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10 場 — Barolo in Barolo

生物動力曆法﹕2016 4 13 日 –

我講的是 Barolo 產區裏五大村當中最古老的 Barolo 村。

這場試酒會有兩個目的﹕首先,上個月的 VIPa-4 第 5 場 — Bartolo and Cousins 試過的四家 Barolo 村酒莊,以混釀的居多,這次想試試這裏的單一田;另外,早已聽說 2010 是一個晚採收的經典年份,同時由於丹寧漂亮,新酒也非常好喝,所以正好嘗新。

這次選了六塊田,以 2010 為主,也包括了兩款 2008。2008 的春天濕冷,夏天風大又下冰雹,幸好九月溫暖,陽光充沛,能熬過來的酒有結實的丹寧,是典型的慢熟年份。

是晚酒單如下﹕

L1170529

(Bianco) Rivetto, Langhe Nascetta, 2013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

2.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Fossati, 2010

3. Canonica, Barolo Paiagallo, 2008

4. Brezza, Barolo Bricco Sarmassa, 2008

5.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Liste, 2010

6.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2010

VIPa-4-10-BaroloinBaroloBarolo 村在 Barolo 產區中面積不算大,但被公認為 Barolo 酒的發源地,標誌是優雅而非力量,一方面是因為土壤以較新近的 Tortonian 年代為主(Sant’Agata Fossili marls),其次也拜地勢較低所賜。

Barolo-3D

Barolo 產區 3D 圖 — 從北向南看,在一點鐘方向(即南部)可見 Barolo 鎮所在,這是個地勢低的高原,四周被較高的山坡圍繞

Barolo 來自 Celtic 語,意為「低地」,因為以小鎮為中心的核心地帶是個四邊被高山坡環繞的高原;緊靠小鎮的葡萄園較低,高兩、三百米左右,從 Paiagallo 往東北一直伸展到 Cannubi Boschis,這可以說是優雅地帶;西部與北部是地勢高的 La Morra 的延伸,有幾塊名田便橫跨兩條村子(如 Brunate 與 Cerequio);東部與南部則連接 Monforte d'Alba 與 Novello,這些山坡的高度在四百米上下,在優雅之餘添了幾分剛勁。Barolo 的趣味,便在於這一剛一柔的變化,無怪乎老派的酒莊都以混釀為主,據說 Beppe Rinaldi(Giuseppe Rinaldi 的現任莊主)便曾因為爸爸偏愛單一田 Brunate 而吵過架,他認為混釀才能令酒每年達致天然的平衡。不過在以 single cru 為時尚的今天,混釀已變成歷史,但 Barolo 村代表的正是整個 Barolo 產區的歷史。

 

L1170527開場酒是一瓶很有趣的 Rivetto, Langhe Nascetta, 2013。Nascetta 可能是 Langhe 地區唯一的原生白葡萄,原產地可能是 Barolo 村之南的 Novello,因為難種而且產量低,像意大利很多葡萄品種一樣,曾一度消失了,全憑當地的 Elvio Cogno 與 Le Strette,從 2001 年開始又重新種植。最愛試驗的 Enrico Rivetto(他曾言 "I have more ideas than money." 我欠缺的是錢而不是新點子)幾年前發起與其他幾家酒莊一起重新栽種,Langhe 從此便有了自己的白。(資料引自 Ian d'Agata 的巨著 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

我在試酒會前三個小時左右開瓶,馬上小試已經很香,有花香和水果(檸檬),酸度好,鹹味明顯。

晚上第一回合,通透,最突出的是礦物味,鹹,酸度好,果足夠但不過分,有朋友說有幾分像 Viognier,但厚一點,又有人說像 Avize-Cramont 的香檳。

到了第二回合,變得更有深度,熱帶水果,花香,口腔後部感到很複雜的礦物味,又鹹又微苦,非常鮮活。

這款很便宜的白把大家徹底征服了,不過一位資深的隨意朋友提出說這款酒好是好,但似乎不及另一 Piedmont 土生白 Timorasso。

這兩種白我都試過,但喝得不多,我勉強可以同意她的意見,但我猜想同樣被救活的 Timorasso 種植日子比較長,Nascetta 卻大多是新藤,恐怕難以直接比較。

我於是寫信問點子特多的莊主 Enrico Rivetto。他回我說同意我的看法,但他講的不光是樹齡。他認為 Timorasso 有較長的時間做試驗,可他們才剛開始摸索怎麼做 Nascetta。他說他最新的試驗是在水泥缸陳釀一年半,希望礦物味會更好;他的 2013 有一款用木塞(我們這款),另一款用扭蓋(screw cap),他認為應該更耐陳年。他還說理論上 Nascetta 比 Timorasso 要細膩,而且要我留意他們是唯一一家把葡萄種在朝北的田的。

對 Rivetto 有興趣 的朋友,可以參看我去年的遊記﹕意遊散記(九)﹕Enrico 的歡樂頌

 

六款 Barolo 都提前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第一雙來自村子的西北部,鄰接 La Morra,最高點接近 500 米,其中 Fossati 有一半在 La Morra。

L1170516第一回合,兩者對比便很大,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 斯文,2.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Fossati, 2010 卻像個長滿胡鬚的村夫。

這時的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 散發著花粉香,清甜,丹寧細緻,平衡優雅,以致有人說他像 Bur。

2.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Fossati, 2010 有熟花香,很泥土的氣味,酸度搶,活像個不修邊幅的野人。

這回合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 輕易的以 7﹕4 勝。我愛 Vajra 的優雅,令我想起他們一家人,父與子都永遠穿著整齊襯衫,帶著微笑,親切又典雅(見﹕意遊散記(五)﹕小農的變易之道),但我投了 2.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Fossati, 2010,因為我的偏見是粗豪的 Fossati 更有 Barolo 味道。

第二回合的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 終於像我心目中的 Barolo,有幾乎爆炸性的果味,豐滿,更有集中度,丹寧也更裸露,這時沒有人說他像 Bur 了。

2.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Fossati, 2010 這時變得更野性,甚至有些散亂,酸度很高,高得我覺得他有些 Sangiovese feel,於是我轉投了給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但更多人卻喜歡上 Fossati,所以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 只能以 6﹕5 再勝一局。

令大家最驚訝的其實是新的 Barolo 竟然那麼好喝。不過看第二回合的演變,可知像三歲小孩一樣,這是非常活躍的成長期,如果第一回合還較為平衡,在第二回合丹寧已經開始張牙舞爪了,我懷疑多放一兩天可能會整合得更好,但今天有這樣的表現,大家已經心滿意足了。

又﹕我翻看去年在酒莊試 2010 Fossati 的筆記,當時我說「野花略近乾花的香氣,最輕柔的質感,雖然丹寧也很明顯」,可能酒莊沒有怎樣醒酒,所以才會覺得輕柔。

兩塊田比較,Bricco delle Viole 似乎比較優雅,Fossati 比較粗豪,我懷疑與田的地勢有關。前者高約 390 到 480 米,從地圖所見,Vajra 那部分接近山坡最頂部(從酒莊網站的視頻可以看到很漂亮的景觀﹕http://www.gdvajra.it/it/homepage),而後者高約 340-480 米,但 Borgogno 那段靠近凹陷的底部,看來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 的通透與 2.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Fossati, 2010 的粗獷,或許與這種差異有關。

 

接著這一雙來自濕冷的 2008。

L1170519第一回合開始的時候,兩者都有一陣涼涼的薄荷香氣,但二者性格互異﹕3. Canonica, Barolo Paiagallo, 2008 有點焦油和泥土的氣味,我覺得有些微髒髒的,就是 Beppe Rinaldi 說 “I like my Barolo dirty” 的那種髒味,不一定是負面的,我懷疑與這家小酒莊的簡陋或簡樸釀酒技術有關,但那密實的果味和突出的酸度卻蠻討好的;4. Brezza, Barolo Bricco Sarmassa, 2008 有乾玫瑰花香,相比較輕盈,但也因此丹寧更突出。一個像握緊的拳頭,另一如半開半合的花朵,因此難分高下,結果這回合由 4. Brezza, Barolo Bricco Sarmassa, 2008 以 6﹕5 僅勝。

第二回合的 3. Canonica, Barolo Paiagallo, 2008 變得更髒了,有人說香氣如醬油或頭抽!不過比剛才整合得更好了,雖然仍然較粗獷。4. Brezza, Barolo Bricco Sarmassa, 2008 這時出鮮玫瑰花香,頗甜的果,有古典的美。

奇怪的是,髒漢遠勝脂粉,這回合 3. Canonica, Barolo Paiagallo, 2008 竟然以 10:1 大比數翻了盤。

Paiagallo 挨著鎮中心向北的山坡,高度約 310-380 米,Canonica 那段在比較高的位置;Bricco Sarmassa Sarmassa(240-300 米)最頂的部分,莊主解釋說這塊田位於一個封閉的山谷,對冷風有屏蔽作用,所以比較溫暖,冬天冰雪最早在這裏溶化。兩塊田的這些差別解釋了一陽一陰的分別。

其實 4. Brezza, Barolo Bricco Sarmassa, 2008 是蠻漂亮的,大概大家不喜歡他太甜美吧,不過分數那麼懸殊實在我意料之外。不過重要的是我們嘗到 Barolo 村內的風格變化很多樣。

 

最後一雙是今天的戲肉。兩款酒我們去年在酒莊嘗過,印象深刻,這次希望與酒友一起見證 25 歲的少莊主 Andrea Farinetti 改造 250 年老莊的功績(見﹕意遊散記(三)﹕Barolo 的誕生與重生)。

L1170522早上小試,5.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Liste, 2010 飄著鮮玫瑰與香料,幾分飄逸,入口甜美,幾乎太甜了,有點輕飄飄的感覺。6.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2010 盛放玫瑰花香,飄逸不下於 Liste,但比較沉穩一點,所以比較平衡,酒體優雅。

晚上第一回合,兩者基本的風格維持,比上午更開放,Liste 相對輕,Cannubi 的集中度較好,而且收結極為悠長。

到了第二回合,Liste 有很清香的玫瑰花,酒體變得結實了,丹寧也更明顯,但始終沒有我們去年試的時候那種力度。這塊田的樹齡很老,位置也比較高(340-480 米),多沉積粘土(sedimentary clay),所以應該比較渾厚才對。Antonio Galloni 便形容這塊田的特性為﹕

Liste is all about power and virility. The wines are firm, tannic and tend to need considerable bottle age.

我猜想這款酒是今天開得最慢的,可能需要較長的醒酒時間。

但 Cannubi 迷倒了今天所有的鼻子與嘴巴。玫瑰花的花粉樸鼻,香氣很立體,以致有人說可以分辨出每片花瓣!還有收結綿長,無邊無際的圓融,有位痴情漢直說想抱她吻她。

不用投票,兩個回合也由 6.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2010 全勝。

大家今天見識了 Cannubi 為何是公認的 Grand Cru。Kerin O’Keefe 對這塊田有如下的說明﹕

According to growers, the denomination’s two main soil types — the magnesium rich Tortonian soils, which contain more sand and produce more elegant and fragrant wines; and the heavier, limestone Serravallian soils rich in calcium carbonates, which produce more structured and tannic wines — meet and in some areas overlap in Cannubi. 

Cannubi 迷人之處是既有殺人的香氣,也有不錯的結構,原因即在複雜的土壤。但這塊田也有弱點﹕

This sandy component allows Cannubi to excel in years with normal and wet years thanks to well-draining soil; however, in dry, hot years, it suffers because its soil does not retain humidity.  

乾旱年份對 Cannubi 不利,也因此這裏的傳統酒莊喜歡混釀而非單一葡萄園,最佳例子便是 Bartolo Mascarello。

Wine of the Night

6.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2010 艷壓群芳,毫無對手。

我也讓大家選出第二、三名。用加權方法計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則今天排在 Cannubi 後面的是這兩款﹕

  • 3. Canonica, Barolo Paiagallo, 2008(14 分)
  • 1. Vajra G D,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2010(12 分)

我想大家都會同意三點﹕今天沒有不好喝的酒,2010 年早熟得驚人,而老莊 Giacomo Borgogno 長了漂亮的新枝,朝氣煥發。

結論我要再說千百遍 — Barolo 迷死人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