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24 場 — Gaja

生物動力曆法﹕2016 11 2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半年前的一場 Rabaja 隨意行令朋友喝得很開心,我問他們下次想試甚麼,T 君馬上衝口而出說﹕Gaja!

想想我的 Gaja 封塵已久,正好是時候重溫這位巨人的偉業。

這次慕 Gaja 的大名而來的竟然有 13 位之多,破了隨意行的紀錄。

我特別選了 Angelo Gaja 三個時期的代表作,希望大家既了解 Gaja,也明白 Barbaresco 與 Barolo 的發展史,因為這兩者幾乎密不可分。

L1200870

Gaja 位於鎮中心的酒窖

Angelo Gaja 在 1960 年參加酒莊工作,十年後開始掌管酒窖,從 1978 年起把他多年的試驗成果投產。如果以小木桶的應用作為指標,在剛開始時所佔用的陳年時間大概為 20%,此後一直提高,十年後的 1988 年達到 50%(即一年小桶,一年大桶),自此即成為定制,後來他在 Montalcino 收購了酒莊,用的也是同一公式。

這次我選了他在這三個時期的出色年份和他最有名的田,讓大家徹底地了解和評價 Angelo Gaja 的成績。

是晚酒單如下﹕

L1240487

1. Gaja, Barbaresco, 1996

2. Gaja, Barbaresco, 1970

3.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5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4

5.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85

6.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74

7. Gaja, Barbaresco Costa Russi, 1985

8. Gaja, Barolo Sperss, 1990

最新的兩款(1990 與 1996)在一天半之前開瓶,其餘在整整一天前開,開瓶後拔塞作瓶醒。

L1240473第一雙是基本版 Barbaresco,來自他們在 Barbaresco 與 Treiso 村約 14 塊田的混釀,其中包括 Treiso 的名田 Pajore。自從 1967 年開始他們把 San Lorenzo、Sori Tildin 等分出當作單一葡萄園推出以後,需要為基本版補充比較好的田,這塊從 Giovanni-Moresco 買進的 9 公頃大的田便是很重要的一步。

兩款酒彷彿來自不同的酒莊!

在第一回合,1. Gaja, Barbaresco, 1996 最突出的是桶味,雖然比早上小試時已有所收斂,不過在座喝慣 Bordeaux 的酒友仍然不難從他的強烈桶味與高萃取(high extract)感到一份親切。倡議辦這場活動的 T 君喝了一口便喜上眉梢,我問他意見如何,他答以「似優雅的法國酒」。Angelo Gaja 在 1980 年代後期把小桶的比例增加,是否正有此目的?但香氣是騙人的,雖然找不到玫瑰與紫羅蘭,可是入口的黑櫻桃與標致的酸度告訴我們這分明是個馬斯杜安尼(Marcello Mastroianni)而非尊榮(John Wayne),還有高度集中的果味同時不失圓潤,這也清楚是 Barbaresco 的身段。喝慣 Produttori 的人自然有幾分迷茫,但如果連 Michael Broadbent 也會授 Gaja 以一等列級莊的榮譽,Angelo 起碼並非無的放矢吧?(見﹕VIPa-3 第 5 場 — Gaja vs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2. Gaja, Barbaresco, 1970 把我們帶到另一世界,乾花,剛出土的松露,粉狀丹寧,剛步入成熟期的甜美、輕柔、平衡,好熟悉的 Barbaresco!

兩款酒的年齡與風格差異那麼大,原來難以比較,但出於好奇,我還是問大家更喜歡那一款。結果 2. Gaja, Barbaresco, 1970 以 10﹕3 勝出。

第二回合的 1. Gaja, Barbaresco, 1996 終於讓黑櫻桃奪桶而出,濃厚但酸度漂亮,連我也有點心動了。

我分到的 2. Gaja, Barbaresco, 1970 來自瓶底最後的幾滴,顏色很深,甜得要命。1970 又少一瓶了,幸好大家喝得開心。

 

接著的兩雙讓我們比較第一期(全用大桶)與第二期(20% 小桶)的分別,用的是 Gaja 最有名的兩塊田。

L1200871先出場的是 San Lorenzo,正式名稱是 Secondine,但 Gaja 著眼的是品牌效果,所以用了當地的守護聖人聖羅蘭來命名他們這片田。聽說 Angelo Gaja 本人最喜歡這塊田,Antonio Galloni 曾言 “The 1971 Barbaresco Sorì San Lorenzo remains one of the most historically significant wines ever made in Piedmont.” 我對此深有同感。L1240474在第一回合,3.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5 有煙絲和削過的鉛筆的氣味,桶味是真實的存在,但伴著紅果,而且口感很漂亮﹕纖細,如鋼絲多於棉線的果,玉樹臨風型的,這是 San Lorenzo 給我的不可磨滅的印象;還有丹寧細而實在,有如小號砂紙。溫暖的 1985 看來正步入適飲期。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4 的出現令大家讚嘆 不已。一點煙醺的氣味,松露似乎掙扎而出,將熟未熟的他如水中月一樣令人玩味。與 1985 有相同的基因,但自然與通透的感覺又完全不一樣,這是 Gaja 嗎?

大家更喜歡老的,只有一位說要同情弱者,結果由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4 以 12﹕1 大勝。

第二回合的 3.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5 出了深黑的像燒烤的香氣,有焦油,又有一點點可辨的玫瑰花,典型的 rose and tar 終於現身了,扎實型的果,丹寧完全融合,這是他生命中的 sweet spot!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4 這時整合得更好了,和諧,海不揚波式的完美平衡狀態,但活力似乎有一點點下降。

 

L1240481接著由 Sori Tildin 登場。田的原名是 Roncagliette,Gaja 擁有兩片,較高的位置他們起名為 Sori Tildin,Tildin 是 Angelo 的祖母 Clotilde Rey 的昵稱,Sori 是向南比較高的田;較低位置那片名 Costa Russi,是 Russi 的山坡的意思,因為 Gaja 是從 Russi 家買進這片田的。

第一回合的 5.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85 已經很開放,而且主角是豐滿的果味而不是桶。第二回合出甜香料,espresso 的口感,有點沉重的感覺。

6.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74有一點樹林、松露的香氣,酸度好,但似乎果味太豐滿,因為缺乏丹寧結構以致顯得有一點肥胖。早上小試時,我太太已經懷疑 6.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74 有點瓶塞感染的毛病,到了第二回合才比較明顯,雖然也不算太嚴重。氣味有點像 Yirgacheffe 咖啡,林中樹木,很果。

試過兩塊田在兩個年份的表現,我問大家更喜歡哪一塊,結果 San Lorenzo 僅以 7﹕6 勝,看來燕瘦環肥各有其好,這也說明了 Angelo 設計產品組合的過人之處。

L1240468

Gaja 的酒標設計由繁入簡,越簡單越醒目

然後我們試位於 Roncagliette 的另一塊田 Costa Russi。

L12404857. Gaja, Barbaresco Costa Russi, 1985 的氣味有點燒焦似的,乾香草,帶一點松露,滿眼深秋的氣息。果味集中度沒有 5. Gaja, Barbaresco Sori Tildin, 1985 那麼高,而且結構感更弱,所以有一瀉如注的感覺,但勝在酸度比較好,所以喝起來舒服。

第二回合出燒烤香草氣味,入口有點像酸梅湯。

 

最後我讓大家一試 Gaja 取自 Serralunga d’Alba 的 Marenca 葡萄園的 Barolo,名字 Sperss 是懷舊之意。Gaja 直至 1958 年曾從這塊田買葡萄釀 Barolo,後來決定不再用人家的葡萄,所以停止生產 Barolo,闊別  30 年後把這塊田買下,故在 1988 年重新推出的 Barolo 名懷舊。

L12404848. Gaja, Barolo Sperss, 1990 在第一回合有燒烤香草氣味,夾著類樟腦的桶味,果、酸、鹹都有,年輕威猛。

第二回合有很濃的咖啡豆烤香氣味,喝起來像一杯 espresso 意大利特濃咖啡,但融合得很好,有活力,酸度好,十足的 Serralunga d’Alba。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排出今天最喜歡的三款酒,按加權的方法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今天得第一名的是眾望所歸的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4(36 分),大大拋離了對手。

第二名是有成熟美的 2. Gaja, Barbaresco, 1970,得 20 分。

第三名是 3.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5,得 11 分。

令我奇怪的是 San Lorenzo 最後大勝 Sori Tildin,兩款酒的總分是 37 與 8 之比。

7. Gaja, Barbaresco Costa Russi, 1985 連一分也拿不到。

後記

大家似乎更喜歡改革前的 Gaja。

我自己在深思熟慮之後卻選了 3.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5 為我的 WOTN。

他的 1970 和 1974 都好,但不突出。我的意思是說這種 Barbaresco 俯拾皆是。

這款 1985 好在不失去 Barbaresco 的基因的同時又帶來些新趣味。沒錯有點雜質,但放久一點便容易接受。不過我不敢肯定會否有一天我同樣能接受 1990 與 1996。

我仍然最愛傳統派的天然口味,因為他們最忠於天地,但像吃菜一樣,弄點變化有時可以令我們胃口大增。

從新看了我六年前寫的第一篇介紹 Angelo Gaja 的文章之後(Angelo's Choice),我才知道自己走了好一段路。

今天見山依然是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