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二場 — Mostly Amarone

去年的 VIPa 以經典意酒為主,Decanter 18 大我們差不多全試過了。

今年我但望隨意而行,大酒小酒不拘,只要覓得三兩同好,便可輕裝上路,學著古人那樣,「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折翼之孤鳥喜歡撲向雁群,那怕是片刻的。

上星期的雁群飛往北國,造訪了謎一樣的 Amarone

朋友每問起 Amarone,我都答說年輕的 Amarone 不能喝,因為酒精太高,酒體過濃,原因是 Amarone 是用風乾葡萄釀造的。Amarone 的前身是 Recioto,這是像糖漿一樣甜的酒,因為糖份沒有完全發酵為酒精之故。查資料才知道羅馬人以前嗜甜,那是因為糖在北國是稀有的珍品,在嚴冬更是上品(Matt Kramer’s Making Sense of Italian Wine, p.193),但到了今天,乾紅版 Amarone 卻比 Recioto 受歡迎得多,大概因為甜酒的選擇太多了。

大量的 Amarone 出現以後,Masi 酒莊便在 1960 年代想出法子把簡單的日用酒 Valpolicella 改造為加強版,方法是把 Amarone 的皮與渣滓混進已完成發酵的 Valpolicella 再來一次二度發酵,這過程在意大利名曰ripasso,所以這樣而來的  Valpolicella 可以稱之曰 baby Amarone,雖然這幾種酒都掛著同一個 Valpolicella 的產區稱號。

Valpolicella 因此變成一門五傑﹕

1.      Valpolicella

2.      Valpolicella Superiore

3.      Valpolicella Superioreripasso,但一般不在標簽上說明);

4.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5.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我認為 Valpolicella 可以選年青的 ripasso,而Amarone 最好選陳年二、三十年以上的,所以這次選的酒應該可以讓我們一窺 Veneto 最迷人之處。

P1220542

0. (White)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La Rocca,2010

1. Quintarelli,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2004 (Ripasso)

2. Dal Forno, Romano,Valpolicella Superiore, 2002 (lightly dried grapes)

3. Allegrin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1990

4. Mas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Campolongo di Torbe,1985

5. Bolla, Amarone,1979

6. Bertani, Amarone,1962

P1220545

我們先從同區的一瓶白酒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La Rocca,2010開始。我知道 Soave 是很常見的白酒,但我以前從沒試過,這次選他是因為這是 Decanter 18 大的 4 款白酒之一,而且也可以借機向一群 WSET 高材生請教。

令我很出奇的是這瓶 Soave 令大家很是興奮。他有杏仁、蜜糖,和豐富的礦物味,朋友說如果盲品,很難猜到這是 Soave,因為他有幾分像 Burgundy,又或者 Riesling。我問其中一位﹕究竟典型的 Soave是怎樣的呢?他馬上指一指面前的一杯白開水!

這些我都只有聽的份兒,但要我說,我覺得他清新脫俗,有骨架,有線條,很陽剛味,一句話﹕很意大利。

P1220531 熱身過後,我們馬上開始品試兩瓶 ValpolicellaRomano Dal Forno 曾師從 Quintarelli,但他後來一反Quintarelli 的傳統老法,變成最前衛的新派大師。

兩瓶酒都在前一天晚上開瓶,當時的小試便可辨雌雄﹕1. Quintarelli,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2004陰柔、優雅;  2. Dal Forno, Romano,Valpolicella Superiore, 2002卻盡是樟腦氣味的新桶和嗆喉的酒精,有千軍萬馬的架勢。

晚上正式品試時,這種對比更加強烈﹕

1. Quintarelli 有帶乾果的甜絲絲香氣,細緻的果味,平衡優雅,酸度尤其漂亮,閉上眼睛我感到一種 Chianti Sangiovese 式的優雅,但他那輕輕的乾果味又提醒我此地為Veneto而非 Tuscany7 年大桶的製作讓這款 Valpolicella 散發著傳統酒共有的自然與空間感,感人!

1. Quintarelli 讓人靜心聆聽,2. Dal Forno的出現卻引起一陣騷動,有人說好像到了「紅磡」(更準確說是「柳州」),然後到家具工場,又有說聞到甲醛,或者雪茄盒子,總之 36 個月法國小木桶引來的注意力遠遠大於 Veneto。我不想落井下石,因為從前一天開瓶後小試到晚上正式品試時我都覺得他的果味很出色,濃艷但不失圓潤,而且絕對沒有果醬的感覺,他需要的是更長的時間令桶味融入酒體如果真有這一天的話。

第二回合的1. Quintarelli 仍然平衡優雅,但果味更充實,更得大家喜歡了。2. Dal Forno 這時的桶味減退了一點,但口感卻如脫韁野馬,失之於粗獷。

P1220533

結果兩回合的票全投了給1. Quintarelli

P1220535第一雙 Amarone 的比試我是蠻期待的。兩家酒莊都是 Sheldon Wasserman評為最好的(他嫌 Quintarelli 不夠穩定﹕“the bad ones seem to outnumber the good ones”),而 1990 又是兩個絕好年份較為好的一個,不同的是 Allegrini 可以歸類為新派(新的小木桶 25 個月),而 Masi 比較傳統(大部分用 30-40 HL Slavonian 大桶)。

4 Amarone 都在當天早上開瓶,但發生了一個小意外﹕1985 Masi 的木塞竟然開斷了,大半個塞子沉到瓶底去,我只好整瓶換瓶,臨出發前再倒回清理好的原瓶,所以這瓶酒經歷了半天的 double decanting 處理。

早上小試時,3. Allegrin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1990有乾花和杏仁的香氣,蠻活潑和優雅的,酸度也不錯;4. Mas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Campolongo di Torbe,1985則有很刺鼻的香料,酒精度較高(16%),四款 Amarone 中數他的果味最有勁度(intensity),很甜但不失優雅。

晚上正式品試時,3. Allegrini 顯得有點緊閉,有酒友聞到石子的礦物香氣,還有椰菜和燃料!入口是一團濃濃的果味,同樣是不大開放。

4. Masi 是很大的對比,像酒的紅寶石顏色一樣非常通透,乾果、杏仁皮、焦糖、乾香草、肉桂等很豐富和開放的香氣,口感平衡優雅,上午的勁度換為古典式的勻稱,看來早上的double decanting 處理有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效果,也可見 1985 Amarone 多年輕!

為了讓3. Allegrini 加快開放,我們在第二回合的品試開始前把餘下的一半作了 double decanting 的處理,結果酒沒錯開放了一點,但進步仍然有限;4. Masi 則風采依然,這時我突然覺得他與1. Quintarelli 竟然有幾分相像,不同的是4. Masi 潛得更深,這是風乾葡萄起的作用,就在這一刻我覺得我抓到 Amarone 的精神了,而且也驚覺 Amarone 其實不一定以力取勝,他有他自身的優雅,令他可以與最偉大的 Nebbiolo Sangiovese 分庭抗禮!

P1220536兩個回合也是由 4. Mas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Campolongo di Torbe,1985 拿了滿分。

P1220538 最後一雙 Amarone 35 歲與 52 歲的對壘。

Sheldon Wasserman Bolla “good, though unexciting”,我們這瓶 5. Bolla, Amarone,1979 塞子完好,酒色棕紅,蠻通透的,可惜有輕微的霉塞(corked)毛病,因此香氣大部分被木塞味掩蓋了,但果味還算不錯,像一盤燉得熟透的果子濃湯,丹寧輕撫舌頭牙齒,是個有微恙的壯漢!

等到6. Bertani, Amarone,1962 一出現,大家的五官又忙作一團了!酒色混濁,以棕色為主,蠻深的顏色,但劈頭是刺鼻的指甲油氣味,肯定是氧化了!難得有這等「異品」,剛才2. Dal Forno帶來的短暫興奮議論這時又回來了,眾師兄師姐像搶答 WSET 的試題那樣連忙拋出很多 fortified wine 的名堂來。Madeira sherry 我聽過,fino 也似曾相識,但最後他們判定這時的6. Bertani 最像 oloroso,我便只好投降了。

但更有趣的是一個半小時後的第二回合。

這時的5. Bolla, Amarone,1979 氣味變得稍為乾淨了,味道也整合得更好,口感比其他三款都絕不遜色,但更令人膛目結舌的是6. Bertani!他的oloroso 氣味竟然跑掉了大半,從具有 Amarone 風味的 Madeira 搖身一變成為稍為 madeirised 的「正常」Amarone!在一點指甲油氣味之上,我們可以清晰的嘗到典型的 Amarone 果味。

我很相信一位酒友的解釋﹕其實氧化氣味沒有消失,只不過果味增強了,掩蓋了部分oloroso 的氣味,我們便有錯覺認為沒有那麼氧化了。回想我幾年前的 30 Monfortino 品試,也發現氧化的氣味並不妨礙果味的發展(見﹕不可思議的 Monfortino (上篇)

同理,果味的發展也令5. Bolla corked 味好像有所減退。

由此可知如果保存狀態正常,50 歲的 Amarone 不過是壯漢一名!

P1220539這回合的勝利者是頑童6. Bertani 他第一回合全拿 9 票,第二回合也只被半醒的5. Bolla 搶回了兩票。

我得感謝頑皮的 6. Bertani, Amarone,1962,是他把這場隨意行帶到高潮,也同時領我們走到難捨的終點。

新朋友問我何時辦下一場,我報以「後會有期」,心裏卻想著 The Band Stage Fright 裏唱的兩句﹕

But when we get to the end
He wanna start all over again



後記

 

最佳 Amarone 的投票結果﹕

6 票)4. Mas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Campolongo di Torbe,1985

3 票)6. Bertani, Amarone,1962

 

從所有 7 款酒選出的 Wine of the Night

3 票)0. (White)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La Rocca,2010

3 票)1. Quintarelli,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2004

3 票)6. Bertani, Amarone,1962

 

 

 

3 thoughts on “VIPa-2 第二場 — Mostly Amaron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