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杭州隨想曲﹕遙寄上海友人

Visits: 13

杭州的春色最撩人。面對點點的新綠,試問有誰不貪杯?

 

我太太說﹕

「看盡鵝黃嫩綠」,心靈為之淨化,之前在香港看到的「泥漿摔跤」的齷齪也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但一杯既盡,還得踏上歸途。在回家路上,我在想﹕短短回一趟杭州,究竟得到了什麼?一杯既盡,我還記得什麼?

想起我們在上海停留的兩天,與闊別多時的好友重敘時的快意與離別時的愁緒,更令我有點害怕「貪杯」過後的後遺症。

 

回來後,收到其中一位好友發給我的電郵說﹕

想到我們竟然已有兩年沒見,有點驚訝。這樣下去,此生還能見幾回?

 

我回她以「半杯水」,說只希望餘下的半杯每一滴都甜如甘霖。

 

但我心裏明白,就連我自己我也說服不了,更不要說要做到心無罣礙了。

 

回家以後,一直有點輕微的鬱悶。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天我突然想起 Paul Simon 的一首舊歌 Allergies(過敏症),以前只覺旋律優美,到今天才開始解其深意。

 

他說他的過敏症從身體跑到了內心,一直離不開他,只在他登台表演時才暫時退隱﹕  


So I ask myself this question [
于是我問自己這個問題]
It's a question I often repeat [
這是個我永遠搞不懂的問題]
Where do allergies go [
一場表演之後大家想吃點什麼的時候,過敏症跑到哪裏去了?]
When it's after a show
And they want to get something to eat?

等過敏症重新出現,連醫生也沒法趕走它。最精彩也最令我釋懷的是這幾句﹕  


From what I can see of the people like me [
我只知道我們這種人]
We get better [吃藥
可以好一點]
But we never get well [
但永遠不會完全好過來的]

從我的杭州到葡萄酒,從上海好友的一生能見幾回的慨嘆,到想起家國事的種種牽腸掛肚,這不都是驅之不去,與生俱來的 Allergies 癥狀嗎?

 

我既非聖人,也不是菩薩,所以一輩子注定是個過敏症患者。Paul Simon 教懂了我,心靈的過敏症是永遠醫不好的,所以我們需要定期吃「藥」來暫時抒緩一下。

 

人生是苦還是樂,得看你是否喜歡吃藥﹕一次、兩次、三次 …… 直到永遠。

 

我的藥是杭州、是 Nebbiolo Sangiovese、是我媽媽的一句話。

 

我想我是快樂的。

但願我的上海好友也早日找到他的藥。

 

 

Paul Simon’s “Allergies” on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8l8VnDq6lE

 

 

我的藥箱子










1 則評論在 春日杭州隨想曲﹕遙寄上海友人.

  1. Lovely photos!!!
    [版主回覆04/06/2012 22:25:23]Imagine places like this to be less than 30 minutes from where you wor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