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6): Podere Roset 2013 Barolo Monvigliero

自從 GB Burlotto 的Monvigliero 被 Antonio Galloni 放衛星打了 100 分以後,便價格飆升。還記得他的 2010 當年要打折到港幣三百多塊來清貨,今天恐怕十倍價格也不一定能找到。

Monvigliero 是 Barolo 產區最北的小村子 Verduno 裏最北的 MGA,蠻大的,25 公頃中有大概 20 公頃種 Nebbiolo。可能由於 Burlotto 的明星效應,今天進駐的酒莊有十來二十家,有頗多聼也沒聽過,比如這家叫 Podere Roset 的便是。酒的價格很便宜,差不多是當年的 Burlotto。我找了一瓶來試了多天。

自從有了喝酒月曆,花與果都留了給試酒會,在家自己喝酒,往往把好日子留給 Giacosa、Bartolo 等,不知名的酒莊只好委屈他們在餘下的日子喝,所以他們一般會受到比較嚴苛的考驗。

頭兩天是根,酒總是含混不清的,甚至有些髒髒的感覺,果不太夠。

第四天中午開始根轉花,我午飯時喝了一杯,果明顯多了,開始有些通透感。我筆記寫道:

Correct but not much charm.  At least displays Monvigliero character.

晚飯時,他竟然變得十分優雅 — 玫瑰花香,花粉,帶些泥土。漂亮的紅果,清澈又滑溜,所有 Monvigliero 迷人的地方這裏都有了。幸好我喝得慢。

很有趣的是那晚我拿他與前一天開的 Sylvain Cathiard 的 2010 Aux Malconsorts 作比較,我們的 Podere Roset 幾乎比 Sylvain Cathiard 更 Burgundy!來自大年、大田,頂級酒莊的 Burgundy 只開了兩天,怎麽能有第四天的 Monvigliero 開得那麽好!

我頭一天把 ¼ 瓶換到小瓶子,等到第 7 天晚飯時,我從小瓶子倒了一杯來試,那晚是葉。驚人的鮮活、多汁,果好,非常通透,不過有種空洞的感覺,究竟是因爲 Roset 的地塊朝東南還是葉日的效應呢?或許兩者都是原因。但這是很可口的 Monvigliero 啊!

第 11 天重囘根日,我把餘下的酒全喝光了,仍然鮮活,而且隱隱有些乾花香氣,優雅,完全沒有氧化的感覺。

這家酒莊引起了我的好奇。我翻查資料,原來酒莊是 Verduno 本地的農戶, Alessandro Brero 在 1993 年建立酒莊,他的夥計 Silvio Busca 後來娶了 Brero 的女兒 Stefania,並於 2007 夥同一位朋友 Alberto 把岳父的酒莊買下了。他大概是種葡萄出身的,行有機種植法,在酒窖用的是傳統手法。酒莊原來有 15 公頃田,其中 3.7 公頃是 Barolo,散佈在 Verduno,年產 25,000 瓶。Silvio 後來在 Monvigliero 租了 0.4 公頃,每年只釀 3,000 瓶。他後來又在 Cannubi 租了 0.5 公頃。等我們當現代牧民到意大利游蕩時,很希望到 Silvio 那裏串門。

(見:https://www.poderiroset.it/en/contatti/https://vosselections.com/producer/poderi-roset/

今天 Monvigliero 的酒莊如星羅棋佈,好不熱鬧

天時、地塊好,釀出好酒似乎不是難事,這是另一例子。

Monvigliero 為什麽那麽優雅?Alessandro Masnaghetti 在他的地圖集 Barolo MGA Vol. I 用土質作了解釋:

The light-colored and loose-textured soils, which in dry vintages can also create a certain vine stress, if, on the one hand, reduce the intensity of color, on the other hand give a larger and ampler range of aromas, and with that, an elegance accompanied at times by a certain austerity.

可是,他後來在他的 BaroloMGA360 網站卻投降了:

Why this is so is hard to say, considering that the geological makeup of the area is entirely laminated Sant’Agata Fossili Marls with younger soils, including the best exposed vineyards of San Lorenzo di Verduno.  These are the mysteries that make wine so fascinating.

他這麽一說,我也想加上我自己的揣測:我們知道 Tanaro 河對 Barbaresco 的酒影響很大,因爲河流調和了極端的氣候,所以 Barbaresco 一般比 Barolo 要溫柔。攤開 Langhe 的地圖,我們便看到原來 Barolo 產區最接近 Tanaro 河的便是 Verduno!難道 Verduno 是 Barolo 中的 Barbaresco,正如 Treiso 是 Barbaresco 中的 Barol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