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2014 香港國際酒展

今年除了在會展的主場外,我也參加了 Gambero Rosso 與 Return to Terroir(天然酒)兩場較小型的試酒會。

最令我興奮的是三大發現﹕Corzano e Paterno(Tuscany)、Ada Nada(Barbaresco)與 Puglia 的 Primitivo 三寶, 他們的臉上清楚寫著﹕我有真 Passion。

Tuscany 的他鄉 Sangiovese

Corzano e Paterno

其實我們去年便見過 Corzano e Paterno 的 Aljoscha Goldschmidt,因為他的展台正好在萬巢之山 Montenidoli 的旁邊。我大概試過他的酒,但當時我整副心思都放在「永遠十八歲」Elisabetta Fagiuoli 的身上,所以試得不認真。

今年他又來了,展台很巧也在 Montenidoli 旁邊。

P1310623P1310620Elisabetta 對我說﹕他的 Chianti 最好,用目光把我推到 Ali 去(他祖輩好像是俄國猶太人,名字難唸,所以他說可以叫他 Ali)。他帶來三款酒,都以 Sangiovese 為主,其中 “I Tre Borri”(三條小溪)Chianti Riserva 2011 很驚人,那種通透感與優雅令人動容。其他兩款也充滿精氣與活力(energy),正如他們的小冊子說﹕“No other variety combines concentration and elegance so well”。這是典範級的 Sangiovese!

我問 Ali 他找到進口商了嗎?他的微笑幾乎像穿在身上的衣服,他徐徐的回答我,聲音充滿自信﹕我要找對我的酒有堅定信念的人。

我心裏說﹕請收我為你這裏的第一個信徒吧。

這個莊位於佛羅倫薩之南一個名叫  San Casciano in Val di Pesa 的村子,橫跨 Chianti Classico 與 Chianti 兩個產區,他們大概位於「錯誤的一邊」,所以只能用 Chianti DOCG 稱號。查資料,瑞士建築師 Wendel Gelpke 在 1972 年退休後買下 Corzano 農莊,四年後又買下旁邊的另一農莊 Paterno,今天 Corzano 種葡萄,Paterno 養羊造奶酪。Ali 是 Gelpke 的外甥,從 1973 年便開始在這裏工作,他們的酒和奶酪讓他煥發著青春。想不到看似年青的 Ali 已有超過 30 年的釀酒經驗。大音希聲!

酒莊網站﹕http://www.corzanoepaterno.com/

由此可見,Sangiovese 何止是 Brunello 和 Chianti Classico?另外兩個好例子是再往西行的 San Gimignano 和近海岸的 Lucca。P1310646 P1310595

Montenidoli 今年帶來的頂級 Sangiovese 酒 2006 Sono Montenidoli 沉穩中見圓潤,出奇地適飲,與去年那瓶 2005 Sono Montenidoli 的堅不可摧剛好相反。在 Chianti Classico 與 Montalcino,2005 是潮濕的年份,比經典的 2006 較易喝,我問 Elisabetta 為何她的 Sono Montenidoli 不是這樣,她簡單的回我說﹕San Gimignano 就是不一樣。

P1190397但更令我驚訝的是她最簡單的一款紅酒 2010 Il Garrulo。這是按 Barone Ricasoli 最早的 Chianti 公式混釀的,加了 5% 白葡萄。這款酒去年夏天運到香港後我先後開過 3 瓶﹕第一次粗獷,第二次如果汁,第三次是一流的 food wine,星期天我邀請這位代表萬巢精神的「永遠十八歲」與我家人晚飯時又開了一瓶,即開即喝,撲鼻的是清幽的花香和草香,老粗竟然能變得平衡優雅,令人杯莫停!

Il Garrulo 像個樸實無華的農民(十八歲自稱是農民),Sono Montenidoli 則是個鄉居秀才,同樣有真情趣。有人性的 Sangiovese!

valgiano_rosso

Tenuta di Valgiano 位於 Lucca 附近,離海岸不遠,那一帶的 Sangiovese 給我的印象比較肥大,略欠優雅。這個莊卻不然。兩款紅酒(Colline Lucchesi PalistortiColline Lucchesi Tenuta di Valgiano)都是混釀,添了 30-35% 的 Merlot 和 Syrah,濃烈但圓潤,難得的是純淨和充滿精力(energy),可能拜 biodynamics 生物力學所致。令我大開眼界的 Sangiovese!

Barolo and Barbaresco

早已聽說 2010 Barolo 是絕佳的年份,而且難得的是新酒也相當易喝,這次終於有機會求證。

P1310575最令我傾倒的是 Vajra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灌瓶才 4 個月,坐飛機來香港後仍在暈浪,以致香氣不很集中,但口感令人掉淚﹕如絲似的質感,粉狀的丹寧,清新、甜美和躍動的果味布滿舌頭的每個細胞。一般人只知 Barolo 要陳年,但嬰兒狀態的 Barolo 和 Barbaresco 是天下最美妙的,這是為時甚短的 “Burgundy period”,大概在頭五年左右出現,錯過了便要踫壁﹕不是睡睡醒醒之間的嬰兒便是架起銅牆鐵壁的怪獸。

這瓶 Barolo 令我依稀記起四年前的一瓶 2004 Bruno Giacosa Le Rocche del Falletto,當年令我目瞪口呆、永遠難忘的一瞬今天彷彿又在我眼前重現!

我興奮的告訴 Giuseppe Vaira 我被打倒了 — it’s a complete knockout,他搖頭笑著說﹕不,這是首交響樂!

Vajra 奏的是 Barolo 村的舞曲,之後我們又欣賞了另外兩首﹕

P1310632FontanafreddaLa Rosa 是 Serralunga d’Alba 的名園,無比優雅與細膩,比較女性化,丹寧溫順,好喝!

酒莊的另一款同樣出名的 La Delizia 來自 Lazzarito,是孔武有力的鬚眉大漢,但這次沒有展出。

P1210159這是去年的照片,我們今年試的是 2010 San Giuseppe

PeccheninoSan Giuseppe 比較泥土味,十足 Monforte d’Alba 的風格,厚重但圓潤,今天很好喝!

Ada Nada

但最意想不到的是遇上來自 Barbaresco 小酒莊 Ada Nada 的莊主 Annalisa Nada。

我先被她的滿臉陽光征服了。

P1310634我知道有三個叫 Nada 的莊﹕Fiorenzo、Giuseppe 和 Ada,我問她﹕你們是親戚嗎?

原來他們是源自同一個先祖的不同分支,傳到她是第四代,與丈夫 Elvio 一起守著 Carlo Nada 差不多一個世紀前(1919)創辦的酒莊。一看他們的彩色說明書,我便知道他們守護著的是傳統,其他兩個親戚一個走新派(Fiorenzo),另一個是折衷派(Giuseppe)。

三家酒莊都位於 Treiso,是三條 Barbaresco 村子中地勢最高的,過去種 Dolcetto 比 Nebbiolo 多,連 Barbaresco 之父 Domizio Cavazza 也認為此地不宜種 Nebbiolo,但天氣暖化令 Treiso 走運了,土壤中較多的沙石也令這裏的 Barbaresco 有較多香氣和比較優雅。

cantina_adanada_vini我們先試他們的 2012 Dolcetto Autinot 和兩款 2012 Barbera(PierinSalga),同樣自然流暢,令人喝得開心。Annalisa 又笑了。

2013 Langhe Nebbiolo Serena 有森林和乾玫瑰,新鮮,很扎實,可以說太扎實了,與一般的 Barbaresco 無異。   

我們試了三款 Barbaresco,都來自單一葡萄園﹕

  1. 2011 Valeirano﹕這是唯一大小桶兼用的酒(18-20 個月),但因為用的是舊桶,桶味並不明顯,有強烈的紫羅蘭、甘草和森林氣息,蠻堅實的丹寧;
  2. 2011 Rombone Elisa﹕340 米高,超過 60 歲的老樹,在大木桶陳年 18-20 個月,複雜,很強的丹寧結構;
  3. 2009 Cichin﹕這是 Rombone 中的一小塊,從 2012 年開始會釀 Riserva,在大木桶陳年 20-24 個月,比 Rombone Elisa 更複雜。

幾款酒都頗剛勁,有氣魄,陳年能力應該很好。

他們沒有基本版 Barbaresco。一問之下,原來他們的 Langhe Nebbiolo 與幾款單一葡萄園 Barbaresco 的汁液無異,不過分別從幾塊田的葡萄取小量混在一起,並且在小木桶陳年較短時間(3 個月)。我多餘的問她﹕為何如此?她的回答跟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 Florio 一樣﹕早一點可以喝嘛,也便宜一點。  

Annalisa 這次是第一次來香港,我問她是否想找進口商,她說他們產量少(不到 20,000 瓶 Barbaresco),所以也不太在意銷售,她一家人活得開心,造酒為的是 Passion,她這時笑得更燦爛了。

然後她從櫃子裏取出一瓶 2005 Cichin,告訴我她終於等到一位知音者讓她可以把酒開了。她問我想現在開還是拿去。我猶豫了一會後問她我可否付錢,她搖頭並連忙把酒遞了給我。我解釋說我想以後辦活動時與酒友一起分享,請她不要怪我無禮。

她連忙點頭,然後又開心地笑了。

我忘不了她的笑容,回家後翻查他們的網站,又看到她陽光一樣的笑容。

anna lisa nada在主頁有一句引自亞里士多德的話﹕

In all things of Nature, there is something of the marvelous.

翻到 Wines 那頁,有一段很感人的文字,描述她和夫婿在採收時節的心情﹕

Our gaze extends over the vineyards in their profusion of colour, and the heady perfume of grapes intoxicates us, as the fruit of this land – and our modest work of a year tending these rows – matures on the branches. It’s so simple and yet so astonishing that it always takes our breath away.

極目所見,盡是簡單但又奇妙的景象,簡直令人喘不過氣來 —只有農民才有那麼樸實的感情。

我馬上明白住在城裏的人為甚麼容易無中生有,茶杯裏也可以起大風浪。讓他們到 Cichin 走一趟吧!又或者萬巢之山!十八歲這時也笑了。

酒莊網站﹕http://www.adanada.it/en/

Puglia Primitivo 三寶

但 Primitivo 才是今年發現的另一新大陸!

過去喝南部的 Nero d’Avola、Negro Amaro 和 Primitivo 每每有智利或澳大利亞 Barossa 的感覺,這等果汁炸彈投擲對象是追求果味與酒精的入門漢。

我一直以為這是炎熱的天氣所致,但喝過幾款很優雅的 Nero d’Avola 以後,我懷疑「市場導向」也是很重要的原因。長期以來,bulk wine 和低價位餐酒是這些南部多產葡萄的歸宿 — 三種葡萄的種植面積在意大利本土葡萄位居第四、五與六。優雅的酒以前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我們先發現 Racemi 的三款 Primitivo,其中兩款竟然是單一葡萄園!

P1310580展攤面前放了不同的土壤樣本﹕白色的,紅色的,還有一款是晚採收的葡萄,真能喝出不同的風格,而且都優雅!

  1. Primitivo di Manduria 2013
  2. Primitivo di Manduria Giravolta 2012(三款中最喜歡這款)
  3. Fellone IGT 2012

Primitivo di Manduria 是 Puglia 南部的大產區,規定用 100% Primitivo。

perrucci查資料才知道在站台後面一言不發的是 Gregory Perrucci,他成立了一個名叫 Racemi 的組織,集研究、釀酒與推廣於一身,他邀請了幾個沒有釀酒和推廣能力的小農,由他出力幫助他們一起復興 Puglia 的本土葡萄。他是 Puglia 的 Salvo Foti 式的人物(Foti 在西西里島的 Etna 成立了 I Vigneri,見前文 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內篇之八)Vinitaly 5﹕Etna, Sicilia 的介紹)。

原來 Puglia 在 1970 年代曾種植大量的 Primitivo(46,000 公頃,當年是第三大本土紅葡萄),但因為生產過剩,被迫接受了歐洲共同體的補助,把大量的葡萄藤拔掉了,其中很多是近百年的老藤,以致今天的種植面積不到當年的 ¼(11,000 公頃)。其後大集團如 Antinori 又大舉進軍,小農的日子很不好過,所以才有 Racemi 的出現。

看 Racemi 的彩色介紹小冊子,他們有一款名叫「抗議 10 周年」的酒,有如下說明文字﹕

Racemi-resistance-bottle-001Racemi-resistance-bottle-002A wine against.  Born to protest against the political elites and euro-bureaucracy in Brussels and against the new colonization of Puglia by producer-capitalist North.

Negroamaro, Primitivo and Malvasia Nera join together in a fruit explosion and a full-blooded body, which leave a revolutionary message of liberation from palate to palate!

Discover vintage 2012 with celebratory label and new sizes and packaging!

酒莊網站﹕http://www.tenutaviglione.it/index.php/en/

Puglia 的復興人人有責,Racemi 從基層幹起,但也有一位 Giuseppe Montanaro 憑企業家的實幹精神從零做起。這個南部人從工業產品跨進農業,在 2006 年買下了 100 公頃的歷史遺跡,並聘用出名的建築師 Fernando Caruncho 把土地改建為蔚為壯觀的「葡萄園花園」(vineyard garden)。

amastuola成立的 amastuola 酒莊實行有機種植,我們有幸試了他們的 7 款酒,其中 3 款含有 Primitivo,都在前一天便開瓶!

  1. 2011 Primitivo(基本版,100% Primitivo)
  2. 2011 Centosassi(頂級,100% Primitivo 老樹,16% 酒精)
  3. 2010 Onda del Tempo(Primitivo, Aglianico, Merlot 與 Cabernet Sauvignon 各 ¼)

P1310628酒莊大部分酒用特大木桶陳釀,我們最先試基本版 2011 Primitivo,已令我大感意外 — 通透如 Sangiovese!如果盲品,我一定會猜酒是來自 Tuscany 的!

原來釀酒師 Giuseppe Bino 是南部人,但曾經在 Montalcino 工作了三年。

P1310629他們的 Primitivo 有很多森林、乾果、乾玫瑰和煙燻的氣味,口感甜中帶礦物苦味,很有風土個性。他們的純 Syrah 和 Merlot 也帶些森林和乾香草的氣味,但都優雅而不是濃墨汁,令人回味無窮。

我好奇問 Giuseppe 要了一張出口價錢單,便宜得令我不敢相信!

酒莊網站﹕http://www.amastuola.it/index-en.asp?ln=EN

以上兩家酒莊都位於 Puglia 南部的 Taranto 與 Manduria 附近(最大產區名 Primitivo di Manduria),海拔大約 200 米,他們以北即 Puglia 的中部地帶有另一個名叫 Gioia del Colle 的地區(可以翻為「山之樂」,仁者也!),也是 DOC 的名稱,這裏的海拔可以高達 500 米,Ian d’Agata 在 Native Grapes of Italy 裏形容這裏的酒特性為 “more nervy, with higher acidities and more graceful tannic structures and less ultraripe creamy fruit aromas”。

P1310579我們嘗過 Tenuta Viglione 的一款 2010 Gioia del Colle Primitivo Marpione Riserva,酒莊採有機種植方法,葡萄園高 450 米,酒在大桶陳年 24 個月,然後再在小桶 4 個月。這款酒優雅而且甚有層次,結構感的確比 Manduria 要強。  

我的意大利朋友不多,但有兩位都是來自 Puglia 的,看來我與這靴子之跟緣份非淺!

酒莊網站﹕http://www.tenutaviglione.it/index.php/en/

突然想起今年在 Vinitaly 令我們驚艷的另一 Primitivo,這是我當時的記錄﹕

P1250036

2011 Gianfranco Fino, Primitivo di Manduria “Es”

南部的 Puglia 只應產廉價餐酒,可是 2004 年殺出了個名叫 Gianfranco Fino  的奇人,他把 Primitivo 變成 fine wine — Es 有密林一樣的濃密果味,但入口如 liquid silk。Gianfranco Fino 與北方的 Enzo Pontoni(Miani)遙相呼應,足見意酒的新浪潮方興未艾。

“Es, according to Sigmund Freud, is instinct and wild passion — the same used to produce this wine — with no conditions, no rules, beyond space and time, logic or moral.  It doesn’t know good and bad.  Es submits to one principle only: PLEASURE.” – from producer website

http://www.gianfrancofino.it/

其他

Tenuta di Fiorano(羅馬)

我在 Sergio Esposito 的 Passion on the Vine 第一次看到 Venosa 親王 Alberico Boncompagni Ludovisi 的故事。這個貴族住在羅馬郊區,在 1940 年代便開始種國際葡萄,但到老病的晚年時突然把大部分葡萄藤拔掉,並把大量藏酒賣給三家酒商,條件是他們不要把酒一下子賣掉。後來親王的侄子 Alessandrojacopo 繼承了葡萄園,在親王的指導下重新種植葡萄,並從 2006 年起推出第一個新年份。

故事見﹕ http://www.italianwinemerchants.com/Fiorano-s/177.htm 與酒莊網頁 http://www.tenutadifiorano.it/eng/tenuta_di_fiorano_history.htm

P1310572 Alessandrojacopo 親自出席了 Gambero Rosso 的試酒會,我們試了他的  2012 Bianco2007 Rosso

P13105702007 Rosso 是罕有的用大木桶陳釀兩年半的 Cab Merlot。氣味開始時有點臭臭、鹹鹹的,後來才出了些煙燻和漿果味,入口非常複雜,值得找來細心品試。

澳大利亞的意大利風味

很意外的踫到兩家種意大利葡萄的澳大利亞酒莊,同在較涼的 Victoria 省。

P1310610Castagna 的莊主 Julian Castagna 是意大利移民,我們很匆忙的試了他們的 Un Segreto(Syrah/Sangiovese), 看他們的網頁還有一款名叫「阿當的肋骨」 Adams Rib 的 Nebbiolo/Syrah 混釀。只能說有趣。

酒莊網站﹕https://castagna.com.au/index.html

P1310608Jasper Hill 有一款純 Nebbiolo,很花香,優雅,而且有標誌性的丹寧,但完全不像 Barolo。莊主的女兒 Emily McNally 說 Nebbiolo 不容易種,他們不是每年都有收成的,能種成的一年也不過造 1,500 瓶左右,純粹因為他們非常熱愛 Nebbiolo。

酒莊網站﹕http://jasperhill.com.au/

RebholzPfalz, Germany

心血來潮,試了幾家 Riesling,以這家最合心意,尤其是兩款 GG﹕

  1. 2012 Im Sonnenschenin GG(結構好)
  2. 2012 “Ganz Horn” GG(果味集中)

P1310606

我對 Riesling 一竅不通,請教了上海的一位高人,他說﹕

Rebholz 家的雷司令,緯度更寬,因為 Pfalz 地處伏日山脈北部,地質成分特別複雜多變,你試的都是他們家最高等級的 Grand Cru 單一葡萄園乾白。但是他們家最出名的恐怕還是白皮諾,wiessburgunder,常居德國三甲,可是說是德國最好也不為過。

酒莊網站﹕http://www.oekonomierat-rebholz.com/startseite.html

葡萄牙的風味

這是意外的驚喜!很有風土性格的酒﹕森林、蘑菇、樹木、海水 …

P1310599 P1310604

千禧年才成立的酒莊,讓我想起 Le Cinciole(Chianti) 的 Luca 和 Valeria﹕

In 2000 we left secure jobs in Lisbon and immersed ourselves in what has become a family adventure, our version of sustainable viticulture and authentic winemaking.

令人神往的本土葡萄名字,一個也沒聽過﹕Tinta Roriz, Alfrocheiro, Jaen, Agua-Santa …

酒莊博客﹕http://casademouraz.blogspot.hk/

2 thoughts on “漫步 2014 香港國際酒展

  1. 您挖掘的宝贝真不少!长见识了。
    万巢山庄主的那支Sono Montenidoli 2006那天在上海也表现的非常好,酒里面有很多元素、耐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