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漫步 Tuscany(之二)﹕記 Sangiovese 君子 Paolo De Marchi

 

等了兩年,我們終於得以在 Paolo De Marchi Isole e Olena 酒莊與他會面。他一出現便很有禮貌的道歉說讓我們久等了,因為他跟另一個訪客的見面時間長了。

 

 

 
 

我告訴他我們是懷著朝聖的心情來拜訪他的(this is a pilgrimage for us。他聽後臉上露出靦腆的神情,隨即轉身向助理 Betulia 說﹕「你聽到他在說甚麼嗎?」

 

Paolo 曾在南非與英國唸書,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所以一定聽得明白我這番話,但 Betulia 恐怕不明所以Paolo 避過我這番稱讚後便繼續我們的談話。

 

從這件小事可以看出他是如何謙虛的人。

 

我說我來意大利以前特別開了一瓶 1990 Cepparello 與家人晚飯時喝,我八十多歲的母親竟然主動告訴我說酒很好喝。Paolo 便微笑的說他的九十多歲母親也愛用她極小的酒杯喝一點點,說的時候臉上露出與外面一樣燦爛的 Tuscan sun。想不到我們在這方面也有共同的喜好。

 

我告訴他我一直很喜歡他的 Cepparello,我的網誌裏曾把 Cepparello 形容為很有 Barolo 味道的 Sangiovese,而且斷定他的風格近似 La MorraPaolo 的家族來自 Piedmont,所以他應該完全明白我所指為何。他帶著微笑聽我口譯網誌的內容,當知道我迷上意大利酒是從 Barolo 開始時,便馬上拿了兩瓶他最近在 Piedmont 北部造的酒讓我們品試。

 

我早已從 Ian D’Agata 的書聽過 Paolo有一瓶很好的 Lessona(既是地名也是產區名字),可惜一直都沒辦法找到,今天有幸由酒莊主人親自為我們介紹。

 

原來 Paolo 的家族來自 Piedmont 北部一個名叫 Biella 的地方,鄰近的 Lessona  村一直有種植 Nebbiolo(當地叫 “Spanna”)的歷史。Paolo 的家族是當律師和醫生的,並非農業出身,但他的祖母那一代因為姻親的關係在二十世紀初繼承了 Sperino 家族的酒莊。據酒莊網頁的介紹,Sperino 在十九世紀中後期已經釀出很好的 Lessona,但到了 Paolo 這一代,酒莊早已荒廢,所以他的釀酒事業是從1976 年在 Chianti 接手爸爸買下的 Isole e Olena 開始的(Isole Olena是毗鄰兩條毗鄰小村的名字)。直到 1999 年,Paolo 才得以統一 Sperino 業權,大事整理以後,2004 年終於迎來第一個年份。酒莊目前由 Paolo 34 歲大兒子 Luca 管理。(請參看酒莊網頁﹕http://www.proprietasperino.it/en/

 

Ian D'Agata 在他的 The Ecco Guide to the Best Wines of Italy 這樣讚譽這款新酒(Lessona)﹕

 

De Marchi’s Lessona, rare in that it is made only with nebbiolo, is perhaps the best Lessona made today, and in fact may well be the best “new” wine to have come out of Italy in recent memory.

 

Lessona 是珍品,每年只有 5,000 瓶左右,我們還同時品嘗了混有 15% Croatina 5% Vespolina “Uvaggio” “blend” 或混兌之意),這款酒每年生產不到 20,000 瓶。Uvaggio 的花香、礦物和輕盈的鮮果甜味與 Burgundy 有超過幾分的相似;至於 Lessona 的紅果和 perfume 則更像 Barbaresco,我告訴 Paolo 我覺得有點 Giacosa Asili 的影子。兩瓶比較,Lessona 遠為深沉和複雜,但要今天喝當選 Uvaggio

 

原來 Piedmont 北部的 Nebbiolo 遠遠沒有 Barolo Barbaresco 地區那麼容易成熟,所以結構也比較弱。我們無妨想像 Lessona Barbaresco Chianti 的混合體。我發現了這兩片新大陸以後,馬上托我在 Orvieto 的朋友代我各訂了兩箱。

 

其中一款小木桶

接下來 Paolo 帶我們參觀他的酒窖。我覺得最有趣的是我看到起碼有 8 款不同的法國小木桶(見文末的照片),看來他一直在做試驗,想找出最適合他這裏的 Sangiovese 的桶。Antonio Galloni Paolo 說他每次買新的小木桶,都被老爸嚴厲警告他要當心成本,但 Paolo 更在意的是木桶的質量。他從 1993 年起才有比較滿意的木桶,Paolo 告訴我那是因為他開始有點名氣。但他對木桶的應用一直是嚴加控制的,不會讓木桶喧賓奪主。

 

我們品試的 6 款酒是最好的證據。

 

 

 

Paolo 引以為傲的瑞士大木桶

2010 Chianti Classico 剛在六月入瓶,混入了 15% Canaiolo 3-5% Syrah。他喜歡 Syrah 帶來的 spicy 香氣。陳年是在大型的瑞士木桶,Paolo 特別指出這是個很漂亮的木桶。早已聽說 2010 Piedmont Tuscany 都是上佳的年份,Paolo 這款基本酒有點不吃人間煙火的味道。

 

 

 

Cepparello 是意大利的驕傲,名字源自酒莊附近的一條小溪。

 

2008 Cepparello 出奇地優雅,很女性的風格。Paolo 說這是比較陰冷的年份,9 月常下雨,但他自己很喜歡這款酒,他認為是 “real classical”,很有趣的是他還提到 Galloni 2008 這個年份打了 93 分,我回家後一查發現應該是 90 分才對。

 

還沒有貼酒標的 2002 Cepparello


我讓 Paolo 看我珍藏的 Cepparello 的清單,他最有興趣是 1988  2002。他說他只剩下 1 1988,而當我說我還沒有開 2002 時,他馬上要助手開一瓶 2002 讓我們試。眾所周知,2002 是比較壞的年份,他說那年的 9 月雨下了足足 27 天!我想我們是喝得出來的,但難得她現在竟然如貴婦般優雅和勻稱,難得的早熟。Paolo 說一年前還沒有現在那麼成熟。

 

 

 

Cepparello 我們以前喝得比較多,所以出色的 2002 2008 原是意料中事。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Paolo 處理國際葡萄也有一手。依我的口味,他的酒比 Maremma fruit bombs 有無窮多的 Tuscan 性格。Nicolas Belfrage 高度讚譽他這方面的成就說﹕

 

Each of them (international grapes), in any given year, is a contender for best wine of its type in Italy.  And the competition (think of Gaja, Ca del Bosco, Sassicaia) is now pretty fierce.

 

我們這次試的是 2006 Cabernet Sauvignon2006 Syrah2011 Chardonnay 2004 Vin Santo,都是產量稀少的精品

 

 

 

前兩瓶我們以前試過老一點的年份,我個人認為他的 Cabernet Sauvignon 是意大利最優雅的,至於他的 Syrah Tenimenti D'Alessandro Migliara 是一時之瑜亮,原因是在他的手裏,這兩種葡萄一改慣有的高頭大馬性格,換上了 Tuscany 群山起伏的風姿。

 

 

我對 Chardonnay Vin Santo 的經驗不多,但我可以說他們也有著 Paolo Chianti 烙印﹕平衡與優雅。他的 Vin Santo 尤其是出色,是用 2/3 Malvasia 1/3 Trebbiano 混兌而成的。如果你像我一樣喜歡清雅而不是糖漿似的甜酒,這是很好的選擇。

 

 

 

青年時代的 Renaissance man

意大利有所謂 Renaissance man,指的是像 Leonard da Vinci 那樣多才多藝的人,而且都是自學而成的。觀乎 Paolo 當天向我們展示的 8 件作品,我看在意大利甚至是全世界的酒農當中也很難找到像 Paolo De Marchi 這種 Renaissance man。他的全能還不止於此﹕他同時負責種植、釀酒與銷售,而且都很成功。

 

 

 

有一個我一直想問的問題,到那天才有機會向 Paolo 提出﹕「你有用顧問嗎?」

 

 

他回答說他沒有正式的顧問,但造酒是很孤獨的活,所以他需要找個人來討論。原來他有個小時候便認識的朋友住在 Piedmont,他會帶同他未完成的作品去找他,聽聽朋友的意見,但他很堅定的補充說﹕「所有決定是我自己拿的」。

 

我又問他有沒有看酒評人的評論。他說有看,但他只管造自己的酒,「所有決定是我自己拿的」。

 

 

他還喜歡喝甚麼其他的酒?

 

他說晚上他喜歡喝白酒和 Burgundy,原因是白天喝得太多紅酒了,要讓自己輕鬆一點,而且他也喜歡 Burgundy 的優雅。

 

 

 

他爸爸的作品(Paolo 的第一個年份是 1976

 

他怎麼比較 Chianti Brunello

 

 

Paolo 認為 Chianti 有比較好的平衡度,他覺得 Brunello 很多時候太霸氣了,酒精、酸度與丹寧常常在打架。他這番話可能是我此行最大的收穫。

 

 

 

 

種植面積達 50 公頃的 Isole e Olena

 

我花了他一個下午了,所以急速地問了最後一個問題﹕今年天氣那麼乾旱,他有沒有為收割前的天氣失眠?

 

 

他說年青的時候或許會有的,但現在不會為自己不能決定的事情去擔憂。我太太最難忘記這番很道家的話。

 

所以我還在意大利時寫的快報講了這個很深刻的印象﹕

 

跟他見面以後,我更肯定他是最有 Sangiovese 性格的君子,也是 Chianti的大儒。我不敢跟他說他很有中國人的味道,因為我怕他誤會我是個大漢主義者。

 

我忍不住要學范仲淹那樣慨嘆一句﹕微斯人,吾誰與歸?

 

請參考我在前文 漫步 Chianti (之四): 質的飛躍 裏對 Isole e Olena 的介紹。

 

 

市場資訊

 

 

Isole e Olena 在港、台和中國大陸都有代理,他的酒價格像他的儒者性格一樣。

 

香港

Amorosso Fine Wines — www.amorossowines.com/

 

Paolo De Marchi 告訴我他在 11 月會來香港主持一場酒宴,在上述代理的網站有相關資料。

 

 

台灣

越昇國際股份http://www.ascentway.com.tw/News.aspx

 


中國大陸

The WineRepublicwww.thewinerepublic.com  

 

 

 

 

 

 

 
 
 
 

 

Paolo 小木桶試驗場

 

 

 
 
 
 
 
     
 
 
 
 

2 thoughts on “2012 漫步 Tuscany(之二)﹕記 Sangiovese 君子 Paolo De Marchi

  1. So adventurous with barrels!
    [Kevin K Tang回覆10/23/2012 17:02:44]He is so humble.
    [版主回覆10/04/2012 14:03:07]Always fraught with danger … he wants to add a little spice, but not alter the basic character of the beautiful Sangiovese grape. "I wanted to understand Sangiovese" is what this gentleman told Nicolas Belfrage.

  2. 2010 Chianti Classico 剛在六月入瓶,混入了 80% Canaiolo 和 3-5% Syrah。<是否8%?
    [版主回覆10/10/2012 09:21:08]謝謝你看得那麼細心,不愧為 Chianti 專家!我的筆記是 80% Sangio, 15% Canaiolo, etc.,抄錯了。已更正,謝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