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1 第 7 場 — Giacosa Lives(9):Giacosa’s Barolos At First

Visits: 139

組織與報告:抱青

生物動力曆法﹕2023 年 3 月 7 日 –

這是我們去年冬天囘香港期間最期待的一場酒聚,也不完全因爲 Giacosa。

自從移居杭州後,香港最令我們牽挂的便是好酒與好友。原來計劃好一月初辦的,因大病入院而延後了足足兩個月,終於能用 “正常人” 的口舌與心態來與好友共聚一堂,我的心情比酒要複雜不知多少倍。

這次可以說是去年夏天那場 VIPa-10 第 3 場 — Giacosa Lives(8):Giacosa’s Barbarescos At First 的續編,那次既沒有 Santo Stefano,也沒有 Asili,我們跟著 Giacosa 的脚步,看他怎樣從幾塊 Barbaresco 田當中最後選定了 Asili 為他的至愛。

Barolo 比 Barbaresco 面積大得多,可挑選的佳麗自然也更多,可惜 Giacosa 當年並非富農,不然他可能把他最喜歡的四塊田全都買下(Pianpolvere, Falletto, Vigna Rionda 與 Bussia)。

我們有幸喝過他非常精彩的疑似 1978 Pianpolvere (見:VIPa-8 第 16 場 — Giacosa Lives(5):Giacosa’s Favorite Barolos)。我當時寫道:平衡、優雅,剛與柔的結合,難怪 Giacosa 選中了他!

他最早標明為 Falletto 的 1971 Riserva 肯定是我喝過最難忘的兩三款 1971 之一,立體如一件雕塑作品(見:VIPa-6 第 8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三:1971)。

Collina Rionda 我喝過不多也不算少,不過以我個人口味而言,始終有點名大於實的感覺,我總覺得這塊田的果(肉)多了一點,稍欠 Serralunga 應有的張力(筋骨),所以 Giacosa 評這塊田在 Falletto 之下是有道理的。

他指的 Bussia 應該是 Pianpolvere 以外的另一塊田吧?我僅開過一款名叫 Pugnane 的 1978 白標,但酒的狀態不太好,因此不能作準(見:VIPa-7 第 22 場 — Giacosa Lives(3):Castiglione Falletto)。

其他田算是遺才吧?這次我們仿照上一場的做法,選了他最早期的 Barolo,讓我們再次跟著大師的脚部,到 Barolo 區邊走邊嘗。

很有趣的是 Giacosa 似乎是個西山客,我很久以前已經留意到他的興趣似乎集中在西部的三條村子:Castiglione Falletto,Monforte 與 Serralunga,其中釀得最多的田除了 Falletto 以外便是 Villero(Castiglione Falletto)與 Collina Rionda(Serralunga)。紀錄中他從來都沒有越過產區的中軸綫到 Barolo 與 La Morra 那邊買過葡萄。他最偏愛的是 Villero 與 Rionda,分別釀了 15 次 與 14 次。這次兩塊田的第一個年份我們都準備了,另外有非常少見的 Ginestra 與 Arione。

一直公認為最早的 1964  Riserva 究竟來自那塊田,今天仍然沒有定案。Ken Vastola 說問過酒莊,確定金標的那瓶來自 Falletto,那我們今天拿出來的這瓶淡黃色標貼的 1964 又是何方神聖?這個標貼應該較常見,與 1961 與 1964 Barbaresco 一樣。以前的 Riserva 是紅領而非紅標,到 1967 年才有紅標的出現。更有趣的是,Ken 去年宣佈他找到一瓶金標的 1957 Barolo,並引 Giacosa 在 2012 年的一次講話證實了大師的確那年便開始釀酒,他猜測那年的葡萄也來自 Falletto。無論如何,今天我們起碼可以喝到平凡人能找到的最早年份的 Giacosa Barolo,管它是第一或第二個年份,也不去猜測那是 Falletto 還是什麽。

我們今天排出的陣容如下:

  瓶塞狀態
B1. Cordero – Tenuta San Giorgio, Rivone, Oltrepó Pavese Chardonnay, 2020  
B2. Campogrande, Telemaco Liguria di Levante, 2014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78 非常緊,5% 沾酒液
2. Giacosa Bruno, Barolo Ginestra di Monforte, 1974 頂部與底部碎裂
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67 有彈性,40% 沾酒液
4.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 緊,30% 沾酒液
5. Giacosa Bruno, Barolo Arione, 1971 有彈性,80% 沾酒液
6. Giacosa Brun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1964 非常緊,0% 沾酒液

所有酒(包括白)在 24 小時前在酒窖開瓶,我馬上倒了幾滴來試嘗,同時把酒塞的狀態也記下了(見上表),因爲這對老酒的表現有非常大的影響。之後沒有囘塞,原瓶作瓶醒。

 

首先登場的兩款白都是異品。

恕我淺陋,除了香檳,我從來未喜歡過 Chardonnay。這品種可塑性太高了, 往往因爲聰明的加工手法而把酒弄得過分造作。不久前嘗過這款由 Vietti 年輕一代在 Oltrepó Pavese 釀的 B1. Cordero – Tenuta San Giorgio, Rivone, Oltrepó Pavese Chardonnay, 2020 卻令我有觸電似的感覺。我愛那自然、流暢的表達手法和他的意大利基因:energy!有了一天的瓶醒,他在第一回合已徐徐打開,一派輕盈與平和(那不是 Chardonnay 的慣用語言),透著頗實在的鹹鮮礦物味。第二回合更融合了,收結長,甜、酸、鹹、鮮諸味紛陳,但仍然身輕如燕。

原來酒莊用了 30 年老籐,沒有除梗,並分別在小桶與陶罐發酵及陳釀,只部分經歷了乳酸發酵。

 

Elio Altare 從 La Morra 退休後在 Liguria 的實驗作品 B2. Campogrande, Telemaco Liguria di Levante, 2014 是 Bosco 與 Albarola 的混釀,呈橘色,奶油(creamy)的質感,帶鹹的礦物味像海邊不停拍打岩石的巨浪,有種洪荒的力量。可能酒還沒開得夠,果味一時間追不上礦物味,鹹多於甜。到了這個階段,Elio 不需要討好任何人,他更像個畫匠,喜歡畫什麽就畫什麽。原來酒的名字正好取自佛羅倫薩的一位畫家 Telemaco Signorini,他自從 1860 年來過五漁村(Cinque Terre)後便每一年都要回來。我突然想起這款酒的畫風近似野獸派!

 

讓我們踏上 Giacosa 的 Barolo 歷史之旅吧。

當晚我們跟過去一樣一雙一雙的從新年份喝到舊年份,但爲了重塑這段歷史,這裏我從舊到新來敘述。還有,當晚的餐廳侍酒師太忙了,第一回合倒的酒分量偏多,所以有些酒喝到第二回合分量少而且帶些渣滓,不過酒的表現還是清晰可辨的。

 

6. Giacosa Brun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1964 的塞子與 1978 Villero 同樣是當晚 6 瓶中最緊的,塞子上的字跡已模糊,拔出來後發現幾乎完全沒有沾上任何酒液。我馬上試了一口,有深甜的果。厲害!

晚上第一回合引起一些議論,爲的是酒標那麽新。

我以前領教過兩支 1961 Giuseppe Rinaldi Barolo,幾乎肯定是 Barbera 而不是 Nebbiolo。所以這次用盲品的方法小心試一試,憑那種綳緊的張力感與很強的丹寧,我認定是 Nebbiolo。MF 說聞到墨汁與花,但 Q 帶著可疑的口吻說 “口腔的中部感覺空洞”,懷疑這可能是假酒。

我覺得酒此時很綳緊,看酒塞那麽緊,有可能未打開吧,於是在兩只杯子之間來回作 “換瓶” 動作,果然香氣舒展了一些,主要是黑果,隱約有些成熟香氣,丹寧融合得好多了。這支酒喚起我對 Giacosa 1971 Falletto Riserva 的回憶(見:VIPa-6 第 8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三:1971),面前這瓶 1964 比 1971 架構還要更龐大。論年份,1964 偏向力量,而 1971 較爲優雅。而且瓶塞如果把酒鎖得更好,喝起來絕對可以比 1971 更硬更緊閉。

我已經忘了這瓶酒是從哪裏買的。這時仔細看看酒瓶,背後有個美國 Rare Wine Company 的標貼。那是家信譽很好的酒商。這時我記起來了,我當年買的時候,他們限定 Giacosa 的珍品每人限購一瓶。我相信他們應該查過並滿意來源是可靠的。

我的信心更強了。

到了第二回合,A 嘗了一口便宣佈:上半支是假酒,下半支是真酒!此話連忙引來哄堂大笑。

這時 1964 醒來多了一些,不過表現的仍然是力量多於柔情,有深不見底的黑果,我肯定酒遠遠未打開。老酒難處理,出錯永遠在於供氧不足而不是過多,這是又一教訓。不過這次得益的是知道 Giacosa 一開始便能釀出好酒,他的老年份絕對值得追!

我寫報告前查了 Ken Vastola 搜集的酒瓶照片和 cellar tracker 對這款酒的評論。我發現很多酒的酒標看起來都比較新,而且酒的狀態也大多比較好。據説 Giacosa 過去沒有存自己的老酒的,所以要麽是一位早期買入他的酒,近年才放出市場的收藏者所爲,又或者我們都被一位擅長造假酒的高手耍了。不管怎麽也好,用盲品方法,我會認爲這肯定是一瓶好酒。如果真的是藏家放出來的,就好比一支 ex-domaine(直接出自酒莊),有此 “原始” 狀態一點都不稀奇。

 

讓我們回到年方三十五的 Giacosa 吧。

1964 應該給他很大信心。自己沒有田的好處是可以選擇比較好的年份才釀酒。三年後,機會來了。這年對 Giacosa 應該是大豐收之年:他同時在 Asili 和 Vigna Rionda(他稱爲 Collina Rionda)買到質量非常好的葡萄,第一次用紅色標貼釀了兩款 Riserva — 7,210 支 Asili 和 5,500 支 Rionda。Rionda 另外還釀了 8,250 支白標。

他的葡萄是從 Aldo Canale 那裏買的。Canale 自己也釀了一點。他的田大概有兩公頃那麽大,賣給 Giacosa 的葡萄已經有 12,710 支,他自己釀的總有 1,000 支上下吧?兩公頃釀了 13,000 支以上,可見當時還沒有 green harvesting。

這兩支的酒塞不錯,約 1/3 沾了酒液,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Collina Rionda, 1967 緊一些。我開瓶後小試已經非常吃驚:Collina Rionda, 1967 的勁度(intensity)很強,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 更驚人的強。令人馬上下跪!

這兩支酒令我對 Rionda 改觀,原來陳年後的 Rionda 可以那麽好!

第一回合,香氣有點沉,一團團的黑果,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Collina Rionda, 1967 潛得更深。

在口腔内,Collina Rionda, 1967 卻是個深水炸彈:很有勁度的黑果,但非常圓潤,像緩緩而流的大川,點綴著帶點鹹的礦物味,那酸度啊,像劃破漆黑夜空的一束光,映照著目瞪口呆的十張臉。豐、厚,但極度融合,偉大的 Rionda 之美全在此矣,但正如 Bartolo Mascarello 一樣,要經年纍月,等鮮果逐漸隱退,我們才得窺他的真身。有時候,喝老酒就如觀日出,少點耐性都不行。

Bartolo 的 Cannubi 賦予他空靈,顯露的是 “無” 的境界,這 Serralunga 之寳卻為凡俗衆生開講,說的是 “有”。

論勁度,論深沉,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Collina Rionda, 1967 更甚。如果Collina Rionda, 1967 好比大川,則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 是大海無疑。此刻 Collina Rionda, 1967 有完美的平衡,丹寧細滑得好像不存在,但放在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 旁邊又顯得有點平面。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 深不見底,非常立體,有實在但融合得與其他元素渾為一體的丹寧,我徹徹底底投降了。順便一提,這兩支酒表現得那麽好也要歸功與酒的良好狀態。他們也來自 The Rare Wine Company。

第一回合偏好白標的更多(比數是 4:2),但我認爲紅標更全面,更 Serralunga。到了第二回合,白標的果豐滿得如大河汎濫,破壞了剛才的平衡,而紅標此時除了力量還有完美的平衡。這回合眾人皆棄白投紅了(0:4)!

我想 Rionda 當年也讓 Giacosa 大大吃驚吧,而 Aldo Canale 也必然認爲 Bruno 這小子後生可畏。我這樣說是有證據的。我曾經在六年前的 Vigna Rionda 專場開過 Canale 自己釀的 1967 Rionda,當時他力壓狀態有瑕疵的 Giacosa 1990 Rionda 而成爲了 WOTN(見:VIPa-5 第 11 場 — Serralunga d’Alba (I) Vigna Rionda),但與我們面前由 Giacosa 炮製的兩款相比,Canale 肯定自甘拜下風。

所以在接著下來的十年裏,雙方再合作釀了六個年份之多,包括 1968,1969,1970,1971,1974 與 1975,這裏頭起碼有一半都不是什麽好年份。

Giacosa 太喜歡這塊田了!再其後雙方似乎都合作愉快,產生了四款 Riserva(1978,1982,1989,1990)和三款白標(1980,1985,1993),之後 Giacosa 因爲價格太高而卻步,但另一原因是他找到了新歡!

 

1971 是繼 1967 後的另一大年,那年 Giacosa 抱了三個紅娃娃:Falletto,Rocche di Castiglione 與 Santo Stefano。另外有幾款單一園的白標,包括四款 Barbaresco 和一款 Barolo。

那年他從他的老朋友 Gigi Rosso 那裏買到 Arione 的葡萄。Gigi 在 1960 年代末買到這塊位於 Serralunga 南端的田,但他遲到 1979 年才建好自己的酒窖,之前他樂意賣葡萄給 Giacosa。

這瓶 5. Giacosa Bruno, Barolo Arione, 1971 是今天 6 瓶中顔色最淺也最有成熟風味的。這塊田的友善性格應是基本原因(見:VIPa-10 第 5 場 — Francia vs Arione),但那富有彈性的瓶塞也居功不淺,它讓酒在過去四五十年可以緩慢的瓶醒。

我前一天在酒窖開瓶後已聞到松露香氣,這是六瓶中最通透與優雅的。

晚上第一回合,很舒服的菌菇成熟香氣,通透,還透著一點舊木塞的氣味。入口柔順,清甜,可以感到一絲絲的丹寧。

第二回合渣滓較多。

 

Giacosa 在 1971 年發現了 Falletto,Rocche di Castiglione 與 Arione,其中 Arione 因 Gigi Rosso 在 1979 年建立了自己的酒窖而中斷了,其他兩塊田他一直斷斷續續的買到葡萄,在 1980 年他甚至從 Luigi Brigante 手中把 Falletto 買下了。

 

1974 年不算是大年份,但那年 Giacosa 也在 Monforte 發掘了兩塊田:Bussia di Monforte(紅標) 與 Ginestra(白標)。據 Ken Vastola 的考證,Bussia di Monforte 應該來自 Adriano Fratelli 的 Tenuta Pian Pianpolvere 莊,他們擁有 Pianpolvere 的田。

我們今天找來他只釀過一次的 2. Giacosa Bruno, Barolo Ginestra di Monforte, 1974

這瓶酒的狀態是六瓶中最差的,塞子太軟,頂部與底部都碎了,剛開瓶時帶些類似指甲油氣味的揮發性酸度,不過果味蠻充足的。

第一回合,鹹菜香氣,入口圓潤,非常漂亮的酸度,不誘人但平易好喝,中材生本該如此(見:VIPa-7 第 8 場 — 1974)。

第二回乾净了些,長胖了,果味像蔗糖似般甜美。

Giacosa 大概不太滿意吧,他沒有再回頭。

 

1978 又是個大豐收之年。除了 Falletto,Rocche di Castiglione,Arione 與 Bussia di Monforte,Giacosa 又開發了 Villero 與 Pugnane。我們今天找來了 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78 ,那年他還有一支 Villero 的紅標。

瓶塞非常堅硬,開瓶後小試時但覺其結構。

第一回合,香氣不太開放,這個年份的 “通病”是樣貌與年齡不相稱。1978 幾乎所有酒都像動過凍齡手術似的,非常年輕,酸度與果的激烈戰鬥。接受了這個年份特性,酒還是很好喝的,座中有人稱之爲“美魔酒”,我認爲他此刻表現的是一種高水平的平衡,果、酸、丹寧什麽都不過分,而這大概是 Villero 的特性。

第二回合出了些乾花,體態豐滿了一些,果強了,以致酸度好像掉了一點點,但肯定更開放,比第一回合好喝。

在 Castiglione Falletto 南部的 Villero 或許有幾分似 Arione,同樣有種親和力,我懷疑這很貼近 Giacosa 的口味甚至性格。無怪乎 Giacosa 之後不斷囘去,從 1978 到 1996 年的短短 的 19 年間竟然一共有 15 次之多,頻率比其他田都要高。之所以在 1996 年終止可能也出於一個意外的原因。Villero 有一塊田是 Sordo 一位女族人所有,後來她嫁了給 Monforte 的 Fenocchio(Giacomo Fenocchio 酒莊的 Claudio?),這塊田便拼到 Giacomo Fenocchio 酒莊了。

 

我們的酒喝完了,但 Giacosa 自家田釀自家酒的故事才剛開始。

1980 年,當 Luigi Brigante 想出讓他那塊 Falletto 葡萄園時,Giacosa 果斷的買下了,從 1982 年開始出了第一瓶白標 Barolo。出道二十年,他終於賺到他的第一桶金,有錢可以吞下一塊 10 公頃大的獨家田。

又過了 15 年,Pianpolvere Soprano 的莊主 Riccardo Fenocchio 自殺身亡,Giacosa 曾想買下這塊田,可惜不敵 Rocche dei Manzoni 的 Rodolfo Migliorini。我懷疑 Giacosa 不敢高價搶這塊田是因爲他在盯著另一件寶貝。一年後,他從合作社酒農 Odore 那裏買下了他心愛的 Asili。有了 Falletto 和 Asili,Giacosa 就好比有一子一女,什麽都不欠缺了,買下 Asili 的三年前他也物色了分析師 Dante Scaglione 並教他釀酒。Giacosa 的黃金十年開始了,直到他在 2006 年中風而結束。

自 Giacosa 在 2018 年逝世以來我們辦過的 9 場 “Giacosa Lives” 活動也畫上了美滿的逗號。

Wine of the Night

每個回合的酒我們都選了一次最愛的一瓶,整個晚上下來又按慣例排了頭三名。全部結果如下:

第一回合:

第一名: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67(5 票);

第二名:4.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2 票);

第三名: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782. Giacosa Bruno, Barolo Ginestra di Monforte, 19745. Giacosa Bruno, Barolo Arione, 1971(各得 1 票)

第二回合:

雙冠軍:4.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6. Giacosa Brun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1964(各得 4 票);

第三名: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78(2 票);

全場三甲:

第一名:4.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67(加權 19 分);

第二名:6. Giacosa Bruno, Barolo Riserva Speciale, 1964(加權 15 分);

第三名:1. Giacosa Bruno, Barolo Villero, 1978(加權 14 分)

後記

“老” 年份的 Barolo 喝過算不少,這次我才有點開竅的感覺。

以往喝過不少有很豐富的菌菇與乾花成熟香氣的老 Barolo,以前以爲本該如此的。看今天的酒,只有 5. Giacosa Bruno, Barolo Arione, 1971 有慣常的成熟風味。

今天我開始懂了。比較 “弱” 的年份,不太複雜的地塊和因爲瓶塞與儲存條件令吸氧比較多的老酒最容易散發我們熟悉的成熟香氣。譬如説三四十嵗基本款的 Produttori Barbaresco 通常都會很慷概的。

Giacosa 的 1967 Rionda 與 1971 Falletto,又或者 Monfortino 則很不容易,除非塞子不夠緊。很多 Ex-domaine 的酒也很多凍齡的例子。Biondi Santi 是另一出名的例子。

想來,人不也一樣嗎?年齡不過是數字,先天的基因,後天的維護常令人有非凡的活力。有人五六十嵗已經感覺衰老,有些人九十嵗仍聲如洪鐘!最近看功能醫學的介紹多了,他們有個 health span 的概念,與 life span 對應。Life span 講你活得多長,但晚年可能要臥床或坐輪椅,但 health span 則指你能維持健康多久。我們大可以說 Barolo 的 life span 雖然大致一樣,但有些酒的 health span 可以長很多。

香港最令我們牽挂的 … 

好酒與好友

1 則評論在 VIPa-11 第 7 場 — Giacosa Lives(9):Giacosa’s Barolos At Fir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