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一場 — 重新出發(Mostly Barolo)

今年的第一場 VIPa 隨意行選在同一個周末,同一家餐廳舉行,但感覺卻與去年完全不一樣。(去年的遊記在此﹕Barolo Barbaresco 半日遊(VIPa 導賞活動之一)

首先,我沒有當導遊的感覺,而且賞酒也不過是個借口。

我心裏想﹕大家一年來各自忙昏了頭,風風雨雨過後,何不找幾位同好一起消磨「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半天?還有令人更愜意的事嗎?

P1220053

我臨時選了三組一共 6 款酒,包括 19791990 1989 各兩瓶,以 Barolo 為主。

P1220039

0. (White) Giacosa, Roero Arneis, 2012

1. Il Colle,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79

2.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79

3.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Martinenga,1990

4.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Gaiun Martinenga,1990

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

6.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9

這三個年份對我有著不同的紀念意義,但酒選好了以後,我才發現幾瓶Barolo 5 個腳印,三、四十年前 Barolo 的變革便是這樣一步一步的走出來的。所以這半天又變成一次漫步 Piedmont 之旅。

Fish-DSC4348

取自酒友子非魚的照片

開場酒是 Bruno Giacosa 的白酒 0. (White) Giacosa, Roero Arneis, 2012Roero 是隔著一條河遙對 Barolo Barbaresco 的一個產區。我是白酒盲,但查資料得知 Arneis 這種 Piedmont 白葡萄幾十年前幾乎消失了,幸好 1980 年代白酒成為潮流,Giacosa Vietti Alfredo Currado 兩人便帶頭釀造 Arneis,他們的出品也是箇中表表者。這是比較便宜的酒,而且一般只喝新年份,那股強烈的野花和熱帶水果氣味令人精神為之一爽,微苦的收結更添趣味。

今天只想輕輕鬆鬆的喝酒,所以懶得去處理酒。6 瓶紅酒同在早上大清早開瓶,一直在原瓶呼吸,只有較龐大的 4 瓶在第一、二回合之間作了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 處理。

 

首先出場的是 1. Il Colle,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79

P1220042這是當天唯一完全成熟的一瓶,但也要半天才敞開。早上剛開的時候有羞人答答的香粉、黑櫻桃、乾花等香氣,很泥土,入口是簡單的甜與酸,有點像酸梅湯。

晚上第一回合出乾香草,酸櫻桃,泥土味,丹寧溶化了,很好的酸度,喝來舒服。個多小時的第二回合,變得更開放了,而且更活潑和年青,有新採香草的氣味,口感更圓潤,那醉人的酸度是 Sangiovese 的標誌。人生最美妙的一刻叫「英年」,哪酒呢?非經典年份如 1979 Brunello 35 歲左右才步入英年,好年份的大概要 50 年,可知 Brunello 比人長壽。(Il Colle 的介紹見﹕我的師兄叫 Soldera Il Colle

多雨的 10 月份令 Barolo 1979 長得比 Brunello 困難,但好處是為鐵漢多添了幾分柔情,這在 2.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79 表現得很清楚。

P1220043酒的晶瑩通透紅寶石顏色先令人眼前一亮,以 Nebbiolo 來說顏色算比較深的,Angelo Gaja 十年磨劍,1979 年首次全面應用他改變 Barolo Barbaresco 近代歷史的新法,單憑酒的顏色已可看出一二。

早上剛開時還比較緊閉,較多聞到的是輕微的樟腦似的桶味,入口如黑巧克力,甘多於甜。一個小時後開始有一點紫羅蘭類的小花,果味也稍甜一點,這時的桶味消散了。

晚上第一回合又再開放一點,有些香粉,丹寧清晰可辨,這時果味細緻而優雅。印象中的 Sori Tildin 有渾厚的果味,所以主角仍未出場。

我把約 1/8 瓶的分量在第二回合開始前換瓶到 187ml 小瓶子,20 分鐘後換回原瓶後便馬上開始第二回合。這時女高音開腔了,吐詞準確,歌聲甜美且圓潤,收結還帶很自然的顫音,這是近乎完美的演繹,可惜時間所限,沒機會 encore

有喝過 Gaja 老年份(1960 年代)和新年份(1990 年代以後)的朋友很多都認為新不如舊,大概是因為新 Gaja 的桶味比較厲害。Gaja 的資料說今天的酒窖陳年統一為先一年法國小木桶,然後再一年大桶,但看資料當初不是這樣的。Sheldon Wasserman 記錄得很詳細﹕1981 6 12 大,1982 8-9 13-14 大,所以看來 Angelo Gaja 剛開始的時候小桶用得比較克制,從 1979 看來,木桶味一點都不明顯,所以不太喜歡新派口味的人可能應該選 Angelo Gaja 1970 1980 年代較早期的作品(Angelo Gaja 的介紹見﹕Angelo’s Choice)。

Brunello Barbaresco 是很難比較的,取捨很主要由口味決定,但我還是用玩遊戲的方式問大家喜歡哪一款酒多一點?結果 7 人當中有 5 人在第一回合選了 1. Il Colle,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79,但第二回合的結果卻完全倒過來 — 5 個人選了 2.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79

Angelo Gaja 最早把他對法國與加州酒的研究應用在意大利酒,可以說是Barolo 現代化的鼻祖。他的信徒甚多,Marchesi di Gresy 便是其中一位,莊主很大方的承認 Angelo 是他的 “model and inspiration” [見﹕Matt Kramer, On Wine, p.286]

P1220045Marchesi di Gresy 擁有一塊叫 La Martinenga 的田,很多權威與莊主都認為這是 Barbaresco 最好的田 [Sheldon Wasserman, p. 199]。他們是貴族地主,原來依靠佃農耕種,把葡萄賣給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後來農民大批跑到工廠打工,新找的佃農要求的分成從 50% 一直提升到 90%,男爵才被迫僱人自己造酒,他們很自然的便用了 Gaja 的新法。

我們今天試了他兩款 1990,基本版 Barbaresco Martinenga 的陳年用了早年 Angelo Gaja 的法子﹕6 個月小桶,12 個月大桶。單一葡萄園 Gaiun(與 Asili 相鄰)則用小木桶陳年 30 個月(另一款單一葡萄園 Camp Gros 則用 6 個月小桶,24 個月大桶)。

兩款酒的顏色都較深,其中 3.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Martinenga,1990 在早上小試時便很開放,有些醬油和草藥氣味,丹寧也充足;4.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Gaiun Martinenga,1990 卻很封閉,早上只聞到一點鐵銹、乾花的氣味,入口有很多不同的味道,但像上了鎖一樣,有很緊的丹寧。

晚上第一回合,3.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Martinenga 有烤過的香草氣味,4.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Gaiun Martinenga 烤得更香,前者有較開放的果味,後者則仍然漆黑一片,他的優點是比較複雜。

在第二回合開始前,我用小瓶子把 ¼ 4.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Gaiun Martinenga double decant 了,結果才把他的門打開了小半,讓我們領略到豐富而且很有層次的果味,很新派,但如果你只喝 Giacosa,又怎會知道原來 Asili 的鄰居可以那麼艷光照人呢?

Angelo Gaja 想左右逢源,但 Marchesi di Gresy 試圖比他走得更遠,所以 4.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Gaiun Martinenga 應該拿來跟 Gaja Sori Tildin 比,兩塊田都有亮麗的果味,選哪一款要看你喜歡新型跑車還是 Gaja 的改裝「老爺車」?兩者都不喜歡的,可以回歸傳統,選Giacosa Produttori Asili

但對 Elio Altare 而言,Angelo Gaja 終究只算是個改良派。Angelo 的發酵足足有三個星期之長,跟傳統派差不了多少,而且小木桶與大木桶並用,這種小吵小鬧的玩意滿足不了比 Angelo 晚出道十多年的 Elio。打從他在 1983 年因為用斧頭砸了酒莊的老木桶而被爸爸逐出家門的一天起,他便後無退路。他復出以後,便開始激烈的變革,在田裏大量用 green harvesting,在酒窖則把發酵期縮短至 3-5 天(rotary fermenter),陳年完全用法國小木桶。

他甚至夠膽量突破 Barolo 的限制。他從 Arborina 葡萄園製了兩款酒﹕Barolo Arborina 算是他比較守規矩的一款,滿足了 Barolo DOCG 的最起碼規定,在小木桶陳年 24 個月,但另一款酒只陳年 12 個月(今天是 18 個月),所以不能稱為 Barolo,只以餐酒或 Langhe Rosso 的名義推出。我們今天試的 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 便是這款餐酒,當年用的是全新的小木桶(Barolo 25% 新木桶)。

P1220050 Barolo 的傳統看,這款餐酒是一頭怪物,但Elio 的靈感來自 Burgundy,所以反常才是正常。

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 的顏色是今天 6 瓶酒中最深的紅寶石,一點都不像 25 歲!早上小試時已經很開放,非常清新的紅櫻桃和甘草,些微刺鼻的香料可能來自木桶,但不算嚴重,入口是非常清新的紅果味。

晚上的第一回合,一位喝慣 Burgundy 的酒友驚呼他聞到很熟悉的「令人開心的」香氣,他的意思是 Burgundy!我問他像哪一區,他答以 Vosne Romanee,但說這是瓶 1989 年的 Burgundy 便比較難以置信了,因為聞與喝都像新酒。

我想起去年一場 The Other Italy 隨意行的 1988 Elio Altare Vigna Larigi Barbera)喝起來也十足一瓶新酒,也有點 Burgundy 風味。

我好奇想知道用一個小時的 double decanting 會否促使 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 變老成一點?結果卻令他更開放好喝,絲絨般的質感,清醇亮麗,我一直認為 Elio Altare 是新派中用桶用得最好的,這是另一個好例子。我看今天再沒有人會懷疑 Elio Altare 的酒能否陳年,但我最想知道的是再過 25 年的 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 會成熟嗎?

不過用一般 Barolo 的尺度,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 可能顯得太簡單了,正如喝慣 Barolo Brunello 的人會嫌 Burgundy 過於簡單,但Elio 是做給他爸爸看的,他要證明 Nebbiolo 不一定又髒又沉重的,Gaja 那種非驢非馬的方法太溫吞水,他要 Rock and Roll!結果他做到了。(Altare 的介紹見﹕“I did make my father suffer”: Elio Altare

傳統陣營也並非完全滿足於老方法,最好的例子是 Aldo Conterno。就在Angelo Gaja 開始他十年實驗的一刻,Giacomo Conterno 的大兒子 Aldo 決定離家自立門戶,把 Barolo 改良成乾淨、更可親的新經典。

P1220051Granbussia 是酒莊的旗艦酒,用了三塊田的葡萄混兌而成,只在三塊田都產出上好葡萄的年份才釀造。1989 年是近半世紀最好的幾個年份之一,經過 20 年的經營,無論葡萄樹或 Aldo 的技術也應該接近高峰,所以 6.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9 不愧為 Barolo 歷史上的經典酒,也是 Aldo 1990 年代退居二線以前的代表作。

但他是今天最慢熱的一瓶,喝到最後幾滴才感覺酒真正敞開了。

酒的顏色帶點棕色,但很通透。早上剛開瓶時有一點醬油氣味,很泥黃的感覺,微弱的果味,結實的丹寧,收結長長的。

晚上第一回合,出了些新鮮香草和類似鐵銹的金屬氣味,朋友頻頻說他的氣味不斷變化,有人說聞到焦糖和新割切的香草。這時的丹寧也蠻凶的。

在第二回合以前,我也把 ¼ 瓶作了一個小時的 double decanting,但覺酒越變得複雜,很多各種各樣地裏的氣味湧現,果味帶甘帶黑巧克力,到最後幾滴才稍為淨化,像密雲的天空閃過一線光亮,深且甜的果味出現了,但酒也盡了。言有盡而意無窮,我腦海裏剎時出現 Aldo Conterno 接受 Jancis Robinson 訪問的一幕﹕喝不懂 Barolo 的人我們不管,反正全意大利每 10 個人每年只可以分得一瓶  我又想起我的第一瓶 1989 Granbussia 鬧了個笑話,他悶聲不響的怪異行徑令我懷疑他是瓶假酒Aldo Conterno 的介紹見﹕Barolo 的儒者﹕Aldo Conterno

不覺間,已屆夜深,我便趕忙請大家投票。第一回合 6.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9 7 票全勝 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0 票),到第二回合 Altare 才取回 3 票,但仍然是 Aldo 6 票贏(這時有兩位酒友加入)。

WOTN

6.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9 是眾人之選,拿了 6票,另外這三款各拿一票﹕

  • 1. IlColle,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79
  • 4.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Gaiun Martinenga,1990
  • 5. Altare Elio,Vigna Arborina,1989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思聰而投給 1989 Granbussia,我自己也說不準,因為當晚除了 3. Marchesi di Gresy,Barbaresco Martinenga,1990 稍遜以外,其餘 5 瓶都十分精彩,尤其是 2.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79,我想不明白為甚麼沒有人欣賞他?

 

最後,不知道朋友有沒有想過﹕這瓶 1989 Granbussia 那麼慢熱,Aldo Conterno 的所謂改良,是否口號多於實際?

我的看法是 Granbussia 是與 Monfortino 對著幹的,兩者相比,Granbussia 肯定是 Mozart 而不是 Beethove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