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icci 品試記(下)﹕Brunello 的真、善、美

Visits: 158

如果你相信酒評人的話,你可能認為 Baricci 的 Brunello 實在一無是處。

Antonio Galloni 從不理他,連提也沒提過。James Suckling 給他的 2004 打了 88 分,認為他 “rustic”;一向不錯的 Ian D’Agata 認為他的 2005 “uncomplicated”,打了 87 分; Jancis Robinson 不喜歡他的 2007 的收結 “ever so slightly bitter on the finish”,認為他只值 15.5 分。

但真相如何?

我們去年跟著 Kerin O’Keefe 的腳步去拜訪過 Baricci 以後,發現她所言不虛,他們的 2007 Brunello 令我們折服,我當時是這麼寫的﹕

2007 Brunello 的顏色紅中帶棕,比 Rosso 龐大得多,有皮革、生肉、松茸、黑櫻桃、樹林等很礦物、原野的氣味。味道開始時有點混濁,在杯子裏慢慢淨化,果味徐徐而出,之後是很漂亮的酸度,像小貓一樣搔得舌頭癢癢的感覺。2007 年是比較乾燥的年份,一般是果味肥大,難以言優雅,也就是很不 Sangiovese 的年份,我在 James Suckling 主持的一次試酒會上試過多款 2007 都沒有發現滿意的,但這瓶 2007 卻有很經典的架勢,實在沒話可說。

(見Baricci 訪問記﹕漫步 Tuscany(之五)﹕難忘的 Baricci

但我不敢憑這驚鴻一瞥便下結論,所以回來後一直想辦法找他們的酒來認真的試試。

可是Baricci 非常不好找。一個原因是他們堅持價格要老實 — 在當地,他們最新的 Rosso 賣12 歐元一瓶,Brunello 才不過 25 歐元!國際酒評家既然都不懂得欣賞他們,我想他們的酒很快便在意大利賣光了,流到海外的不會太多。

幾經努力,我們終於找到 4 個年份的 Brunello 和 4 個年份的 Rosso,花了一個月品試完畢以後,正是我讀畢 The Untold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之時,在我苦思人世間的真相為何那麼隱蔽難明的時候,我突然想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酒評家之所以搞不懂Baricci,正是因為他的「真」!憑這番頓悟,難懂的Baricci 一下子變得豁然開朗了。

對美國的撒謊歷史我感到憤怒,但對酒評人的偏見我從來都不太認真,不過見過 Baricci 的傳人以後,我內心還是有點不忿氣的。

我得承認 Baricci 可能是最難懂的 Sangiovese,而 Soldera 大概緊跟其後。

Baricci 之所以難懂,是因為來自 Montalcino 北部的 Brunello,礦物味都特別重,在果、酸度與丹寧之外,這裏明顯多了一個礦物的元素,所以我們無妨說這裏的 Brunello 有四度空間。這種複雜性有人視為寶貝,不習慣的人卻認為是毒藥,酒評人批評他 “rustic” 和 “ever so slightly bitter on the finish” 便是很好的例子。至於說他 “uncomplicated” 的酒評人一定是太忙了,用快餐式的方法哪裏可以得見廬山真面目?

拿三個我最喜歡的 Montalcino 北部酒莊來做比較,我覺得Baricci 真、Le Chiuse 善、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美。他們的差別,就在於他們如何處理這第四度空間。

Baricci 難懂,正因為他的處理方法是「不作處理」,就是說他赤裸裸地把Montosoli 山的風味全裝進酒瓶子裏。

一位法國小說家也是愛酒人 Sidonie-Gabrielle Colette 曾寫道﹕

The vine makes the true savor of the earth intelligible to man.  With what fidelity it makes the translation!  It senses, then expresses, in its clusters of fruit the secrets of the soil.

(見﹕http://lifeinthevines.blogspot.hk/2009/09/colette.html)

按此說法,Nello Baricci 和他的孫子可以說是大自然最忠實的翻譯家。

Brunello

請讓我用他們的 2006 Brunello 來說明我的看法。

為了深入了解他,我們陪了他 12 天。

1 天﹕礦物的世界

早上開瓶小試,前後試了一個小時,漂亮極了!最突出的是他有很輕盈的身段,絲般的質感,幾乎沒有重量的,這與一般 2006 年份 Brunello 的高頭大馬性格完全不一樣。氣味是很泥土的,我記下來的便有﹕香草、香料、煙燻、煙草、樹皮、皮革和葡萄皮等等。入口起初清純、細滑;半小時後出甜味,但帶甘苦,丹寧幾乎感覺不到;一個小時後果味明顯增多,形成甜美的內核,與更多的丹寧和酸度形成很好的平衡,充滿精力(energy),礦物味又帶來點野性。我這時寫下一句﹕這種不純的性格是酒評人的毒藥!

晚上正式品試,卻訝異的發現我好像在喝另一瓶酒!我們共喝了兩小杯,兩次幾乎經歷同一個過程 — 先是很泥土的東西像排山倒海一樣衝出﹕泥土、鐵銹、塵土、礦物,同時有很粗的丹寧,然後出一點點酸度,到後段才有一點果味掙扎而出。

第一課結束了。唯有把酒瓶放進冰箱,明天再試。

2 天﹕酸度和丹寧出場

我們在晚上試了兩小杯。

剛下杯時,先聞到黑櫻桃和酸度。莫非太陽出來了?

第一杯的口感頗豐滿,仍然有很多香草和礦物味道,酸度較高,還帶些苦苦的收結,然後出來很豐富的丹寧,伴著掉口水的酸度,之後酒體逐漸膨脹,有點黏黏的,果味徐徐而出,Baricci 好像在我面前蓋房子!又過了一會,果與酸好像溜走了,餘下的是很泥土的東西,和大量的丹寧。到了尾段,果與酸再度登場,但同時有種鹹味出現。這是建築工地嗎?

第二杯告訴我們酸度和丹寧贏了,但果味躲到哪裏去呢?

這是很活躍的一天,我們說的果味其實是幾百種元素整合的結果,但今天這場遊戲還剛開始,所以我們站在工地,但見沙塵滾滾。只好先下課,酒瓶再放回冰箱等候發落。

4 天﹕果味與丹寧的對決

下午試了一小杯。

果味終於出現了,還有很好的酸度作平衡,但與凶猛的丹寧在打架。起碼果是主角之一了,這屋子開始成形了!還沒有氧化的跡象,再等等吧。

5 天﹕轉折點

聞到黑櫻桃,感覺有點重,隱約有些像腐花似的氣味,可能在氧化的邊緣。口感卻蠻正常的,經過 4 天艱苦的搏鬥,果與酸終於戰勝了丹寧,收結有些苦味,就是說礦物像小狗那樣乖乖地站在一旁。略嫌簡單,但難得有比較好的輪廓,清純甜美的 Sangiovese 清晰可辨,這是我熟悉的 Soldera revelation!

屋子蓋好了,但內裏家徒四壁,先住下再算!

6-12 天﹕高潮

我們在第 6、7、9、11 和 12 天都試了一小杯,氣味開始時都有一種陳香,像燒過的木頭和陳腐的花,但接觸空氣大概半個小時以後,這些陳腐的氣味總會散掉一半或甚至大半。這很明顯是氧化的跡象。

但口感卻一直在積聚力量,果味越來越有勁度,我們在第 12 天喝完這瓶酒的時候達到最高峰,這一刻活像一首古典時期四重奏的終樂章,擔任獨奏的果味奏出最強的音,酸度、丹寧與礦物輪番與他柔和地對唱。

對這種反來覆去的變化,我以前在年輕的 Monfortino 1998 和 Soldera 2001 也經歷過,大家可以參考這兩篇舊文﹕

我的結論是﹕Baricci 的複雜性與 Monfortino 和 Soldera 堪比,在經典年份如 2006,他的四種要素(果、酸、丹寧和礦物)必須要經歷漫長的歲月才可以達至融和的境界,我們那麼早去踫他,看到的自然是頭長滿棱角的怪獸。

開始的時候我說過 Montalcino 之北的三雄在處理複雜的材料用了不一樣的方法,所以生出真、善、美的三種性格。

我說 Baricci 的處理方法是「不作處理」,所以見其「真」,我想到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 Baricci 有一個特點是他們沒有 Brunello Riserva。他們只造兩款酒(Rosso 和 Brunello),結果是在經典年份如 2006,特別複雜的葡萄不會分流到 Brunello Riserva 去,Brunello 便承載著不可承受的重了。
  • 另外一個問題是在木桶的陳釀期。Soldera 會根據每年的葡萄來調教陳釀期,一般有 5 年之長,但 Baricci 的 Brunello 只用 3 年的時間,在複雜的年份如 2006 可能未足以馴服過度豐富的丹寧與礦物質。
  • Baricci 為甚麼不這樣做?首先,我懷疑他們那麼小的酒窖根本放不下更多的木桶!也可能 Nello Baricci 的農民性格令他相信酒是天生天養的,瓶內的酒要花多長時間去融合就聽天吧,何必由人去操心呢?
  • 我到目前為止還沒聽到有誰當 Baricci 的顧問,看來 Nello 認為他的顧問是上天!所以我說 Baricci 的性格是「真」,方法是「無為」,他只管把腳底下的 Montosoli 毫無修飾地送給我們慢慢去發現。

Baricci 的無為讓礦物質如野馬般奔馳,他是 Brunello 中的老子。

反觀他的兩位鄰居﹕

  • Le Chiuse 師承 Biondi Santi,並聘用了 Giulio Gambelli 的學生 Attilio Pagli 為顧問,莊主 Nicolo’ Magenelli 也在大學唸過釀酒學,所以 Le Chiuse 是三家當中比較自覺地跟隨 Montalcino 的大傳統的,他也比較能結合傳統的理念和現代的技術,所以我稱他們為「善」。三家當中,他們的酒把礦物味「駕馭」得最好。

酒莊的介紹見﹕

漫步國際酒展(之三)﹕Discovering Le Chiuse

等待 Le Chiuse — Vinexpo 2012 觀後記(上)

漫步 Tuscany(之七)﹕難忘的 Le Chiuse

 漫步 2012 國際酒展(上)﹕喜見舊雨 Le Chiuse

  •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莊主 Florio Guerrini 原來是個教師,雖然聘用了有名的 Paolo Vagaggini 為顧問,他依循的仍然是崇尚自然的法則,任何方法都只是為了表達自然之美。他有 Rosso、Brunello 和 Brunello Riserva 三款酒,但他堅持後兩種酒要在酒莊多待兩年才推出,寧可犧牲收入也要讓酒在最佳狀態來表達最自然的美。我覺得他最有莊子的味道,他的每一瓶酒都有才情,都是「美」之極致。

酒莊的介紹見﹕

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真、善與美何者為大?

在讀完 The Untold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以後,我會毫不猶豫的說真比甚麼都重要,因為離開了真,善也成了偽善,美也不過是騙人的廣告伎倆。

美國搖滾詩人Bob Dylan 便曾唱道﹕

Freedom, just around the corner for you,

But with truth so far off, what good can it do?

對社會和杯中物這也是至理名言。

所以要享受 Baricci 的真,只有兩種辦法﹕等他成熟,或者從簡單一點的 Rosso 入手。

我們找到最老年份的 Baricci Brunello 是 2001,這是個比較經典但典雅的年份。

  • 第 1 天很漂亮,有地裏的香氣,不斷演變,融合得很好的四重奏,最特別的是他典型的礦物味帶來的複雜性,有幾分年青 Soldera 的影子;
  • 第 2 天變得封閉起來,彷彿向後退了一步;
  • 第 3 天重新活潑起來,可口但有點簡單;
  • 第 4 天開始有些氧化的氣味,但口感頓時變得異常豐富﹕甜美、有勁度兼且優雅。

2001 與 2006 有類似的發展,但因為比較成熟,所以花 4 天便完成了 2006 經歷了十多天的變化。如果第一天把酒全喝了也會覺得他很漂亮,我放慢腳步為的是多了解他。

比較熱的2003 和 2007 較易喝,因為他們遠遠沒有 2001 和2006 那麼複雜。

  • 2003 極為精緻,先有各種地裏的氣味,後來出涼果和甘草的香氣,很甜美和平衡,酸度足夠,背景是標誌性的帶點微苦的礦物味,感覺上是 Poggio di Sotto 的複雜版本。那麼熱的年份可以如斯優雅,真不簡單!
  • 2007 比較好找,所以我們先後喝了 5 次,最後一瓶是在酒運到香港後半年開的,比抵達了才 2-3 個月的都要穩定。我試用處理年青 Barolo 的手法,混合了換瓶的酒和原瓶的酒,香與味都最好,仍然是地裏的香氣為主,果味有勁度,和慣常的複雜礦物味,更重要的是酸度漂亮,比一般肥大的 2007 好得多!但這畢竟不是 Barolo,所以不適宜用 double decanting 的手法,以免味道變得太柔順沒勁。

Rosso

要馬上享受 Baricci 的樂趣,Rosso 是最好的選擇。這裏簡單的介紹我們近來試過的 4 個年份﹕

  • 2010 是個極佳年份,只要你有耐性,當可發現我在前文初嘗 2010 村酒(下)裏介紹他的精彩絕倫之處﹕「睡了一天的 Baricci 到了第二天晚上果然龍精虎猛,香氣像怒放的鮮花,甚至有幾分像 Giacosa Asili 的帶糖果的紅櫻桃香氣,很濃烈;入口有十足勁度,類山渣的甜味,很深沉,精彩絕倫!」
  • 2009 與 2010 剛好相反,比較陰柔,有很通透和清純的果味。這是我們與一位朋友見面時即開即喝的,雖然沒有機會追蹤他的變化,但我忘不了披著輕紗的少女的蔓舞身影。
  • 我們與 2008 相處了 6 天,這是個優雅的年份,到了第 4 天狀態最好,圓融但清新,肥瘦適中,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好。到第 6 天才開始有一丁點的氧化。
  • 2002 是多雨年份,不知道是因為天氣的關係,還是這瓶酒的保存狀態不佳,他一直都有些不乾淨的氣味,像濕木頭或者腐花,但等他多接觸氧氣,這種氣味又會逐漸散掉。 有趣的是第二天喝到最後一杯時,竟然有一剎那出了一點蘑菇和松茸的地裏氣味,口感也來個最後大爆炸,那礦物味主導的複雜味道為我們這個月的 Baricci 之旅劃上了完美的句號!

尋尋覓覓,在那 Montalcino 之北,終於讓我找到可以與 Biondi Santi 和 Soldera 平分秋色的 Brunello,而且同時找到了各具特色的真、善、美三聖。恕我講句套話﹕遊於是乎始。

後記

  1. 最近終於找到一位懂得欣賞 Baricci 的酒評家。在 Wine Spectator 接替 James Suckling 的 Bruce Sanderson 精確地評論了 2006 Baricci﹕ “A broad-shouldered powerhouse of a red, packed with cherry, wild herb and tar notes, all backed by a stiff backbone of tannis.  The acidity is formidable, suggesting a long life ahead, with a mineral-tinged finish. Score: 92”。Bruce 也發現了 Le Chiuse,在他筆下,2006 拿了 90 分,2006 Riserva 更贏得 96 分!
  2. 本文發表後才出版的最新一期 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 給了Baricci 新的評價。不滿意2005 不夠複雜的 Ian D’Agata 這次認為 2008「非常香和有深度」,打了很不錯的93(+?) 分。遲到比不到好。
  3. Baricci 也令我頭痛。第一是他們的酒難找;第二便是嘗過那麼複雜的 Brunello 以後,我們有「黃山歸來不看岳」的感覺,前兩天開了一瓶 2003 Sesti Brunello,應該說蠻好的,但一想起 Baricci,我與太太都搖頭嫌他太簡單了。

 

1 則評論在 Baricci 品試記(下)﹕Brunello 的真、善、美.

  1. 妙到亳巔!而且他們的酒的確很快售完!我兩月前到訪,他們早已將最新的 Brunello 售完了!
    當時最能感受到的都是清新、酸度、礦物和鮮莓,我更懷疑他們是沒有每年存酒的習慣。
    [Julian回覆07/22/2013 03:28:16]These are the true wines! For drink but not only for making money…
    [版主回覆07/16/2013 09:05:46]最古老的積習難改。酒是釀給鄉里喝的,不是出口,不是打市場的。所以在他們身上,有著意大利所有傳統酒莊的身影。
    [版主回覆07/16/2013 09:05:38]最古老的積習難改。酒是釀給鄉里喝的,不是出口,不是打市場的。所以在他們身上,有著意大利所有傳統酒莊的身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