 8﹕30 開瓶,之後一直拔塞作瓶醒。

他們在第一回合的差別就如酒的顏色,一陰一陽的對比很強﹕1.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6 有很重的泥土與礦物氣味,慢慢滲出些香粉,丹寧結構明顯;2.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2006 聞起來已經很甜,很通透的鮮果味,巨人的年份竟然如斯優雅,奇!

我不記得親自聽 Beppe Rinaldi 說過還是看過報導,他認為 Bartolo 的酒像 Barbaresco。眼前所見卻剛相反,他家的酒輕盈得完全不像 Barolo,說他是 Barbaresco 卻肯定會有人相信。

這個原因令當時更好喝的 2.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2006 以 1﹕11 敗給 1.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6

到了第二回合,1.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6 更加沉甸甸的,我們像走在森林裏,口嚼黑果子;2.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2006 這時變得複雜多了,透出一些松露的香氣,比較泥土,有點結構感,仍然比 Bartolo 開放很多,與第一回合比判若兩酒,現在平衡、優雅,有點結構,最重要的是很好喝的 Barolo!

有此轉變,2.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2006 在這回合便翻了盤,以 10﹕2 反勝 Bartolo。

看來上天幫了 Rinaldi,從 9 點開始果轉為根,令 Bartolo 更沉,卻讓 Rinaldi 添了複雜度。

其實 Rinaldi 的優雅,主要原因還是他用的兩塊田﹕Barolo 村的 Cannubi San Lorenzo 有層次,而 Novello 村的 Ravera 則圓潤並帶泥土礦物味,因此性格柔多於剛。他們另一款 Brunate-Le Coste 結構比較強,可能與 Bartolo 更有可比性。

接下來是兩款 2001,一個非常優雅的年份。

L1160625兩款酒都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一直拔塞作瓶醒。Brezza 那款不正常,帶點 VA(volatile acidity),有輕微的醋味,感覺比較老,所以我在試酒會前 3 小時臨時決定再開另一瓶。

一下杯,3.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1 有些瓶塞感染的氣味,香氣比較老,有點蘑菇,入口卻近乎完美,如絲似的質感,優雅,Bartolo 典型的飄逸。我上午小試時也發現酒好像不太正常,但去年開過一瓶也有瑕玼,而且 Antonio Galloni 幾次品試這年份也發現與平常有異,所以我索性如實拿出來讓大家評鑒。順便一提 James Suckling 當年在 Wine Spectator 發表令人笑刺肚皮的評論﹕ “Very funky. Smells like a warm room with two wet dogs in it. Yet some of the funk blows off, giving it lovely plum and berry character.”

4. Brezza, Barolo Sarmassa, 2001 醒酒時間不夠,但覺混沌一片,有茶葉、樹林等氣味,丹寧欠整合,粗獷,但酸度很好。

結果抱恙的 3.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1 以 8﹕4 勝了第一回合。

第二回合的 3.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1 果味出得更多,所以 corked 的感覺減弱,但變化不是很大,仍以飄逸勝。

此時的 4. Brezza, Barolo Sarmassa, 2001 淨化了,平衡、通透,甜美好喝,有三位朋友讚不絕口,這回從 Bartolo 轉投了 Brezza,但對 Bartolo 的信徒如我,總覺得 Brezza 甚麼都好,就是欠了 Bartolo 那種韻味,但這可能是 Sarmassa 較平實的性格也未可知。

結果仍然由  3.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1 勝,比數為 7﹕5。

最後一雙是 55 歲的「老人」,雖然 1961 是個很長壽的年份, Kerin O’Keefe 如此說﹕“This was a remarkable vintage that produced structured, tannic wines that needed years to come around.  The best are still maintaining.”   

L1160633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的顏色比較淺,而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卻頗深,這都是儲存狀態的問題。我以前嘗過的 1961 Bartolo,都比今天這瓶有力氣,至於 1961 Francesco Rinaldi,我既試過比今天這瓶年輕的,也有比較老的。

第一回合下杯,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帶點醬油氣味,比較老,但在杯子裏慢慢變得清新,以菌類香氣為主,入口感覺新鮮,果味有勁度,酸度尤其漂亮,喝比聞好。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的成熟香氣乾淨而且更強,松露和森林土地氣味迷人,果味實在,酸度沒有 Bartolo 那麼好,但也可以。

結果由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以 8﹕4 勝出。

到了第二回合,兩款酒都明顯的發展了,可見 55 歲不老。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的醬油氣味多了一點,但因為果味也增強了,入口反而覺得乾淨了,也因為這樣,酸度感覺沒有剛才那麼明顯。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的香氣更持久,果味收結也更長,好像腰板挺直的老人家,一點都不覺得他老。有兩位朋友轉投了他,但論優雅、飄逸,只能取 Bartolo。

結果仍然由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以 7﹕5 勝。

Wine of the Night

不是最佳狀態的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以 4 票成為今天的 WOTN。

稍為意外的是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連一票也拿不到。其餘四款酒同樣拿 2 票。

看來我的痴情朋友應放心了吧?

後記

Bartolo 的飄逸究竟從何而來?

我去過酒窖,沒看見有甚麼秘密武器,所以我懷疑原因只有一個字那麼簡單﹕地。

Bartolo 的 Barolo 是四塊田的混釀,其中三塊來自 Barolo 村(Canubbi 1 ha, San Lorenzo 0.25 ha, Rue 0.5 ha),一塊來自  La Morra 村的 Rocche dell'Annunziata (1.2 ha)。我猜想他們與表親不同之處是因為他們有四成的葡萄來自 La Morra 那塊田。喝過 Paolo Scavino 的紅標的朋友都知道這是塊比較脂粉味,以香氣和濃密的果味取勝的好田。Beppe 說 Bartolo 像 Barbaresco 很大可能是因為這個 Rocche 因素。

Rocche 可能令年輕的 Bartolo 如 1.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62.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Ravera, 2006 濃密,但比較早熟的 Rocche 又令成熟的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更通透,更飄逸。

所以 Bartolo 的傳統智慧不全在大桶,更重要的是他們堅持混釀的老法子。Cannubi 雖好,但因為含沙較多,排水能力較強,所以比較乾燥的年份不太有利。混釀便可以採長補短。

Luciano Sandrone 有兩款 Barolo,混釀的 Le Vigne (紅標) 在比較熱的年份表現往往比單一葡萄園 Cannubi Boschis (藍標)更好,也是這個道理。

2 thoughts on “VIPa-4 第 5 場 — Bartolo and Cousin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