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2016 Vinexpo(中)﹕場外的歡樂頌

大型酒展去得多了,覺得交朋友比試酒更重要。

我知道我在講風涼話,因為我不用賣酒。

但聽 Elio Altare 少莊主 Silvia 所言,今年的 Vinexpo 應該比以前更好。

L1180633我沒見過 Elio Altare 其人,但螢幕上看到的 「Barolo Boy 一號」是個文質彬彬,不苟言笑的君子;他女兒 Silvia 卻是個爆炸性的 rock and roller。我講的不是她的髮型,而是她完全沒有城府的態度,熱情奔放的談吐與爽朗的笑聲。Silvia 回意大利後與我通信,她認為與兩年前相比,來的人多了,而且興趣與知識也有長進。她問我感覺如何?

我回她說我在展場的時間不多,但平常跟我討論意酒的人的確越來越多了。光看今年,便有多位隨意朋友從北京、石家莊、青島、上海、廣州、珠海突然匯聚在香港來觀展,我借洗塵之便,為他們辦了一場輕鬆的品試會(報告見後面)。我告訴 Silvia,我十年前已看好意酒,今天更堅信 Bordeaux 與 Burgundy 喝多了以後,愛酒人實在無路可走,條條大路必通羅馬。今天更不用懷疑了。

L1180482令我更高興的是萬巢山莊 Montenidoli 的永遠十八歲莊主 Elisabetta Fagiuoli 今年專程來香港為她的追隨者主辦一場酒宴,我可以近距離再與她談酒論道,也從酒友與她的熱情互動,再一次被葡萄酒這通靈之物深深感動。

十八歲臨離開香港時,我偶然看到她的行程,原來香港只是她一個月旅程的起點,之後她還要去上海、越南、北美、法國,然後才回萬巢。我多次懇請她多注意休息 — 這也應該是眾酒友的心願,這樣才可以集中精力辦好她的終生大事 —– 啟動 Sergio the Patriarch 基金會(詳見﹕http://www.sergiothepatriarch.org/)。

我先收到她典型的回覆﹕

Life and death are gifts that we are unable to control.

My mission is to give to Montenidoli the possibility to make the Foundation work.

I hope to have the time and the energy to accomplish my duty

我明白她的思想源頭是早期基督教會那種刻苦、捨身的精神。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收到她用長短句格式寫的另一封信,她告訴我她查過一下關於蘇東坡的介紹,下次她要帶著中國詩歌集上路。更重要的是﹕

I understand your philosophy and I share it

We need also time for ourselves if we want to give

我認識她之初,她說她想了解道與釋,我便找了《道德經》與《壇經》的英譯本讓她看。這次見面,她告訴我她不太接受佛家的出世觀念,我便乘機跟她說其實她有很多儒家的思想,她基金會的宗旨不正是「老吾老與及人之老,幼吾幼與及人之幼」的儒家理想嗎?基督的愛與儒家的仁是相通的!

然後我說其實她令我想起的不是老子而是蘇東坡 —- 一個多才多藝的才子,想入世但又沒辦法不從出世的道與釋尋求慰藉。我沒有說蘇學士是個悲劇人物。

十八歲竟然在路途上不忘學習,所以正如她自己所言﹕我代表了萬巢之山的精神,永遠十八!

她令我敬佩之餘,又萬分愧咎。我又想起兩年前她令我既心痛又羞愧的一句話﹕“He doesn’t believe in me” — 他不相信我。(見前文﹕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七)— 再次迷失在萬巢之山

好了,一切都應放下,現在請聽貝多芬第九的終樂章,引子的低音大提琴向世人宣佈﹕不是這樣,讓我們放聲歌頌快樂!我們感謝葡萄酒把陌生的人聚到一處,分享人間最美妙的一切,包括可名狀和不可言喻的。

Listen to our Ode to Joy!

第一場﹕意酒的天南與地北

且聽我為來自中國南北大地的幾位朋友獻上的意大利隨想曲﹕

L1180461

(Bianco) Benanti, Minnella, 2007

1. Alice Bonaccorsi, Rosso Relativo, 2009

2.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

3. Fatto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9

4. Villa Cafaggi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1983

5.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1990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58

L1180455先出場的是西西里島的小姑娘 Benanti, Minnella, 2007。曾有酒評人說 Benanti 的 Etna Bianco Pietramarina 可能是全意大利最好的白酒之一,去年年底的一場 Etna 品試會便由一瓶 1995 艷壓群紅,成為當晚的 WOTN(見﹕ VIPa-3 第 27 場 — Etna﹕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但 Etna Bianco 的主角是 Carricante(起碼 80%),Minnella 通常只當個混兌的小配角。原來她的酸度較低,以前常用來稀釋酸度高、丹寧強的 Etna 紅,只有藝高膽大的 Salvo Foti 才敢讓她獨挑大樑(見 Ian d’Agata 著 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p. 516)。

難得的低酸,很有趣的花生米和類似 tertiary 的香氣,像茶多於酒,口感頗綿密,而且帶鹹味,很異域的感覺。大家在 Vinexpo 試了一天酒,舌頭夠疲累了,這服涼茶正好讓我們醒一醒。

 

第一組曲馬上奏起,同樣來自西西里島的 Etna 火山。

L11804591. Alice Bonaccorsi, Rosso Relativo, 2009 是粉紅酒,茶色,優雅,純淨,有人又嘗到花生!有位素來熱愛粉紅酒的行家問﹕找新一點年份的會否更有趣?我明白她在委婉的說﹕這曾經紅粉的姑娘也太老了吧?

我不曉得,但知道外界不理會西西里,所以西西里人也不太在乎外界怎麼想。我倒覺得這酒蠻有性格的,其實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找來這款酒,全因看過 Bill Nesto 有如此的描述﹕

Alice Bonaccorsi says she “follows the fruit” to find her wines … At our first visit to the estate in 2008, the first wine that caught my attention was an IGT Sicilia rosato, Rosso Relativo.  To make this wine, Bonaccorsi allows the harvested bunches of Nerello Mascalese to rest in a cool area for twelve to twenty hours.  This is a passive way to cold-macerate the grapes.  She relies on ambient temperature and yeast for fermentation.  The result is an amber-tinted rosato that has a handmade, artisanal character. (The World of Sicilian Wine, p. 242)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理由﹕她受過 Salvo Foti 的指導。

順便說一下﹕我也試過她的兩款 Etna Rosso。我不懂得怎樣描繪酒的風格,大概像野味吧?又或者像一幅野獸派的畫?喝過她的酒,令我有衝動馬上去 Etna 親身領略一下那裏的奇風異石。

L1180452我多次品試過 Graci,期望試試 Etna 的 Monfortino 是何等滋味,因為 Alberto Graci 曾說過他以 Monfortino 為師。我好幾次嘗過他的基本版 Etna Rosso 和來自 600 米高度的 Quota 600,有濃度,夠自然,但總差了一種震撼感。今天才知道﹕取自 1,000 米高和百歲老藤的 2.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 才在濃度之外提供了驚人的深度,有點像跳進無底的火山洞穴。碩大無朋,但整合得出奇的好,那麼年輕的 Etnatino 竟然在龐大的同時感覺到細緻兼優雅,喝了二、三十款 Etna Rosso 以後,我驚嘆遊於是乎始!

 

接下來是大家比較熟悉的「春江花月夜」式的 Toscana 組曲。

L11804443. Fatto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9 有深色的礦物與泥土香氣,開始時入口有點黑咖啡或巧克力的感覺,一點都不甜,酸度有一點,但不算高,蠻有份量的丹寧,喝得出是暖年份。我告訴大家這是窮人的 Soldera,因為酒莊在 Soldera 的附近,香氣和口感也同樣深色。

不過大家好像反應不大,是很久沒喝過 Soldera,還是看不起這無名小卒?

跟上個月的一瓶 2010 一樣,酒到了第二回合才慢慢整合,濃妝但沒有明顯的重量,酸度適中,最重要是喝得很舒服。除了最後一點,這些不也是 Soldera 的特色嗎?

結果這款酒成為了今夜的 WOTN!

L11804464. Villa Cafaggi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1983 完全不像 Chianti,更不像老酒。我早一天便開瓶作瓶醒,到了晚上感覺仍然很緊,酸度好但果味不太明顯,有香草、樹木等香氣,有幾分 Brunello 的影子,原因會否是他用了 25% Brunello 的葡萄品種?這品種顆粒較小,皮更厚,較暖和的 Montalcino 才熟得好,一般 Chianti 山區不會選用,酒莊放了一點補藥果然令他異常強壯。有趣!

 

我們以一首 Piedmonte 組曲結束今天的南北匯。

L11804485.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1990 也提前一天開瓶,到晚上才慢慢的展開,乾淨,有結構感,完全沒有成熟的氣味,年輕,衣著整齊,但不太愛講話。

L1180451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58 的顏色比較淺,但勝在乾淨,乾玫瑰花香,果與酸都輕輕的,但隱約仍然可以感覺到丹寧的存在,是個瘦削但很健康的老叟。喝到這麼乾淨的 58 歲,很心滿意足了。到了第二回合,從靠近瓶底倒了一杯帶些渣滓的精華,顏色深而且甜得很!

owen organic wine-20160524_195714Encore 是一瓶上海朋友帶來的天然酒,來自Emilia Romagna,初下杯像茶,有人說蘋果醋,第二回合更像果汁,但最有趣的是一種很特別的香氣,有幾分像含熱帶水果的雞尾酒。

Wine of the Night

我問了大家今天晚上哪款酒喝得最高興,結果是﹕

第 1 名﹕3. Fatto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9(3 票);

第 2 名﹕2. Graci, Etna Rosso Quota 1000, 2011(2 票);

第 3 名﹕4. Villa Cafaggi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1983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1958 Emilia Romagna 天然酒(1 票);

第二場﹕相約在萬巢之山

下一篇待續   

3 thoughts on “漫步 2016 Vinexpo(中)﹕場外的歡樂頌

  1. 2007 Benanti Il Monovitigno Minnella Sicilia  is so attractive, unfortunately can't find in HK market

    • I think Benanti has an importer in Hong Kong – I went to their tasting a year ago.  I’m not sure they stock the Minella though.

  2. 很高兴已经可以在上海红樽坊购买到万巢山庄的酒,那天买了两瓶:一瓶是白酒Montenidoli Carato 2010,另一支是庄主家的基础款红Il Garrulus(很幸运还是一支庄主签名版的松鸦)。

    但是,由于时间冲突没能参加万巢之山庄主在上海的酒会,期待您的万巢之山的天南与地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