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 12 場 — Barolo 的風采(1999)

幾個月前我為幾位喝慣主流法國酒的年青酒友辦了一場 Sangiovese 品試會,他們告訴我喝到了意大利人的 passion,而且很欣賞意酒的直接表達方式(見﹕VIPa-2 第六場— Sangiovese 的風采(1999))。他們既然願意任我擺布,我便為他們設下另一陷阱﹕1999 的經典 Barolo 和 Barbaresco。

6 款酒涵蓋了兩個產區中最主要的村子,酒莊都是響當當的名字,其中包括他們曾接觸過的 Gaja﹕

P1280502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Santo Stefano,1999 (Neive)
2. Gaja,Langhe Sori San Lorenzo,1999 (Barbaresco)
3.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1999 (Barolo)
4.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1999 (Castiglione Falletto)
5. Conterno Aldo,Barolo Vigna Cicala,1999 (Monforte d’Alba)
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1999 (Serralunga d’Alba)

1999 是經典年份,但為了令他們能領略 15 歲是多麼年青,我故意不讓酒醒太久。我在前一天下午 3 時開瓶,在他們正式品試時,酒醒了才一天左右。

 

首先出場的是兩款 Barbaresco。

P1280488Bruno Giacosa 與 Angelo Gaja 差不多同時開展自己的事業,所不同的是 Giacosa 是個最出色的 negociant,他能走遍 Langhe 的每一角落找到最好的葡萄,而 Gaja 是大地主出身,他一上場便決定以後不再買別人的葡萄,只用自家種的。富家子弟也更有國際視野,Angelo 去過加州,又仔細的研究過 Burgundy,從 1970 年開始,他花了前後 10 年的時間進行了徹底的試驗與改造,自此世人先曉得有 Gaja,然後才知道有 Barbaresco。

Gaja 顯然是成功的,很多 Barolo 和 Barbaresco 酒莊對他既愛且恨,但 Angelo 曾經對記者表達他對 Bruno Giacosa 的崇高敬意﹕

Bruno Giacosa is not only one of the greatest negociants in Italy, he is also, without a doubt, one of the greatest experts in the best crus in both Barbaresco and Barolo. 

(見前文的引文﹕Angelo’s Choice

兩個巨人今天在這裏踫面,讓我們偷聽他們在談些甚麼。

他們的對比不可以更大了﹕Giacosa 陰,Gaja 陽;Giacosa 是低徊的吟誦,Gaja 卻引吭高歌。他們彷彿來自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Giacosa 來自 Barbaresco,但 Gaja 的 B 卻更像 Bordeaux!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Santo Stefano,1999 在早上小試時透著清香,玫瑰、小量焦油的典型 Barolo/ Barbaresco 香氣,又帶點泥土、生肉的氣味。口感稠密有力,位於 Neive 的 Santo Stefano 素來是 Barbaresco 產區中比較有 Barolo 味道的田,這裏清晰可見。但香氣與味道這時像剛點燃的蠟燭,搖曳不定。

到晚上的第一回合,他仍然有點羞人答答的,可辨的有花香和薄荷,有人聞到葡萄乾,比較泥土的感覺,果、酸、丹寧一應俱全,但很低調。

2. Gaja,Langhe Sori San Lorenzo,1999 從早上亮相時已霸氣十足,桶味幾乎蓋過了很豐厚的果味,深黑的果味和堅實的結構感更像 Barolo,但那也是 San Lorenzo 的特色。

晚上第一回合剛下杯便引來嘩然之聲,因為我們的年青朋友找到很熟悉的氣味﹕很強的桶味和很爆炸的力量感 — 這不是 Bordeaux 嗎?

這第一樂章先從強音開始,等桶味揮發了一點以後,果味和龐大的結構徐徐登場了,大家這時才從 Bordeaux 的幻覺醒來,都說他的變化有趣極了。

投票結果,2. Gaja,Langhe Sori San Lorenzo 竟然僅以 1 票落敗(4﹕5),不選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Santo Stefano,1999 的一位說他的果味不太夠。我告訴他這是傳統與新派的差別,傳統的酒在陳年階段氧氣不太夠,所以開瓶後吸氧比較慢,到第二回合才會見真章。

在第二回合開始前,我把 1/8 瓶 Gaja 換到一個 187ml 的小瓶子,約 1 個小時後把他換回原瓶。Giacosa 則繼續在原瓶呼吸。

經過這樣處理,2. Gaja,Langhe Sori San Lorenzo 的優雅便出來了,沒有人再笑他像 Bordeaux,雖然桶味還是蠻重的,樟腦似的氣味罩著果味,收結也多了些苦苦的丹寧,但如果可以在腦子裏做個運算,把桶味剔除掉,你會發現 San Lorenzo 那特有的瘦削的深沉黑果味在 Barbaresco 沒有多少對手,無怪乎 Angelo 本人曾說他最愛這塊田。不過要欣賞美妙的 1999 San Lorenzo,起碼要等他 20 年。

但此時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才令大家吃驚,過了一個小時,這朵花兒完全綻放了,花香、甜美的紅果,還有一種我名為軟枕頭的質感也出現了。Asili 通透,Santo Stefano 有重量,這是 Giacosa 在 Barbaresco 的雙絕,今天我們有機會欣賞到其一。

P1280491這回合的結果一面倒向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了,他大勝 8﹕1。

 

接下來的一雙 Mascarello 不是親戚,但同屬傳統派的兄弟。

P1280492先登場的 3.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1999 清新,4.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1999 卻有點老態,憑他的小量醬油氣味,可能保存狀態不太好。

3.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1999 有香粉,醉人的玫瑰花瓣和甜絲絲的香氣,但有點害羞,果味甜美,丹寧細緻,平衡優雅,把 1999 的古典特性表露無遺。

4.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1999 剛下杯時竟然艷光照人,有撲鼻的香氣,類似香皂,又帶些香草,但很快有人聞到醬油味了,幸好也不嚴重,過了一會兒出了些像快腐化的花瓣,有點酸的氣味,總之令人感覺比較老,所以有人打比喻說 3. Mascarello Bartolo 像個十八、二十二的姑娘,而 4. Mascarello Giuseppe  則是個三、四十歲的貴婦!

要分析,3. Mascarello Bartolo 有著 Barolo 村的優雅,而 4. Mascarello Giuseppe 流露的是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比較複雜的性格,過去這一雙同時出現的時候總會殺得難分難解,但這次 4. Mascarello Giuseppe 只怪儲存得不好,讓 3. Mascarello Bartolo 以 7﹕2 清脆的贏了第一回合。

3. Mascarello Bartolo 在這個回合看來比較緊閉,我於是保守的把 1/16 瓶換到一個 187ml 的小瓶子,約 1 個小時後把他換回原瓶開始第二回合。

這時的 3. Mascarello Bartolo 比剛才稍為開放了些,但仍然是欲言又止的黛玉式之美,至於 4. Mascarello Giuseppe 則繼續顯露他的成熟美。

P1280495這回合的結果維持一樣,仍是喜歡年青的 3. Mascarello Bartolo 的居多。

 

最後一雙是 Conterno 兄弟的比試。

P1280499Giacomo Conterno 在 Barolo 的地位好比 Burgundy 的 DRC, 因為他們早在 1920 年已決定要造可以長期陳年的美酒,旗艦酒 Monfortino 代表了他們不妥協的精神。在 1960 年代中期,年青一代的 Giovanni 和 Aldo 兩兄弟決定分家,曾在加州待了幾年的 Aldo 決定另立門戶,在鄰村 Monforte d’Alba 買田並另闢改良的道路,他認為傳統酒通過改良可以令酒更早可以適飲。今天這兩款酒是兩兄弟 30 年後的作品,讓我們評評兄有道還是弟有理。

結果整個晚上讓他們兩兄弟出盡風頭。

兩者同是今天最複雜的,但弟弟 Aldo 是 6 款中最開放的,而哥哥 Giovanni 卻是最深不可測的。

P12804985. Conterno Aldo,Barolo Vigna Cicala,1999 在早上小試時有著很別致的香氣,典型 Bussia 的泥土與鐵銹氣味(Cicala 與 Aldo 其他的田都在 Bussia 山上),今天還帶些薄荷和野花,感覺很野;入口複雜,酸度極好。那麼年青的 Barolo 可以給你那麼多樂趣,還能要求甚麼?

P1280497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1999 一出,把大家嚇呆了,他們拼命聞,拼命想,但總不能準確說出那是甚麼氣味?有人說好像日本人的綠茶、玄米茶,又有說是熱情果的囊,我取笑他們中了 WSET 的毒,好像要填答卷一樣,非得要寫出一種實體的對應物才罷休。要我說,這是 baby Monfortino,有著 Monfortino 慣有的黑果香氣,極濃郁、極豐富,但收在極小的空間裏,這不是黑洞嗎?Monfortino 是無法描述的,你非得去親自聞聞,嘗嘗,而這基本版 Cascina Francia 是 Monfortino 的簡單版 — 就這麼簡單。

可能果味太濃了,有人一直說他嘗到有些鹹味,他問這是不是礦物味?黑洞裏有礦物嗎?我不知道。

但這一回合的票大多投了給 5. Conterno Aldo,Barolo Vigna Cicala,結果是 7﹕2。有酒友說 Aldo 是個帥哥,正如 3. Mascarello Bartolo 是個美少女。

我把 1/8 瓶 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 換到一個 187ml 的小瓶子,希望他讓我們看清廬山真面目,1 個小時換回原瓶後開始的第二回合,他確實通透了一點,但大家的答卷還是沒法完成。但越是這樣,大家對他和 Monfortino 越是好奇,所以到我們投票的時候,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 居然拿了 5 票,剛剛壓倒了 5. Conterno Aldo,Barolo Vigna Cicala 的 4 票,有一位朋友說他這個回合棄 5. Conterno Aldo,Barolo Vigna Cicala 而選 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 是因為後者令他撲朔迷離。

 

Wine of the Night

WOTN 的結果也夠撲朔迷離的,跟 Conterno 的第二回合一樣,由 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 以 5 票贏了 5. Conterno Aldo,Barolo Vigna Cicala 的 4 票,其他 4 位只有陪跑的份兒。

 

後記

我問大家如何比較上次的 1999 Sangiovese 和這次的 1999 Barolo,我聽到這些意見﹕

  • Sangiovese不同的酒款比較相似,一般比較易喝;Barolo 較有挑戰性,變化幅度較大;
  • Sangiovese 以果味為主導,Barolo 的香氣比較多變。

這都說得有道理。

至於有人說﹕Barolo 的桶味比較重,恐怕這是很大的誤會,但也可能是計謀。說的人可能想我多辦幾場?

但他們最大的收穫是知道 Gaja 名氣大,價錢貴,但並非最地道的 Barolo/Barbaresco,而且肯定不是最好喝的。有趣的是,當晚所有酒都喝光了,唯獨 Gaja 仍剩下一兩杯的份量,我們要勸 Gaja 的唯一同情者才把他乾掉。這位朋友說他佩服 Gaja 能平衡舊世界與新世界的傳統。說得白一點,便是平衡了理想與現實,質量與商業。這個問題我以前想過,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我的舊文 Angelo’s Choice 的結論部分。

我自己最大的收穫是知道 1999 大致可以喝了。這些酒我大多在 3 年前喝過,當時都很緊閉。當然,不同的田成熟程度是有差別的。這既是 Barolo 的挑戰,也是他最大的樂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