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 Barolo﹕La Morra 紀行

Barolo 產區有 11 條村子之多,最有名的有 5 條,但我喜歡仿照Bordeaux 的左右岸之別把產區簡單分為左山與右山,土質的差異令這兩個區域的酒有著截然不同的風味。

左山可以把Barbaresco 整個產區也包括進去,另加La Morra Barolo 兩條村;右山則以 Serralunga Monforte 為代表。如果用陰陽來做對比,則左山是陰,較重果味;右山是陽,以結構為特色。

 

地圖來源﹕http://www.paulmarcuswines.com/newsletters/2004-09-bar_bar_map.jpg

三個月前我為幾位好友辦了一場 Serralunga d’Alba名園Vigna Rionda的品試會,目的是讓他們體驗一下右山的陽剛特性。文章見﹕接近 BaroloVigna Rionda 紀行

 

接著的這一場用了左山的名田Brunate 做代表,讓大家進入 Barolo 世界的溫柔鄉。

 

Brunate 這塊田跨越La Morra Barolo 兩條村,但大部分位於La Morra,與Vigna Rionda一樣堪稱為 Barolo 產區 Grand Cru 級的頂級好田。

這次品試分兩組進行,像上次一樣每組一傳統、一現代,易於比較。

 

 

12001 Elio Altare Barolo

22004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Elio Altare 擁有的田位於 Brunate 之北的Arborina,但他們也在Brunate 租了一塊田,可惜產量甚低(少於 2,000 瓶),我一直都未能找到,只好用基本版Barolo 來頂替,所以這是一場讓賽。這瓶 Barolo 的葡萄採自 La Morra 與左右山之間的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

Marcarini Brunate 是酒莊的鎮山之寶,我沒有 2001 年,但 2004 也是經典年份,一般來說更暖的天氣令他有更豐富的果味。

Altare 是現代派的先驅之一,個人覺得他是當中最好的一個(見前文﹕“I did make my father suffer”: Elio Altare),而Marcarini 是很傳統的老莊,所以這是很有趣的一對。

早上開瓶小試,Altare 一下杯已經有撲鼻的花香,感覺到很甜的果味。口感甜而滑,帶一丁點由木桶而來的黑果味,但桶味不算過分。

Marcarini 很有趣,有很強烈的泥土氣息,除了牛肝菌(porcini mushroom)還是牛肝菌,入口豐厚、比較黑、丹寧豐富,但尚未整合。

下午正式品試時,Altare 進一步發展了,變得更豐滿,氣味加了些樟腦,丹寧也開始出現,但很細滑。總的感覺是優雅和甜美,稍為簡單,但基本的 Barolo 能有如此表現絕對不簡單!

Marcarini 也更多姿彩了。除了牛肝菌,這時更加添了陳醋和一點樟腦的香氣;口感同樣複雜,經過一些時間後出來很豐富的丹寧,酸度甚佳。

如果Altare 是嬌滴滴的小姐,Marcarini 更像個當家的。Altare 用特短時間的發酵期(4-5天轉動發酵器),之後在小木桶陳年 24 個月;而Marcarini 則按傳統方法有特長的發酵期(4 個星期以上),然後 2 年以上在 2000/4000 公升的中型木桶陳年。一個粉彩,一個油墨,但都表現了La Morra 嬌柔的一面。

Burgundy 的人,當會發現Altare 很有 Bur 味,因為他年青時曾往Burgundy 取經。傳統口味的人,會擔心那麼短的葡萄浸泡期會否影響酒的陳年能力。我的經驗告訴我 Altare 比很多傳統派的酒更養顏有術,我喝過他的 1990 Arborina  Giacosa Villero 還要清新和少艾!


接著出場的是兩位巨星﹕Giuseppe Rinaldi Roberto Voerzio。我自己也很期待最傳統與最現代風格的踫撞會激發出甚麼火花?

32001 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Le Coste

42001 Roberto Voerzio Barolo Brunate

三年前喝過Giuseppe Rinaldi 的一瓶 1990 Brunate Riserva 不光是我印象中最好的 Brunate,更可以說是我歷來最難忘的幾瓶酒之一,可惜此後芳蹤難覓!(見前文﹕ “I hate fruit!”: Giuseppe Rinaldi

今天 Giuseppe Rinaldi 已不再造 Brunate 單一葡萄園的酒,他的兩款酒各混合了兩塊田的葡萄。我們今天試的這款是從 Brunate Le CosteBarolo 村,在 Cannubi 以南)所出的。

我們兩年多以前開過一瓶,記得早上剛開瓶的時候野花撲鼻,纖細,但果味很強烈,可惜放到晚上已經開始睡覺。所以我很好奇想知道大師睡醒了沒有?

早上小試,傳來的是一陣我名之曰「惡香」的氣味,很強烈的花香,幾乎像盛極而將腐而未腐的花香味,濃烈幾如 liqueur。入口甘甜而厚重,很強烈但又感覺輕盈,因為他有很順滑的質感。驚艷!

Roberto Voerzio 最有名的是他的 green harvesting,他精心挑選多塊面積不大的好田,然後依靠嚴格的多次篩選把葡萄的產量大大降低,令每顆葡萄都異常飽滿。他在酒窖經歷了好幾個階段的試驗﹕從傳統的大桶變為完全小木桶,又由比較新的小木桶變為以舊的小木桶為主。Antonio Galloni 說他的成熟期從 1999 年份開始,所以我們這次試的是他成熟期的作品。但奇怪的是 Voerzio 喜歡比較熱的年份如 2000 2003 多於經典年份如 2001

早上剛開瓶時,Voerzio 有很明顯的感覺黑實的木桶氣味,下面依稀可以感覺到很熟的紅果。口感豐厚而且甜,但肥大和很重。

到下午正式品試時,Rinaldi 明顯的增加了重量,有點黏黏的感覺,有幾分像蜂蜜!香氣與口感基本上維持著早上剛開瓶時那麼漂亮,但似乎多了一份內斂,平衡而優雅,到晚飯時分仍然不減他的典雅。與兩年多以前的第一次品試比較,酒似乎開始穩定了,這大概是他生命中的初夏到仲夏之間。我期待初秋的來臨,希望再過 8 年,我們可以重溫 1990 Brunate Riserva 的驚艷!

Voerzio 到下午有更明顯的發展﹕香氣加了 La Morra 典型的樟腦和陳醋,也出現花香。四瓶中數他的丹寧最強勁,但木桶味也最厲害,恐怕兩者是相關的(小木桶可能添加了不少丹寧)。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討論他的優劣,結論是他的果味也很強很漂亮,如果最終果味可以戰勝丹寧和桶味,這不失是好酒,也提供了另類選擇。

有希望總是好的,但晚飯時段,我卻發現Voerzio 的結構有點鬆散了。

 

沉醉在溫柔鄉的藍天君

 

我們六人的一致結論是﹕四瓶當中以Giuseppe Rinaldi 表現得最好,Roberto Voerzio 最不理想。

這四瓶酒把 La Morra 的脂粉味也表現得淋灕盡致,當我問各人對左右山之間的取捨時,發現我們幾個是大大小小的右派。

後記

酒酣飯盡之際,我告訴好友他們可以下山了。打個比喻,他們學了點基本的意大利語,是時候周遊列國,跟說法波語、法布語、美語、西語、澳語等等諸色人等交流交流。

後會有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