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他與葡萄酒﹕憶百會友人

Visits: 52

最近與好友酒聚,暢飲 Gaja 之餘,還得聞他的一番「guitar 與酒」的言論,聽後令我浮想聯篇。

朋友既是酒痴,同時也是行業中人。我的經驗告訴我,把 passion 與事業攪在一起,是難上加難的事,而且也有點危險,但他似乎樂此不疲。每次見他,他總是一臉疲累,常有半睡半醒之態。但奇怪的是,等酒過兩巡,他便彷彿跟著酒一起蘇醒過來,越談我們越起勁,所以我們每次見面與交談,常常是從醉開始,到清醒時分手。借醉眼看人生,常常出現清醒時所不能發現的東西。

我們最近一次踫面,正當 Bordeaux En-Primeur 2009 的季節,所以朋友特別疲累。他告訴我他前一天乾脆什麼也不幹,上 Youtube 看了幾個小時的 Serenata Espanola 結他演奏,但見諸色人等只顧拿起結他,便旁若無人的彈奏起來,看得他大呼快感。我建議他以後大可以用音樂語言來寫酒評,因為我覺得有些酒的美妙是非筆墨可形容的。他越聽好像越興奮,然後我才發現原來在他愛上酒以前,他是極度醉心結他的,差點沒當上職業演奏家。

分手以後,我反復思索朋友從結他痴變為酒痴的經歷,突然我也開始明白我自己為何變為酒痴一名。

以前學心理學好像聽說有種叫 displacement 的現象。有些我們害怕的或感到危險的事情,我們會不自覺地把它轉移到別的更安全的地方去。聽說這是人的一種保護機能。

朋友從結他演奏轉移到葡萄酒,是否正是一種 displacement 現象?

他的結他演奏,相當于我幹了幾十年的出版工作,那也是 passion 與事業攪在一起的工作,是理想與現實糾纏了幾十年的工作。

告別了出版,唯有葡萄酒。現在,只有葡萄酒才能帶給我知性與感性的滿足,但可惜的是,我昔日的戰友、伙伴,早已與我分道揚鑣,他們都從種種別的 displacement 找到他們的避風塘。于是,我的葡萄酒成為了我「一個人的聖經」。

“舊日的知心好友,何日再會,但願共聚互訴往事”(Beyond)

寫到這裏,我又想起我的另一至愛﹕ Mahler 的《大地之歌》。終樂章取材自兩首唐詩,其中孟浩然的《宿業師山房待丁大不至》正是我此刻心情的寫照﹕

夕陽度西嶺

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涼

風泉滿清聽

樵人歸欲盡

煙鳥棲初定

之子期宿來

孤琴候蘿徑

另一首王維的《送別》聽後更令人淒然﹕

下馬飲君酒

問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

歸臥南山陲

但去莫復聞

白雲無盡時

白雲無盡,情也無盡!

5 則評論在 結他與葡萄酒﹕憶百會友人.

  1. 到此一遊留溜瀏一詩 嶽嶽冠蓋彥,英英文字雄。
    瓊音獨聽時,塵韻固不同。
    春雲生紙上,秋濤起胸中。
    時吟五君詠,再舉七子風。
    何幸松桂侶,見知勤苦功。
    願將黃鶴翅,一借飛雲空。

  2. 那一杯飲盡的女中豪傑,今安在 ?
    也仍在原地不動的過安靜的日子。喝酒就隨興而飲,只有感性沒用大腦。你的酒經真的快可以出書了,屆時我想為你再回到出版界,而你升級為作者,我仍是當年在處理訂單的小妹。 這就是人生~~~~~
    [版主回覆07/05/2010 18:22:00]哈哈,快把你的笑話投到讀者文摘的浮世繪或笑林或什麼的,拿點稿費我們買酒再喝過!記著﹕行動要快哦!

  3. 近來重讀史記世家有點看不下去,都是一衆庸碌相互殺戮之紀。讀至晉公子重耳人就精神起來,一直追看他去國流亡二十年所經歷,最後由追隨者把他灌醉逼他返國爭位,成爲了文公。六十歲就位,成就了霸業。掩卷欷噓,已無睡意,因而重看之所經歷相關人物,是誰成就了誰 ?
     
    拜讀所賜《周易雜談》一書,多有啓發。機遇時勢,匹夫之力難以成業。
     
    能退至塘邊,清風朗月,亦樂事也 !
    [版主回覆07/10/2010 17:34:00]兄說得像是輕鬆,但我彷彿看到有個影子在塘邊晃動,還有人在低聲吟頌﹕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倒不如下車再傾一杯,如何?

  4. 當然不能只傾一杯 !
     
    新約中我最喜愛的一段就是耶穌的第一個神迹:不是復活生命、不是驅魔,只因宴會間酒不夠,掃興 ! 所以他母親就請他發功爲人增酒,把生命中的歡樂帶進另一個層次。
      找個星期五,再盡三杯,如何?
    [版主回覆07/19/2010 11:43:00]千杯也太少!

  5. 早兩天我跟太太說,心無罣礙退休前的工作,應該是和出版界有關的,今天,我證實了!
    [版主回覆03/08/2013 21:20:14]投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