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3 場 — Vigna Rionda

生物動力曆法﹕2016 1 23 (晚上 10 點以前);(之後)

隨意行今年打算以 Barolo 和 Barbaresco 為主題,這個系列以 Barolo 第一村 Serralunga d’Alba 的 Vigna Rionda 揭幕特別有意義。

Kerin O’Keefe 說得好,對 Barolo 愛好者來說,一聽到 Serralunga 的名田名釀,便令人禁不住想下跪,而芸芸眾名田當中,Vigna Rionda  可說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很大的原因是 Bruno Giacosa 從 1967 到 1993 的 ¼ 個世紀裏,一共釀造了 13 個年份(包括 6 個年份紅標),他應該是最好的「代言人」。

Ian d’Agata 曾毫不為過的讚譽過酒神的不朽作品﹕

For my money, this is Italy’s single greatest wine, not just one mesmerizing year like the Sassicaia ’85 or the Case Basse Riserva’ 83, but a never-ending string of successes, 1971, 1978, and 1982 foremost above them … you should never pass up an opportunity to taste one.  The Vigna Rionda is the greatest of all Barolo vineyears, but Giacosa didn’t own it and now most of those grapes are being used by others — unfortunately, as Giacosa is Italy’s single greatest winemaker.  The ’71 is beyond words; the ’78 is the best Barolo of that great vintage …

[The Ecco Guide to the Best Wines of Italy, p.244]

我從來不認為 Burgundy 與 Barolo 可比,但去年一位酒友第一次喝 Giacosa 的紅標 Rionda 時(1990),我曾聽他喃喃自語道﹕很像 La Tache!

可惜 Vigna Rionda 不是 monopole,更糟的是 Giacosa 從 1993 年後嫌 Aldo Canale 的葡萄索價過高,所以決定不買。這是一場災難,從後來的歷史來看,這簡直是 Barolo 版的焚書坑儒,自此我們只能從不完整的手抄本窺見三王五帝的聖容。

今天讓我們一起讀幾份手抄本﹕

L1160305

(Bianco) Miani, Chardonnay Baraca, 2012

1. Pira Luigi, Barolo Vigna Rionda, 2001

2.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

3.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1989

4.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1989

5. Canale, Barolo Vigna Rotonda, 1967

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70

兩款 2001 在 24 小時以前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呼吸,較老年份的四款在當天早上 8 時開瓶,之後作瓶醒。

開場白酒 Miani, Chardonnay Baraca, 2012 輕巧、甜美,有悠長的礦物味收結,酸度似乎不太夠,可能是天氣較熱之故,但勝在優雅清新。

 

首先出場的一雙是新派與傳統的比試。

L11602821. Pira Luigi, Barolo Vigna Rionda, 2001 的桶味是主調,丹寧也特別凶猛(估計木桶是幫凶),幸好 2001 是很優雅的經典年份,果味十分充足,但顯得單調一點。

2.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 在早上小試時噴發香水與香粉,很渾厚,這時卻收斂了,不知是否與天氣的冷熱變化有關。這幾天是香港近年最冷的,家裏冷、室外冷,帶到餐廳卻突然很暖,酒可能還沒適應過來。但他比較自然的性格仍然清晰﹕香氣比較多鮮果,酸度好,平衡好喝。

這回合 2.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 輕易以 8﹕3 勝出。

到了第二回合,1. Pira Luigi, Barolo Vigna Rionda, 2001 的桶味與果味同時大爆炸,椰絲、鮮果齊出,最好笑是有人說﹕聞也聞得到丹寧!

2.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 這時醒來了,有些奇花異草的香氣,鼻子特靈的一位說﹕“buttery, herbs, vanilla, even creamy, like American oak”。我心裏暗笑,怎麼有份手抄本流失到美國去了?

這個回合,Pira 的支持者都轉投 Massolino 了,但我總覺得 2.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 雖好,跟兩年多以前的一瓶比卻總覺得有所欠缺,是溫度驟冷驟熱的影響還是甚麼我暫時說不清(見﹕走在傳統與現代之間(Barolo 風采之二))。

 

下來的一雙不用比試,因為 4.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1989 有霉塞之病(corked),變成 Massolino 的 19892001 之比。

L1160288早上小試時,1989 出了一點點蘑菇香氣,但很快便跑掉了,餘下樹林的氣味,入口漆黑、緊閉,酸度很好,多年輕啊!

晚上第一回合,乾花、檀香木、薄荷,又深又緊,一派欲語還休的模樣,但益增其吸引力。

我們追到第二回合,聞到花香,黑茶和一點煙燻的氣味,開始感覺到層次,丹寧鋪蓋著森林地面,酸度漂亮,感覺比第一回合還要清新。如果剛才他與 2001 像父子倆,現在已攀肩互稱兄弟了!兩者相比,大家自然更喜歡兄長。

很明顯可以感到這是個比較冷的年份,所以發展緩慢,看來還可以放很多年。出色的層次感、平衡和優雅令人想起 Barbaresco,但那種張力(或故友 Marco 講的穿透力)卻又是 Barolo 或說 Serralunga 特有的。我看 Vigna Rionda 的魅力,便是在典型的 Serralunga 力量/結構中透著 Barbaresco 式的纖細/優雅,借用陳腔濫調可以說是絲絨手套裏包著鐵拳頭(iron fist in velvet glove)。

這種特質歸根究底出自風土的原因。Massolino 的莊主這樣向 Kerin O’Keefe 解釋這塊田的乾坤﹕

The famed hillside is protected from cold winds and frost by the hill just in front of it, which forms a unique microclimate in Vigna Rionda.  Nebbiolo grown in Vigna Rionda bud earlier thanks to the warmer temperatures here, and the vines have a longer growing season than they do in our other vineyards … While the cru possesses the lightly colored, nearly white, calcareous soil typical of Serralunga, it also contains darker soils composed of oxidized iron elements. (p.140 of Kerin O’Keefe book)

大家看看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繪畫的地圖(左北右南)便明白他說的是甚麼一回事﹕褐黃色的 Vigna Rionda 剛好處在 Serralunga 鎮與 Falletto 這兩座高峰之間稍為低的一座山,屏蔽的位置令這塊田比較溫暖。

Vigna Rionda-position001

最後這一雙可以說是今天的反高潮。

L1160292Canale 從 1967 – 1993 年提供葡萄給 Bruno Giacosa 釀出驚世之作,但他自己也一直用簡單的方法釀造一款 Barolo,所以這一雙可以讓我們看到人的因素有多大。

L1160298這瓶 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70 是我在香港以頗低的價格買到的,外表難看,豈知一開便有指甲油氣味(應是 VA – Volatile Acidity 在作祟,氧化了),顏色極淺,透著輕輕的乾花味,入口微甜,酸度猶存,我賭輸了,奈何!

相反,5. Canale, Barolo Vigna Rotonda, 1967 的外表像從酒莊出來的,似未經風霜,顏色非常深,開瓶後小試有乾花、很香的花粉和很新鮮的氣味,入口濃,果味集中,有些勁度,收結也長,但底下有些不太純的東西在蠢動。最敏銳的鼻子說﹕有些 corked 啊!

晚上第一回合,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70 仍有 VA,酒友卻覺得蠻有趣的﹕不同的鼻子聞到白蘭地 Cognac、花茶、梅乾、酸梅湯 ……

這時的 5. Canale, Barolo Vigna Rotonda, 1967 更有趣,分別有醬油、corked 和乾花的不同成份,但究竟如何混釀,主要看你用的是甚麼杯子。

我比較幸運,我用的 Riedel Pinot Noir 杯子聞到比較多乾玫瑰花,我想起去年朋友說過 1990 Giacosa Rionda 像 La Tache,那如果有土炮 La Tache,就應該是這樣的。我又想,如果我可以花 $500 買到一瓶土炮 La Tache,只要選對杯子,鼻子口腔又安裝了類似 photoshop 的修正軟件,這實在勝過花 20 倍的價格買一瓶行貨 La Tache,說不定我的原莊土炮狀態更好,因此果味更佳!

至於 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70,一看他的顏色那麼淺,便知道下半場應該有些看頭。

果然,顏色深一點的 Giacosa 這時發出頗濃的乾玫瑰花香氣,口感也充實而且甜美多了。有一位朋友最怕舊酒那些老味,他總要等 10 分鐘後老味跑掉才細心賞酒,剛才他說聞到白蘭地 Cognac,這時他覺得白蘭地已變為花彫,又過了 10 分鐘,他高興的讓我聞他杯子裏的「齋乾花」(純粹乾花之意)!

一位嗜愛老酒的特異氣味的朋友這時更樂不可支,不消說,這是他的 WOTN!

我絕無辯解之意,但 Giacosa 的功力,經過越多磨難越看得清楚。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天氣怪異,酒的狀態也異常,但我希望從不完美當中我們可以看到三個完美﹕

天之美﹕從 3.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1989 的欲言又止看到一個近乎完美的 Barolo 年份;

地之美﹕從土炮 5. Canale, Barolo Vigna Rotonda, 1967 看到這塊田可以近乎完美;

人之美﹕從保存狀態最差的 6.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70 可以知道酒神有多偉大。

當然,要證明這三個完美,必須要試一瓶正常年份、正常狀態的 Giacosa Rionda。

我答應了這群朋友﹕後會有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