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olo 的體檢

Visits: 243

上次 6 1993 Barolo 20 歲的小伙子,正因為是弱年,大部分已開始適飲,雖然以下幾款最好再放他 5-10 年﹕

4. Conterno Aldo,Barolo Romirasco,1993

5.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1993

6. Clerico,Barolo Ciabot Mentin Ginestra,1993

但經典年份卻還不能踫。半年前我偷偷的又試了幾款 1996,仍然是結構走在果味的前頭。現在開 1989 也是殺嬰行為,最好笑的是一位美國的酒評家去年 7 月煞有介事的宣布﹕1978 終於可以喝了!但他試的主要是基本版的 Barolo。(見﹕http://ubriaco.wordpress.com/2013/07/05/stop-the-presses-1978-barolo-is-finally-drinkable/  

要說真的馬上可以喝的經典年份 Barolo,應該是 196119641967 1971

可是四、五十歲的 Barolo 毛病多,不一定是酒本身的問題,常見的有這三類﹕

1.      氧化造成的早衰﹕顏色變淺,連酒的精華也掉到瓶底了,如果果味流失嚴重,便變成酸梅湯;

2.      醬油氣味﹕我懷疑主要是釀酒過程的不乾淨,由微菌引起的,因為除了舊酒,我發現很熱的年份如1997 特別多出醬油氣味的酒,這些酒的顏色可以很深,而且果味可以很濃郁;

3.      濕軟木塞的氣味﹕我講的不是霉塞(corked),而是塞子因為長期與酒液接觸,被酒液滲透後開始解體,像一塊長期浸泡在水裏的木頭那樣散發著發霉的味道。

所以每次開 50 歲的 Barolo 都有做體檢的感覺。最近一次發生在這個月初。我為幾位資深的愛酒人戰戰兢兢的連開了這 4 瓶﹕

P1220509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1961

Bartolo Mascarello,Barolo,1961

Giacomo Conterno,Barolo,1964

Marcarini,Barolo Brunate,1964

很幸運的是這 4 位長者竟然沒有大恙,還高興的與我們 6 個人聊足了一個晚上。

P1220494 這個 53 歲婆子最「精靈」,連一點小毛病都沒有,淺粉紅色,四瓶中以她的氣味最清新,透著乾花香氣,臉上還撲了香粉,早上 7 點多剛開瓶時味道如酸梅湯,但到了晚上,越談越興奮,竟然清純如糖,有一刻酒友說有甘草的甘甜。53 歲卻像個 4 歲的小甜甜,很難忘。

說起來,早期的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似乎都很乾淨和有一種小仙子似的輕盈。我清楚記得大半年前的 1964 1964 Riserva 也同樣有帶香粉的清甜果味。合作社在 1959 年才恢復運作,我懷疑 1960 年代早期用的大木桶比較新和乾淨,而且合作社的酒農是老板,那個年代應該偏向高產出(high yield),所以果味走輕盈而非龐大的路線。19741978 1979 的酒都有過醬油味,用了十多年的桶可能沒有那麼乾淨了。

 

P1220497 Bartolo Mascarello,Barolo,1961 顏色帶淺棕色,有第三類濕木塞的毛病,但不算嚴重,早上小試時有帶著濕木塞的陳香,酸度適中,很平衡的微弱果味。

晚上我們先喝朋友帶來的一瓶 Valentini Trebbiano d’Abruzzo 2007,我用喝過白酒的杯子倒了小量 Bartolo Mascarello,意外發現杯內的餘香把濕木塞的氣味巧妙的掩蓋了,到了第二杯,濕木塞已經被一陣乾玫瑰香氣所取代,典型的芭蕾舞姿出場了平衡、細緻的清甜果味,僅餘的丹寧像不停在舔你的小貓,殺人的酸度 … killing me softly, this Bartolo

我以前喝過三次 1961 Bartolo,其中兩次有第一類問題(醬油味),但果味比這瓶還強;另一次有第三類問題(濕木塞),不太好玩。這次濕木塞只算輕量級,在果味進一步發展以後便像烏雲一樣散去了,這是至今為止最好的一瓶。

 

P1220502 Giacomo Conterno,Barolo,1964 有類似 Bartolo Mascarello 的濕木塞毛病,而且稍為嚴重一點,酒色深一點,也是紅中帶棕色,但他顯露的是 Serralunga(或 Monforte)比較硬朗的風格。到了晚上,更強的果味與丹寧結構掩蓋了部分濕木塞的氣味,酒越來越「正常」了﹕深黑有力的果味,與  Bartolo 是一陰一陽的對比,有著古典曲式的平衡,如果沒有濕木塞的小瑕疵,這便是一瓶近乎完美的 1964。當此  50 壯年,仍然可以在一天之內緩緩的發展!我們喝年青的 Barolo,無論你怎麼懂得處理酒,每次的結論都是「還未開」,我們等著的不就是這一天嗎?所以老酒有的是一種歷史感的美,是親臨 promised land 之美。

今天我沒有一點怨言,因為以前的 4 1964 Giacomo Conterno 中有兩瓶有醬油味(但其中一瓶有很漂亮的果 — “a sea of roses”),另外兩瓶有嚴重的濕木塞。

我講得那麼囉唆的目的是想告訴大家 1960 年代的酒風險很高,bad bottle 永遠比 great wine 的機會高,but only the tough get going,正如  Bruce Springsteen 曾唱道﹕

The dogs on main street howl ’cause they understand
If I could take one moment into my hands
Mister I ain’t a boy, no I’m a man
And I believe in a promised land

 

P1220514最後一瓶是臨時加的,是為前三瓶買的保險。只有這一瓶沒有在酒櫃罰站一個星期,也只有他在下午 2 時才開瓶(其餘的在早上 7 時多開)。

這瓶的顏色最深,很深的棕色,十分泥土氣味,還有皮革,牛肉湯,一點點硬殼果,又帶點燒焦的氣味,入口是濃濃的果味。濕木塞的毛病還是有一點的,但他極度豐富的果味把這毛病掩蓋得很好。

因為沒有把瓶子站起來,他始終有比較混濁的感覺,晚上逐漸好一點,但果味太肥大了,結構和平衡的感覺較弱,在 Bartolo Giacomo Conterno 面前難免吃大虧。但論果味和新鮮的感覺,這瓶真的不負 La Morra 名田 Brunate 的威望。Elvio Cogno 當政時代的 Marcarini Barolo 經典,這是絕佳證據。我一年前喝過另一瓶比較纖細,而且有很乾淨的乾花與香粉,所以尚不可以對他作結論。

把今天的 4 瓶併在一起,便成為成熟 Barolo 的一幅完美圖象﹕從纖細的Barbaresco 到優雅的 Barolo,又從艷麗的 La Morra 到結構嚴密的 Serralunga。剛看到電視劇裏的秦惠文王解釋「王」憑那中央的一豎貫通了天、地與人,我看意大利的酒中之王何嘗不是如此?

我慣了試酒會常玩的遊戲,所以這次照樣問大家最喜歡哪一瓶酒,結果王者之王是 Giacomo Conterno, Barolo,1964,得 4 票。第二名當然是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1961,拿 2 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