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25 場 — 1986 Horizontal

生物動力曆法﹕2016 12 3 日下午 7 時開始  –

1986 不是容易的年份,Piedmont 與 Tuscany 的種植季節都遇上不穩定的天氣,全憑臨近採收時大大好轉了,才不致成災,但 Barolo 在 5 月 29 日下了一場大冰雹,令部分地區的酒農顆粒無收。

不過災年對釀酒人是最好的考驗,讓我們看看他們能否過關?

是晚酒單如下﹕

L1240534

0. (Bianco) Gravner, Breg, 1998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6

2. Le Pupille, Morellino di Scansano Riserva, 1986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4.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5.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86

6. Bovio, Barolo Vigna Gattera dell’Annunziata, 1986

所有紅酒在 12 小時前開瓶,白酒在 9 小時前開,開瓶後拔塞作瓶醒。

L1240521開場酒是 Friuli 傳奇人物 Josko Gravner 的 Breg, 1998,這是 Sauvignon, Chardonnay, Pinot Grigio 與 Riesling Italico 的混釀。

Josko 一直追潮流,但 1987 年到加州試了上千款酒以後,他才大徹大悟,知道此路不通。他跟太太說﹕ “I'm sick of these conventional wines. They are moving in the opposite direction to that of safeguarding the soil and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product.”

他後來從格魯吉亞找到最古老的釀酒器皿 — 紅陶罐,從 1997 年開始試驗新的釀酒法,1997-2000 年是過渡期,紅陶罐與 Slavonian 大桶並用,從 2001 年開始全用紅陶罐,發酵與浸漬期從 1998 年的幾天增加到 2000 年的 6 個月,完成後移至大木桶再陳釀 4-5 年才灌瓶。典型的天然酒,釀酒法更接近紅酒。

酒呈金黃色,第一回合剛下杯時有若隱若現的乾花,和大量的乾香草,有點類似 herbal tea 的香氣,稍暖的時候更盛,入口出奇的有勁度,鹹與酸中透著果味,與當晚的麻辣肚絲是絕配!

一個半小時後的第二回合爆香!乾花、乾香草,這時的鹹與苦有足夠的果來平衡,所以我們嘴裏的是奇幻的鹹苦甜酸花的五味架,很過癮!有朋友說喝起來像紅酒。這時我明白為何出名挑剔的 Gianfranco Soldera 會推許此公的白!

到試酒完畢後,我倒了小量尚餘的酒,一聞竟然有蜂蜜,淨化的 Breg, 1998 這時更像甜酒!

第一雙出場的是 Tuscany 地區的 Sangiovese。

L1240524我早上小試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6 時便嚇了一跳,女人頭少有那麼開放的﹕檀香木、松露從杯底飄來,入口通透,齒夾也留香,疑是林中仙子!晚上第一回合也是這個模樣,可能更強了一丁點,大家鼻子很忙,頻頻搖頭嘆息,大概心想今天才知道女人頭確是名實相符的大酒。不過似乎果味有點不足,所以酸度顯得非常亮麗,不過有此香氣,who cares?

第二回合竟然更豐滿了,所以我懷疑酒在走下坡是過慮了!第三回合更出了香粉!

L12405232. Le Pupille, Morellino di Scansano Riserva, 1986 來自海岸地帶,在有名的 Sassicaia 出產地之南名為 Scansano 的地段,Morellino 是 Sangiovese 在這一帶的名稱。

Elisabetta Greppetti 在 1985 年接管這個莊時才 20 歲,後來以 Super Tuscan 的 Saffredi 出名,但始終沒有忘記 Sangiovese,這瓶 2. Le Pupille, Morellino di Scansano Riserva, 1986 應該比女人頭難找得多。

早上小試,有少許蘑菇香氣,果與酸都充足,女人頭飄,這款實。

晚上第一回合出有樹木的芳香,仍然密實,果比較豐富,類黑櫻桃,任何酒與女人頭比較都顯得平板,更何況長在海岸邊的 Sangiovese 原來就比較肥胖,沒有  Chianti 的秀氣。

到了第二回合,卻嚇了我們一跳,香氣竟然有幾分像女人頭的檀香與松露,雖然口感依舊豐滿密實。

說真的,今天讓我最驚喜的是這款 2. Le Pupille, Morellino di Scansano Riserva, 1986,但充分發揮的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6 是絕對沒法抵抗的,所以拿了全票!

 

接著由 Montalcino 的一對歡喜冤家登場。

L1240526可惜的是 3.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有恙。瓶塞近乎完美,但有醬油氣味,在第二回合更嚴重。果味很集中,霸氣依然在,而且一點 tertiary 的氣息都沒有,可見相當年輕。

我五年前試過一瓶完美的 1986,讓我引當時的筆記,實行畫梅止渴﹕

This miraculously transformed into a jewel with inner beauty of a sweet and tightly wound fruit.  It has a light frame but a tight fist.  Same character but less intensity than the 1988 but that’s because of the vintage.  Heads and shoulders above Pian dell’Orino and Poggio di Sotto.

(見﹕Gambelli's Children (I): Brunello Quartet

至於 4.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早上小試後我記下﹕「如林中採菇」,酸度好,但果味不明顯,比較鹹。

晚上第一回合,蘑菇更明顯了,還有煙草,這時的果比較充足,而且有點肥大,但有一位朋友卻嫌其不夠。其實我說果肥大是與前面的一雙比較而言的,雖然 Montalcino 就應該比 Chianti 要豐滿的。

到了第二回合更多蘑菇,而且香氣與果完全融合了,很新鮮,很精彩的 Biondi Santi!

 

最後一雙也不完美。

L12405295.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86 的瓶塞也完好,但有醬油味,不過聞得到乾花,果味豐富,而且醬香與果味也同步發展。

在這情況下,不大出名的 6. Bovio, Barolo Vigna Gattera dell’Annunziata, 1986 反而受人注目,有薄荷、樟腦與蘑菇香氣,果與酸都好,中規中矩的,是 great bottle 而非 great wine。

Wine of the Night

不消說,今天只有她。

L1240520事後有點惆悵,也不全因為有兩款酒有恙。Soldera 與 Sori Tildin 我尚存一兩瓶,只要人長久,他日可再共飲。

也不是因為今天開了唯一一瓶女人頭,喝得痛快便永存心中。

我發愁的是有些在有與無之間的東西,在心裏揮之不去。

像風動幡動的典故一樣,眼看不為實,你心裏有,他便有。

幾天後與一群老朋友聚會,分手後看到朋友圈的一個謎語﹕一萬支酒,每日飲一支,可飲多久?

我未及回答,便有人搶著說﹕日飲美酒三百杯,不妨長作意大利人。

乘此句,我答以﹕這個速度,與你對飲一年便盡一萬瓶!若為知己,一季便足!

找我的岑夫子和丹丘生去!

2 thoughts on “VIPa-4 第 25 場 — 1986 Horizonta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