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的第一次

我的大哥 Sam 剛回澳洲, Henry 便像候鳥般從加拿大回來。

Sam 是我的親哥哥, Henry 可說是我的難兄難弟。他是我第一份工作的上司,我第一次假創業的合伙人,但工作歸工作,我們最大的樂趣,還是來自工作以外。他教我的 simple joys of life ,我要三十年後才開始領略一二;但在其他方面,我們可以說互有往還。他教我聽 The Who ,我以 Bruce Springsteen 來回敬他;他教我聽 Tonight’s the Night ,我介紹他聽 Das Lied von der Erde 。他教我喝 Bordeaux ,三十年後我終于可以用我最喜愛的意大利酒回敬師傅。

Henry 當然喝過意大利酒。他的酒齡有四十年,所以最好的酒他早已喝過。那個年代,最好的酒當然是指法國酒。至於意大利酒,他能琅琅上口的,便是 Tignanello Sassicaia 這些 Super Tuscans 。我看四十年後, fine wine 世界也沒有多大的變化。他很年輕的時候已經喝 Petrus ,也試過一天開三瓶 Romanee Conti 請朋友喝,到退休後,他反而不太計較喝什麼酒,大概他早已進入化境,心中有酒。

去年 Henry 回到香港,第一句問我的是﹕How’s your Italian collection?今年的第一問卻是﹕你那兩箱酒開始喝沒有?

我幾乎忘了去年他離開的時候,我提過我訂了兩箱 Giacosa  2004 Barolo Red Label Riserv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打算練好身體,一年開一瓶。經他一提起,我真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他來以前我已經急不及待開了兩瓶,所以我唯有說,我們約一天好好品試這瓶珍品吧!

Henry 安排的三瓶珍品是﹕

1979 Renato Ratti Barolo Rocche

1988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4 Bruno Giacosa Barolo Red Label Riserv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這三瓶酒 Henry 以前都沒有見過,所以我們大可把這當作是一場盲品

Henry 1979 Ratti 像酸梅湯。我喝了一口,覺得他說得很傳神,我只好解嘲說就把這瓶當白酒喝吧,因為我從不開白酒的。

我們開始談的是他退休以後一天是怎麼度過的,但他還沒講完他吃什麼當早飯,Ratti 已經變得豐滿多了,除了一點老酒的陳腐味,竟然也散發出幾分 Rocche 特有的芳香,果味也算可口。須知 1979 只是中等的年份,Sheldon Wasserman 二十年前說 “Overall, 1979 was a good vintage of rather light Barolos that were ready for drinking early”,他當時對這瓶酒的評價是﹕“Sweet impression, soft, round and ready”Soft and ready 可以維持二十年,這算是一大奇跡了!

 

但 1988 Soldera 才算是奇跡!這瓶酒我一大清早已經開瓶,原瓶透氣到下午,酒還是沒精打采的,氣味是泥土、茶葉為主,而入口則濃而不清,果味欠奉。事急馬行田,我唯有動用 decanter ,先用小量酒沖洗瓶子,我試試這點「洗瓶酒」,發現酒竟然馬上活潑起來,有果味、酸度、而且帶點複雜。我於是把 2/3 瓶倒進 decanter ,一個半小時後,我膽戰心驚的為 Henry 倒上第一杯,他那裏知道我擔心了整整半天。

Henry 很欣賞這杯酒,還主動地拿起瓶子來仔細端詳。經我解釋這是用 Sangiovese 葡萄釀造的意大利名酒,他才驚叫﹕我一直是很喜歡 Sangiovese 的!他大概從酒標的 Brunello di Montalcino 字樣看不出是 Sangiovese 。 Henry 今天也像初學葡萄酒的人一樣,是憑感覺來賞酒的,但與我大哥 Sam 不一樣, Henry 的感覺,出處是積存了四十年、上萬瓶葡萄酒的經驗庫。奇怪的是, Sam 愛上了 1999 Soldera Henry 愛上了 1988 Soldera 。也許一點也不奇怪。

我自己的筆記是這樣寫的﹕

Brooding and earthy nose; dense and complex rather than the “delicate and elegant Brunello” that Antonio Galloni described in his July 2008 notes.  There is an inner tension typical of Soldera.

Decanter 裏的酒很快清掉,我便開始從原瓶為 Henry 添酒,這時離我早上開瓶已超過 12 小時。 Henry 也有點驚訝,從原瓶的酒比 decanter 的好很多。我的筆記﹕

This is glorious, with more intensity and solidity than from the decanter

我以前寫過一篇 Soldera 的介紹,見﹕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Intensity: Soldera

 

然後是今天的主角 2004 Giacosa Henry 同意這是瓶好酒,但沒有 1988 Soldera 給他那麼大驚喜。

我得同意他的感覺。用 French palate 來喝這瓶酒,這無疑是好酒,但這只是 best in a world of many bests 。只有在 Barolo 世界,這才是大奇跡﹕那麼年輕的 Barolo 已經那麼好喝,而且在他以後的半個世紀裏,他只會越來越好!放在 1988 Soldera 旁邊,2004 是嫩了一點,即使他是很嫩的 Einstein!但  Henry 是在品嘗今天的酒,憑感覺, 1988 Soldera 的確比 2004 Giacosa 好。 

我初嘗 Giacosa 2004 的報告見﹕The Autumnal Glow of Giacosa (上篇)

為了讓 Henry 明白 2004 Giacosa 一點都不比 1988 Soldera 差,我便為 Henry 解釋 Barolo 的長壽,並提起我的「30 Monfortino」瘋狂試驗 〔見﹕不可思議的 Monfortino (上篇)。我突然想起我有小半瓶 1997 Monfortino 正在酒櫃裏趟著,那原來是 Sam 最後一課的教具,但那天很不巧 1997 Monfortino 正在睡覺,我便把餘下的半瓶保留下來,看看他 30 天後是否有另一個奇跡出現。我原來的計劃,是打算找好友 Kevin 一起喝 30 天的 1997 Monfortino。我想倒不如讓 Henry 現在便試試。

我查了一下,這時酒已經放了 18 天,按我上次的經驗,正是最 oxidized sherry 味道最濃的一刻,也就是最難喝的時候。上次我便是在這個階段幾乎投降的。

Henry 一喝,卻馬上像著了魔似的,很快把小杯喝光,然後像 Dickens Oliver Twist 一樣,問我能多給他一點嗎?我暗叫﹕Sorry, Kevin!唯有從酒櫃再請 1997 Monfortino 出來與 Henry 見面。Henry 貪婪地把這第二杯再盡,然後說從沒喝過那麼 sturdy 的酒。

我太太喝 oxidized Monfortino 是掩著鼻子喝的, Henry 的樣子卻像甘之如貽,我猜是因為 Henry 什麼酒都喝,Sherry Port 算不上什麼一回事。

Henry 愛上了Soldera Monfortino ,在我來說是喜樂參半的事。Soldera 還好辦,但 Monfortino 像「朕」一樣,不是要喝便可以喝的,幸好他只是一年回來一次!

4 thoughts on “Henry 的第一次

  1. Grande vini! Grande blog! Grazie. 2 cases of Giacosa red label 2004 …………… awesome. Want to see how this wine goes in the next decade or two.
    [版主回覆12/15/2010 22:57:00]Glad you enjoyed this!  I had so much fun sharing this with a great friend. 

  2. 所以說一般酒齡淺的都抗拒意大利酒的怪味
    [版主回覆12/19/2010 09:54:00]所謂 acquired taste  ?但法國小木桶的 toasted nose 不也是一種  acquired taste 嗎? 看來我的意大利口味已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了。

  3. I also want to try Soldera and Monfortino!
    [版主回覆12/19/2010 09:59:00]Would be good to try them, but it is also good to wait until you have tried more Sangiovese and Nebbiolo based wines, so you can truly appreciate their greatness.    Just a suggestion.  

  4.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Great 2011!
    [版主回覆12/24/2010 16:31:00]Same to you!  May good wine and good friends keep you good company all throughout the new yea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