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 2001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四)

Giacosa 導賞團之後,我又辦了一「最佳 2001 Barolo」,主要是為了滿足不能參加 Giacosa 團的朋友,借這個機會也補充上一場的不足。(見﹕發現 GiacosaVIPa 導賞活動之三)

 

Antonio Galloni 2011 年底全面品試了多瓶 2001 Barolo 以後發表了「2001 Barolo Barbaresco 十年回顧」特輯,我們在這裏選了獲得最高評分的其中 6 Barolo。除了 Sandrone,我選的都是傳統派﹕

 

1. Sandrone Luciano, Barolo Le Vigne, 2001 (RP=96)

2. Brovia, Barolo Rocche, 2001 (RP=96)

3.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1 (RP=96)

4.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1 (RP=97)

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 (RP=97)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1 (RP=98)

 


上次試的 Giacosa 4 塊田,其中 Barbaresco 佔了 3 塊之多,所以這次我只選 Barolo。其次,上次從比較陰柔的 3 Barbaresco 田,我們一跳便跳到很陽剛的 Falletto,把中間地帶略過了。

這次我們穿越整個 Barolo 產區,從比較開放的 Barolo 村(Barolo 中的陰柔地),取道剛柔並濟、位於中部的 Castiglione Falletto,最後重回至剛至健的 Serralunga,不僅重新與 Giacos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ed Label 會合,也難得有機會拜會他的南鄰 Giacomo Conterno,瞻仰 Barolo 之皇 Monfortino 的尊容。

既然意大利酒第一寫手那麼讚譽這 6 瓶酒,我們的團友從中也可以認識主流意見的少年 Barolo 可以好到哪裏去?

 

這次的團友來自五湖四海﹕有上海、深圳的,也有台北的,更有一位真正的意大利朋友,他們對意大利酒的認識或許不及過去的團,但好奇心猶有過之,所以我的心情既興奮又充滿疑慮這些酒會令他們頭痛嗎?

 

上次的三瓶 Giacosa Red Label 我提早一天先開瓶,這次經過幾番猶豫,我最後決定讓他們以最自然的面目見人﹕早上 7:30 開瓶,只作原瓶呼吸,下午 6 時起分兩輪品試,每次試一雙。這樣做的缺點是有些酒(尤其是 4-6)可能還沒有開,但好處是大家可以體驗不同 terroir 對酒的成長速度有何影響。

 

早上小試的時候,發現沒有一瓶有睡覺的跡象,而 6 瓶中以 [4] Giuseppe Mascarello 最緊閉。

 

大家對第一雙的喜好分明﹕絕大部分人都喜歡 [1] Luciano Sandrone Barolo Le Vigne


從上海來的進口商朋友一針見血的指出﹕這款酒容易賣。他有一點桶香帶來的薄荷、香草等香氣,口感清甜,純淨。我的感覺是你很難從
Luciano Sandrone 身上挑出甚麼毛病來,因為他總是四平八穩的,但要說他好,則除了舉他純淨、優雅以外又很難講得出他哪裏特別感人。他從來都給你一種很精準(precise),一種一絲不苟的感覺,所以我曾經用完美主義來概括他們的風格。有趣的是今天我從 [2] Brovia Barolo Rocche 身上終於明白他的特色在那裏。

 

[2] Brovia Barolo Rocche 從早上開瓶時已發現有點醬油味,可能因為瓶塞的毛病令酒過早輕微氧化了,又或者是傳統的造酒技術不太乾淨所致。Luciano Sandrone 本人出身於傳統酒莊,但自立門戶以後很早便採用比較小的 500 公升的法國木桶陳年(他的第一個年份是 1978 年),他大概想改革傳統酒莊的弊病,而其中最大的毛病便是不乾淨!

 

時移世易,今天無論傳統或新派一般都很注重衛生,所以乾淨、純淨已經不怎麼特別,但半個世紀以前,喝到像 Luciano Sandrone Angelo Gaja 那麼乾淨的酒真的可以令人驚為天人的。

 

回到 [2] Brovia Barolo Rocche,雖然氣味被醬油掩蓋了,仍然可以感到很豐滿、有層次的果味,和健碩的體形Rocche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子裏果味比較濃烈的名田,但有比較好的結構,可以說取了一點 La Morra 的果味和一點 Serralunga 的結構。(以前曾試過 Brovia 比較老年份的 Brovia Giacosa Rocche,見﹕The Complexity of Baro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之一)

下來的兩瓶來自 Castiglione Falletto 兩塊鄰近的田,他們處於整個 Barolo 產區的中央地帶,而他們在果味與架構之間也正好取得最好的平衡。

 

[3]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是今天最令我困惑的一宗疑案。San Giuseppe 這塊田的結構比較強,我 4 年前開過的一瓶幾乎處於完全封閉的狀態,今天早上小試卻驚奇的聞到櫻桃、香粉等比較開放的香氣,入口也有很豐富,很熟的果味。晚上正式品試時也差不多如此,但從早到晚感覺都比較簡單,我困惑的是他的結構跑到哪裏去了?或許需要處理一下?事後我翻查 Antonio Galloni 兩年前的試酒筆記,他是這麼說的﹕

 

The 2001 Barolo Riserva Bricco Boschis Vigna San Giuseppe is a great choice for readers who can be patient. Freshly cut flowers, mint, spices and violets are some of the many notes that flow from this structured, powerful Barolo. The 2001 remains virile and incredibly youthful in its personality. Sweet balsamic notes develop in the glass, adding considerable depth and nuance. The San Giuseppe is a jewel of a wine with a bright, bright future. Today it is stunningly beautiful.

 

究竟是 bottle variation,還是酒沒有處理好?這只好留待以後去求證了。

 

[4] Giuseppe Mascarello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的表現卻剛好相反。我早上小試時已發現他是最封閉的,那時他有飄逸的花香和甜甜的香料氣味,入口清新,柔軟、有如絲的質感。Cavallotto 實,Giuseppe Mascarello 虛,很強烈的對比。

 

晚上初下杯時,他好像開了一點,但只那麼一點點。他有一種要命的幽香,我那拜佛的台北朋友興奮的告訴我她聞到她天天都燒的沉香!但有如空谷餘音,你必須屏息靜聽,才能辨其一二。口感也像香氣一樣,如輕煙,如雲絮。你可以說一大堆飄逸、如絲、無重等等話,但 Stephen Tanzer 直接了當的說 “This one out-Burgundies Burgundy”,我認為最能描繪我們經歷的奇景!

 

第二輪再試,他好像又開了一點,口感是滑溜溜的,你好像走近了一步,但伊人仍在水之一方,品酒少有的 tantalizing 感覺(可望而不可即),今天嘗到了!

 

兩千多個嬰兒又被我殺了一個,但他今天把新老酒客都迷倒了,我安慰自己說這也算值得了吧?難得上海的進口商朋友語帶誇張的告訴我﹕他這次特別來香港為的便是一睹 Ca d'Morissio 的風采!


這瓶
Ca d'Morissio 勾起了我三年前與他的 1997 兄長的第一次見面,和他充滿傳奇色彩的身世(請參看前文﹕
君子 Mauro Mascarel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終篇))。1996 今天當如何?酒會後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想得我心癢難耐。

 

 

行行重行行,我們終於重遇 [5] Giacos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ed Label。他與 [6] Giacomo Conterno Monfortino 這次狹路相逢,必有惡鬥,但我更擔心的是兩頭怪獸會嚇跑我的新酒友嗎?

 

早上小試的時候,可以說旗鼓相當,無論香氣與口感,兩者都是航空母艦級的龐然大物,分別是 Giacosa 較斯文,Conterno 則較野性。這正符合一般說 Giacosa 較女性,Conterno 較男性的說法,我自己愛用的比喻是 Mozart Beethoven

 

想起幾個星期前的品試,我早一天晚上便開了 Le Rocche del Falletto,第二天早上我只倒了一小杯,完全不用搖杯子,稍為彎著身子已可以聞到湧上來的強烈香氣。與此比較,今天的 [5] Giacosa 較為收斂,但幸好也算開放,希望他會後發制人吧。

 

 

到了晚上,幸好大家都愛上了這兩位巨人,他們也殺得難分難解。

 

在第一回合,Monfortino 7 3 勝出,這時候的 Monfortino 發出奇香,一浪接一浪的野花、礦物、草藥、香料,有時候帶一點刺鼻的,又好像有點臭臭的氣味,有朋友又說有白松茸。與其他 5 瓶都不一樣,他的香氣最起伏不定,從我的 Burgundy 杯子聞到的,是在起伏中似乎有減弱的趨勢,雖然坐在我對面的台北朋友夫婦則一個說 Giacosa 更香,另一個堅持 Monfortino 更厲害,而他們用的是不標準的 Bordeaux 形狀的杯子。

 

我們的嗅覺很受杯子的形狀影響,但口感的差異應該比較少。這時候的 Giacosa 味道明顯比 Monfortino 更開放,結構感強很多,很有勁度(intensity)的紅果,但丹寧過分粗獷了,以致有點失衡的感覺。反之,Monfortino 的整合好很多,罕有的甚至可以用優雅來形容,雖然 Monfortino 與「優雅」絕大部分時間是反義詞。

 

所以 Monfortino 勝出這個回合是合理不過的。

 

但我覺得這不過是兩瓶酒的發展曲線不一樣所致。我猜想 Giacosa 在第一回合的「大爆炸」以後,第二回合應該會開始整合,好戲仍在後頭。果不然,第二杯的 Giacosa 要多漂亮便有多漂亮,從香氣到口感都使出渾身解數,像盛放的鮮花,香氣是典型的 Giacosa — 蘸了糖的櫻桃和香料,入口圓潤、豐滿,幾乎可以說是 complete wine

 

這時的 Monfortino 卻有點徘徊的感覺,香氣與口感都有所收斂,竟然越發優雅了。一位團友可能也察覺了,他問我再等一下會否更好。我說肯定的,再等一個月吧!須知 Monfortino 的釀造方法是最極端的傳統法﹕用天然酵母、沒有溫度控制、在大木桶陳年 7 年,所以灌瓶以後頭十年的狀態很不穩定,要他在一天內「雙規」交待所有情況必定會徒勞無功。今天皇上稍為露了一點他的尊容,已給了我們天大的面子了。

 

Giacosa 改良了傳統方法,用中型的法國木桶,所以他的酒比較快進入狀態,一位酒友也留意到 Giacosa 從始到終都保持著比較好的平衡。

 

就在大家還在爭辯第二回合的 [5] 好還是 [6] 的時候,我問今天的 WOTN Wine of the Night)是哪一瓶,結果是 [5] Giacosa 以一票之差擊敗 [6] Monfortino 7 6)。[4] Ca d'Morissio 拿了 3 票排第三名。

 

這結果也算是合理的。最重要的意大利酒評人幾年前曾選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 18 款意大利酒,入選的 3 Barolo 便是 [4][5] [6][4] 選的是基本版 Monprivato,因為 Ca d'Morissio 只在特別好的年份釀造少量推出)。

 

所以,我的團友口味很正宗。

 

這樣,我的焦慮也一掃而空了,但新的挑戰又等著我﹕6 瓶從 1945 1978 Barolo 正候命出發。

後記

 

翻查最近一兩年品試 2001 年份的記錄,如果單以今天的狀態而非未來的潛力為標準,我覺得最精彩的 2001 Barolo Giuseppe Rinaldi Brunate-Le Coste(見前文﹕接近 BaroloLa Morra 紀行),至於 Barbaresco 我會選 Giacosa Asili發現 GiacosaVIPa 導賞活動之三)。

2 thoughts on “最好的 2001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四)

  1. 真的很想知這瓶2001 Giacosa和上次那支差別多大。照這樣說, 2001還是當天開較穩妥!
    [版主回覆04/11/2013 15:45:54]不妨這麼看﹕如果自然從原瓶喝,從起到落可能有三天,但你如果只有3個小時,應該截哪一段呢?顧此失彼,No easy answer!
    這次的第二輪大概相當於上次的(第二天)早上;上次的第一輪相當於這次的第三輪(如果還有酒的話,但是喝光了!)。憑記憶,我覺得我們上次的第一輪比這次的第二輪還要好,但我們的第二輪可能走下坡,又或者進入不穩定狀態。
    您應該記得我們很早已學過這道理﹕最好買一箱,每一兩年探他一次。
    只好安慰自己﹕有餘未盡,回味無窮才是最高境界!

  2. 前輩精闢,每回在要求四平八穩不能出錯的場合選Sandrone Luciano 總是不會錯的…
    其他的上上之品,則要看飲者有無心了…喜歡者為之動容,不喜者嗤之以鼻
    [版主回覆04/15/2013 23:02:54]客氣了。我沒有補上的一點是第二輪再試的時候,Sandrone 的桶味、丹寧和新派酒的黑巧克力味全出來了!究竟這是過渡性的表現,再多點時間會緩和下來,還是其本性使然,我暫時說不清。
    另外,我查一下最近的品試,我覺得純以今天的狀態來判定,最精彩的 2001 Barolo 是 Giuseppe Rinaldi 的 Brunate-Le Coste,而 Barbaresco 則是 Giacosa 的 Asili。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