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漫步 Tuscany(之一)﹕尋找 Sangiovese

Visits: 84

 

 

Sangiovese at Le Chiuse

Sangiovese 在哪裏?

 

 

在家花了好幾年,喝了近百個酒莊的 500 BrunelloChianti 和各種古怪名字 Super Sangiovese 以後,我對他依然印象模糊。

 

於是我們親自到 Tuscany 跑了一趟。

 

 

 
 

 

Chianti bosco(林子)裏,我們好像嗅到他的蹤跡﹕那種特有的泥土、樹林的氣味。在 Montalcino Montosoli 山上,一塊塊貝殼化石,甚至鯨魚石頭,還有大大小小的碎石,令我憶起北方 Brunello 特有的礦物味道。

 

 

 

Sangiovese 在哪裏?我們還是抓不住他。

 

帶著疲憊的身軀和興奮的心情,我們又回到此程的起點,那隨處可見 Etruscan 古跡的山城 Orvieto

 

比羅馬人歷史更久的 Etruria 民族正是 Tuscany 名字的由來。Etruscans 輸了戰爭,但贏了生活,贏了文化。到今天,Tuscany 仍然被公認為意大利文明的中心,而佛羅倫斯(Florence)最有名的一位居民但丁(Dante Alighieri)的「神曲」三部曲(Divine Comedy)是每個意大利人國民教育最核心的部分,他被公認是意大利文之父。

 

我們在這裏聽到 Sangiovese 的聲音

我們在臨離開 Orvieto 的晚上,吃過 LauraRossana Federica 親自動手做的四款意大利餅(pizza),喝過 Carlo 從超市花了一兩塊歐元買回來的一紅一白西西里酒(好酒不一定貴,他說這是他近來的又一發現),我太太又教 Alex 打了一套太極拳,在興高彩烈之際,Alex 不知怎的從客廳的書架搬來三冊的但丁「神曲」,他想向我們解釋每冊最後一個字都是「星星」(stelle),在旁的Carlo 更開始吟誦起來。

 

 

我的意大利文很不濟,但我們在十幾天的旅程中聽朋友之間的交談都是莫大的樂事。我跟他們說他們講話像唱歌一樣有著優美的旋律,很多時候我還用手勢作指揮樂團狀,常令他們大樂。

 

這個晚上聽到 Carlo 朗誦「神曲」時,我沒有再指揮樂團,卻突然大呼﹕我聽到Sangiovese 了!

 

The rolling hills of Chianti

去過 Tuscany 山區的人都不會忘記那裏的山有多漂亮。小時候常聽英國人描述 Tuscany 的山為 rolling hills,這次親臨其境,令我們每天都看得陶醉。Nicolas Belfrage Sangiovese 的最理想生長高度是位於 Chianti Montalcino 250 500 公尺的山地,Tuscany 的山美在其有節奏的滾動。在我面前的 Carlo 的朗誦聲就像我們這兩個星期聽到的多首歌曲一樣,是充滿韻律的,是有節奏地在 250 500 公尺的群山之間滑動的樂聲,溫柔多於雄壯,既沒有南部西西里人說話的激昂(那裏有近千公尺的火山),也沒有北部 Bologna 人的吳儂軟語式的低沉(Romagna 是個大平原)。一句話﹕在 Tuscany,一切都來得中庸,很中國。

 

 

我突然想起﹕不光 Tuscany 人的語音來自那連綿不斷的 rolling hills,連 Sangiovese 的性格其實也是由那緩慢滾動了千百年的群山而來的,所以Sangiovese 也操著一口標準的 Tuscan 口音,有著無限的溫柔與優雅(elegance)!

 

連我自己也吃驚了,我終於找到 Sangiovese 了!

 

然後我知道,在瓶中杯中的 Sangiovese,不過是 Tuscany 群山和 Tuscan sun 年復一年的幻變。Sangiovese 的精彩,離不開 Tuscany 的土地,更離不開那群山孕育出來的質樸的農民。

 

回想我們這兩個星期天天盯著的那片藍天,和住在那滾動之山當中的可愛又可敬的朋友,我們回家後站在秋風中也感到仲夏的熾熱,半滴 Chianti 未沾已大醉特醉了!

 

 

我要努力寫,為的是留住我心中最美麗的 Sangiovese 和他的的家鄉。

 

來,我們一起走吧!

1 則評論在 2012 漫步 Tuscany(之一)﹕尋找 Sangioves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