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ice, the Unexpected and the Unique

Visits: 94

朋友即將到意大利旅遊兼工作,臨行前我們約好了再來一次酒聚,他出的題目是 2005 年的 Barbaresco 。究竟是上次越發霉,越好味的 1974 Barbaresco讓他們上了癮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我說不準,但印象中 2005 Barbaresco 是相對早熟的年份,剛出來的時候喝過的幾瓶印象也算不錯,正好借這個機會重訪這小伙子。

 

 

我估計 2005 應該是 nice but not great 的年份,所以除了兩瓶 Santo Stefano 以外,我想為朋友多帶來一點驚喜。當我把半瓶開了三天的 2005 Biondi-Santi Brunello Annata  和半瓶開了 69 天的 2004 Ettore Germano Barolo Riserva Lazzarito 拿出來的時候,他們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強烈的颱風剛過後的酒家出奇地平靜,所以連我們四個半意大利痴與六位 bona fide Italians 的喁喁細語也引起侍應的莫大好奇。


四瓶
Barbaresco 有趣之處是他們涵蓋了產區的三條村莊。

 



比較少見的是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Casot,來自地勢最高的 Treiso 村,因為地勢較高,Nebbiolo 較難成熟,所以出產的 Barbaresco 不多,而且風格大多輕柔與典雅,這瓶來自 Casot 葡萄園的酒也有這種風格,香氣有如微風吹過漫山的小野花的感覺,清純但沒有太多結構。

 

 

 


 

Barbaresco 村佔整個 Barbaresco 產區產量的一半,不同的田有很不同的風格。Pora 比較硬朗,但 2005 是相對早熟的年份,感覺比我們去年喝過的 2004 要開放,有草藥和帶點燒烤的的氣味,很 rustic,與 Casot 180 度的對比。

 

 

兩瓶來自 Neive Santo Stefano 葡萄園的酒很有趣。Bruno Giacosa 多年來從這裏購買葡萄來釀造的 Santo Stefano 早已成為意大利的經典名酒,Santo Stefano 也因此而成為 Barolo Barbaresco 兩個產區最有名的幾個 Grand Cru 之一。奇怪的是,當葡萄園的主人 Italo Stupino 後來以 Castello di Neive 的名義推出自家品牌的 Santo Stefano ,酒評人一致認為 Giacosa Santo Stefano 無與倫比。今天我們有機會直接比較 2005 Giacosa 2004 Castello di Neive 的分別在那裏。

 

 

還有一段有趣的插曲是﹕我們約兩年前也曾喝過一瓶 2005 Giacosa Santo Stefano,酒在原瓶透氣,10 個小時後下杯,很典型的濃烈野花香氣和新酒特有的活力,竟然在下杯半個小時後逐漸消失,這個 “sleeping in the glass” 的現象我曾聽說過,但親身經歷還是第一次。我們很有興趣想知道﹕沉睡的嬰兒兩年後醒來了嗎?

 

我在一天前的下午六點半開瓶,拔掉瓶塞後即放在 SOWINE 透氣,到第二天早上十點半試了一次,覺得比較緊閉,所以我大膽把大約 1/8 瓶換到另一個空瓶子,讓原瓶有更多氧氣可以加快酒的發展。兩個半小時後再試一次,酒的香氣與口感果然豐富了許多,換瓶的部分丹寧已經有點凶猛了,所以我把換瓶的部分倒回原瓶,晚上大概七點半下杯,到此時酒已在原瓶透氣 25 個小時,包括 4-7 個小時的「加氧透氣」。

 

Giacosa 顯然比兩年前成熟得多了,有帶 perfume 的鮮花香氣,很有活力,入口充實、豐滿,很複雜的以 red fruit 為主的果味,喝了半杯以後更嘗到一種 inner core of perfume,丹寧甜而細滑。Santo Stefano muscular 性格在這裏表露無遺,整個晚上酒都處于一種充滿 tension 的狀態,絕對不肯入睡,這是充滿朝氣的少年 Giacosa

 

2004 Castello di Neive 一直像個簡單版的 Giacosa。香氣比較清新,花香再加上像肥皂似的香氣,質感如絲綢,有一種 see-through 的感覺,他帶來的是清純的果味多于結構,好喝但缺少 emotionsAntonio Galloni 的評論是這樣的﹕

This is a surprisingly soft vintage and the wine shows slight elements of dilution that suggest yields may have been a touch too high.

 

或許值得用另一年份再做比試。我查過,2007 年的 Castello di Neive   Giacosa 同樣拿 95 分。

 

 

 

另外兩瓶酒把這晚的酒聚推向高潮。

 

 

 

69 天前我開了一瓶2004 Ettore Germano Barolo Riserva Lazzarito,只因為我想試試有名的 Lazzarito 葡萄園,這是位于 Serralunga 中部結構很強勁的田。

 

第一天的酒簡直不能喝。很強烈的花香,碩大無比的身形,但超濃的果味、木桶味與強勁的丹寧正在進行一場殊死戰。我用另一個空瓶子把酒 double decant 回原瓶,放到晚上,還是丹寧與木桶味重得不能喝。

 

之後我有點不理不睬的,把酒丟在冰箱一角,偶爾倒一小杯來嘗一口,以下是我多天的記錄﹕

7 harshness 跑掉了,只有微量的氧化氣味,但口感變成簡單的甜與酸;

14 ﹕輕度氧化氣味,仍然很軟弱無力,似乎比第 7 天還要弱;

22 ﹕比較明顯的氧化氣味,但不算嚴重,好像醒來了,比較有力的果味重新出現,violet and red,丹寧又開始出現,有種 tough and rough 的感覺; 

30 ﹕比較明顯的類似 sherry 的氧化氣味,但還不算非常嚴重,微弱但可辨的果味,明顯的丹寧和 density

50 ﹕氧化的氣味像醬油多于 sherry,果味與丹寧也變得明顯了,開始覺得 drinkable

69 ﹕很強烈的臭草、燒烤似的氣味,有點像陳年的 Amarone。口感很豐富和複雜,木桶味不明顯(可能被氧化的氣味掩蓋了),丹寧頗強,但整體有很好的平衡。如果可以接受氧化的氣味,酒現在是蠻好喝的。我想可以帶這個小子見見我的朋友了。

 

我對這個結果一點都不感到奇怪,原因是我以前有過好幾次類似的經驗,雖然我從沒試過 69天那麼長。

 

見前文﹕不可思議的 Monfortino 篇)不可思議的 Monfortino (中篇))

 

 

但我的朋友可興奮極了,尤其是 Gladys Anissa ,活像兩個小女孩發現了新玩意一樣。我問他們這種怪氣味可以接受嗎,她們竟然鼻子不離杯的說其香無比!我想她們一定嗜愛 blue cheese 和臭豆腐! Nebbiolo 真的不可思議!

 

放他  100 天又如何?這是我下一個試驗計劃。

 

 

另一位朋友司徒對 Brunello 比較有感覺和有經驗,所以他對那瓶 2005 Biondi-Santi Brunello 興趣大得多。

 

 

淺嘗以後,他馬上說他從沒喝過那麼 dry Brunello。我請他看看我以前寫過的一篇介紹 Biondi-Santi 的文章,他後來告訴我﹕


I would like to pay tribute to Biondi Santi. Its fruit is very very subtle but not fruity which is contrast to my previous Brunello experience. This is what I called unique. Apart from its uniqueness, it consists of all necessary features of Sangiovese Grosso, a kind of “pure sangiovese” feeling with good structure. 

I am quite confused to the way Franco Biondi-Santi treats his Brother as Brunello after reading your blog. How come there is someone who make the wine which can only enjoyable after few generations. May be this is different perspective of life. I treat Biondi Santi as a wine but Sig. Franco treats Brunello as a “real man”. This is a different level of love and affection! Anyway, seems Biondi Santi is not a wine to please everyone. But what is Biondi-Santi, I have no idea!

 

Biondi-Santi 概括為 unique,可以看得出司徒對 Brunello 甚有心得,但如何獨一無二法,請讓我在下一篇再胡謅。此時我只覺得﹕The Nice, the Unexpected and the Unique 我們在同一個晚上便一舉並得,這應該算是不錯的收穫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