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 20 場 — 風華正茂 . Barolo

送走台灣老朋友後,馬上又迎來內地的幾位年青隨意盟友。在同一家意大利餐廳,我們分享了不同的 Barolo。

這也為第二年的隨意行 VIPa 賞酒活動劃上完美的分號。

還記得去年的夏天,熱情的小伙子第一次來香港參加了一場特別為他們設計的活動(  與廣州朋友的一夕緣﹕隨意去!),他們用中國文學和歷史打的比喻令我耳目一新,之後我們透過微博常有交流,我更特別為他們編了十多場賞酒活動。想不到他們把藥全吞下去了,班長每次都用功的寫了報告(見﹕VIPa 中国大陆行— 随意行的新芽),我心裏想﹕中國未來的意酒專家,必定從他們中來,這也成為我繼續辦試酒活動最大的動力。

 

這次我特別安排了六位 Barolo 巨匠的經典酒。一年以來,他們東看西看,掌握了基本的語言,今天應該有足夠能力欣賞這意酒的第一奇峰。

山上所見,有來自 4 個年份的 6 款酒﹕ P1320050

1. Rinaldi Giuseppe,Barolo Brunate – Le Coste,1997
2. 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7
3. Cavallotto,Barolo San Giuseppe Bricco Boschis Riserva,1990
4. Giacosa Bruno,Barolo Falletto Riserva,1990
5.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1971
6.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1988

所有酒在當天清早開瓶,然後在原瓶呼吸。

第一雙來自「美國年份」1997,炎熱的天氣令很多 Barolo 失去他標誌性的結構,但爆炸性的果味卻為他迎來不少擁護者。

P1320033Giuseppe Rinaldi 曾語不驚人誓不休的說過﹕“I hate fruit”,而 Roberto Conterno 又說過﹕我不怕冷,只怕熱。面對地球暖化後的新常態如 1997,我們要看看人是否能勝天?

1. Rinaldi Giuseppe,Barolo Brunate – Le Coste,1997 在早上小試時出了些微香粉和檀香類的香氣,但比較緊閉,口感略粗獷,酸多於果。

到了晚上正式品試時,有爆香的玫瑰花瓣和香粉,這是典型的 Brunate 脂粉味;酸度稍低但還算明顯,最突出的是圓潤的果味。大師不喜歡赤裸裸的果味,但 1997 可能讓他措手不及(他稱此為「非洲年份」),不過可以告慰的是他比上周的 Scavino,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1997 好得太多了。我嫌 Scavino 的果味霸道得有點 monochromatic,但眼前的 Giuseppe Rinaldi 卻算相當平衡。

但我和大家一樣,最屏息以待的是 2. 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7。  

Monfortino 從來都不是好惹的,但想不到按理應該早熟的 1997 還是令我嘗盡苦頭。我 9 年前第一次踫他,當時皇上閉門不納;4年前再叩見,我踫了一鼻子藥材,他醒的時候散發著強烈的草藥味,果味欠奉,後來乾脆打瞌睡,所以這次我真的蠻緊張的。

早上開瓶後小試,很正常地很緊閉,透著一點點類麝香的香氣,入口是龐然大物,丹寧掛帥。

晚上第一回合卻出現奇跡!

剛醒的皇上發出煙烤的香草、薄荷和各種不知名的很泥土的香氣,這是很典型的 Monfortino 或者說 Cascina Francia 香氣,但最難以思議的是那輕如羽毛的質感,我脫口而出的驚呼﹕很優雅啊!

須知 Monfortino 從來都是鬚眉漢,他的力量和強烈的節奏感只會令人想起貝多芬,但此刻我聽到的明明是蕭邦,但這是有骨感的蕭邦,他的空間的感覺來自他的酸度。優雅的 Monfortino ….. 我越想越好笑,除了隆冬的季節(如 1947),這兩個相反詞是很難放在一起的,但今天我嘗到了!

正當我掉入蕭邦的沉思,2.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7 卻沒有停步,他在杯內不斷的變化被一位酒友捕捉了﹕

一開始下杯,聞上去,似乎還是有些封閉,皇帝果然不能輕易接近,畢恭畢敬的等待,漸漸地,感覺到一道道的陽光,慢慢照射進入潮濕的密林,草本,薄荷,泥土的清香漸漸出來,口中富有層次,明亮清澈,簡直無法想像這是帝王,而更像一個年輕的王子,充滿著朝氣的馳騁於林間,但是沒有止於此,Monfortino 一直在不停地變化,綻放,品酒筆記甚至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口中的結構越來越龐大,香氣悠遠深邃,忽明忽暗的,一時又有點迷失。 這就是 Monfortino 嗎?真正的王者嗎? 

我們 10 個人當中,有 8 位被 2.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7 催眠了,皇上輕易的贏了第一回合。

兩個小時後的第二回合,2.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7 再進一步發展,上面這位朋友接著寫道﹕

Monfortino 則給我來了個華麗轉身,瞬間爆發般的香氣,各種花果園,複合香料,龐大的結構帶著強大的丹寧,千軍萬馬,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國王!

可以說 Monfortino 的真身出現了,下半場由他演奏了一首貝多芬的曲子。

但這時更令我驚訝的是 1.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 Le Coste, 1997 的變化。他的花香、胭脂香依舊,但完全綻放的多重香氣營造出一種很立體的感覺;口感也變得複雜多了,香草與香料紛陳,有酒友更嘗到巧克力與 espresso 的濃烈味道,但關鍵是果味不過是其中一個元素,大師不喜歡的是裸露的果味!最難得的是每一種元素都不過頭,有十足的 restraint,但加起來便是宏大的架構,可以用 monumental 來形狀之。

很高興 1.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 Le Coste,1997 在這回合以 6﹕4 反敗為勝。兩位最傳統的大師守著 Barolo 的東西兩方,Barolo 講平衡,Serralunga 講結構,但他們都演繹一方的鄉土之美,而且在「非洲」年份交出歐洲答卷,實在令人感動。

我看人沒有勝天,他們也無意要勝天,天地人的和諧聽起來很土,但很真,難怪 Giuseppe Rinaldi 成為了 Vini Veri 運動的中堅份子。

 

第二雙來自溫暖的 1990,是 Barolo 偉大的年份,今天大部分已開始成熟。

P1320041Bruno Giacosa 不用多介紹,但知道和留意 Cavallotto 的恐怕不多。最近 Kerin O’Keefe 的 Barolo 巨著列舉 Cavallotto 為她最喜歡的五個 Barolo 莊之一,所以我想讓大家好好認識這家位於產區中央的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和有著六十多年歷史的傳統酒莊。

上午小試時,兩款酒都有點醬油氣味,4. Giacosa Bruno,Barolo Falletto Riserva,1990 又比 3. Cavallotto,Barolo San Giuseppe Bricco Boschis Riserva,1990 嚴重一些。

到了晚上正式品試時,3. Cavallotto,Barolo San Giuseppe Bricco Boschis Riserva,1990 變得乾淨了,很經典的玫瑰花瓣和香粉撲鼻,下杯後還慢慢但不斷地加強,丹寧纖細,口感平衡至極,這是教科書式的經典 Barolo,像 Barolo 村多於 Serralunga;有朋友說他有幾分像 Musigny,我看那是因為溫暖的 1990 令丹寧磨得又平又滑之故。海不揚波是我此時的感覺。

4. Giacosa Bruno,Barolo Falletto Riserva,1990 又是另一道風景線。早上小試時的中度醬油氣味令我有點擔心,但氧化卻意味著酒發展得比平常快,令 Serralunga 和這塊田特有的深黑的果味更為突出,因此過了半天,這醬油氣味與酒已合而為一,變得像一種煮菜用的醬汁,散發著醬香。帶傷上陣的 Giacosa 也只好用口感來感動我們 —– 甜如糖果,有人甚至說有點像奶酪的奶味,但最特別是他的勁度(intensity),我常想像好像有一根無比堅硬的鋼枝鑽進很深的一口井的感覺。

這回合,大伙給 4. Giacosa Bruno,Barolo Falletto Riserva,1990 投了 6 票,贏了 3. Cavallotto, Barolo San Giuseppe Bricco Boschis Riserva,1990 的 3 票。有趣的是一位酒友說他「幾經執著,還是投了給紅標」,他太太煮菜比喝酒更多,卻憑她的直覺投了給 Cavallotto,說喜歡他很 fresh。有見地。

但到了第二回合,4. Giacosa Bruno,Barolo Falletto Riserva,1990 竟然愈戰愈勇,香粉味奪醬油而出,繼續緩慢發展的  3. Cavallotto,Barolo San Giuseppe Bricco Boschis Riserva,1990 唯有認命,讓 Giacosa 全拿 9 分再敗一局,雖然大家都同意他雖敗猶榮,因為這是極高水平的 Barolo。

 

壓軸的一雙最令人期待。

1971 與 1988 今天都是很好喝的成熟年份;相比之下,1971 又高一線。

P1320043早上小試時,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1971 有乾玫瑰和松木、樹皮等泥土的香氣,帶著輕微的醬油氣味,口感由酸度走在前面,果味略顯不足,有點像酸梅湯。

晚上第一回合,熟悉的 Bartolo 現身了,飄來一陣陣乾玫瑰花瓣和香粉,又有一點點的菌類香氣,乾淨、純淨,與粉狀的丹寧、清純的果味和活命的酸度構成一幅牧歌似的粉彩畫。

這是我的第 5 瓶 1971 Bartolo,我清楚記得每一次的驚訝與感動,開始時是我自己 —- 我曾化作那芭蕾舞者,又幻想那涅槃智者(見前文﹕究竟涅槃﹕1971 Bartolo (之一)),還有那意大利式的魏晉情懷;然後是旁觀 VIPa 隨意行團友的驚艷甚至痴迷。今天我再次當使者,把這冥想之滴帶給 8 個八九點鐘的太陽。他們能接受嗎?

從事後的議論,我肯定他們幾乎全接受了 Bartolo 的福音,差別只是能否找到語言來訴說自己的感受。

有一位這樣寫﹕

就在杯中,可以聞到很驚豔的乾玫瑰花的香氣,松露,牛肝菌 的複合香氣;一入口中,更加目瞪口呆了,43 年了,丹寧仍然非常充分,回味極其悠長,層次豐富,酒仍然很活躍,跳動的感覺,酸度給了很好的支撐,有點在夜間的森林裏行進,酸度時而跳躍進來,為你指引方向,粉狀的丹寧為你鋪路,繼而各種無法語言描述的空靈,無法捉摸,虛無縹緲的世界,不禁有些感動,真的很難用死板的品酒詞,教科書式的香氣定義來描述,只是看到高高在天空之上,有一雙慈祥的眼睛在溫暖的看著你,幸福,沐浴到自然的愛,這邊土地,這片天,完美的結合在這葡萄果實釀造的美酒之中。 超凡脫俗,空靈,好像鳳凰涅盤搬的脫胎換骨。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感受,沒有一點做作。

旁人看這段話或者覺得虛無,但初讀佛經的人何嘗不是如此?生活閱歷多了,那智慧的光輝才會慢慢燃點。喝酒也是一種閱歷。我不禁又想起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論年紀,6.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1988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1971 年輕 17 歲,但感覺上他卻更成熟。

早上小試時,有發香的樹木、乾花、一點點菌類的泥土氣味,圓潤易喝。

晚上第一回合以濕泥土為主,帶點菌類味,果味濃烈得有點鹹,有人更聞到生蠔,這時的酒體肥大,結構感比較弱但舒服、好喝,所以烹飪好手很喜歡他,她的敏銳味覺還告訴她 1. Rinaldi Giuseppe,Barolo Brunate – Le Coste,19973. Cavallotto,Barolo San Giuseppe Bricco Boschis Riserva,1990 與這款風格接近。她說得一點都不錯,她簡單了當的說「舒服」,教科書用的字眼是平衡、勻稱、和諧。

結果這回合由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1971 以 7﹕3 勝出。

第二回合很有趣,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1971 增了體重,但相反,6.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1988 卻瘦了身。

套用上面那位酒友的描述﹕

1971 Bartolo 似乎是重回了人間,松露,玫瑰花瓣,蘑菇湯,口中仍然很多層次,但是似乎沒有了第一輪的虛無縹緲不可捉摸的感覺。

看來這瓶 1971 Bartolo 狀態很好,比較年輕,供氧會令他長肌肉,早上曾出現的一點醬油氣味又重回了,果味與丹寧增多的同時,感覺上酸度降低了。Bach 變身為 Mozart,但依然優美。

剛才的 6.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1988 喝得舒服,但打扮一番以後,他已經完全沒有臃腫的感覺了,平衡優雅得令人動容,這才是 Monprivato 的本色。

這回合仍然由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71 以 6﹕3 勝出,但好幾位換了對象 —– 烹飪高手改投 Bartolo,我則轉而支持 Giuseppe。

Wine of the Night

這 6 款酒都是經典,所以任何選擇都不會是對的,而且酒一直在變化,所以即使當作遊戲,要硬說某一款最好也是以偏概全。

我建議大家回想 6 款酒在兩個回合的不同表現,然後選出最難忘的三幕(哪款酒的哪一回合),結果如下﹕

J﹕1.2, 4.2, 2.1

P﹕4.2, 2.1, 2.2

S﹕2.1, 5.1, 6.2

B﹕5.1, 1.2, 5.2

F﹕1.2, 2.2

Y﹕5.1, 1.2, 4.2

M﹕5.1, 2.1

Q﹕5.1, 2.2, 4.2

Sa﹕4.2, 5.2, 1.2

A﹕5.1, 2.1, 2.2

如果取每人的第一名,最受歡迎的是 5.1(5 票),即 5.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1971 的第一回合;P1320044 其次是各拿 2 票的這兩款﹕

  • 1.21. Rinaldi Giuseppe,Barolo Brunate – Le Coste,1997 的第二回合)和  
  • 4.24. Giacosa Bruno,Barolo Falletto Riserva,1990 的第二回合)   

第四位是 2.12. 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7 的第一回合)

湖南少年後來跟我說﹕

回想起來,昨天六瓶一起喝,真的是很奢侈的行為。不是說價錢,而是因為每一瓶都如此好的狀態,應該是代表了那個產區的頂尖水平。如果分開喝,每一瓶估計都會讓我們回味,激動好長時間。

這我固然同意。

其實我也激動了好幾天,但我想不通的是我的興奮究竟更多來自瓶中之美還是小伙伴的熱情呢?

後記

1. 對經典 Barolo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重溫一年半以前的一場大戰的報告(尋找最偉大的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七));

2. 本文發表後看到一位參與者維妙維肖的比喻,特補記於此﹕

Monfortino 是宇宙(包容),Bartolo 是冥想(空靈),Rinaldi Giuseppe/Cavallotto/Monprivato 都是仙子(沉魚落雁),Giacosa 則是君子(由內而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