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20):1954 Damilano Barolo

這幾乎是一年前的事了。

大學時代的同窗約了我們與非常尊敬的學長與太太見面。打從畢業以來我們便沒有見過師兄師姐,這次重逢令我十分期待。我們結識於風華正茂的少年時,那火紅的年代,我永遠不會忘懷,不過今天在仍然奮力服務社群的師兄師姐面前,我更多的是慚愧。

我帶了幾瓶有趣的酒,希望既可資談助,也可以冲淡我的愧疚之心。

師兄夫婦對這三瓶酒有莫大的興趣,我們的談話便從葡萄酒的天地人與他們在大學與志願團體裏的工作之間來回的走。

三瓶酒都在一天前果日開,會面當天下午三時從花轉根,我們晚飯時早已是根的世界。

2018 Montenidoli Tradizionale 不是師兄認知的白酒,一點都不甜,入口幾乎如奶油般稠密,最突出的是那利如劍的鹹味,帶一點點苦,酸度一般,但活力驚人。我突然想起師兄夫婦同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曾在教會有職務,他們跟萬巢的莊主 Elisabetta 應該談得來。我向師兄簡述了 Elisabetta 一直在苦思的基金會,師兄十分佩服她,也很有興趣拜會她。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但願疫情早日結束,我可以向十八嵗引薦這對有心人。

2016 La Ca’Nova Barbaresco Montestefano 活像廣東紅豆湯(我們叫紅豆沙),但不甜膩,今天渾厚得像天上的一輪紅日,我們在酒莊試過他們的酒覺得新酒的果味過於突出,今天根日似乎更妙。

最令大家觸目的是年方六十七的 1954 Damilano Barolo

我前一天果日開的時候倒了幾滴小試,但覺乾净而且有點濕潤,不過談不上有什麽表現。我馬上把瓶塞放回。

第二天午飯時倒了兩杯。乾净,不甜,其實果味不太足夠,倒是酸度非常突出。這個莊我試過些新年份,但老酒還是第一回。這是幾年前拍賣會買來的,好像是出自酒莊的酒窖的。

我們談得正高興,想不到這 67 嵗一下杯便蹦躂蹦躂的,噴著一陣又一陣很濃烈的菌菇香氣,我們六人像走進樹林一樣,小心翼翼的踩在濕滑的泥土上,又驚訝又沉醉。通過葡萄藤我們可以咀嚼大地的味道,我跟師兄解釋。葡萄酒是天地人的結晶,是人與天地的紐帶,我嘗試解釋我從社會學跳到葡萄酒的底因。

我知道語言都是多餘的,不過凴口舌我們應該能領略到這大自然的奇跡:與我們年齡相若的酒竟然果味充盈,舌頭還感覺到一絲絲的丹寧在走,那酸度啊,代表著 the spring of life!突然在我的腦海裏閃過港大荷花池。

感謝上蒼,這不太老的老者為我們喚起了我們的青春,令我憶起昔日對家國的情懷。今天沒有了激昂,但也許更深、更遠。

保存得那麽好的 1954 Damilano 肯定能再放十年以至二十年吧。不老,不老!

我耳邊突然響起一首歌,那是最近每個晚上我們追看的電視劇《人世間》末尾的主題曲,多少天他伴著我入夢。夢中我曾見到我母親在厨房裏弄著一大桌的菜。

草木会发芽 孩子会长大

岁月的列车 不为谁 停下

命运的站台 悲欢离合 都是刹那

人像雪花一样 飞很高 又融化

世间的苦啊 爱要离散雨要下

世间的甜啊 走多远都记得回家

平凡的我们 撑起屋檐之下一方烟火

不管人世间多少 沧桑变化

祝你 踏过千重浪

能留在爱人的身旁

在妈妈老去的时光

听她把儿时慢慢讲

也祝你 不忘少年样

也无惧那白发苍苍

若年华终将被遗忘 记得你我

火一样爱着

人世间值得

有多少苦乐 就有多少种活法

有多少变化 太阳都会升起落下

平凡的我们 一身雨雪风霜不问去哪

随四季枯荣依然 迎风歌唱

祝你 踏过千重浪

能留在爱人的身旁

在妈妈老去的时光

听她把儿时慢慢讲

也祝你 不忘少年样

也无惧那白发苍苍

我们啊像种子一样

一生向阳

在这片土壤

随万物生长

https://haokan.baidu.com/v?pd=wisenatural&vid=6192566985232013345

葡萄酒、社會學、天地人、人世間,就在一瞬間,他們都混在一起,難以分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