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21):Barolo 的寒門

隨意行過去辦的 Barolo 活動大多聚焦於比較出名的葡萄園,但不通過比較,我們又怎樣知道這些葡萄園不是浪得虛名?

所以閑時定睛看著地圖時,我的目光常會投向名園的鄰居,這些不出名的寒門與名園相比,不過是方向扭動了一下,又或者地勢高一點、低一點。這些微小的變動產生了什麽影響?答案只能在杯中求,不嘗過便不能掌握 “風土” 的真義所在。

我第一次有系統地探討這問題是兩年前的一場 VIPa-8 第 14 場 —- Serralunga’s Eastern Slope:通過比較同一山脊的東面與西面的田,我們清清楚楚的體會到天與地的巨大影響力。我們在 Barbaresco 也做了一次:VIPa-8 第 13 場 —- Cantina Pertinace。實在太有趣了,於是我又找了個單一葡萄園來做:VIPa-9 第 2 場 —- Lazzarito

疫情期間悶在家裏,我在地圖上畫了好幾個圈圈,把名園與窮鄰居都圈進去,打算有機會安排幾次有趣的品試。可惜限聚令越來越嚴,我離開香港以前只做了一次,其餘的只好等我囘香港後再安排。

去年年底應約到好友家參加一場小型聚會,我便借機會試了兩個小圈圈。當天是果日。

第一個圈在 Verduno。

GB Burlotto 的 Monvigliero 近年是最亮眼的星星,搭不上早班車的朋友今天只能望酒興嘆。

Monvigliero 守著 Verduno 最北的邊界,地勢較高,也是整個 Barolo 產區最接近 Tanaro 河的,我曾大膽的猜測這塊田優雅得仿若 Barolo 中的 Barbaresco,其中一原因便是這條河(見: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6): Podere Roset 2013 Barolo Monvigliero)。

截圖出自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 BaroloMGA 360 

今天我找來山坡之下,鄰近 La Morra 的 San Lorenzo di Verduno 來與之比較。兩款同樣是 2011 年較輕的年份,出自傳統風味的 Fratelli Alessandria。

Monvigliero 通透、優雅,在果、酸與丹寧之間有很好的平衡;

San Lorenzo 擁擠、肥大,果味突出,感覺接近 La Morra 的風格。

通透優雅與擁擠肥大同樣是大自然的恩賜,正如環肥燕瘦各有所好,只是今天遠離了唐代的審美觀,我們大多認爲清秀比健碩好,天秤自然傾斜往 Monvigliero 的一方。

有趣的是,GB Burlotto 有一款 Acclivi 是 Verduno 好幾塊田的混釀(包括 Monvigliero),去年年底時的一場隨意行開過,喝起來同樣有更多的 La Morra 風味(見:VIPa-9 第 17 場 — Six Shades of Barolo)。如果你像我一樣受不了 La Morra(尤其是 Rocche dell’Annunziata)的濃艷色彩,這兩款輕度 La Morra 可能更合胃口。

 

接著我們南下到了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東南角。

截圖出自 Alessandro Masnaghetti 的 BaroloMGA 360 

東南向的 Rocche di Castiglione 是當之無愧的 Grand Cru 級名田,往東走,地勢低一點的有兩塊田,先抵達 Pira,不到 6 公頃大,是 Roagna 的獨占園,再拐個彎差不多正向東有塊叫 Scarrone 的田,最出名的可能是 Vietti 釀的兩款 Barbera,查資料有四家酒莊釀過 Barolo,最出名的應該是 Luigi Oddero,但他們取的名字是 Rocche Rivera,今天我們試的是他們的 2004。

上面提過我們曾試過 Lazzarito 從西南走到正西的不同風味,這囘三塊田從東南走到東又如何?

Oddero 的 Rocche di Castiglione 雖然來自炎熱的 2003,沒有果醬的感覺,而且酸度出奇的好,今天整合得非常好,三款中以他最有結構感,熱年也有如此表現,或許東南朝向是原因之一,但這塊田的大名確是實至名歸的。

Roagna 的 la Rocca e la Pira Riserva 來自天氣不穩定的 1995,感覺像走進密林,潛得很深,果味夾著一層層深黑的泥土把丹寧完全吞噬了,像一組低音大提琴在喃喃的吟誦,隱約有些檀香木與發香的木頭,大概 1995 年的酒今天已届成熟之年。這種風味蠻像 Barolo 村子的,可能因爲高度與東南座向也有相似的地方,至於那深沉的聲音應該是 Roagna 的標誌,他們喜歡特長的浸泡期和桶陳期。好喝,但論平衡度、結構感便不如 Rocche。

第三款 Luigi Oddero 的 2004 Rocche Rivera (Scarrone) 一入口便知道是出自 “東坡” 的田,很滑溜的口感,幾乎感覺不到丹寧,但這是晚採收,近乎完美的 2004 啊!不求深度,但求易開,好喝。

從東南到東,從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中庸到 Barolo 村的開放,這風土的變幻好精彩!

We are so lucky to be in this place!

 

這已經是個完美的一個晚上。朋友帶來了壓軸好戲。

在小朋友的豎琴聲中,我倒了一杯令我心癢了一個晚上的 1979 Roagna Barbaresco。Roagna 的老巢在 Barbaresco 村的 Paje,當年大概還沒有開始釀單一田吧,而 1979 是我很熟悉的年份,與背靠背的 1978 一陰一陽成了很有趣的對比。我喝過的 1979 幾乎沒有不滿意的,但 1978 卻是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怪獸年。

今天的 1979 也不例外。開始時很害羞,有一點點乾花和菌菇,下杯後菌菇與松露越來越盛,細細的丹寧,如絨布的質感,酸度如九溪十八澗,似足今天的杭州,開放、包容、有人情味,但九溪常有,這樣的酒不常有,這種溫馨的酒聚就更只可追憶了。

來杭州足足兩個月了,一直忙這忙那的,今天星期天,外面下著雨,幸好有這些好酒和好朋友陪伴我度過美好的一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