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七場 — 重訪 Miani

 

意酒世界的瘋子多如天上的繁星,其中一位是工程師出身的 Enzo Pontoni,他曾贏得 Antonio Galloni 如雷的讚譽﹕

Enzo Pontoni is simply on another planet.  In the best years his wines frankly have no peers in Italy

3 年前我有幸找到他的 6 款新酒,他們下飛機才一個多月我便急著找朋友跟我一起品試(見舊文﹕葡萄酒新旅之一﹕Friuli Miani)。當時我對產區(Friuli)、葡萄品種(Refosco Tocai Friulano)和酒莊(Miani)都不甚了了,而且白酒也非我所長,所以這些酒給我的印象早已變得模糊,但 Enzo Pontoni 所代表的意大利「新浪潮」給我的衝擊,卻有增無減。

後來在酒展試過一兩款 Refosco,才知道在很多人手中,這不過是很簡單的餐酒材料,這又令我想起了Enzo Pontoni,只有他這種瘋子才會企圖把山雞變鳳凰。

我也曾經兩度把他的 Tocai Friulano 介紹給朋友認識。一位廣州的年青酒友試過其中一款(Filip)後寫道﹕

難得讓我有觸感的白!讓本來對白酒不太敏感的我嘗到了些許不同。剛開瓶時,溫度較低,酸度反而出不來,醒了大概半小時後,輕柔的花香開始展現,約一小時後,酒在口中像絲綢一般,還有蘭花的淡雅,回味綿綿不絕!

上個月的一場試酒會,我帶了另一款(Buri)作開場酒,想不到他大出風頭,竟然艷壓當晚當主角的 6 款紅酒,成為了 Wine of the Night(見﹕VIPa-2 第五場 The Other Italy)。

最近一兩年,我又開始喝起白酒來,所以我想﹕是時候重訪  Miani 了,於是邀請了幾位比較懂白酒的酒友當我的導師,把三年前的  6 款酒重新細細的品嘗一遍。這篇報告,也是得到好友提供的品酒筆記才得以完成,在這裏我想一併向他們致謝。

P1220735

1. Miani,Chardonnay Baracca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9

2. Miani,Bianc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9

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

4. Miani,Tocai Friulano Buri,2009

5. Miani,Ross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7

6. Miani,Calvari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6

4 瓶白酒中,我選了大家比較熟悉的國際葡萄 Chardonnay來開始三年前初試時,他表現比較緊閉,所以我決定一改即開即喝的做法,在試酒會的 2 ½ 小時前便開瓶。

上次聽我的專家朋友說香氣與口感都讓他想起比較好的 white Burgundy ,有點 Meursault feel我知道那不過是恭維的話,但我更有興趣看看他的意大利護照,所以我很期待聽今天的  7 人裁判團怎麼說。

Chardonnay的共性如水果、礦物味等不用多說,有趣的是關於 Meursault feel 的討論。

一位酒友說﹕

第一輪的感覺是充滿「火藥味」,火石,礦物充斥,果味被壓得緊緊的。

另一位卻有異議﹕

然而聞不到太強烈的火石味,要數火石這香味,Burgundy Meursault 村是這種香氣的代言人,強烈時我會形容是火柴點燃後的味道。

他接著說﹕

此時,Baracca還有明顯的酒精灼熱感,中段出些桶味,收結帶點杏仁的甘苦,味道各自為政,似是新世界白酒的感覺。

我也感覺此時的果味好像肥大一點,所以「新世界」的描述也不為過,但原因可能是 2009 是很熱的年份,以致他的酒精竟然有 14% 之高!

朋友建議冰鎮一下,看看有沒有改善。

果然 Chardonnay Baracca  馬上回復了青春,這時他才贏得大家的讚賞﹕

  • 圓潤了,面面俱圓;
  • 平衡度提高了,火石、礦物與果味平衡,熟梨及一些熟果非常吸引,收結依然帶柚皮甘澀及明亮酸度,整體平衡優雅。
  • 平衡優雅了很多,香氣變得豐富,口感變得柔順,再過一會,和空氣進一步混和,風味變得複雜起來,酒精感減弱,酒身變輕,此刻可以用優雅來形容Baracca,讓我想起Domaine Roulot 輕柔清澈的風格,是這夜我的最愛。

所以最後還是回到 Mersault

這個晚上我聽大家的高論,實在受益匪淺。最有趣的是在第二輪的時候,有一位突然高叫﹕現在真的像 Chardonnay 了!

我一問之下,才明白原來她指的是橡木桶的氣味漸退以後,她可以直接的嘗到葡萄本身的味道。

所以問題出在木桶!

另一位解釋說今天的 Burgundy 有點走火入魔,有些酒莊用桶的手法出神入化,所以人與桶的因素對酒起著非常關鍵的作用。

意酒的傳統與新派之辨又再出現了,通俗的說,意酒更多是淡抹而非濃妝,所以朋友發現Chardonnay 的驚喜,大概是洗盡鉛華,或撥開雲霧的感覺。這於我太熟悉了。

後來,另一位師姐提醒了我Burgundy 用桶也不是鐵板一塊的,首先絕少人全用新桶,而且如 Grand Cru Chablis 這些產區有很精彩的礦物風味,是完全不靠桶的。

無論如何,我最喜歡一位酒友的結論﹕他說他很難拿Chardonnay Baracca跟別的Chardonnay 比較,就因為他有一種優雅的個性。

這種優雅的個性,大概源自Friuli 的風土特性。本身也釀酒的 Joseph Bastianich 曾這樣描述這個產區﹕

The interplay of cool Alpine breezes and warm Adriatic currents is regarded as the secret to Friuli’s white-wine supremacy: Although it’s a northerly region, and is generally cooler than, say, Sicily, the key to Friuli is ventilation more so than temperature.  Thanks to a kind of natural air-conditioning, say winemakers, grapes mature more slowly and evenly, retaining an elusive balance of rich fruit flavor, well-defined aromas, and an electric charge of acidity.

[Vino Italiano, p. 27]

這,便是意酒的核心價值﹕天與地是最高的,人只能順其而行。葡萄園的重要性遠遠高於酒窖。

P1220732但今天的戲肉不是 Chardonnay 而是Friuli 種得最多的 Tocai Friulano。我們這裏有 3 款,包括一款基本版(2 號,來自年青樹,混有小量Malvasia Ribolla)和兩款老樹、單一葡萄園的純Tocai Friulano3 號與 4 號)

2. Miani,Bianc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9

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

4. Miani,Tocai Friulano Buri,2009

Tocai Friulano 並不是匈牙利的 Tokaji,也不是法國的 Tockay d’Alsace。根據最新的研究,這品種應該叫 Sauvignonasse(又稱 Sauvignon Vert),源於 Veneto,有時候被人誤認為是 Sauvignon Blanc,但其實兩者並不一樣,但因為匈牙利的反對,歐盟已經禁止意大利用Tocai 為名,於是新的名字變成 Friulano(見﹕http://en.wikipedia.org/wiki/Sauvignon_vert)。

Jancis Robinson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 說這種葡萄顏色與酒體都較輕,有花香和明顯的杏仁的味道。Ian d’Agata 則說他像 Sauvignon Blanc 較弱的版本,有新割下的草和迷迭香(rosemary)、百里香(thyme)的香氣,和杏仁的的味道。

眾酒友描述的香氣包括有﹕青蘋果、梨子、青檸、西柚、獼猴桃、橙皮、草青、白花等;口感發現有﹕南北杏、奶酪的臊味、果核、礦物、果皮、西柚、獼猴桃、檸檬、青蘋果等,很一致的是帶苦的收結。可以說與Chardonnay 一樣,三款Tocai Friulano 同樣表達了 Friuli 開放與爽朗的風土特性(見上引Joseph Bastianich 的話)。

這些是三款酒共通之處,其中2. Miani,Bianc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9最簡單,其他兩款則好像一陰一陽﹕

  • 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表現得最穩定,一開始已經有比較好的平衡,冰鎮後的第二輪更「風味乾淨, 可謂八面玲瓏」,陰柔、優雅是他的特色;
  • 4. Miani,Tocai Friulano Buri,2009比較有陽剛氣,但也比較飄忽,第一輪很艷麗,第二輪卻突然收斂了,然後又很緩慢的恢復,總之令人難以捉摸。

因此眾人對這三款酒有如下的評價﹕

  • 大家都把2. Miani,Bianc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9放在最後,這又正常又不正常,我在下面再講我的疑問;
  • 至於兩款單一葡萄園,他們在第一輪打成平手(44,一票棄權);到了第二輪,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取得了 61 的壓倒性勝利。

一句話,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的優點是典雅。

有一位酒友這麼說﹕

第一輪已感到酒本身有結實的骨架,我的筆記出現了幾次“good structure, very intense, high intensity其實他在第一輪的整體輪廓不太明顯,只能感到其强壯,結實,有綿密的酒體,果及酸都有點隱晦。第二輪就開放了,尤其以果味轉變得最為明顯,有濃郁的梨子香,柚子汁及一陣陣複雜成熟果香,非常吸引!相對另外幾款, Filip 的礦物感相對低調,但也可以說與其他元素更平衡,收結的柚皮甘澀及酸度更是非常難忘。最後一口我是這樣寫的 “very ripe pear and complex fruits, finish with elegance acidity, beautiful wine!"

但堅持 4. Miani,Tocai Friulano Buri,2009更好的朋友也有她的道理﹕變化多端的 Buri似乎有更強的潛力。這也說得不無道理。

我最不明白基本版 2. Miani,Bianc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9 的表現,因為他在三年前的品試中比其他兩款更為出色,當時我是這樣記述的﹕

最愛喝白酒的 J 迷這瓶酒迷得簡直有點瘋了,她一直喝得極慢,因為她捨不得把酒喝完。過了幾個星期我們再踫面時,她還在說夢話一樣憶述她從沒嘗過的薑糖味,她也驚訝的發現 Bianco 與潮州酒家的鹹酸菜是絕配!我也覺得這瓶酒很 exotic ,聞起來是清新、優雅的桃子、檸檬氣味,但入口卻有點 viscous 的質感,很胖、很可口的鮮果與活潑的酸度,配濃味的食物絕佳。我後來查資料才知道意大利有名的 San Danielle 火腿原來也產自 Friuli tocai San Danielle 火腿是天生的一對!

Bianco 之後,兩瓶 single vineyard Tocai 有點反高潮。

Bianco 勝在豐富多彩,有各種不同的果味同時爆發出來,很熱鬧、很刺激。而被狂野的 Bianco 洗禮過後, Filip Buri 便顯得比較嚴肅。簡單來說,這是典型的 hedonistic vs. intellectual 的取捨。

我的猜想是﹕Filip Buri三年前太年青了,到今天才比較開放,而且我在試酒會的 2-3 小時前便開瓶醒酒,所以這次的表現有如脫胎換骨。但 Buri 可能更為複雜,所以時開時閉的,可能幾個小時的醒酒仍然不夠!

相反,基本版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 卻因為比較簡單,可能醒過頭了。我在下午剛開瓶時曾小試,有「刺鼻、口感厚、黏黏的感覺、收結苦」的筆記,這有點像三年前的模樣,但幾個小時後他便開始走下坡。也不是說他很差,不過比三年前的驚艷確是失色很多。

品試完 4 款白酒以後,我請大家按自己的喜好為 4 款酒排名次,結果是﹕

  • 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 6 位的首選,3 位的第二名,這可以說是今天的White of the Night
  • 1. Miani,Chardonnay Baracca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92 位的首選,6 位的第二名,Antonio Galloni曾說這款酒可能是意大利最好的  Chardonnay,看來不無道理。

但我最期待的還是兩瓶紅酒,因為最能一窺 Enzo Pontoni 這位奇人的天才是他的純Refosco 藝術品Calvari

P1220726

5. Miani,Ross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7

6. Miani,Calvari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6

Refosco 是這地區的原生葡萄,當地一般用來釀造簡單、酸度高,最適合配 salami 的日常餐酒,但 Enzo 認為 Refosco  Friuli 的精華所在,所以工程師出身的他,在接管父親留下的家族酒莊以後便不斷研究改良,到今天他的名為 Calvari Refosco 酒已貴為 cult wine 中的cult wine Antonio Galloni 這樣介紹這 Friuli 奇珍﹕

Refosco is a naturally vigorous, rustic grape that Ponti has tamed (as much as possible) through meticulous work in the vineyard.  Most growers, even those who pay strict attention to yields, could produce 4,000 bottles or so from these plots — Pontoni makes 600. 

年產量只有兩小桶(600 瓶)的 Calvari ,只在好的年份釀造,我們試的是 2006 2007 因為年份欠佳,沒有推出 Calvari ,只有一瓶混合 Merlot Refosco Rosso

三年前的品試時,我至今難忘的印象是「野性難馴」和火山噴發的感覺,但奇怪也矛盾的是他同時有一種克制的優雅,因為有伯樂如 Enzo Pontoni

我當年有如下的筆記﹕

Impenetrably dark aromoas, wild, graphite, rustic, complex.  Taste recalls Bordeaux, Syrah (Hermitage), with a big body yet layered, but is unlike any of these.  Wild!  A bitter finish, complex.  WOW!

Volcanic, dark pit, wild, Bordeaux, Hermitage and Aglianico in one devilish body.  Wild but manages to be elegant.  Wonderful creature!  Gets more and more tannic.

Challenging wine with a huge structure, wild but still manages to be extremely elegant because of a certain restraint to it.  Coal pit, volcanic feel.

我很好奇想知道﹕他們長大了嗎?

相比之下,5. Miani,Ross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7被酒友覺得「很像新世界的果味炸彈,他濃郁的黑加侖果味與其他元素不太平衡,酸度隱晦,粉狀單寧,感覺有點笨重」,另一位說「果味不算集中,酒精因此突顯了出來,單寧也不算滑,有點青澀的感覺」。

但說時遲,那時快,果味炸彈到第二輪開始整合得更好了,可是大家的目光早已轉移到耀眼的6. Miani,Calvari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6去了。

剛才投訴 2007 像新世界酒的酒友對6. Miani,Calvari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6大喜。他說﹕

Big wine! Very intense but elegant, chalky tannins feel like 紅豆沙,很獨特的酸味,類似酸梅乾,話梅,强勁果味+酸梅乾+紅豆沙單寧,有趣至極!架構紮實,頭中尾段平衡流暢,最愛收結留在口中的「紅豆沙單寧粉+酸梅乾」 , 個性好獨特的一瓶,很難忘!值得一提的是單寧有點青澀,以及最後一口時酸梅乾的酸度大爆發,好强勁!

另一位這樣說﹕

果味濃如墨汁,很primary 的時期,但當中能感受到相當好的酸度,令整體感覺不至於呆滯。

這便說中了 Calvari厲害之處。Refosco在很多人手裏是簡單的日常酒的材料,Enzo Pontoni 借天行道,在土地上默默的幹,利用老樹,又嚴選葡萄,終於證明Refosco也能成大器。從老樹出的新酒免不了有炸彈的身段,所以三年前我們感覺他「野性難馴」,但假以時日,他的平衡結構會讓他成為貴族,舉重若輕是他今天最好的寫照,也是意酒的標誌!

我們試閉起眼想想,Sangiovese 本布衣出身,沒有 Gianfranco Soldera Paolo De Marchi 這些伯樂怎可搖身一變而為貴族呢?

我們的 Friuli 之旅到此也結束了。

對我而言,最令我感動的倒不是3.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的典雅和6. Miani,Calvari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6的舉重若輕。

最令人驚嘆的是意酒的無比潛力在最近二、三十年才開始被一個又一個的Enzo PontoniGianfranco SolderaPaolo De MarchiFlorio Guerrini 等揭示於世,他們用的是最原始最簡單的方法﹕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世間今天最缺乏的,其實也是這種原始和簡單的瘋子。

吾從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