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7): 1968 Giacosa Santo Stefano and Other Surprises

成熟和狀態好的 Giacosa 一瓶難求。1968 Santo Stefano 四年前開過一次,近乎風燭殘年的他,已經是當晚多瓶 1968 和 1969 當中最好的了(見:VIPa-5 第 9 場 — 1968 與 1969)。

去年偶遇兩瓶,又收入庫中。今年出發囘國内的前一星期,一位 1968 年生的隨意酒友邀請我們晚飯,我便挑了樣子比較 “適飲” 的一瓶帶去。我説 “適飲”,是因爲可能有漏液的情況,連酒標也沾了酒液。不過凴我過去的經驗,有時候漏液的酒比瓶塞完好的酒更容易開,原因可能是不會有缺氧的毛病。

我順便也開了一瓶 Comte de Vogue 的 1989 Musigny。

那天是根日,我早上十時才開瓶。臨出發前只有這天了,如果酒有足夠的果,應該還行吧。

一開瓶,1968 Santo Stefano 的塞子很老舊,而且沾滿了泥。1989 Musigny 是從進口商那裏買的,可能出自酒莊,塞子狀態很好。

晚上喝得大家心花怒放。

1968 Santo Stefano 帶些棕色,開始時有些老舊味,但逐漸變得乾净,通透,有强烈的菌菇香氣,入口完全融合了,仍然隱隱感到有力量。這是我喝過最漂亮的熟透的 Giacosa。果然漏液更適飲。

1989 Musigny 酒色漂亮,石榴紅。他的松露香氣有些成熟 Nebbiolo 的風味,但有趣的是香氣與木桶的烟絲味混在一起了。但我不會誤認他是新派的 Barbaresco,因爲他柔軟的身軀露出了馬脚。這是個不一樣的世界,那完全通透的酒體與輕盈得幾乎無重的感覺是 Burgundy — 更嚴格來講是 Chambolle Musigny 才做得出來的。一年前另一瓶 1989 也很漂亮 — Faiveley 的 1989 Chambertin Clos de Beze 真的很接近 Barbaresco,因爲他的結構感比較好。原來 1989 在 Burgundy 是偏暖而非冷的年份,好的田到今天很漂亮,非常適飲。

朋友配合我開了一瓶 Ada Nada 的 1989 Barbaresco Valeirano。這也非常精彩,與 1989 Musigny 成了很强烈的對比。開始時,他還羞人答答的,到第二回合才逐漸敞開,開始有些菌菇的成熟香氣,而他標誌性的很有深度的泥土味,更令他顯得特別有結構感。我從莊主 Annalisa 那裏得知,以前他們也沒有太分得清 Rombone 和 Valeirano 兩塊田,這時候酒標雖然寫上 Valeirano,實際上是 Rombone 與 Valeirano 的混釀。這兩塊田在 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地位怎比得上 Musigny?不過當晚放在 Comte de Vogue 的Musigny 旁邊,我認爲 Ada Nada 一點都不失禮。

最後,Montenidoli 的 2011 Carato 也很精彩,今天整合得奇佳。Arthur 的醒酒功力,快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借此機會,向主人家致敬!

One thought on “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7): 1968 Giacosa Santo Stefano and Other Surprises

  1. Lovely! Vogue Musigny always is good as long as it’s not corked!

    We are going to open 1985 next Monday!

    Didn’t have 68 Giacosa Barbaresco y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