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olo 的夏秋冬

幾位台灣好友對意酒突然發生莫大的興趣,竟然要專門來香港與我喝酒。思量再三,我決定讓他們嘗嘗成熟 Barolo 的風情。

我選了三個年份﹕1997,1982 和 1967,大概可以代表 Barolo 的夏、秋與冬三個成長階段。 P1310850

1. Scavino,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1997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67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 Moccagatta Riserva Speciale,1967
4.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1)
5.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2)

所有酒在大清早開瓶,之後的半天在原瓶呼吸。

考慮到朋友可能對老酒不太習慣,我以最新的 1. Scavino,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7 開始。

P13108521997 是典型的「美國年份」,炎熱、有爆炸性的果味,Scavino 當年又嘗試全用法國小木桶陳年,所以這款酒對他們既新奇又熟悉。

熟悉的是既香且濃的果味,濃得有點 monochromatic,但香氣除了紅果以外又帶些玫瑰花瓣,這分明是 Nebbiolo 的標誌。這塊田來自 La Morra,是 Barolo 產區中果香與果味最突出的村子,當中的 Rocche dell’Annunziata 被很多人推為 Grand Cru 田,其特色是 “striking, floral perfume (violets, roses), sweet spices, dark red fruit and silky tannins. These are gracious, feminine Barolos”(Antonio Galloni 語),在這裏有充分的表現。唯一可以批評的是酸度不太夠,雖然我的朋友此刻不太聽得明白。無論如何,已屆仲夏之年的 1. Scavino,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1997 此時有著萬種風情,只宜大碗的喝,也不必再分析他酸度夠不夠,丹寧是否細緻。

 

接著時光倒流 30 年,我們試今天年產 400,000 瓶的合作社近半個世紀前的作品﹕一款是基本版 Barbaresco,另一款是他們頭一年推出的單一葡萄園 Riserva。

1967 是陳年能力很不錯的年份,關鍵是酒的保存狀態如何?

P1310859早上剛開瓶的時候,我真有一點擔心,因為酒的顏色很淺;Riserva 好一些,亮著一點通透的紅寶石顏色。

但一聞之下,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67 散發著松茸、蘑菇等森林的香氣,以老酒來說,口感算蠻乾淨的,有點深黑。

相比之下,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 Moccagatta Riserva Speciale, 1967 顯得平板,酸酸甜甜的像酸梅湯。

晚上第一回合時,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67 的森林氣息越發不可收拾了,果味更添了厚度,很泥土味,你可以說他「髒」、粗獷但我覺得他很有性格。更難得的是他同時有很好的酸度,所以有很活潑的感覺。我談得興奮,但與我對坐的酒友卻面露惶惑之色,他說明白我所說的,但對那略「髒」的氣味不太習慣,因為他過去喝的都是比較新年份的酒。

這時的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 Moccagatta Riserva Speciale,1967 與上午比較變化不太大,更乾淨,朋友說聞到台灣很熟悉的烏梅香氣,果味更亮麗,但我仍然嫌他太簡單。

這個回合由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67 以 4 ½﹕3 ½ 勝出。

第二回合的變化很有趣 — 兩者越來越接近了。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67 變得乾淨了,有更多果味來平衡那些森林味道;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 Moccagatta Riserva Speciale,1967 比剛才豐滿了,出現了層次,也因此顯得複雜了。畢竟這是瓶 Riserva,這種發展也算正常,而且 Moccagatta(今天被正名為 Muncagota)是柔順型的,所以這種細膩的層次感也表現了田的特色,但最令人驚訝的是 1967 年的陳年能力,這個半百老人竟然要大半天才緩慢蘇醒!

有此變化,這回合兩瓶酒打個平手。有趣的是剛才嫌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1967 不乾淨的朋友現在認為兩者各有千秋。看來,朋友終於領略到秋末冬初的 Barbaresco 的夕陽美態。

 

壓軸的兩瓶是同一款酒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 1982,但狀態有別。

P1310853我原來只打算開一瓶,可是早上開瓶時發現有明顯的醬油氣味,看來氧化較嚴重;為了讓朋友對這款經典酒有「正確」的認識,我便再開另一瓶。

第二瓶依然有輕微的醬油氣味,而且緊閉得多,看來狀態比較「正常」,我於是將錯就錯,讓朋友明白老酒「只有 great bottle,沒有 great wine」的道理。

想不到在第一回合,氧化的 4.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1) 最令大家驚嘆!

這時的醬油味與開放的花香、果香混為一體,像醬香噴鼻的一盤甚麼菜,朋友一直說那強烈的豆豉味很特別。

正因為這瓶酒有點氧化,所以發展得比較快,我們才得以領略 Aldo Conterno 的 Granbussia 講的是甚麼故事。十多年前,他與弟弟 Giovanni 分家,目的不是學祖輩再造另一款 Monfortino。他大概覺得偉大的酒也可以平易近人,但平易近人不一定平庸,試嘗今天早熟的 4.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1),他感人之處並非宏大的結構,而是無比的優雅、細膩,驚人的通透感和令人生津的酸度。我曾把 Monfortino 比作 Beethoven,我看 Granbussia 應該是新古典的 Brahms!

較正常的 5.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2) 這時卻像個正襟危坐的 gentleman,緊閉、深黑、悶不作響,但奇怪的是朋友覺得這瓶的醬油味更明顯!我看原因是酒的其他元素扮失蹤,致令醬油味更彰顯。我們需要的是耐性。

因此這個回合由 4.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1) 唱獨角戲,全拿 8 分!

有趣的是,兩款酒在第二個回合也像剛才的一雙 1967 一樣,變得越來越相像,原因是較正常的 5.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2) 這時慢慢的打開了,出現了較多層次和複雜度,相比之下,4. Conterno Aldo, 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1) 似乎有一點點疲累,果味掉了一點,酸度又高了一點,所以兩者都有可觀之處,分別是一個處於深秋,另一卻在夏秋之間徘徊。

看來深秋更引人,所以這回合仍然由 4.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1) 以 6 ½﹕1 ½ 勝出。

 

Wine of the Night

結果毫不奇怪,4.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1) 以壓倒性的 5 票拿了第一名;

其後是拿 2 票的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67

最後是拿 1 票的 5. Conterno Aldo,Barolo Granbussia Riserva,1982 (2)

我選了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Barbaresco,1967,一半是由於他的 tertiary development 著實迷人;另一半原因是我被這家合作社完全折服了。大量生產而且低價位的酒過了半個世紀後仍能有如此表現,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後記

與我對坐的酒友整個晚上甚是興奮,他慨嘆過去喝錯了太多新酒,並說以後應該轉喝老酒。我回他說那也未必,因為新酒的活力也是老酒喝不到的,人生的不同階段與四季各有妙處,怎能取一而偏廢其餘?

 

 

2 thoughts on “Barolo 的夏秋冬

  1. 謝謝黃爺諄諄引導,我們真的很享受每一瓶酒的變化。有人說ㄧ年去ㄧ次會心兮兮!總之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