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普洱與熟 Montrose

Visits: 45

想不到品茶的方法比品酒還要科學化!

藍天老弟自年前愛上了普洱茶,一眨眼間已經收藏了五百個普洱茶餅。我心裏正納悶他是否自此棄杭州而獨鍾雲南,那我們豈不是失去了一個最重要的話題?幸好他兩個星期前興致勃勃的要約我們到杭州酒家吃飯,然後來我們家招待我們品茶。他說要介紹我們認識他的新愛,為此他老遠的從他家把整套泡茶工具搬來了。

整個下午,但見他手起壺落的忙過不停,讓我們可以輕輕鬆鬆的試了六種生普洱。經他介紹,我才知道普洱茶有生熟之分!

他的整套泡茶流程,令我大開眼界﹕先要用電子稱精確地量好茶葉的分量,然後每一泡的時間也要準確地控制,從 20 秒開始,漸次加長,最長可達 50 秒。

我們以前喝茶只是講究什麼茶葉用什麼水溫、什麼器皿,又或者分辨老茶、新茶、明前、雨前等等,哪裏會像化學試驗那般講究。

但那是我們愛上葡萄酒以前的事。說實話,近年我們也難得認真的泡茶和品茶,所以藍天給我們這個機會,我們是既感激又享受的。

我也像喝酒一樣,每一泡都記下我的 tasting note

我們以前買普洱,只分什麼家藏、珍藏,哪裏會像葡萄酒一樣標明是什麼年份的茶葉?

現在可不一樣,藍天帶來的茶葉全都標有年份的,而且還有很粗的地域資料,如墨江縣、西雙版納易武、布朗山、南糯半坡老寨、昔歸等等。雖然不像葡萄酒連哪塊田也標出,不過比起以前也講究多了。

但對這一切我都不甚了了,所以他這次安排的 non-blind tasting 對我來說與 blind tasting 無異。

讓我選我最感到奇特的幾種茶講一下。

第一種茶是 2007 墨江縣產的小茶磚,取名「回歸」,是為了紀念香港的  1997 回歸。

茶的第一泡像乾木、乾花、新刨的木材;第二泡的感覺是 earthy ,好像個小叢林,令我想起那年在杭州我們登鳳凰山找南宋宮殿遺址時走了個多小時終于無功而回的那條小山路。其實很多沒有人跡的野外山林也是散發著這樣氣味的。

第一種茶已經很過癮,但我們哪裏是在喝茶?究竟墨江縣是否一處野外山林?喝茶可以喝到 place ,與葡萄酒一樣,這是最引人入勝之處。

第二種茶是 2003 年西雙版納的易武茶。

第一泡像草藥;第二泡我喝到乾花、乾草;第三泡是乾樹葉,口感開始比較順滑,回味有點苦。這是茶嗎?

第三種茶是 2004 年布朗山春尖。

第一泡感覺很乾,丹寧比較強;第二泡像味道較淡的一種「涼茶」。

第四種茶是 2005 年南糯半坡老寨古樹茶。

年份雖然比第二、三種還要年青,但老樹給了他一份深沉,第一泡已經比較醇厚,令我想起以前喝很多的陳年普洱。我們開始「喝茶」了!

第五種茶是 1997 年的中茶,名字竟然是一串數字﹕《7582》。

這是今天唯一年齡過十的茶,開始有比較熟悉的茶香和茶味了,味道較悠長,但反而沒有新茶那麼刺激。

第六種茶是 2011 年的昔歸黃片。

這是今年的新茶!第一泡像生草藥、木材;第二泡像新木材。這草木之汁液只宜在藍天白雲之下喝,就像今天!

我們與藍天通過網誌認識,那是因為我們同是杭州痴。記得我們第一次踫面時,我帶給他的見面禮是剛從杭州帶回來的龍井茶,沒想到這個偶然機緣竟然引發他對品茶的興趣,尋尋覓覓,他終于愛上了生普,而我們的關係也添了一重複雜性。

藍天後來跟我說他有點後悔一開始便讓我們喝那麼苦澀的新茶,但他大概不知道我們從年青的 Barolo 那裏早已習慣了更強勁的丹寧了。

但葡萄酒與茶的美畢竟不是同一回事。我回藍天道﹕

葡萄酒有果、酸與酒精之間巧妙的平衡,而丹寧提供了結構(像音樂裏的節奏),這有如彩色繽紛的畫作,故領悟力不高的人也可以被其中某種要素吸引。

但茶更像是黑白照片,或水墨畫,只有層層的灰色和灰之間的白,要欣賞便要更大的功力。而且中國人的美學觀點還要講境界,講品,這些才是與葡萄酒欣賞最大的差異。

 

 
 

對我來說,從葡萄酒轉到茶還算容易,我們需要的是 paradigm shift 。但要我從意大利酒轉回 Bordeaux 卻難之又難。

最近關於 2010 Bordeaux 酒花的新聞比較多,有一天我突然心血來潮想起要試試 Bordeaux ,于是從酒櫃找了一瓶 1970 Chateau Montrose

說起來,我開始認真喝葡萄酒還是從多年前的一瓶 Chateau Montrose 開始的,所以那天我是蠻希望闊別多年之後我可以重拾對 Bordeaux 的好感。

可惜我們還是接受不了他的 oak

我的筆記這樣寫﹕

Tobacco, old tea leaves, oak.  Taste of a tame juice that gives you no emotion at all … Why should people be interested in an oak stew with bitter oak finish, little fruit and ample acidity?  Perhaps it has years and years to resolve the tannins, but on that day would there be any fruit left?  A bad joke.  Now I begin to like Tuscan Cabernet!

像試喝生普洱一樣,我知道我們一定要轉變我們的美學標準才會懂得欣賞 Bordeaux 。可惜我們試了好幾年了,暫時還是沒辦法轉過來,我也沒把握我們有一天會醒過來。

唯有承認我們失敗了。有趣的是,我們探索 Bordeaux 的旅程,從生 Montrose 開始,到熟 Montrose 結束。想來人生也不過是穿插于生生熟熟之間的幾十年。

第二天,我把我尚餘的幾十瓶 Bordeaux 開了個清單,委托好友把他們讓給懂得欣賞的人。

2 則評論在 生普洱與熟 Montrose.

  1. 每次看前輩的文章,都有很多驚奇,更有一股感動。行文平實,卻情感奔放,引人入勝,妙不可言。至此境界,且得有言乎 ……… 我把 Le Rocche 2004 拿來看看,又放回去,不捨得喝,還是看前輩的文章解纔吧 
    [版主回覆07/28/2011 08:11:00]謝謝你的美言。有人不捨得買,你買了卻不捨得喝,境界無疑是高了半截。有一位朋友我請他喝酒,酒喝了兩口他便停下來,因為他不捨得全喝掉。愛酒人實在可愛!我愛酒的方法是用心喝,一次喝不明白再來一次。
     
    但說句認真的﹕ 2004 你再不喝,他可能要入睡了。

  2. 我也喜欢喝普洱,一直觉得他和葡萄酒有共通之处,都有丹宁,都分纯料拼配也分产区;最近经常拜读你的blog,希望多了解意大利酒;说起来我太太才刚开始喝酒,也是对波尔多一点不感兴趣,而前段时间带她去试意大利酒,便一喝上瘾:)
    [版主回覆12/07/2012 23:48:27]欢迎进入意大利酒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