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幸運的一年

Hits: 40

 

見楓葉變紅,我們便一口氣開了三瓶1979

 

 

 

今年比去年幸運,竟然沒有一瓶令我們失望。(去年的經歷見前文﹕1979﹕平凡的一年

 

 

去年的一瓶 Gaja Barbaresco 我們嫌他酸,今年的一瓶卻嫌他甜,但難得清新可口,據說這是 Gaja 十年磨劍後的第一個年份,你不喜歡他也要敬重他。

 

 

去年的一瓶 Ratti Barolo Rocche 我形容為「大概已走到盡頭,今天只剩下一絲甜、一絲苦,還有老人特有的氣味。今年這一瓶在開始的時候有蘑菇、腐土、乾花和一點點醬油的氣味,有點老態,但我們與兩位年青的意大利痴暢談半天以後,酒變得越來越年青,就像雨後放晴一樣,一種淨化的清甜果味,伴隨著微微的 perfume 與類似樟腦、薄荷的香氣,非常引入入勝。這狀態大概維持了一個多小時,老人才開始有點累了,語意也模糊起來。

 

 

 

最令我們耳目一新的是這瓶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我們差不多兩年前喝過一瓶 2002,領教過這位奇人的異酒(見前文﹕道法自然﹕Emidio Pepe),現在這瓶1979,同樣是全新的體驗。可能這瓶酒保存得比較好,又或者入瓶比較晚(酒塞有 2010 的字樣),他一直有很乾淨的氣味﹕乾花、乾松茸菇和乾的香草,具中度酒體,很 delicate,有著很古典的平衡與優雅,味道是涼果般的酸、甜、鹹的有趣組合。有時我懷疑我喝的是酒嗎?在我踫過的意大利酒當中,Emidio Pepe 與他的同鄉Edoardo Valentini 可以說是最奇特的兩位,我想Franco Biondi-Santi 踫到他們大概也要退避三舍!

 

感謝上蒼賜我幸運的1979

 

1 則評論在 1979﹕幸運的一年.

  1. So, 1979 seems quite a good vintage although the wine is going to be 34 yrs old!
    [版主回覆12/28/2011 22:30:21]Just so so in Piedmont, because of rain during the harvest. The wine tends to be soft. Not sure about Montepulciano d'Abruzzo. These 3 bottles are therefore outperformer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