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vioni 的夏春秋

Visits: 147

上個月與幾位新朋友酒敘,我建議以陰陽為題,繼續我在台灣開始的布根地與意大利的對話。

陽的方面,朋友帶了一瓶 1996 Domaine Jean et JL Trapet Latricieres Chambertin Grand Cru,我選了一瓶 1997 Salvioni Brunello

 

在我的印象中,Salvioni 是最陽剛氣的 Brunello,我們三年前喝的一瓶 1997 已經十分精彩,我想如今應該更為豐滿吧。1997 的特暖天氣應該令果味更盛,對布根地口味最適合不過。

 

 

早上開瓶小試,發現有咖啡豆、煙葉、香草等香氣,很黑實的口感,幾如黑巧克力,酒體很厚,開始時那種煙燻的感覺幾乎讓我誤會他是 Cabernet Sauvignon!我想這可能是酷熱的 1997 所引起的吧。我沒有再作任何處理,把酒一直放在酒櫃,到晚上帶去餐廳與朋友一起品試。

整個晚上,Salvioni 都處於一種混沌的狀態,充滿礦物與草藥似的氣味,很濃厚;味道像涼果,甘多於甜;結構方面,有很多不同的味道,但有點亂。丹寧是當晚的幾瓶酒中最厲害的,但這並不奇怪,我困惑的只是他有點凌亂而且果味不太明顯。但有趣的是與 Trapet Latricieres Chambertin 出奇地神似。

 

朋友帶了一個形狀如水杯的換瓶器,他倒了一點酒進杯子後發現酒變得比較開放,但我當晚的注意力幾乎全在兩瓶 Burgundy 身上,所以對 Salvioni 以後的變化沒有太在意。

回家後我翻看三年前的筆記,當時是這麼寫的﹕

Very complex and alcoholic when first opened, a long finish.  Sweet fruit on a bed of floral spices.  Compared to the more primary 2001, you can feel the wine developing, now in a more approachable but seductive stage.  Lovely!  Gets even more seductive the next day!

 

三年前這瓶酒 9 歲多一點,看來正處於春之末的妙齡,今天再踫他,也許已進入初夏的快速生長期,很多的變化正在進行中。但這只是我的猜想。

 

Barolo 的四季變化我經歷得比較多,以前也做過很多試驗,但要經歷Brunello 的四季是難上加難的事,原因是除了 Biondi-Santi 以外,老的 Brunello 不容易找,所以我的經驗很零碎。踫了這根釘子以後,令我很有興趣開始研究一個新的課題﹕Brunello 的四季是如何變化的?


 

踫巧我手邊有 198919992001 2004 幾個年份的 Salvioni,而比較新年份的三瓶都是我們以前喝過的,所以我花了幾個星期,向他們一一請教。

 

 

我們先試 2004兩年前我們喝過一瓶,當時他才 5 歲半,離入瓶兩年不到,所以是個嬰兒。我在名為 2004 Brunello 的驚與喜的文章裏曾提過這是我們最難忘的幾瓶 2004 之一,當時我說﹕

 

Salvioni 從來都是高頭大馬、丹寧厚重的,但 2004 卻盡顯嫵媚,成熟的果味蓋過一切,有時甜入心肺得幾乎令人疑是 liqueur

兩年後重訪 7 歲半的 2004,第一天比較羞人答答。兩年前還蹦蹦跳跳的小孩,今天已是個剛踏入大學的年青人,縱使拿著很高的高考分數,但畢竟大學裏有更高的山、更深的水。我的筆記是這樣的﹕

The wine has grown beyond the adolescent phase 2 years ago.  Gone is the freshness and exuberance.  This is a young man, perhaps a freshman in college, a bit unsure, a bit intimidated by the scholarly atmosphere, measured, reserved, finding and groping his way.  The nose is low-key, and the palate has added a lot of complex flavors: herbs, licorice, preserved fruit/cherry, deep and dark, a baritone rather than alto.  The emphasis is no longer on sheer beauty of sweet fruit.  It is a moving experience to witness this metamorphosis into a great wine.  It is incomparably more complex than Pertimali, for example.  Il Colle is closer to it.  It is not beauty now, but a transition to beauty/maturity, or “living in the shadow of greatness”.

5 歲的 Salvioni 是個小孩,以 primary fruit 為主,朵朵怒放的鮮花讓我們沉醉於生命最原始的美(兩年前的 2004);到了7 歲,花開始凋謝了,我們開始體會到生命不盡是鮮甜艷麗,唯有學點道理,才懂得言語(今天的 2004)。努力兩三年後,9 歲的青年人開始用他自己的語言初試啼聲,我們看到大學課堂裏的爭鋒;但大學不過是江河,是習泳之地,真正的歷練是在社會的,這正是我們上個月踫到的 15 歲的 1997

 

這是我模模糊糊聽到的幾句,希望沒有聽錯。

 

 

跟著我們開 2001這瓶酒我們 3 年前和 4 年前兩次開過,那時他才 6 歲到 7 歲,我當時只有寥寥數字的筆記。他6 歲的時候,我說﹕ “This is Almighty.  P (my wife) just can’t stand the power!”。他7 歲時我寫道﹕「有如暴風,歷二天而不熄滅,幾有 Barossa 之威力」。從那時候開始,我便有很深刻的印象 Salvioni 是最陽剛氣的 Brunello。那是生命誕生的呼號!

 

今天再喝 200110 歲多的青年是最近 5 瓶中最好喝的。他有很開放的香氣成熟的櫻桃、甘草、香草、礦物等,又有濃厚的酒體,龐大的體形,和豐富的味道,最難忘的是他有 “a blanket of tannins that are firmly woven into a rich texture of a very complex volcano of flavors — a volcano waiting to erupt.  It has texture, nuances, and power hinted at (rather than raw power of its younger days 3-4 years ago)”

這大概是進入夏天以前最美麗的一刻﹕似成熟但還未成熟,一個滿懷自信的青年邁著大步剛跨進社會的一剎那。

有詩人曾形狀此刻為﹕憶同學少年,風華正茂。 Ode to youth

 

春盡夏至的景致又如何?從一瓶 1999 我們可以領略到這微妙的一刻。

 

去年遊意大利的頭一個晚上,我們的好友為我們開了一瓶,所以印象很深刻。即開即喝的 1999 請我們吃了個閉門羹,整個晚上他處於幾乎完全封閉的狀態。

所以這次我們早有心理準備,而且這兩年喝過好幾瓶 1999 也相當封閉。與 1999 Barolo 一樣,這個慢熱的年份需要耐性。

我們分開 5 天品試。

  •  1 天我們看到的,是時開時合的酒,他開的時候,有著 Brunello 最迷人的一切﹕紅櫻桃和甜絲絲的香氣,再加上礦物和一點涼果,平衡而且酸度恰好,丹寧細滑,感覺龐大卻舉重若輕。

  • 2 天的酒像敞開了,酒體變得複雜而且甚有深度。這時的香氣以礦物和草藥為主,口感龐大,偏向草藥、涼果、甘草和酸櫻桃,踫巧我太太在喝中藥,她一入口便說味道怎麼那麼像她的藥呢,甘多於甜。丹寧很凶猛,年青而且有活力。這時的酒有點像最近喝的 1997,分別之處是 1999 的活力和新鮮度好很多。

  • 3 天的酒更開放,有帶著 perfume 的紅、黑櫻桃香氣,香草和草藥的氣味還是很突出,口感有些勁度了(intensity),這比較像前幾天的 2001,但 1999 強悍得多。果的甜味開始出來了,丹寧還是非常豐富。

  • 4 天是第 3 天的進一步發展,這時是個龐然大物,酒的豐度與丹寧填滿了整個口腔,是 1997 的青春版,但更強悍。

  • 5 天我們把餘下的一小杯喝掉,這時感到好像有輕微的氧化,但活力依然,有烤魷魚、強烈泥土、草藥和鐵銹的氣味,入口甘甜,但是甜多於甘。我太太認為到今天才嘗到甜味。很有趣的是開始時聞到的氧化似的氣味後來完全消失了!

這瓶 12 歲半的 1999 Salvioni 正處於爭春奪暑之際,如果有耐性,這是最刺激的一瓶,他的表現正好在 1997 2001 之間。這時我不禁回想﹕那瓶 1997 如果多放兩三天是不是會更為精彩?

我腦海也曾閃過一個想法﹕這瓶酒的複雜性有幾分像 Barolo!後來看到 Galloni 在評論 2004 Salvioni 時便有此說法﹕“In many ways, Salvioni’s Brunello di Montalcino is the region’s equivalent to Giacomo Conterno’s Barolo Cascina Francia, a wine with which it shares many attributes”。這何止有幾分道理,最好的證據便是今天這瓶 1999

 

最後這瓶 1989 可否讓我們一嘗金秋Salvioni 的風味?

 

 

1989 Barolo 是經典年份,但在 Tuscany 卻又濕又冷,Sangiovese 難以成熟,所以這是公認比較差的年份。Montevertine 那年沒有推出 Le Pergole Torte,而正常年份出產約 10,000 Brunello Salvioni 這年也只造了 4,000 瓶。

可惜我們這瓶 1989 有點 corked 的毛病。我們仍然可以聞到輕微的 perfume、乾花和一點檀香的氣味,口感很平衡,甜、酸和細細的丹寧都清晰可辨,在那麼普通的年份依然可以有那麼優雅的 Sangiovese,證明 Salvioni(與 Cerbaiona 一樣grandest of the Grand CrusGalloni 語)。

真要欣賞Salvioni 美妙的秋色,恐怕要找他們的第一個年份 1985,但找遍全世界今天還可以找到多少瓶,恐怕連莊主 Giulio Salvioni 也說不準。冬天的Brunello 更是稀罕,原因是Brunello 是個很年青的產區,50 年前已經在釀酒的酒莊,大概只有Biondi-SantiIl PoggioneFattoria dei Barbi Costanti 這些老莊。要品嘗冬天風味的 Sangiovese,到 Chianti 吧。

這次探索令我突發奇想﹕我越來越覺得Brunello Burgundy spiritual brothersSalvioni Brunello 像個上等的 Grand Cru,剛入瓶的兩三年有醉人的 primary fruit,其後即進入 Anthony Hanson 所說的  “window of undrinkability”,尷尬年華最好不要踫他,倒不如再等 10 年以上迎接成熟的金秋。

所以對這等複雜的 Brunello最好不要錯過他頭兩年的黃金時機。今天的 2006 Salvioni 正值有花堪折之時何不多盡數瓶?

 

2 則評論在 Salvioni 的夏春秋.

  1. 最近一年迷上了意大利酒,看了前辈文章后更是受益良多,只能说句感谢,最后还发现前辈原来也认识Carlo和Alex,我的酒也是从他们那里来的,听他们说11月可能会来香港,搞不好还有这个机会和前辈见到面呢?
    [版主回覆07/21/2012 08:48:48]有缘!你都喝些什么酒呢?

  2. 上一个账号有点问题,换了一个,现在比较爱喝Brunello,因为不管年轻或老年分都很好喝,容易接受,Barolo也很喜爱,可是没真正试过和感受过他的精髓,努力喝!!
    [版主回覆07/22/2012 07:32:06]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天地大得多,你早晚會迷倒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